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深浅全文版
  • 爱有深浅全文版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15 22:34:00
  • 最新章节:第29章
继续看书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爱有深浅》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山谷君”大大创作,谢锦澜周瑾瑜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爱有深浅全文版》精彩片段


周瑾瑜后面还有一个独家采访,不过有王岩的陪同,所以技术相关的问题都由王岩回答,他只负责讲卓远科技今后发展的方向,都是官方语言,不太走心。中间的间隙,给谢锦澜发了一条微信,


“等我十分五分钟,采访结束后,一起回公司。”

“不用了,我今天要跟肖主任周老师回律所。负责胜普瑞尽调的同事今天都回所里,要开会。”

“好,那晚上见。”

同行前往车库的林之侽看到她微信,一把抢过来回复

“卓总,我是林之侽,那我坐你车回卓远吧,我在你车旁等你。”

打完字,把手机塞回谢锦澜手中,

“你跟肖主任走吧,我去等卓总。”

林之侽风风火火,没等谢锦澜回应,人已走没影了。她今天看到网上对周瑾瑜身份的起底有些忐忑,倘若他真是京城卓家的人,谢锦澜必须远离他。

过了十分钟,周瑾瑜与王岩终于出现到车库。

王岩见到林之侽时有些诧异,想起公司传的绯闻,都传到美国总部了,看来确实不是空穴来风。不过都是成年人,他表示理解,打了声招呼,便走向自己的车开走了。

林之侽很自觉坐到周瑾瑜的副驾驶座上,周瑾瑜也没说什么,开车出了地库。林之侽不拐弯抹角,直接把在网上搜的京城卓家的相关新闻以及人物介绍发给他看。

“你们什么关系?”

“我爷爷。”出乎意料,他完全没避讳。

“听澜知道吗?”林之侽惊愕之余,只关注这一点。

“她是否知道有关系吗?我爷爷是我爷爷,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

“如果没关系,你何必隐瞒?”

“没有隐瞒,只是也没有必要特意提,我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一步。”他走到今天,从来不靠家里一丝一毫,所以当年才会在海外注册公司,等稳定了再打回国内。回国后,媒体采访问他的家庭时,他也只是简单地一笔带过,避免过度关注。他辛苦打拼下来的事业绝对不想沾染上任何政治色彩。

外人觉得京城卓家代表的是权贵,于他而言,不过是普通家庭,只是父母爷爷强势一些罢了。他并未隐瞒过谢锦澜,只是她没问过,他便也没有主动提。

“渣男。”林之侽一口浊气堵在胸口,什么叫关系还没到这一步?他的意思是与谢锦澜没关系,谢锦澜还不够资格知道他家的背景呗?

林之侽一直奉行的就是游戏人间的态度,只要不违法,不违背道德,自己开心就好。尤其男女之间更不必非要立个贞节牌坊,或者海誓山盟要天长地久的,没必要,及时行乐最重要。

但,有些人碰不得,例如眼前的周瑾瑜,有那样的家世背景,即便是只当朋友,谢锦澜也不合适。

车到了卓远科技,两人回办公室时,林之侽难得正经说道

“卓总,我觉得你跟谢锦澜不合适,还是别去招惹她了吧,对你们来说,都是及时止损。”说完便走了。

林之侽作为一个情感网红博主,看多太多狗血淋漓的私信诉苦,上千甚至上万个样本分析,使得她能很快预见一段感情的利弊以及发展走向,她这些话是真心的,出于对好友谢锦澜的保护。

周瑾瑜脸色不好看,快步走到她的前面拦下她,

“这是我与谢锦澜的事,我会处理好,你不要插手。”周瑾瑜知道林之侽对于谢锦澜的意义,所以他不得不正视林之侽的意见。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以,带她去吧。”弃之如草芥,莫过于此。


林之侽气得咬牙切齿,看着一旁的舒听澜,再次感慨她真的为闺蜜付出太多了。

温简倒是诧异,没想到卓禹安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可见,林之侽在他心里,也并非真的那么重要吧。

舒听澜皱眉,温简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怕林之侽跟她单独相处会吃亏。林之侽虽然也是人精,但行事磊落,就怕温简玩阴的。

卓禹安继续道:“正好,傅慎逸那边,你再跟进一下,务必说服他到森洲来。”

“可以,反正你答应过的,只要他来森洲见你,不管成不成,都会给我佣金。温总这边也是哦。这两个职位完成,我一整年的KPI就完成了。”

其实是超额完成,傅慎逸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年薪8位数,温简要亲自见的工程师,年薪至少也是7位数。两个职位加起来,她的KPI直接完成了,佣金可观。

所以管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能赚到钱就是关键。

她也是这么安慰舒听澜的,舒听澜才答应让她陪温简出差。

舒听澜回到办公室,整个组的气氛低迷,于同事的眼中,嘉佳虽有错在先,但她不在内部解决,反而搬来卓禹安这尊大神来对付嘉佳,那便是她不顾同僚之情,办事不厚道了。

舒听澜也不解释,她深知人们对她的偏见或者误解,不是靠她的解释就能消除的。嘉佳已被肖主任带走,据说直接去律所的人资部办理离职手续,肖主任处理事情绝不拖泥带水。当然,为了顾及嘉佳父亲的面子,离职证明上写的是嘉佳主动离职,而不是被辞退,面子工程还是需要做到的。

周铭绕到她的面前,低声说道:“卓总对你那个闺蜜林之侽确实够好。这次是她求卓总出面替你解决问题的吧。”

“周老师,卓总与林之侽之间真的只是普通合作关系,这次也不是林之侽求他。”解释得好苍白无力,她也实在摸不清卓禹安是怎么想的,对于林之侽的绯闻,既不澄清也不承认,以至于谣言满天飞。

“那卓总大动干戈处理嘉佳是闹哪一出?”

“卓总办事严苛,眼里容不下沙子,看到嘉佳故意扔资料,触及到他底线了吧?”舒听澜觉得这比较符合卓禹安的办事方式。

周铭并不相信舒听澜的解释,这事再怎么论,也不必卓禹安亲自出面,他出面的唯一原因一定是因为林之侽。

男人嘛,他还是很了解的,真正爱一个人时,也容易上头。

舒听澜就想,果然,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

下午的工作比较密集,她跑了一趟工商局,核对了一些资料,核查完已到下班,便直接拎着电脑回家整理报告了。

很多资料,她现在不用复印件审核,直接手机拍照存档,既环保又省了很多空间不用到处抱着厚厚一叠文件,在哪办公都是一样。

在家楼下时,便看到了卓禹安的车。乘电梯到家门口时,果然就看到了他。

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舒听澜觉得之前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了。

“开门。”他倒是毫不在乎她的态度,也不介意她换了锁把他拒之门外。

舒听澜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他。

“买了菜。”他扬了扬手中的购物袋,与以往每次一样,好像这中间,俩人什么都没发生。因为他的执着与坚持,舒听澜静下心来,不得不重新审视她们之间的关系。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周瑾瑜娴熟地给谢锦澜倒热牛奶,递三明治,忽然想起之前在卓远的员工食堂还有昨天的餐厅,周瑾瑜第一时间都是给谢锦澜倒水,只是谢锦澜转手递给了她而已。


原来早有端倪!

她一边喝着牛奶啃着三明治,一边上下打量周瑾瑜与谢锦澜,诡异地笑着。

“卓总,一会儿我搭你车去卓远科技呗。”她主动要求。

周瑾瑜没回答,算是默认。

吃完早餐,谢锦澜趁林之侽去化妆换衣服的间隙对周瑾瑜道

“抱歉,我不知道侽侽来,她说什么你别放在心上,她没有恶意的。”

“嗯,她说什么了吗?”周瑾瑜淡淡看着她。

“没有,不过她的侽言侽语有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谢锦澜提前给周瑾瑜打预防针,林之侽的话仅代表林之侽个人的看法,与她无关。

“你很在意她?”周瑾瑜问。

“当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好,我知道了。等下先送你去律所。”

三人出门,先送谢锦澜到律所,隔着一条马路把她放下,周瑾瑜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厦的旋转门内时,才关上车窗。

林之侽一脸笑意看着周瑾瑜,试探地问

“卓总爱惨了我家谢锦澜吧?”

周瑾瑜没理会她,把她当成空气,转着方向盘专注地开车,一副闲人勿扰的冷漠样子。

林之侽自认熟谙男女之事,只要一眼就能判断出男人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眼下这个周瑾瑜城府太深,竟让她完全猜不透。

“谢锦澜最听我的,要不要我帮你追她?”她再次试探。

而周瑾瑜完全无动于衷,压根没理会她。

林之侽也迷茫了,迅速在大脑数据库里比对这类型男人的特点。

家世好,学历高,事业有成,社会地位高,这种人也最势利最现实,找另一半的标准,一定是要门当户对的。

对她家谢锦澜,想必也就是图她漂亮,单纯,当个玩物。

渣男!

林之侽心里对周瑾瑜骂骂咧咧,但是表面上可是丝毫不表现出来。反正男女之事,她还是那套理论,不伤害他人,不做有违道德的事,那就是正当的。

况且周瑾瑜这样的条件,被她家谢锦澜睡了,就是赚了。

凭什么女人就不能睡男人呢?

两人到了卓远科技,正值上班高峰期,她从周瑾瑜的车里下来时,路过的员工纷纷露出了或八卦,或暧昧,或了然的表情。

之前只是传言她是卓总的关系户。

而现在,便是坐实了两人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且关系稳定,已同居。

消息越传只会越夸张,从同居关系到已是谈婚论嫁的关系了。

“失算了。”林之侽想。

纵使她脸皮再厚,也架不住卓远科技员工们的看她时迸发出的羡慕与热情。在这之前,卓远科技谣传她与周瑾瑜的关系,她是无所谓,甚至可以利用这个谣言为自己多争取一点资源,但现在,周瑾瑜是她家谢锦澜的,她与谢锦澜虽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男人,还是要分清楚的。

她给自己公司申请调回去,老板一口回绝,甚至语重心长劝

:“咱们公司要进军智能行业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马上给你办理晋升,晋升为智能事业部的合伙人。”

见鬼的合伙人,爱谁要谁要。

她在卓远科技被加上周瑾瑜女朋友的身份,算是骑虎难下了。

下午谢锦澜来卓远科技正式报到,张律师热情接待,亲自给她安排了工位,交接了各项工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期间,林之侽给她发了几次信息,但她实在太忙了,只用语音回复:


“侽侽,我现在有点忙,晚上回去再说哈。”

张律师很体贴,

“是林经理有事找你吗?你先处理她的事,我们不着急。”

“她没事,我们继续。”

舒听澜是来工作的,无心顾及其它,后面林之侽再发什么信息,她没看也没再回复。直到下班后,林之侽过来等她一起走。

两人到了大厦门口时,卓禹安的车正好经过,他开了车窗

“上来。”

舒听澜本能要拒绝,然而林之侽已经率先一步,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车,舒听澜只好跟上。在车上,舒听澜其实脑子里想的是明天的工作安排,她作为负责卓远与宏正律所沟通桥梁,需要设定合理的流程提高工作效率,此时还毫无头绪。

卓禹安话不多,全程基本也没说话,只有林之侽不时说几句。

到了她们两个小区中间的十字路口,卓禹安停下车,林之侽会意,默默下车不当电灯泡,她现在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为她们打掩护,转移众人视线。

舒听澜真是后知后觉,下了车才忽然发现林之侽不在

“侽侽呢?”她刚才正专注地在手机办公软件上设置工作流程,以为停车是因为红绿灯。

卓禹安笑,拿过她手机锁屏,放入她包里

“现在是下班时间,项目还没开始,先好好休息。”

回到家,照旧是卓禹安去做饭,舒听澜偶尔打个下手,奇怪的关系,奇怪的相处模式,两人倒也习惯了。

吃完饭,两人继续窝在沙发上看无聊的法制节目。手机响时,舒听澜接了,是医院打来的。

“舒小姐,这个月的缴费账单上周就发到您邮箱了,明天是缴费最后期限,我怕您没看到邮件,所以电话提醒一下,千万别忘了。”

“好的,我马上看。”

她最近忙,确实忘了查看个人的邮箱。很长的账单,每一天,每一个时间段,用的每一个药,每一次的护理,都列得清清楚楚。

当然,最后账单的总金额也写得非常清楚。

交完医院的账单,再加上房贷,银行卡上的金额只剩了个位数。她这半年在律所,没有接项目,只拿基本工资,一直在透支之前的积蓄,这个月,积蓄正式清零,而离下次发工资,还有将近20天。20天....很短也很长。

其实医院那边有给过建议,她母亲可以转到收费低一些的公立医院,每个月至少能节省一半的费用。可是她舍不得,倾其所能,她要给母亲最好的条件。

她转完账,看着几近归零的手机账户有些愣怔。

“需要我帮忙吗?”

卓禹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吓了她一跳。刚才接完电话,沉浸在那个思绪里,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

她急忙关闭手机页面,摇头

“不用,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他每天做早餐晚餐,已经帮了很大的忙,她不至于饿肚子。

这一晚,卓禹安只是从身后抱着她睡,并没有动她,这是两人睡一起以来,除了她生理期以外,他唯一没碰她的一晚。

深夜里,舒听澜睡不着,很多事浮上心头,很压抑。

银行卡里个位数的存款;

工作的进展;

母亲的病;

每一座都如大山压着她。她轻轻掰开卓禹安环着她的手,想下床透透气。但卓禹安收紧了手臂,在她耳边轻声道

“舒听澜,跟我讲讲你高中毕业后的事吧。”


她本不想接,但联想到林之侽晚上的劝告,“适当地把自己的心打开并不难”。她接了。


国内是深夜,国外正是艳阳高照,秦沐风的背影是在办公室。手机屏幕两个画面,一黑一白。

“睡了?”他声音低沉。

“准备睡。”她嗓音慵懒。

就此沉默,实在不知有什么可聊的。工作上的事,她每天的工作报告写得很详细,他可以直接看到。私事上,好像,没什么可聊的。

一黑一白的屏幕里,颜云笙的脸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轮廓。

“把灯打开,我看看你。”秦沐风说。

颜云笙没拒绝,开了床头灯,光线暖黄,把她照得很柔软。秦沐风忽然笑了,

“有没有想要的礼物?我下周回国。”

“不是月底才回吗?”

“嗯,提前回。”

颜云笙认真地想了想,她确实有需要带的,医院那边建议给母亲换一种药,原来的药已产生耐药,新药在国内卖得比较贵。

但算了,她跟秦沐风开不了这个口,加上家里的事,不想让他知道。她心里来回翻腾了几遍,面上却是一点痕迹都没露。

许久,秦沐风才说

“早点睡,晚安。”

“晚安。”

视频那边是他的秘书来找他开会,这个秘书似乎是常驻国外总部,即便秦沐风回国工作,也没跟着回来。

周末两天在家,她主要梳理了一下胜普瑞智能各地分公司一周的调查情况,再计划下周的工作内容,做成了一份报告发给肖主任审核。

自从接手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以来,肖主任便十分信任她,事无大小,基本都交由她来做,只偶尔在关键的问题上,指导一二。

颜云笙从开始的没信心到现在信心十足,连周铭都感慨,她做事的专业能力,已十分成熟像一位资深的律师,不提的话,没人相信她是新手。

颜云笙笑,“都是肖主任还有周老师教我的。”

这话不假,有他们的指导,加上她足够努力,有耐心,善于思考,很多问题,走一步想五步,便不容易出错了。

目前的项目进展是目标公司胜普瑞智能各个分公司,按照之前的调查清单要求,提交相关资料,资料需要逐项进行核对。胜普瑞智能的分公司太多,周铭,嘉佳,还有另外三位律师分别去了不同的分公司驻场,埋头苦干半个月,完成三分之二。

肖主任的规划是等分公司的资料审查完,大家再回到胜普瑞智能的总部,集中火力完成总部资料的尽调工作。

周一,颜云笙回律所汇报工作,肖主任听完之后吩咐道

“这周你要去一趟栖宁市。”

“栖宁?”

“对,胜普瑞智能的一家代工厂在栖宁市,涉及到一项土地问题还有员工股权的问题,需要你去核实给出法律意见。你是栖宁人,对当地比较熟悉,而且现在我们组能调派的也就你了。”

“行,我今天就出发。”

因为上次食品公司的项目,她已经回过一次栖宁,所以这次再回去已没有太多忐忑与不适。

到了栖宁,程晨来接机,程晨性格比较内敛,不似林之侽的开放,见到颜云笙也只是笑笑,

“去我家住,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不用,我订了酒店。工作可能会比较忙,住家里不方便,替我跟叔叔阿姨问好啊。”

程晨知道她脾气,也不强求,一路把她送到酒店

“这次要待几天?”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昨天的会议有多重要?卓远科技全部高管都在,并且是那位产品设计师首次露面,你倒好,当场掉链子跑了。因为你,后面的会议,卓总直接就没参加。”


乔雨澜认真道歉,自我反省,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肖主任还是生气:

“在职场,最基本的就是职业道德。在开重要会议,不管你生了什么病,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给我挺着别逃。乔雨澜,我原是很看好你,用心带你,但若是再发生昨天的事,你立马给我滚蛋。”

乔雨澜点头,虽被肖主任骂得难受,但也不无道理,职场就是职场,没有人有义务惯着你。

周铭出来解围

:“肖主任别生气了,听澜昨天确实是生病难受,我坐她旁边看她小脸煞白直冒汗。你还不了解她吗?但凡能坚持住,绝对不会临阵脱逃。她是你带的人,有你身上的韧劲。”

肖主任骂完,气也消了大半。

“你真是要上天,手机敢一天不开机,你一个人在森洲,真要病死了,是不是我的责任?这种官司打得还少吗。”

明明是关心,担心她身体,打了一天电话联系不上人,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戳心,怎么伤人怎么说,这大概也是肖主任一惯的风格。

乔雨澜又是一阵低眉顺目的认错,再三保证以后绝不会了,任何事情都会跟她汇报,肖主任这才真的消气,不再骂。

“总之啊,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你就跟着周律师做。跟卓远科技的对接汇报工作,我交给别的律师做,免得让人家觉得咱们律所都是你这样水平的律师,砸了我的招牌。”

“好的,谢谢肖主任。”

这也是乔雨澜目前想做的事情,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她不想放弃,因为关系到她以后的职业生涯。但同时她也不想再见到温简或者洛洵洲。如果跟着周老师,她不用直接对接卓远科技,至少能最大限度地避开他们。

然而肖主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希望破灭。

“胜普瑞智能那边早上来电话,说他们公司腾不出场地让我们驻场调查,经过卓远科技的同意,允许我们律所以及别的中介机构驻场到卓远科技办公,胜普瑞那边会把相关资料送过去。真不知他们搞什么,不合常规。”

周铭:“这么看来,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早就协商好了,聘用我们也不过是走个流程,不重要。”

肖主任:“卓远的张律师说,今天临时决定的,他也很意外。但上边的规定,他必须照办。”

乔雨澜只听到一个重点:“所以,我们要驻场卓远科技办公?”

那就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可愁了,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放弃这个项目啊?但她若是放弃这个项目,肖主任绝对让她再无出头之日。

下午时,林之侽打来电话,这家伙消息很灵通。

“姓温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就是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首席设计师Jane?”

“你怎么知道?”

“卓远科技内部都传遍了,难怪昨晚他们人力资源总监给我打电话安慰我,让我想开点,我还以为这个温简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但是程晨今天上午跟我说,就是那个私生女温简,昨晚还跟陆阔聚餐了。”

“是她。”乔雨澜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很不舒服,但经过昨天大起大落的情绪,现在已经能克制了。


“喂...”闻惊语大怒,这是她精心画好的唇妆,头可断,血可流,妆容不可花。

而周远安却气定神闲,极满意地看着被他擦干净的唇,施施然开口道

“口红颜色太艳了,不适合你。”

你这个直男懂个屁啊,闻惊语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周远安从她的梳妆台上精准无误地找出一支无色的润唇膏:

“你的唇色本就很好看,只需要涂点润唇膏即可。况且在竞标会上,如果唇色太过于艳丽,太突出的话,你开口讲话时,评审员注意力会被带跑偏。”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倒是有一点道理。

“我帮你涂...”他稍稍低头,用手捧着她的脸。

闻惊语被迫仰着脸让他涂抹。

结果,好半晌,他抓着唇膏的手始终没有落下,倒是眼眸一沉,低低沉沉地道:

“在这之前,我想我需要先做点别的事。”

他的唇已落下,开始只是浅浅地舔舐,而后越来越深入,闻惊语几近窒息时,他才放开。见闻惊语满脸通红,笑得十分开心。

“别动,我帮你涂。”

最后,闻惊语成功地迟到了,等她赶到卓远科技时,肖主任与周老师还有嘉佳已到了半个多小时。三人正在一层大堂的小会客厅讨论一会儿竞标的事。

“怎么回事?说好提前一个小时到。”肖主任眼神锋利剐了她一眼。

“对不起。”闻惊语认错,急忙也掏出电脑跟上他们的讨论进度。

“听澜,你和嘉佳都是第一次参加招标会,旁听就行,多学习,不仅学习肖主任,也要学学对手律师,以后自己独立做项目,有跑不完的招标会。”周铭倒是和颜悦色。

“好的。”

“嘉佳尤其是你,不该说的话,一句都别说。”肖主任最后嘱咐。

“放心吧老大。”

过了一会儿,其它律所的律师们也来了,彼此打了招呼。作为这次竞标最有力的竞争者,肖主任与周铭最受关注,不时有律师过来打探消息。

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大家其实都很熟悉,周铭笑着说道

“你们过分了啊,别想从我这打探消息。”

“卓远科技你们还不知道吗?你们得不到的信息,我们也一样啊。”

“公平竞争,公平竞争。”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快到竞聘时间了,卓远科技的法律部门,技术部门,还有财务部,运营部的人员都陆续入场了,参与竞标的几大律所的项目负责人也陆续入场,只有大BOSS周远安姗姗来迟,比原定的时间晚了15分钟。

闻惊语坐在门边的位置,周远安一进场,偌大的会议室瞬间安静,针落有声,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所有人都屏息看向他。连闻惊语也不免多看了他几眼,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西裤,把整个人衬托得无比矜贵且有距离感。他谁也没看,径直坐到最中间的位置,表情严肃且认真,冷冷一句话

“开始吧。”

会议室里,被按了启动键,刹时出现了窸窸窣窣翻纸,提交报告书的声音。

这场竞标会,由卓远的张律师主持,流程很常规,参与竞标的律所派个负责人依次上台演讲。能够最终入围的律所,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不管是做的PPT还是现场的表达能力以及渲染气氛的能力,都是个中高手。

闻惊语每一场都认真听,恨不得拿笔记下他们精彩的发言。

周远安坐在正中z央,始终没有太多表情,只有在讲到他不感兴趣的方面时,会微微一挑眉。这细微的表情,被底下的人迅速捕捉到,到演讲时特意避开相关的内容。

肖主任看着嘉佳也觉得头疼,生平第一次在客户面前尴尬地笑着,不知该怎么接话。


“你的意思是舒律师故意把这份文件扔垃圾桶的?”卓禹安冷声问。

“是的,文件在她的箱子里,当时她就站在胜普瑞办公楼外的垃圾桶旁。只有她有这个时间。”嘉佳信誓旦旦。

“哦?你怎么知道这份文件是在胜普瑞办公楼外的垃圾桶?不能是在卓远科技的垃圾桶吗?”卓禹安继续面无表情发问。

他这一问,全场所有目光都簌簌看向她。

因为在场所有人都默认的是卓禹安在卓远科技办公区的垃圾桶看到这份文件,没有人想到是在胜普瑞办公楼外的垃圾桶。

嘉佳能精确到胜普瑞办公室楼外的垃圾桶,答案其实已经不言而明。

嘉佳也是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急忙辩解道:

“这是我推测的,因为我与听澜一直在一块,她没有别的时间做这件事。只有在等网约车时,有这个时间。”

嘉佳的解释很苍白无力,况且舒听澜完全没有这个动机做这件事。肖主任与周铭舒听澜等同事,都不禁想翻白眼,神仙也救不了你。

“我办事一向不喜欢毫无根据的推测,跟你们律师学的呢,喜欢摆证据讲事实,所以我请胜普瑞的安保部调了这份办公楼前的监控,肖主任不妨跟我一起看看。”

卓禹安语气微冷淡然,没什么感情,就是自己打开了那份监控视频给会议室的人看。

监控视频很清晰了,在嘉佳站在垃圾桶旁时,慢动作播放,看得清清楚楚,她把文件毫不犹豫扔进垃圾桶,然后没事人一样跟着舒听澜上了网约车。

卓禹安之所以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垃圾桶找文件,是因为她们在等网约车时,他正巧在楼上与胜普瑞的老总谈公事,当时他就坐在窗边,看到楼下的舒听澜时,多看了几眼,也注意到了嘉佳的这个动作,只是当时以为她是扔的纸巾等,没在意。

嘉佳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万万没有想到,这种小事卓禹安会亲自上阵,并且调监控录像。

卓禹安看也不看她一眼,对肖主任说

:“你看着办吧,我们可以认受合作律师是庸才,但绝不能忍受律师道德品行的问题。为了一己之私而罔顾客户利益,甚至想嫁祸同事,为人不耻。”

肖主任还能说什么?今天卓禹安特意叫来卓远科技的高管以及律所的人,当众播放监控视频,就是逼着她现场表态,不给嘉佳留任何余地。

虽然顾及嘉佳的父亲,这事如果不是卓禹安出面,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她私下还可以保一保嘉佳,给她安排个闲职就是了。

“卓总说得对,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她。”

“不要让我再看到她。”

卓禹安呢也就是点到为止,相信以肖主任的聪明,会知道他的用意,那便是不再聘用嘉佳。

舒听澜倒是慢了半拍,渐渐明白过来卓禹安的用意。她一直以为今天卓禹安来这一出,是借题发挥,让她服软。

结果,他是在帮她,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由抬头看他一眼,他恰好也看过来,眼神似笑非笑,然后与卓远一众高管离开了。

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温简以及王岩,都是一脸莫名其妙。只是一件小事,即便文件丢失了,也与卓远科技没什么关系,充其量就是律所内部的失职行为而已。


等Jane用完餐,送她回酒店后,周远安驱车回家,已预料到家里会有狂风暴雨等着他。果然,一进院子,连平日见到他会疯狂摇尾巴扑上来的大哈都默默蜷缩在狗圈里,懒洋洋地看他一眼,眼神里透着:你自求多福。

气氛诡异,程知敏一见他,一个不明物体从她手中砸了过来,落在他的脚边,是她的手机,屏幕瞬间七零八碎。

“你还知道回来?今天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让我怎么跟黎家交待?”程知敏气疯了,刚才黎家太太打来电话一顿抱怨,自家宠着长大的姑娘何曾受过这种气?你们卓家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程知敏从黎太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即理亏,还要放下脸面赔不是,能不生气吗。

继续骂周远安

:“你要不想相亲你早说啊,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当场叫来别的女人不给黎语一点面子,你脑子都去哪了?以后还怎么跟黎家相处?”

Jane的出现也是周远安始料未及的,但如此也好,直接断了黎语的念头。

“我明早去黎家道歉,但是妈,我也强调一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感情上的事我有自己的计划。”

程知敏万丈的怒火到了周远安这便是风平浪静,反而显得是她失去理智,无理取闹一般。丈夫卓闳在一旁冷眼看着她,看她如何解决问题。父子俩真是如出一辙的城府深。

程知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激烈甚至歇斯底里的情绪平静下来,再看周远安时,声音也放柔和:“我明天陪你去黎家道歉。”

“嗯。”周远安不反对,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他一向顺着他们。

“其实你说你感情上有自己的计划是好事,但跟去相亲并不冲突,或许哪天就遇上有眼缘的女孩呢?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难不成你还相信一见钟情吗?。”

周远安正色道:“妈,我没时间、更没精力去跟不喜欢的女孩子培养感情。我这个年龄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谈恋爱是冲着结婚的目的,所以必然是找个自己喜欢的。”

“你对感情负责是好事情啊,妈妈当然支持。那你跟妈妈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帮你找。”程知敏以退为进。

“我有喜欢的人,不劳您费心了。”周远安本想一句话断了母亲再安排相亲的念头。

谁料,她刚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又瞬间涨了上来,尖着嗓子厉声问:

“喜欢谁?今晚把你相亲搅黄了的那个Jane吗?这个女孩我第一个不同意,谈谈恋爱行,但嫁入卓家绝对不行。据我所知,她是单亲家庭吧?”

周远安脸色忽变:“你去查过Jane?先不论我与她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即便真谈恋爱,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查别人隐z私?”

程知敏并不觉查别人是个事儿:“查一下有什么关系?我要对你的交友状态负责。你在公司里,跟那个叫林什么侽的传绯闻,妈妈看过她照片,一看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这种你跟她玩玩,妈妈不会干涉的。”

连林之侽都查过?周远安不禁后背发凉,声音奇冷,毫无感情:

“你还查过谁?”

他的目光如冰窖一般看着程知敏,使得程知敏有刹那心虚。加上旁边的卓闳亦是冷眼看她,嫌她话多,查他来往的女孩本就不是光彩的事,她倒好,全抖露出来。


至于江昀泽嘛,他与温简是有革命友情的,刚才的话里,言外之意就是相信温简的,觉得是她小题大做,无理取闹罢了。


从小就如此,她与温简闹矛盾时,父亲舒明海就是一股脑儿是她的错,要她道歉要她认错。那是她父亲,她没有办法反抗,她认了。

但是凭什么,她好不容易从泥泞里走出来了,还要听江昀泽的废话?

“许舒月,你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不要闹脾气,你不说,我不知该怎么解决你们之间的问题。”

江昀泽亦是觉得头疼,很是无能为力。

“好,那我问你一个老问题好了,我与温简同时掉到水里,你救谁?”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真的很无理取闹了,哪有这么问的。可是许舒月很认真,很多事,不是要真的解决方案,而是要一个态度,就像林之侽或者程晨的态度,很坚定站在她这边,与她同仇敌忾。

“又或者换一个问法,我之前也问过的,我与温简,你选择谁?你不要管我与她之间的矛盾,我与她是死结,谁也解不开。你只要明确告诉我,你选择谁?”

她与温简的死结,即便是她父亲舒明海在世,恐怕也没法解的。

她之所以这么问江昀泽,还是存有一点希望的,坦诚说,她对江昀泽的感觉是远超过有好感。

春节的时候,他回京陪家人,她说等他回来,她有话对他说,那时她打定主意要告白了,既然江昀泽不撕开那层面纱,她愿意当撕开面纱的人,给自己一个机会。

再次见到温简,发现她就是卓远科技的Jane时,她的反应那么大,一是因为往事,二也是因为江昀泽。

就是生气啊,在意的人,与温简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江昀泽一直看着她,知道她是在认真等他的答案,他开口回答:“你在意的话,我以后会尽量避开温简,尽量不与她见面。”

他亦是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他与温简认识了十多年,确实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从大学创业时期到后来卓远科技上市,温简功不可没,她与王岩都是他一生的好友。不可能无缘无故便与她断绝关系,这不是他的为人。

许舒月点头,表示:“明白了,我不会强人所难。那我们以后就是合作关系了,相信你也不会在项目上为难我或者为难我们律所。”

总要保一个的,爱情是保不住了,面包要保住。

她是真的很决绝,其实心里有伤痛啊,也想给彼此机会的,毕竟跟江昀泽在一起,带给她很多的欢乐。

但能怎么办,这段关系若是再发展下去,肉眼可以预见,将来的痛苦会远超过欢乐。

许舒月终于开了门,但是没让江昀泽进去,家里已经没有他的东西了。关上门的刹那,心是血淋淋的痛的。刚才的冷漠,克制,都是表象,她知道,她对江昀泽的感觉远超过好感或者喜欢,从他在栖宁救了她开始,就远超过喜欢了。

一夜无眠,很多事,她习惯藏在心底了,不再像从前,遇到伤心事逢人就讲,现在习惯自己默默消化,即便是面对林之侽,她也不说了。

第二天上班,随团队入驻卓远科技进行项目尽调工作。张律师很热情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办公室。

张律师解释:“这次真是特殊情况,胜普瑞那边腾不出地方来,我们两家公司离得也近,送资料方便的,就是麻烦你们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