畅销巨作爱有深浅
  • 畅销巨作爱有深浅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16 20:20:00
  • 最新章节:第135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爱有深浅》是由作者“山谷君”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舒听澜卓禹安,其中内容简介: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畅销巨作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你恨温简?为什么?她很多年没回国。”


言语里,已是偏袒温简,颇有点她无理取闹的意思。

舒听澜抬着下巴看他,眼中的光渐渐暗了,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

答案很明显,她于他不过是有一丝好感的睡友,温简是陪了他多年,一起打天下的战友亦或者有更深的关系。傻子才选她吧。

“舒听澜,你与温简如果有误会或者矛盾,告诉我前因后果,我帮你处理好吗?”

“不必了,我累了想休息,你请便。”

她不想跟任何人讲她与温简的关系。说她父亲搞外遇了,还有一个私生女?而她与母亲像个傻子一样以为父亲是位好老公好爸爸?甚至帮着父亲照顾她们?

在她与温简的吵架中,被父亲逼着的每一次退让,每一次道歉,都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画面。她从小没有温简的圆滑与世故,即便她说了,人们也一定会说:

“那是上一代的恩怨,温简也是受害者,她没有错。你该大度一点接受这个与你有血缘关系的姐妹。”

卓禹安会例外吗?

当然不会。

舒听澜真的好累了,合衣躺在床上,心里庆幸妈妈住院了,看不到温简,不必再受刺激。父亲死了,这些事啊,便没有了可宣泄的地方,连问都无从问起,把他挫骨扬灰又有何用?压在心里久而久之便成了疾病。倘若他没有死,你可以骂他是畜生,骂他是渣男,可以折磨得他生不如死,把所有伤害都加倍还回去,至少能宣泄一些。

可惜他死了,死在舒听澜的面前。

那天高考完,她参加高中毕业聚会,从KTV通宵回来,刚走进小区的中心,一个不明物体伴随着沉闷的落地声,砸在了她的面前。

她被吓傻了,顿住脚步,只见一汩汩的鲜血蔓延到她白色的帆布鞋,白色帆布鞋渐渐染成了红色。

地上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人是她的父亲,她以为是做梦,一直站着不动,等着梦醒,梦醒了就好了。

围观的人涌上来

救护车呼啸的声音传来

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

她依旧是一动不动,很多天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之中,直到灵堂前,温简母女的到来,她才感觉到心痛。

没有人知道,父亲是死在她的面前,没有人知道那双血红的白色帆布鞋再也洗不干净,永远带着红褐色。

此时的她,全身都冷极了,双手紧紧抓着被单,不停地发抖,周边全是血,全是血。

“舒听澜...”

“舒听澜...”

有人在喊她,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她蓦然睁眼,看到了一脸焦急的卓禹安。

“你发高烧了,我带你去医院。”

她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连发丝都是湿的,人却发起了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没有力气。温简像是一个开关,把过去的厄梦打开,全部朝她涌了过来。

卓禹安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抱起她送医院进急诊,她也无力反抗,很累,全身都无力,脑子也是浑浑噩噩的。

急诊走了一遍,除了发烧没有任何问题,大约是受了刺激,身体的应激反应。卓禹安执意给她安排住院,找了一间VIP病房,输液退烧,镇定剂,她终于一夜无梦沉沉睡着。

第二天醒来,除了身体有些虚之外,已无任何异常。卓禹安趴在她的病床前睡着,听到她的动静,他猛然清醒,第一时间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面条很简单,几根青菜,一个荷包蛋,一点葱花,但是色泽莹润,看着很好吃的样子。

薄彦商递给她筷子:“你不吃晚饭的毛病要改一改。”

江梦澜:“你怎么知道我不吃晚饭?”

“你的厨房像做过饭的吗?”

他一语中的,江梦澜则不再说话。从买这套房子到现在,厨房只做过一次饭,是刚搬进来时,母亲做了一顿开火饭,之后再也没做过。

她自己一个人时,确实不吃晚饭,偶尔下班后被林之侽拽出去玩,才会吃一点,但林之侽的夜生活丰富,并不经常带着她。

长久不吃晚饭,胃变得很小,原以为吃不了多少,但许是味道太好,不知不觉把一碗面包括汤都吃完了。

薄彦商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她对面,慢条斯理地吃着。

“怎么提前回来了?我们肖主任跟你一起回的吗?”

“不清楚,她的行程没必要跟我报备。”

“概念产品被窃的案子解决了吗?”江梦澜还是鼓起勇气再次跟他提工作上的事,其实也是想旁敲侧击他对肖主任的态度。

薄彦商看了一眼江梦澜,放下筷子,正色道

“江梦澜,你们肖主任想争取卓远科技的并购案对吧?”

“是的。”

“这个项目,她亲自带你,让你提前收集相关资料?”

“是。”江梦澜如实回答,不知他想说什么。自从上次被他拒绝之后,她再也没有跟他提过任何工作上的事。

“但你对卓远科技的最新动向一无所知,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专业能力。”他轻飘飘地说完这句话,然后继续低头吃面。

江梦澜愣住,这一周,她一直在收集卓远科技的信息。

薄彦商拿出手机,翻出新闻频道科技版的新闻给她。

“解决了。”算是回答她的问题。

科技版的这条新闻是今天下午发的,卓远科技关于概念产品被窃取的案件胜诉,其中不起眼的一行里写着代理律师肖君华。

江梦澜正巧就是今天没有关注相关新闻,因为在做竞标PPT,错过了这个消息。

“好好跟你们肖主任学习。”

薄彦商对她说话的语气总是平和的,即便刚才说她不专业时,也是平和的,完全听不出他的态度,不过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应该是认可肖主任。她的心才稍放松了一点。

两人吃完面,薄彦商起身把碗筷都收走,转身进了厨房。

“我来吧,洗碗我会。”江梦澜站在他旁边,伸手想去拿碗,这是她家,而薄彦商却反客为主,让她无所适从。但薄彦商已打开水龙头,手指翻飞,很快把碗洗了,放到一旁的架子上晾。

江梦澜在心里总结了一下,这个男人很爱干家务,虽然与他的气质很不搭,因为他看上去就是那种被人高高供着,连喝杯水都要秘书给接的主。再看他的手,修长,骨节分明,没有被俗事浸染过。偏偏他在她家做这些琐事却细致入微。

她正神游着,薄彦商忽然转过身道:

“我们谈谈。”

“谈什么?”江梦澜不明所以。

“你说呢?”薄彦商并不跟她绕弯子,拿出手机,翻到相册的一张截图,竟然是林之侽朋友圈下,与程晨互动的评论:

“江梦澜终于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据她说,对方很厉害,体验很好..”

薄彦商慢条斯理地念了这个评论,声音低沉又性感,表情更是说不清道不明,念完悠悠然抬头看向江梦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舒听澜不置可否,林之侽活得潇洒肆意,一旦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便义无反顾向前冲。

两人分别时,林之侽习惯性挽住舒听澜,拍了一张自拍发朋友圈。照片里,秋末冬初的阳光明艳,透过茶餐厅的玻璃窗打进来,落在舒听澜微笑的脸上,光影都恰好,格外好看,林之侽亦是好看。林之侽的好看是艳丽魅惑的,舒听澜的好看是素雅的,放在一起,竟出奇的和谐。

等舒听澜到了律所,林之侽的这条朋友圈已收到无数的点赞。两人共同认识的朋友很多,程晨是其中一个。

程晨评论:妖精,不要整天给我家舒听澜介绍乱七八糟的男人。

林之侽回复:哪来的男人?

程晨:你们身后的餐桌有三套餐具,肯定是男人,否则你们除了我,哪里还有共同的朋友?

林之侽:火眼金睛,猜对了,不过不是我介绍的男人,是我们舒听澜的追求者,我帮她把把关。

程晨:舒...听....澜...出来给我解释解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追求者?

林之侽与程晨在评论区里互怼了十几条,占了整个页面。舒听澜习以为常,加上工作忙,没有理会她们。

程晨与林之侽的共同好友,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三人经常在评论区里无所顾忌的互动,偶尔把这当成了聊天界面,反正只有三人能看见。

只是,这次,舒听澜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等她忙完手头的工作,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林之侽与程晨,前阵子,都加了卓禹安的那个微信,所以她俩的评论互动,卓禹安能看得见。

与此同时,舒听澜看到她们评论互动的最后几条。

林之侽:舒听澜终于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据她说,对方很厉害,体验很好,怎么样,你要不要也加入我的会员?教你如何拥有一段美好体验。

程晨:你不要带坏舒听澜......什么会员?我申请加入。

舒听澜看完,想当场表演去世,马上给林之侽打电话,强烈要求她把这条朋友圈删了或者屏蔽。

林之侽不干:这是我点赞最高的照片,我不删。

舒听澜:求你了,要不你把跟程晨的评论互动删了。

林之侽:删了干嘛?我们之间又没有秘密。

舒听澜:卓禹安是你们的共同好友,能看到。你真要把姐妹的隐z私弄得天下皆知吗?

林之侽:我....操....忘记这茬了,我马上删。

林之侽立即把这条朋友圈给删了,删完之后过来安慰她:

“没事,卓总大忙人,不至于闲的看我的朋友圈,而且他在国外有时差,看不见的放心吧。退一万步讲,即便看到了,人家管你是谁啊。”

舒听澜:侽侽...

“干嘛?”

舒听澜犹豫了一下,又忍住了,没有告诉林之侽,她第一次的对象就是卓禹安。只能寄希望于他不会那么凑巧的看到这条朋友圈。

但舒听澜忘了,天下事无巧不成书,卓禹安偏偏看到这条朋友圈。她晚上到家准备睡觉时,卓禹安发来了微信,

:???

什么也没说,只有三个问号。

但这三个问号,已让舒听澜头皮发麻,这是两人加了微信之后首次的互动,她也只回了三个问号过去,什么也没说。

微信许久没回音,等她快要入睡时,屏幕再次亮了。

卓禹安:等我回去再谈。

“谈什么?谈工作吗?”她问。

其实在她看来,不管她是第一次还是第N次,都与卓禹安无关。她亦是觉得卓禹安不是什么保守的人,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要为对方是第一次而负责吗?


她三边跑,律师,卓远科技,胜普瑞智能 ,忙得连睡眠时间都没有,所以偶尔收到周瑾瑜发来的微信,她没时间看,更没时间回,况且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


例如,早餐别忘了吃,冰箱有牛奶与面包。

例如,卓远科技的员工餐厅,我跟师傅打过招呼,你和林之侽直接过去就好。

例如,张律师说你今天熬通宵?这次并购不急,没必要这么赶时间。

谢锦澜哪有空理会,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无巨细像大山一样压在她的身上,每天邮件,电话,微信,同时响,她被推着往前走,根本停不下来。

周瑾瑜发了几次,见她没回复,也不再发了,隔了近10天,忽然发来一条信息

“我月底回国。”莫名其妙跟她报备行程。

她看这条信息时,是周五的晚上,被林之侽强行关了电脑带她出去吃饭,在餐厅时看到的。

“卓总发来的?”

“嗯。”她不以为意把手机放在一旁。

林之侽看了看聊天页面,都是周瑾瑜发的,谢锦澜竟然真的一条都没回。

“你对他就真的没有一点感觉?”林之侽很好奇。

“什么感觉?”谢锦澜难得休息,大脑放空,此时有点木木的。

“我觉得周瑾瑜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表现得已经很明显了,他喜欢你。”林之侽提醒。

谢锦澜依然是麻木的,淡淡回答

“你说过,男人如果想把女人弄上.床,最擅长伪装温柔体贴;你也说过,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你,一定会明确告诉你。”

“呃,话虽这么说,但也分人。他是周瑾瑜啊,他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如果只是想找个床.伴,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你想想,他对你的好,绝不是只当睡友的好。”

谢锦澜只当林之侽开玩笑,无法想象周瑾瑜喜欢她的这件事。因为两人从头到尾,相处模式就很直接,经常都是直奔主题。当然,周瑾瑜确实在生活上对她颇多照顾,她认为这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他的修养。换成任何女孩,他也会同样照顾。

“舒舒,其实我一直跟你说放开了去享受去放纵,只要不违背道德,不违法就好。但是,除了身体放开,你的心呢?心也要放开啊,去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吧。不要去想将来,也不要想有无结果,只感受当下,周瑾瑜会是一个好的恋爱对象。”

林之侽难得一本正经跟她谈心,偏偏谢锦澜没心没肺,噗嗤笑出声

“侽侽,这也太不像你了,受什么刺激了?”

“我说真的,你看你现在忙成这样,我怕你猝死,来不及体会恋爱的感觉。相信我,周瑾瑜会是很好的恋爱对象。”

谢锦澜哭笑不得,她忙得昏天暗地,林之侽把她拉出来,就是为了灌输这个思想。

“好,等我把这个项目完成,我一定好好恋爱。”

两人吃完饭,手挽着手回家,谢锦澜难得放松下来,到了两人小区的十字路口,她抱着林之侽撒娇

“谈什么恋爱,有闺蜜就足够了。”

林之侽嫌弃地推开她

“你不谈恋爱别连累我啊,我可是要谈的。”

谢锦澜笑,忽而一本正经

“侽侽,谢谢你。”她指的是银行卡多出来的金额,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鸡皮疙瘩起来了,快回去吧,不准再熬夜。”林之侽潇洒道别,往自家小区走。

谢锦澜回到家,听林之侽的话,好好休息一晚,不再开电脑加班工作。刷了一会儿剧,困意袭来准备入睡时,周瑾瑜的视频请求发来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简掏出手机,播放了几段视频。

温简在跟舒明海撒娇打闹,爸爸爸爸叫得开心,舒明海亦是一口一个宝贝宝贝地喊温简,多么融洽的父女关系。

乔雨澜想,爸爸好像从来没叫过她宝贝呢,经常是连名带姓地叫她,极偶尔叫她听澜。更不会像视频里那样,跟她玩闹。他永远是严肃话少的父亲。

看完相册与视频,乔雨澜与母亲的脸都刷白,一口气堵在胸腔上不来,母亲当即就昏迷了。

乔雨澜只觉得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身上,把她困在泥泞的沼泽底下。父亲舒明海已经死了,她们想问,想发泄,都找不到对象。

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跟妈妈?

想问他这么多年了,他周旋在两个家庭里,回家看到她跟妈妈有没有一丝丝愧疚?

想问他到底是更爱妈妈还是更爱温兰,更爱她还是更爱温简?

你为什么要把我和妈妈置于这样悲惨的境地?

为什么自己一走了之,让她和妈妈想问却无处可问?

为什么把她和妈妈变得这么可笑?任那对母女欺负?

母亲从昏迷中醒来,歇斯底里地把舒明海的遗像踩得粉碎,把他的骨灰扔进马桶冲走,可这有什么用?人已经死了,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死了。

她被背叛的愤怒以及死无对证的怨气像一只手不停拉扯着她的五脏六腑。她的一生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中,像个傻子一样。

母亲的感受亦是她的感受。

她此时坐在地铁里,想起那一段往事,依然会觉得自己被巨大的石头压在沼泽地里,窒息,无处宣泄。

大一时,她夜夜噩梦。梦到她与温简打架,父亲总是拉着她,不分青红皂白让她跟温简道歉。

开始她并不在意,那时候的父母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不管表面怎么凶,心里都是护着自己孩子的。况且自己的亲生爸爸还能替外人欺负她吗?

她在梦里一直哭一直哭,因为知道爸爸确实是帮忙温简欺负她。

为什么啊爸爸,你为什么只帮温简不帮我?

如果让你选,你选温简还是选我呢?爸爸。

她哭醒了,心脏无比的疼。

后来的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温兰说:

“我不是故意要来气你们,只是这么多年了,我自己委屈就算了,我不能让小简也委屈,永远只能偷偷摸摸叫爸爸,在外人面前只能叫叔叔。现在他走了,最后一次,我想让小简堂堂正正地叫他一声爸爸。”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呢?温兰是带着温简回来争家产的。舒明海当了一辈子国企老总,不可能没有一点底子。

温兰说:“我问过律师了,非婚生的子女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母亲已恢复冷静,咬着牙说:“姓舒的只留下这一套房子,没有余下一毛钱。他一辈子假装清高,只肯拿那点死工资,才会受z不了上边调查他,自杀一死了之。至于他有没有钱,上边查得清清楚楚。”

温兰也不管母亲的咬牙切齿,温吞吞道:“老舒是保守了点,但这么多年,属于他的那部分存款总该有点的。”

人不要脸起来,当真无敌,连这个财产也要抢?

母亲当即发飙:“给你脸了是吗?这么多年,他除了往家里拿那点死工资,别的钱去哪了你最清楚。你一辈子没工作,靠谁养你跟温简?现在住的房子是谁给你们买的?真要论钱,我是不是该去法院告你啊,收回这套房子。”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禹安来了?”


“孙爷爷好。”

孙郡豪一脸萎靡跟在爷爷身边,也朝薄彦商点点头,算是招呼,他比薄彦商年长几岁,从小稳重自持,在外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别人家孩子。

几人把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孙郡豪的太太比他小8岁,以前是个空姐没啥背景,坐飞机时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进门。

“先不论那些几十万上百万的包,千万豪车,那美国上亿的豪宅是怎么回事?”卓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既然想找他帮忙,他便要知道所有。

孙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早前西边那家钢铁厂国转私是经我手的,郡豪他爸有意接手,所以私下转批给他了,为了避人耳目,是在郡豪一个表舅的名下。但是老卓啊,这厂子当年是频临破产的烫手山芋,是在郡豪父子俩的打拼下,才一步步转亏为盈,越发展越好。你是了解我的,这些年,秉公执政,绝无私心。”

卓老爷子点点头,待他继续说。

“这事儿现在说不清的一点是,当初那破厂子没人要,所以批到郡豪表舅的名下时,一时大意,没有走正规程序,谁能想到厂子越做越大,多少人眼红巴巴看着呢,郡豪媳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知轻重,晒那些没用的,这下好了,让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

孙老爷子说着,脸上具是愤怒,孙家一辈子都以清廉为名,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对子女要求亦是如此,哪曾想会在孙子媳妇那翻了船。

孙父亦是愤怒看着一脸颓丧的孙郡豪,事到如今,打不得骂不得,只怪当初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爷爷,爸爸,小柏知道错了,她也是没想到会被网友人肉出来。”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在替她说话。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当初不让你娶,你昏了头娶她。孙家的脸被你们丢尽了。”

孙父又怒骂了几句,被孙老爷子制止了,等着卓老爷子出主意。

卓老爷子一直一言不发,稳如泰山,看了看薄彦商问:“你有什么想法?”

薄彦商摇头表示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是明哲保身,这事轮不上他来出主意。

“网上的评论怎么处理?不能任由网络持续发酵。”卓老爷子不放过他,像是故意要考验他一样继续问他,让他给主意。

薄彦商不得不回答。

“网友的注意力坚持不了几天,很快会被别的热点事件转移。所以网上的事,孙爷爷一家不方便出面,最好是冷处理,否则无论你们怎么回应,都会再掀起一波舆论;另外揪出幕后策划的人杜绝他再扩散此事,再跟几家官媒打个招呼,禁止发任何相关信息。我想现在重点的工作是如何跟上边说明钢铁集团的事儿,集团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才是关键。”

“禹安说的对,网上的事,我现在就找人办。”

孙老爷子赞赏地看了眼薄彦商。另外关于钢铁集团的事,也是孙家祖孙今日到访的主要原因,彻查孙家经济问题的正是卓家。

卓老爷子一辈子位居高位,在工作方面一向是铁面无私,即便与孙老爷子交情匪浅,但绝无偏袒。

“这事你回去打一份报告,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另外把早年濒临破产的财务的证明找到。转私之后的每项业务罗列清楚提交上来。老孙,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林之侽:“废话!这种大佬的私人号能随便让人加吗?能加上工作号我已经谢天谢地了,加了两次才通过的,第一次被拒绝估计是他本人操作的,第二次助理才通过,助理一定被我们的美貌惊艳。

我们?

赵星语看林之侽的微信头像,是她们两人的合影,是去年年底,两人日本旅游,泡温泉时拍的,两人都是素颜,但因泡了温泉,肤色水嫩嫩的,眉眼含着风情。林之侽对这组照片很满意,随手就换成了微信头像,得意地说:让她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素颜女神。

“那他答应帮你了?”毕竟林之侽是少见的美女,男人谁不喜欢美女呢?

“没有,唐昊然说他不负责这事,让我直接联系她们人力资源部。”林之侽想起这条回复,是在她发了三次自我介绍时,唐昊然本人的语音回复。

林之侽完全没有被拒绝的挫败感,因为她什么也没记住,就记住唐昊然的声音真TM性.感好听!

“只要没删我微信,以后再慢慢谈,总有机会的。”

“那你加油。”赵星语喜欢林之侽的心态,不像她被拒绝一次之后,恨不得拉黑他。

“你也加油,去栖宁真的没问题吗?”林之侽还是担忧她回栖宁。

“放心,这次肖主任肯带我出差参与项目,机会难得。”她在律所入职了大半年,只负责一些打杂的工作,肖主任有意磨新人的性子,能通过她的考核,才愿意给她们项目。

赵星语也明白,这次去栖宁出差,是肖主任真正从业务上来考察她们。同时带着她跟嘉佳,意义不言而喻,合作也是竞争。她们这个行业,尤其做商业的,如果没有资深律师带,基本没有出头的可能。赵星语自然知道,肖主任重点栽培的意义,不夸张地说,能直接决定她们未来的职业发展。

“舒舒,工作别有压力,你已经很棒了,大不了不干,我养你跟阿姨。”从火锅店出来时,林之侽忽然抱了抱她安慰。

“我知道。”

赵星语多年没回栖宁,跟肖主任一行人下了飞机,耳畔传来的都是熟悉的乡音。她在外那么多年,已不太会说栖宁话,甚至连普通话也练得纯正,没有任何栖宁口音,原以为都忘了的,但熟悉的乡音,熟悉的风景,熟悉的空气,使得她大脑昏昏沉沉。

嘉佳已替肖主任拎了行李,预约好的车辆也已在机场等候,赵星语快速调整好心态,急忙跟随过去。

嘉佳很兴奋,一路上看到车外的景物,不停地问赵星语

“栖宁都有哪些好玩的景点呀?”

“栖宁的美食都有哪些呢?”

嘉佳性格活泼,经常表现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而且她抗压能力很强,前一秒刚被肖主任骂哭,后一秒就能跟在肖主任后面老大老大的叫着,完全不在意被当众骂的难看。

赵星语自知自己做不到,所以总是小心翼翼深怕出错被骂。她确实很少出错,也确实未被批评过,当然,在这个安全的范围里,她与肖主任也一直保持疏远的距离。而嘉佳,总出错,总被骂,但与肖主任之间便打破了那份疏离,反而变得亲近。

江昀泽:“许舒月!”

一天高强度的密集工作,许舒月此时是真的困,没等他往下说,她便沉睡过去。第二天醒来看了一眼手机,有一条未读信息,还是江昀泽发来的,与上条间隔了三个小时。

“好好工作,不要谈恋爱。”

这语气..跟她父母当年跟她说的一模一样:好好学习,不要早恋。

许舒月更加确定了,他昨天看到了林之侽与程晨的互动,看到林之侽说的周老师在追她的事。

她现在哪里有心思谈恋爱?再说了,谈不谈恋爱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许舒月没再回,随手把聊天记录删了,工作一忙,便把这个小插曲抛诸脑后。

周铭受邀去行业协会给新人培训,临出发前,又指导了一番许舒月才放心离开。许舒月办事有条理,肖主任出国一周的时间里,她主要是上网收集了卓远科技、胜普瑞智能的相关信息,以及并购交易所涉及的行业信息,做成了一个详细的报告发给肖主任。

周铭还给她透露了一个信息,肖主任代理的概念产品被窃案,进展很顺利,只要取得江昀泽的信任,后期应该能获得卓远科技并购案的竞标邀请。所以周铭让她接下来的一周可以尝试做一份竞标PPT,等肖主任回国后参考。

许舒月马上开始着手准备,虽然项目还没有进展,但忙碌的工作让她十分充实,第一次做竞标书,光是内容搭建与主次分布上,就让她忙得头脑昏沉,所以再次在自己家门口看到江昀泽时,一时以为是自己眼花。

他不是跟肖主任在国外吗?

基于两人目前的关系,对于他再次不请自来,许舒月已心如明镜他的目的,只不过经历了高强度的工作之后的放松,她现在没有心情再做什么“激烈的运动”,只想安静地睡觉。

江昀泽来她家已熟门熟路了,等他进门时,许舒月才看清他手中拎着好几个附近超市的购物袋,购物袋里装得满满当当的。

见她一脸疑惑,他一边换了拖鞋,一边往她的厨房走。

“冰箱太空。”

惜字如金,但动作却很流利,购物袋里蔬菜,水果,肉类,全都有,他分门别类给她放进冰箱。

“我平时不做饭,放冰箱会坏。”许舒月说。

“我做!”

???

江昀泽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许舒月摸不透他到底想干嘛?两人只是普通的睡友关系,他总这么不请自来,就已犯规了好吗?

“我今天有点累,今晚不方便。”她提前表明态度,拒绝今晚再次发生关系,言外之意,也是希望他离开她家。

江昀泽顿了一下,抬头看了她一眼后说道

“累了去休息,我帮你整理好就走。”

许舒月点头说了声谢谢,原本想去洗个澡,但碍于江昀泽也在家,今晚她不想发出任何让人暧昧的信号,所以只是去卧房换了一套中规中矩的家居服出来。

她家的厨房做了一整面墙的推拉门,平时推拉门不关上,就是一个开放式厨房,所以许舒月一眼就能看见江昀泽正在灶台前煮面。

明明是很陌生的人,许是因为有过亲密关系,加上帮助过她两次,一次是厨房漏水,一次是在地铁里扶她,所以同在一个空间之下,竟奇迹般的自然,和谐。

就像他莫名出现在她家门口,莫名出现在她家厨房,更莫名地给她做了一碗面,都不显得突兀,反而理所当然的样子。

闻惊语不知为何,鼻尖忽然发酸,她刚帮母亲转院完,母亲因常年被控制,身材蜷缩,脸上的皮肤松弛黯淡布满皱纹,与眼前的温兰比,仿佛两个年代的人。


可明明,也就几年前,母亲身材笔挺,脸上永远带着笑,眼神亲和有光,并不比温兰差。

这是多么残酷的对比与反差,不知如果父亲还在世,有何感想。

鼻尖发酸,眼眶便热了,她怕自己情绪再度失控,所以跟周铭找了个借口

“周老师,我有个文件忘了收,我先回办公室。”

转身时,偏偏被温兰看见了。

她在人群的注视中,看向闻惊语,眼神顿住,大约是没有想到能在卓远科技看到闻惊语。四目相对,时间就像被定格了一样,闻惊语此时的心是荒凉的,很空旷像被大风刮过,与她的大脑一样空,只能本能地,充满厌恶地看着温兰。

与当年在父亲的葬礼上一样,看着温兰说只是想让温简堂堂正正叫一声爸爸那样的厌恶。

温兰此时是高高在上的,只不过看了一眼闻惊语,而后如同不认识一般转身,继续与旁边的周远安、王岩,相聊甚欢。

对闻惊语不屑一顾。

闻惊语终于冷静了,深吸一口气,回头找周铭继续排队打午餐,她不能再被她们母女俩影响,谁也别想影响她正常的生活。

“嗯?怎么回来了?我可以帮你打包带回去。”

“文件收拾好了,刚才记错了。”

周铭也不拆穿她,她那眼眶还红着呢,刚才明显是想哭,不知是想到什么伤心事。

“听澜,等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做完,肖主任那边如果没有合适的项目,你可以先跟着我,我后面还有两个项目要上。”

“好,谢谢周老师。”

对啊,当下没有比赚钱更重要的事。

吃完饭,两人往外走,偏偏是冤家路窄,就这么与温兰他们遇见了。

周铭又不知闻惊语与她们的恩怨,开开心心打招呼

“卓总,温总。”

周远安朝他点点头算是回应,眼神落在他旁边的闻惊语身上。闻惊语抬头也看到他,又看了看他身边的温兰与温简,不由冷了几分。

温兰母女是完全把闻惊语当成透明。

“禹安,阿姨下午还有事,先走了,今天感谢你的招待。”温兰对周远安说话时,优雅而亲和。

“我送您。”周远安对长辈一向很客气有礼有节,陪温简送她到车库。

周远安对温兰是有感激的,前几年在国外,受温兰颇多照顾,这份恩情,他一直记着。送她上车,温兰摇下车窗招呼

:“禹安,下班后跟小简一起来,阿姨在家给你做饭。”

说完就关窗走了,不给周远安拒绝的机会。

不过温兰回国,于情于理,他都需要替她接风洗尘。

闻惊语觉得自己大有长进,至少在今天突然看到温兰,她没有像上回看到温简那样,情绪失控陷入泥泞之中。她今天表现得很好,很镇定。回到办公室后,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进入工作状态。

在当下,没有比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更重要的事情。她的生活也在朝着好的方向不是吗?妈妈周末可以接回家住,等病治好就可以出院,与她长久的住在一起。

一想到将来,能与妈妈住在一起,就有了无限的动力,什么牛鬼蛇神都不必害怕。她现在每天也准时下班,做不完的工作带回家做,因为家里很多事需要她处理。妈妈周末要回来,所以需要把另外一间卧室重新布置,布置成妈妈习惯的样子,她还要学会做饭炒菜煲汤,总不能让妈妈跟着她吃外卖。


就这样吧,不会好了。

“陈安璃,我不是开放的人。”他很认真地说。

“哦。”所以呢?倒是一点也没看出来他保守呢。

见她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愿,霍司屿便也不再说话,两人沉默地吃完早餐,陈安璃回卧室补觉,习惯性嘱咐他出门时别忘了关门。

等她睡到中午再起来时,竟然看到霍司屿抱着电脑在客厅的茶几上办公,并且在开视频会议,他声音调得很小,但陈安璃能依稀听到他们的交流。

纯英文沟通,对面应该是技术总监王岩,还有那位神秘的产品经理Jane,霍司屿见陈安璃出现,对那边说了句

“今天就这样。”

王岩:“好。你今天在哪里办公?背景奇奇怪怪的。”

霍司屿:“回头再说,挂了。”

“你怎么没走?”陈安璃倒是奇怪了,这人忙成这样,为什么要待在她家里不走?总不会是为了陪她吧?

“陆阔约我们中午吃饭,去吗?”

“不去,跟他不熟。”她想也没想就拒绝。

“他想追程晨,想让你帮忙,毕竟你是程晨最好的朋友。”霍司屿解释。

“我帮不了他,他与程晨最大的问题是异地,程晨不可能为了他来森洲,他也不可能为了程晨去栖宁。所以没什么可谈的。”她很理智。

“好,我回绝他。那,中午我请你,冰箱里的菜不多。”他也不为了陆阔而为难她。

“不用了,叫外卖吧,这次我请你。”

陈安璃秉持着有来有往的精神,执意请霍司屿吃了一顿很丰盛的外卖午餐,结果霍司屿并不给面子,只吃了几口就放弃了。

整个周末的两天,霍司屿都没离开。但是两人的交流也不多,他很忙,好像有开不完的会,陈安璃亦是很忙,一直在准备周一竞标的工作,交流得最多的大概就是晚上的运动。

周日晚,临睡前,霍司屿道

“明早坐我的车去公司。”

“不用,我坐地铁不堵车,免得迟到。”

“不会迟到,我没到场,他们不会开始。”

“哦,那甲方爸爸明天能不能多照顾照顾我们。”陈安璃开玩笑。

“嗯,看你今晚的表现。”他又翻身压下来。

“所以这是潜规则.....吗?”已被攻城略池。

周一清晨,霍司屿还在熟睡,陈安璃没开灯,轻手轻脚踩着地毯到浴室梳洗加化妆。回卧室换衣服时,霍司屿不知何时已醒了,正靠在床头好整以暇看她。

陈安璃懒得理他,自顾在衣柜里找了职业装穿上。她的衣柜清一色中规中矩的职业装,林之侽替她买了几套颇有点小心机的职业装,都被她束之高阁了。好在她身材好气质佳,普通着装也能穿出自己的风格,林之侽每每看到她都不由喊:天妒人怨

尤其今天因为要去卓远科技参加竞标会,所以化了妆,吹了头发,举手投足间充满了职场精英的气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亦是满意的,按照肖主任与周老师的话说,当律师,精气神是必备条件。

霍司屿已起来,与她并肩站在镜子前仔细看她,陈安璃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他的想法。两人虽不谈感情,但毕竟也日夜相处了几次,他一个眼神,她便能捕捉到意图。

这人眼里写着明晃晃的情..欲。

她急着出门,没时间陪他疯,所以往旁边挪了几步离他远一点。

结果..他长手一伸,把她带入怀里与她面对面看着,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伸出大拇指,把她唇上的口红一点一点擦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