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王爷快赐我休书
继续看书
二十一世纪顶级特工顶级医师凤九歌稀里糊涂的穿越了,穿成了当朝丞相之女。了解完原主的生平之后,她非常无语,堂堂丞相之女居然被娘家人遗忘,嫁进王府之后,还不受疯批王爷待见,直接成了下堂妃!这……还能不能再惨一点!开局碰上疯批王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了她这个正室?原主不敢还手,可不代表穿越过来的她不敢!

《暴君王爷快赐我休书》精彩片段

正阳日上,翼王府院中,长鞭挥下,跪在地上的女人伤痕累累,遍体鳞伤,时不时的尖叫声传来,下人们皆捂住眼睛不敢看这一幕。

为与入府外室夺王宠,翼王妃不惜以身为诱饵,故意落水,灵儿小姐下水相救,翼王妃为伤其命,不停将灵儿向水里按压。

幸翼王及时赶到救下,现在灵儿小姐还虚弱的躺在床上。

“王爷,当时根本不是王妃的错,王妃并不是故意落水,是灵儿小姐一直在按压王妃啊。”

秋云抱住凤九歌,秦离墨黑着脸,毫不犹豫的一鞭子落在她的身上。

“一个丫鬟,敢污蔑灵儿?找死!”

“啊!”

一声声痛苦的哀嚎传进耳朵,凤九歌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缓缓睁眼。

入目一个鞭子从头而下,下意识的,她一把揪住鞭子,满眼杀气环顾四周。

这里…是哪?

“凤九歌,你敢阻拦本王?你今天伤了灵儿,本王现在就要了你这毒妇的命。”

黑衣男子一脸怒色,怒声低吼,整个人犹如野兽。

下一秒,一把长剑突然架在凤九歌的脖子上,只要微微用力就可以了解了她的性命。

凤九歌眼神一寒,猛然起身用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一个用力就夺下了长剑,指向对方的心脏。

灵儿?王爷?王妃?看来她这是穿越了,而且还是个不受宠的王妃,而面前这个男人,正不分青红皂白的要杀了自己的正室。

呵,原主不敢还手,可不代表…她不敢!

何况,身为现代女性,想动老娘?那还要看看老娘手里的剑同不同意!

“滋啦!”

长剑划下,男人胸前的衣服顿时出现了一道血口,鲜血流下,男人目光一寒,一拳打出,凤九歌顿时踉跄了两步。

“噗”一口鲜血喷出,秋云吓得眼泪直流。

“王妃,您没事吧?”

凤九歌抹了抹嘴角的血,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这具身体早就遍体鳞伤,弱的要命。

秦离墨死盯着远处的女人,双目赤红,一双鹰眼透着凶光,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其抽筋剥皮。

“凤九歌,你放肆,你居然敢刺伤本王,你可知……”

“我可知什么?知你为了一个外室要杀正妻?你以为你身为王爷就能草菅人命了吗?笑话!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咳咳!”

凤九歌挣扎起身,整个人却踉跄了一步,好在秋云及时扶住了她,这才避免了再次摔倒。

她一双眼眸死盯着男人,没有任何惧意。

他娘的,真特啊,这个死男人下手是真狠。

秦离墨一双褐色的眼眸直往外喷火,他怒目圆整拳头捏的格格作响。

“你胆敢对本王出言不逊?凤九歌,你当真以为本王不敢动你吗?来人,把他给我扔进翠竹苑,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

听到翠竹苑,秋云傻了,她死死的护住凤九歌,任凭怎么拉扯也不肯松开。

那个破地方和冷院没什么区别,房子甚至连遮风挡雨都不能。

“王爷,王妃现在身上有伤,住在那里恐怕是要没命的啊。”

秋云痛哭流涕,死活不肯想让,秦离墨一鞭子打在她的身上,秋云顿时摔倒在地。

看着她身上的血痕,凤九歌双眼发红,拿着剑一步步逼近,下人们吓得脸色发白,要不是主子还在,她们怕是早就四散逃窜。

“今这王妃是怎么了?平日里都唯唯诺诺的,今竟拿起了刀剑,你看她的模样,好像要吃人一般。”

“你别乱说话,王妃现在怕是被激怒了,小心刀剑不长眼。”

两个丫鬟在角落议论,凤九歌已经站在了秦离墨的面前。

唯唯诺诺?呵!那是原主,她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我的人,谁也别想动,有能耐你就冲我来,在动她一下,我今天就与你同归于尽。”

听了她的话,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王妃疯了不成?

秦离墨深邃的眼眸满是寒气,对上凤九歌威胁的目光,他嘴角微勾,一个出手,就将剑夺了下来。

凤九歌早就没了力气,她捂着胸口半跪于地,秦离墨眼底闪过一抹轻蔑,他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长剑,最后将剑架在了秋云的脖子上。

“想和本王同归于尽,王妃也要有这个能耐。

你不怕,可不代表这丫头不怕。

来人,送她们去翠竹苑,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送药,不许救治。”

他的手微微用力,秋云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丝血痕,秋云满眼惊恐,却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肯出声。

她不能让王妃担心。

刹那间,凤九歌的目光由平静变得凶狠,任由下人抬着向外。

这个狗东西应该祈祷她再也好不了,否则,她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翠竹苑。

下人毫不客气的将凤九歌仍在地上,甚是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手。

“王妃您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等您想清楚了,王爷自然会您出去。”

粗使婆子打量她一眼,带着其他人出了院子,锁住了院门。

“你们,好好看着。”

隔着门缝,凤九歌看到了两个带刀侍卫守在门口,秋云赶紧扶着凤九歌进入房间。

凤九歌撑着身体坐下,入目便是落满灰尘的桌椅,和破败不堪的装饰,窗户上更满是空洞,不停的灌着冷风。

“王妃,这院中有井,我这去打水收拾一下,您这伤………”

秋云红着眼睛满脸心疼,她心里一软,扯出一丝微笑。

在现代,她没朋友没家人,这丫头却给了她一丝温暖。

“没事,你去吧,房间不打扫没办法住人,我的伤没事。”

秋云抹了眼泪点了点头,等她出去,凤九歌微微一动,伤口向外渗出血迹,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特喵的!真疼啊,想她堂堂一个情报局首席特工,首席医师,在现代根本无人敢伤她分毫,到这却被一个狗男人欺负,真是有辱她的名声。

凤九歌皱着眉,小心翼翼的掀开衣袖,胳膊上血迹斑斑,她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在院子中眼睛微微一亮。

鱼腥草?没想到还有这东西,正好可以用来敷伤口。

秋云端水回来,看到凤九歌在院里,她赶紧跑了过去。

“王妃,您怎么不歇着?这里风大,这里没有药,您的伤口那么严重,万一化脓了怎么办?”

秋云急着去扶凤九歌,凤九歌淡淡一笑,拿着摘好的鱼腥草递给了秋云。

“这是药材鱼腥草,把这个捣碎,一会儿我敷在伤口上,可以消炎。”

秋云愣了一下,她们家王妃什么时候还认识药材了?

看她发愣,凤九歌抬手轻轻的在他额头上拍了一下。

“快去吧。”

秋云回神点了点头,赶紧跑去了后边厨房洗洗涮涮,找可以处理鱼腥草的器皿。

秋云收拾的一天,屋子总算可以住人,晚上她特意烧了热水,凤九歌擦拭伤口后便将药涂在了身上,然后就睡了。

…………

“啊!!”

次日一早,凤九歌刚刚睁眼便听到了一声凄惨的女人喊叫。

她猛然起身,目光一凛,这声音…是秋云!

凤九歌快速起身,刚一出门,凤九歌就看到秋云被按在椅子上,左手四个手指鲜血淋漓。

她拳头紧握,一双眼眸杀气渐显,粗使婆子吓得发抖,刚想跑就被凤九歌一脚踹飞。

粗使婆子躺在地上哀嚎,凤九歌一脚踩在她的手上。

“为什么伤她?说!”

“是王爷吩咐的,王爷刚刚带着灵儿小姐过来,她把水泼在了灵儿小姐的身上,所以王爷就吩咐用木签穿指甲……”

她整张脸苍白如纸,疼得浑身发抖。

刹那间,凤九歌双目赤红,她缓缓转身看向拿着竹签的下人,她没走一步,杀气就重一分。

下人吓得腿软,下一秒凤九歌抓起竹签插入了他的指缝间。

“啊!!!王妃…王妃饶命啊!我也是听命行事!”

凤九歌的力气又重了一分。

听命行事?但凡此人有点怜悯之心,就不会下如此重的手。

秋云的整个指甲都被贯穿,恐怕他在动手的时候,心里根本不在乎她的生死!

“饶你?我说了,动我的人我会让你们……”

“凤九歌,放肆!”

一道低喝的男声入耳,凤九歌抬眸,看着那疯批男人走过,一身红衣尤为乍眼。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女人面容姣好,身形丰盈,妥妥一个美人坯子。

这就是那个灵儿吧?怪不得这个疯批这么护着,果然是个极品,可惜,心思不正!

她无视秦离墨扶着秋云起身,看着秋云疼的发抖却一声不吭,凤九歌满眼心疼。

“凤九歌,你看不到本王?”

秦离墨声音重了一分,凤九歌眯了眯眼,抬眸的瞬间,眼里的戾气吓得霍灵儿脸色微微一变。

这个凤九歌怎么突然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看狗,也不喜欢跟狗说话。”

她冷言出声,秦离墨神色一顿,下一秒嘴角一沉,一双鹰眼散发出无尽的怒气。

“你是在骂本王?你这是在找死!”

他怒然拔剑,下人们下的纷纷跪地,秋云颤抖着拉住了凤九歌的衣服。

“王妃,我没事,别…别激怒王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