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心彤席鹤年知乎
继续看书
路心彤回头,还没来得及躲,就被一个骑自行车的撞的转了个圈,猛的摔倒,肚子直接磕在了台阶上!刹那,身体疼痛剧烈,路心彤捂着肚子,痛苦呼救:“救救我,我怀孕了……”“快带人去医院!这孕妇裤子见红了!”路人匆忙救人。

《路心彤席鹤年知乎》精彩片段

熟悉的声音盘旋在脑海,打破了路心彤平静了三年的心。

她眼尾泛红,轻轻的“嗯”了一声。

电话那头,席鹤年听见她的回复,喉间一哽,腹指停留在钱包夹缝中路心彤的照片上。

他调整情绪:“我出差暂时回不去,浩浩在荷西镇没人照顾,你去照看一下。”

席鹤年说完这句话,路心彤的眼眶都已经湿润了。

她没想到有天会接到席鹤年的电话,也没想到还有看浩浩的机会。

因为这三年她实在是太想孩子,太想他了……

路心彤也回去过,可不久后,路父路母也搬来了天海市,导致她后面在没有机会回去。

意识到自己停顿的时间太长,路心彤立马道:“浩浩奶奶呢?我可以让浩浩外婆过去,正好也想他了……”

听筒那边传来席鹤年冷哼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路心彤放下听筒,内心无法平复。

沈华文从门外进来,看她满脸泪痕:“你这是怎么了?”

路心彤摇摇头:“舅舅,我大概是要请假,回去看看孩子了。”

说起孩子,沈华文差点就忘记了路心彤还是有家室的:“好,注意安全就好。”

沈华文和路父想的一样,夫妻俩人都有错,所以沈华文从来不多问,不好奇。

从厂里出来,路心彤回到了父母开的服装店,货源都是从沈华文的厂里来的,这么多年家里也是衣食无忧。

一进店里,就看见路母哭着跑过来。

嘴里还说着:“宋金梅那个挨千刀的,当初赌气不让我来带孩子,现在她不仅把自己照顾进了医院,还让浩浩身体越来越差了。”

作为浩浩的外婆,路母是最疼爱小孩的,眼下得知消息,哭得要死。

路心彤的心一下揪了起来:“妈,你说浩浩的身体越来越差?这是怎么回事。”

路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一下连哭都忘了。

她结巴的解释:“你听错了……没啥。”

路心彤知道路母是不会说的,直接进店铺后面的院子里找到路父。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父一愣,看了看直摇头的路母,最后还是选择说出真相。

原来从路心彤离开后,浩浩就身体渐渐差了起来,席鹤年被提携成去了市里面,四处奔波只能把浩浩交给宋金梅照顾,直到现在,俩人都病倒了。

路心彤听完,双眼发红,立马回房间去收拾行李箱。

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离开,他们会过得很好……

可是现实却给了路心彤当头一棒。

很快路心彤拖着行李箱出来,路母双目泛红,欲言又止的站在院里看着她。

路心彤鼻尖一酸:“妈,我不能放着浩浩不管。”

说完这话,路心彤毅然决然的拖着箱子离开。

路母看着女儿的背影,趴在路父肩头痛哭起来。

路心彤买了张到荷西镇的车票,和以前一样,还是得坐两天的车程。

两天后-

路心彤下车,荷西镇还是和当初一样没什么大变化,只是多了几家个自营业的店铺。

物价体制改革后,像天海市都不再用票买东西了,但河西镇因为还有供销社,所以老规矩还在。

凭着记忆路心彤一路来到卫生院。

这里是她的伤心处,没想到一回来就得踏足这里。

路心彤走了进去,一路打听才来到浩浩在的病房,她站在病房门外,始终没有勇气打开门。

直到里面传来一声稚嫩的怒声:“你滚!”



这是浩浩的声音!

虽然三年没见,但路心彤作为一个母亲还是能认出自己孩子的声音。

路心彤立马要推开病房门,却在下一秒,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跟着还伴随着一声:“谁要伺候你个没妈养的。”

话应刚落,路心彤看清了这人的脸,正是潘月英!

而潘月英也看清了路心彤,表情惊讶,但接下来脸就被路心彤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声音大的整个楼道都快听见了。

路心彤是用尽了力气,冷眼看她:“这一巴掌我早就想给你了。”

潘月英捂着涨红的脸,嘴里还有丝丝血腥味,她咬牙切齿:“你居然还敢回来。”

路心彤一手将她从病房拉出,毫不怜惜。

两人的位置也瞬间置换。

此时的路心彤就像是涅槃而来的复仇者,面对潘月英这种贱人,根本不会手软。

她道:“你以后再敢骂我儿子一句,就等着自己怎么死的吧。”

说完,路心彤砰的一声直接把门给关上。

楼道中瞬间恢复安静。

潘月英惊恐的眼神久久没有消散,最后只能接受路心彤回来的现实。

她咬咬牙,不甘心的离开。

病房内,路心彤攥着拳头往里走,进去就看见精瘦的儿子坐在床上看着自己。

这一刻,路心彤捂嘴哭成了泪人。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前世的事记得那么多,却唯独不知道浩浩最后的结果会怎样。

路心彤哭着上前抱住浩浩,但怀里的孩子却没有任何欢喜的情绪。

三年没见,浩浩已经六岁了,在别人还在幼儿园里欢笑,他只能在病房里看书。

浩浩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寡言少语,性子冷漠的就像他爹席鹤年一样。

面对拥抱,他直接皱眉:“麻烦你放开我,阿姨。”

听到孩子叫阿姨,路心彤连想死的心都有:“浩浩,我是妈妈,不是阿姨。”

浩浩对此仅是轻轻睨了一眼:“有什么区别吗?”

路心彤含泪点头:“有,妈妈是最爱你的。”

这次回来,路心彤就是要把孩子照顾好的,有必要的话,她还想带孩子离开。

路心彤一边把行李收拾出来,一边问着浩浩话。

得知这些年他和席鹤年聚少离多,浩浩抵抗力差,容易发烧感冒。

把宋金梅两口子累的不行。

就在两天前,宋金梅还被转院去了市里的医院,席父也跟着去照顾了。

至于今天的潘月英,就是想乘虚而入来照顾浩浩。

路心彤心中冷笑,她还真是死缠烂打,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席鹤年。

下午三点,浩浩突然说想吃南瓜饼。

路心彤心里惊喜,孩子能开口说出来,肯定是他愿意亲近自己了。

于是路心彤便打算回河西镇上的家做顿饭再过来,浩浩给了钥匙,还说去把柜子里把西游记图画书给拿回来。

路心彤都答应了。

回家的路上顺便又买了些面粉,南瓜等。

踏在熟悉的路上,路心彤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还有回来的一天。

哆嗦的打开门,一进去,和当年一样,什么都没变。

虽然有些灰尘,但还是掩盖不了这里长期住人的痕迹。

就在路心彤准备进厨房做饭时,突然瞥了一眼院门口,那里此时站着个人,许志昌!



许志昌毫不顾忌的走了进来。

嘴里还抱怨:“你走了三年才想起回来,害我等你这么久。”

路心彤看着许志昌走近,心里不安,想着他要是在近一步,自己就去厨房拿把菜刀出来和他对质。

许志昌看不懂了,笑问:“心桐,你这是干嘛,你不认识我了吗?”

他以为路心彤还是从前那个好骗的蠢女人,甚至还想上前握住路心彤的手。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门外冲了进来,一脚踢在了许志昌的背部。

许志昌脸着地,摔了个狗吃屎,疼得龇牙咧嘴,爬起来。

冲着后面吼:“谁啊!”

只是刚吼完,看清了来人,许志昌就害怕了,他像三年前一样,转身就要跑了。

但这次,席鹤年没想放过他。

一把抓住许志昌的领子,接着一拳一拳的砸在他脸上。

许志昌毫无招架之力,顿时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路心彤被吓坏了,见席鹤年还不打算停手,连忙拉住他的手臂。

“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终于,席鹤年停下了拳头。

许志昌见状,得到喘息机会立马就趁机跑走。

席鹤年看着还没打够就跑走的人,转头冷冷望向路心彤:“你还护着这人?”

路心彤手被他推开,心里猛然一痛。

饶是过了三年,席鹤年对她的误解也只增不减,可偏偏自己他的爱却从未没有变过。

她开口解释:“我没有护他,是怕你打的手疼。”

路心彤下意识的想对这男人好,嘴里也说不出假话来。

不过席鹤年仅仅是用淡漠的眼神对路心彤一扫而过。

随即问出两个字:“是吗?”

路心彤连低头将视线移开,他的压迫感,实在太强。

她缓缓道:“对不起,浩浩的事,这三年我都不知情,以后我负责照顾……”

话还没说完,一根冰冷的手指堵在路心彤的嘴唇之间。

同时席鹤年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以后别再我面前说这种不值钱的承诺。”

路心彤愣愣的抬头,对上席鹤年那双比冬天还要寒冷的眼神,光是看一眼就会冻的浑身发颤。

难道?她三年前的离开,又再一次的伤到了席鹤年吗?

可明明是他不信自己,明明是他说要离婚的……

席鹤年看见路心彤眼睛渐渐湿润,皱眉的放开手:“你来这里做什么。”

路心彤这才收住眼泪,指着桌上的食材:“浩浩说想吃南瓜饼,我回来顺便给他做个晚饭。”

席鹤年听闻,默许的嗯了一声,

路心彤进到厨房,找来找去的也没看见打灰机,她抬头问席鹤年:“你有火柴吗?”

只是问完路心彤就后悔。

因为席鹤年根本就不抽烟,怎么会随身携带火柴呢?

谁知下一刻,席鹤年就掏出一盒火柴,口袋里还陡然看见一盒烟。

路心彤瞪大双眼,席鹤年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的?

她盯着男人冷峻的侧脸,让人生畏。

路心彤心里默默摇头,现在席鹤年的一切与她无关,她不能在意。

厨房内。

席鹤年坐在灶前,火光印在他的脸上不断的跳动。

而路心彤专注的在烙南瓜饼,顺便做了鲫鱼豆腐汤,糖醋排骨和清炒白菜。

都准备好后,路心彤便去偏房拿浩浩的图画书。

她拿到了图画书,却才发现了当年和席鹤年的结婚证明。

路心彤颤着手将它拿起一看。

虽然只是黑白照,但青葱岁月年纪下,路心彤和席鹤年脸上洋溢的笑容却清晰可见。

就在路心彤看得忘神的时。手中的结婚证明忽然被抽走。

接着头顶上方响起席鹤年冷冽的一声质问:“你在做什么?”




路心彤忍不住后退两步,明明没有做错事,却会害怕席鹤年责怪。

她解释:“我帮浩浩拿图画书,没有故意乱翻。”

席鹤年将结婚证明放回柜子里,紧紧的关上,眉宇紧紧凝着,没有半点松懈的意思。

他淡漠的眼神扫了路心彤一眼,转过身。

“不要自以为你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在你抛家弃子的离开后,已经不是了。”

席鹤年说的话,就像现在他结实的背部一样,把路心彤挡在门外。

路心彤受不住心口的疼。

她强忍鼻酸:“难道你还不知道当初我宫外孕流产的真相吗?”

席鹤年没有转身,声音干哑:“知道又怎样,那也改变不了你自私的事实。”

他的话充斥在耳边,路心彤眼尾已经泛红,她真的自私吗?

只是还来不及反驳,席鹤年就已经离开。

路心彤眼睫低垂,她不想再追究三年前谁对谁错。

反正等浩浩的病好,她还是会离开席鹤年……

从家里出来。

路心彤回到卫生院,也不见席鹤年的身影。

路心彤故意仔细的看了几眼病房内,才问:“你爸爸呢?”

浩浩吃着南瓜饼,含糊不清的说:“走了,说你会照顾我,说这是你欠我的。”

这话听的路心彤心里发颤,感觉这么下去,浩浩迟早被席鹤年教坏。

等浩浩吃完了饭,路心彤又帮他洗了澡,抱着他一起到楼道处打了电话给路父路母报平安。

回到病房,路心彤还得哄睡了浩浩,才得以休息时间,最后上床直接倒头就睡了。

在医院照顾了两天,浩浩总算没有在反复发烧了。

很快就被安排了出院。

因为怕孩子冷,路母甚至还给浩浩从长海市寄了羽绒服回来。

在这个年代,羽绒服就是奢侈品,又保暖又贵,一件抵普通人半年的工资。

路心彤特意花钱购置了木炭,就怕孩子冬天在家里受凉,又会生病。

大概是家里总买好的,一时间街坊领居都过来问,好奇路心彤这三年去哪里了,怎么回来这么有钱。

对比路心彤只解释自己在大城市打工存了些钱。

这些话渐渐传到了潘月英的耳朵里,她心里妒忌,觉得路心彤这是在故意炫耀。

潘月英不服,暗自咬牙要给她颜色看看。

这天,路心彤如往常把浩浩哄睡之后去街上买菜。

回来走到院子就感觉不对,再看到门窗被封,路心彤瞬间瞪大眼睛。

来不及多想,她立马丢下手里的东西,跑去打开房间。

房里碳火烧的紫红。

而原本该在床上睡觉的浩浩此时却倒在地上……

“浩浩!”

路心彤疯了般上去将孩子抱出。

跑出了院子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才知道房间里的味道多大。

来不及多想,路心彤立马对着孩子输气,做心脏复苏,总算让浩浩艰难的喘上了一口气。

路心彤见浩浩醒过来,立马抱着孩子就往卫生院跑去。

因为刚刚的动静,周围邻居也围了过来。

闻见家里那股味,各个唏嘘,这不正是煤气中毒了嘛!

就在邻居们纷纷议论这是富人毛病的时候,角落的潘月英脸色苍白,大冬天的却满头是汗。

潘月英紧握着双拳,心里担心不已,前面从外面关窗的时候浩浩是不是看见她了?



因为浩浩再次住院,席鹤年也不得不扔下手头的事,立马赶回来。

一进病房,席鹤年就看见路心彤哭肿的一张脸,没有关心,冷冷指责:“让你看孩子,不是让你害孩子!”

面对席鹤年的责备,路心彤又有什么借口去反驳。

她默默低着头,眼泪不断滴在手上,今天就算她哭瞎了眼睛,都对不起浩浩。

可明明路心彤离开的时候特意开了窗户的,难道还是风吹上的不成,想到这,路心彤忽然想到潘月英:“有件事还没做,我出去一趟。”

席鹤年皱眉:“你不好好照顾孩子,又要去哪?”

话问出口,但路心彤没回,她直接忽略席鹤年,直接跑出了病房。

路心彤一路往家的方向去,却在潘月英的家门口停下。

她砰砰敲门,快把里面的潘月英吵的没办法静心。

潘月英烦躁的打开门,一看是路心彤,正准备骂人的话瞬间堵在喉间。

路心彤直接说:“我看见你从我家跑出来了,你为什么害我孩子!”

潘月英瞬间脸色难看,但还在极力狡辩:“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

路心彤冷眼盯着她,心里已经笃定就是潘月英做的。

如果不是她,刚刚自己开口问的时候她就会直接骂人。

可如果是心虚,她一定会说自己没证据。

在这个年代没有监控确实不好办事,但,路心彤可以先打回去!

想到这,路心彤已经捏好了拳头,重重的扬出去落在潘月英脸上,路心彤本就狠透了这个女人。

三番两次挑拨就算了,现在还敢对浩浩动手。

忍无可忍,何须再忍!

潘月英的惨叫引来不少人,她大喊着路心彤疯了,很快潘父潘母也从家里跑了出来。

潘母上来就一把扯住路心彤的头发:“你这泼妇,敢打我女儿!”

对比路心彤不甘示弱,手指甲可不是白长的,对着俩母女就抓过去。

三个女人的现场混乱的让邻居们都不敢轻易来劝架。

就在这时,突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将路心彤直接拦腰抱了回去。

路心彤着急,双脚乱蹬:“放开我!”

席鹤年将她放下,按着她脑袋看自己:“你看清楚我是谁。”

路心彤一看见是席鹤年,瞬间安静了下来。

而满身狼狈的潘月英像是逮住了机会,立马告状:“鹤年哥,路姐姐疯了,你看她把我打成……”

潘月英哭诉到一半,却被席鹤年狠狠地瞪了一眼。

“浩浩已经告诉我了,是你关的窗户,我已经报警了,好之为之。”

话音落地,潘月英仿佛被雷击了一样呆愣在原地。

潘母还搞不清状况:“什么报警啊?什么好之为之?路心彤打人不得赔钱啊!”

吵吵闹闹中警察已经来了,他们直接问谁是潘月英,二话不说的就把人带走。

潘母哭闹阻止,直接被警察被一同带走。

席鹤年看着头发乱糟糟,衣服还被扯烂的路心彤,忍不住皱眉。

“成年人了还只会用武力解决吗?”

路心彤才不听他的教训,鼻子酸楚,抓着席鹤年的衣服就把头塞进他怀里。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三年的隐忍和委屈或许在这一刻,路心彤全部释放了出来。

而席鹤年原本想推开她的手也悬在了空中。

良久,等路心彤哭的没声了,席鹤年才将她轻推出怀里。



远离他的怀里,让路心彤原本难过的心更加不好受了。

见席鹤年胸前的衣服被哭脏一片。

路心彤知道,这是自己的杰作,叹了口气:“回家脱下来,我给你洗了。”

席鹤年眉峰微挑,也没惯着,回到家就把哭脏了的衣服换下,嘴里说着:“洗了衣服,再去卫生院。”

路心彤站在门口,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站在那里眼睛红肿,样子也没比潘家母女好看哪去,甚至看起来还有些可怜。

席鹤年眼里闪过一丝情绪,语气缓和了些:“把自己也收拾一下。”

说完,席鹤年便离开了。

路心彤叹了口气,心里安慰自己,起码是出了潘月英这口恶气。

她从床上拿起席鹤年的衣服,忍不住锤上几拳。

嘴里抱怨着:“我替儿子出气,你还教训我……”

把家里的事情都收拾好了后,路心彤也回到了卫生院。

来到病房门口,却听见浩浩在呵呵呵的直笑。

路心彤原本还阴沉的心,听见孩子的笑容后也拨云见日。

她打起精神推开而入,看到孩子露出笑脸:“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浩浩顿了顿:“说你去打架的事。”

路心彤一听,面上窘迫,尴尬的一笑:“妈妈是不是很勇敢。”

病床旁的席鹤年听后,皱眉摸了摸浩浩的脑袋。

“浩浩要记住了,以后解决事情不能用蛮力。”

“嗯,我记住了。”

浩浩乖巧点头,路心彤此刻觉得自己无处安放了。

席鹤年手里还有工作未处理,站起身准备离开。

路过路心彤身边,他道:“把浩浩照顾好了,以后别这么冲动去打架,别把孩子带坏了。”

他说的话,让路心彤心里一麻,咬了咬嘴唇:“嗯。”

席鹤年不放心的看了浩浩一眼,解释着说:“要不是因为妈住院了,我也不会叫你来。”

这话让路心彤原本麻木的心再次被刺疼。

虽然听着像在解释,但席鹤年说的话永远都这么残酷,没有半分情分可言。

他身上冷冽的气息仿佛席卷了路心彤身边所有的空气。

就算是过了三年,他还是要对自己这样吗?

病房门被重重关上,仿佛关上了路心彤刚冒出尖尖的期望。

路心彤望向儿子,或许,她和席鹤年从经往后唯一的连接点只是因为浩浩这么简单了。

潘月英被带去警察局。

但由于证据不足,除了浩浩没其他证人看见,被关了几天就放了出来。

对比路心彤心中不快,浩浩出院后,路心彤直接一封实名举报信送去了供销社。

不久,潘月英就没了工作也坏了名声。

而潘母每天都会在家门口骂街,骂声每天都回荡在院子里。

这天潘母骂完之后,终于累走了,浩浩很无奈的问:“她什么时候才消停?”

路心彤虽然也烦,但能忍:“随便她,到时候我们搬家,看她上哪里去骂。”

一听要搬家,浩浩望了过来:“去哪里?你要带我离开吗?”

路心彤愣了愣,她只想过要搬家,却没想过要不要真的带浩浩离开。

她忽然稳了稳心思,慎重的问:“浩浩,如果爸爸妈妈离婚,你愿意和妈妈一起吗?”

刚问出口,院子大门突然被猛的推开。

宋金梅提着行李箱,旁边站着席父,她眼神凶狠:“路心彤,你安的什么心,居然还敢教唆我孙子离开!”

第二十章

紧接着,宋金梅就上前将浩浩牢牢的抱在怀里。

路心彤对上宋金梅那双警惕的眼睛,顿时心里一慌:“妈,我只是单纯的问一问。”

宋金梅只会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反正你来也只是因为我住院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当年的事情,宋金梅知道自己对不住路心彤。

可要是谁打她孙子的主意,宋金梅绝对不会允许。

路心彤解释道:“妈,我是真心来照顾浩浩的,你年纪大了,以后怕你辛苦。”

话音刚落,宋金梅直接瞪了过来。

“我只是年纪大,又不是死了,想打着照顾的幌子,将我孙子给骗走,你想都别想。”

“老头子,去将她的东西全部找出来扔掉!”

席父一脸为难,宋金梅便直接从房间里把路心彤的行李都给拖了出来。

嘴里还放话:“自己收拾,别让场面太难看。”

事已至此,路心彤也不可能和宋金梅犟着来,只能将东西收拾了离开。

浩浩睁着圆圆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路心彤。

在她最后一脚迈出家门的时候,他喊了一句:“胆小鬼!”

路心彤后背一僵,想回头看一眼浩浩,可背后的门已经狠狠被关上。

没想到,回来短短一周,她又被赶出了这个家。

可想起浩浩最后的一句话,他是在怪自己没有勇气留下来吗?

路心彤心里一疼,手指慢慢攥紧。

她默默下定决心,只要浩浩需要她,她就永远不会离开。

路心彤拿着行李,在不远处的街道,找到了一个房子暂时租下。

房东是一个带孙儿的杨奶奶,早年的时候还用开店做些生意。

不过现在年纪大了,就想着租出去。

镇上租房子的人不多,所以路心彤住的不长,杨奶奶也没有介意。

房子有两个隔间,外面是刚好够放几个货架的门面,路心彤住在后面隔间,有床和柜子,厕所和厨房在院子里,好在不是共用的。

路心彤在这里住下后,每天都会去以前家里路过一下,手里带着小礼物,只要浩浩看见她,就会悄悄跑出来。

每天这样的日子,还挺闲情惬意的,只不过路心彤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直到杨奶奶有天突然问:“你不是说,你会做衣服吗?干嘛不搞个营生做?”

路心彤当时一听,怦然心动,但还是有心无力:“我还不知道会待多久了,买了装备怕浪费。”

杨奶奶一听,立马说这都不是事儿。

然后神秘的拉着路心彤去库房,从里面翻出了一套蝴蝶牌缝纫机。

“去年买的三大件,儿媳去了城里就没人用了,怕有人偷,特意藏在这里的,借给你用。”

路心彤没想到杨奶奶这么好,这下有了缝纫机,刚好还有门面,肯定得开个裁缝铺了。

于是路心彤当即就决定下来。

收拾门面的时候杨奶奶九岁大的孙子小光还来帮忙。

购置了一些针线布料,路心彤挂上牌子,一个能修补和定制衣服的小裁缝铺就诞生了。

隔天,路心彤满怀期待的开门,没想到刚好和出差回来的席鹤年四目相对。

席鹤年身穿灰色的高领毛衣,外套套着黑色风衣,整个人商务,成熟极了。

他微微走眉,走了过来,骨节分明的手慢慢将牌子取下,黑眸深邃看着路心彤:“怎么?孩子不看了?”



路心彤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席鹤年鼻子会发酸。

她强忍着酸意,语气中夹杂了一些委屈:“你妈回来了,把我赶出来了。”

席鹤年听闻,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还说:“不是你先说离婚,要带孩子走的?”

路心彤微微一怔,席鹤年都知道了?

她下意识解释:“如果我要带孩子离开我肯定会经过你们同意的,我当时只是在询问孩子的意见。”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明显感觉席鹤年周身冷冽的气息更加强烈。

席鹤年面露不虞:“你还想经过我同意带走浩浩?”

他说着,逼近路心彤,微凉的手指紧紧捏着路心彤的下巴。

席鹤年眼神清冷了下来,带有一丝惩罚:“你永远别想离婚带浩浩离开,永远别想离婚。”

路心彤眼尾泛红,明明是身体再疼,可偏偏心疼的更厉害。

她不明白,为什么席鹤年的每一次出现,都会让她尘封已久的伤口再次裂开。

就算是过了三年,在席鹤年面前,路心彤依旧还是卑微的。

或许是路心彤悲伤的情绪蔓延的太深,让席鹤年渐渐松了手,他不想触及这种感觉,更不想对她心软。

席鹤年收回了目光,语气低沉的警告道:“最好别给我玩什么花样。”

看着他转身要离开,路心彤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问了一句:“能不能让我见见浩浩?”

席鹤年脚步一顿,迟疑了一下:“以后每天下午两点直到晚饭前。”

路心彤露出笑容,点头:“谢谢。”

比起之前躲着宋金梅偷偷见面,这几个小时已经让路心彤很满足了。

席鹤年走后,路心彤的心情逐渐变好,专心营业第一天开业的裁缝小铺。

这年头谁家没个针线和会手工的老妈子啊,根本没人愿意话这几毛钱来修补衣服。

杨奶奶看生意不好,主动拿了几件破衣服过来照顾生意。

路心彤不收杨奶奶的钱,还把衣服补的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杨奶奶连连称奇:“你这手艺真是好啊。”

想了想,杨奶奶又问:“不知道你会不会改衣服,给我孙子改件衣服出来。”

说着,路心彤就看着杨奶奶回去拿了两件大人的旧衣服出来,虽然放了几年,但花纹颜色布料都还挺好的。

路心彤接了这活,叫小光过来量了尺寸,然后就沉浸在了改款中。

这可不仅仅是把衣服大改小这么简单,要想做的合身且不过时,是很考验技术的。

两个小时后,小光穿上了改好的毛衣和棉外套,又保暖又好看,穿起来就像是新的一样。

小光开心极了,四处的溜达,周围见了的人都说好。

渐渐的,裁缝铺围拢的人就多了起来,这年头买新衣服的可不常见,但旧衣服和旧布料谁家都有那么几件,

裁缝铺的订单一下排了十几个,路心彤的小摊被各种孩子围着看。

“路姐姐,可以在衣服上做个小白兔口袋吗?”

“我想要个孙悟空在胸前。”

“我也想……”

路心彤面对五花八门的要求忍不住笑出声,耐心的一一解释不可以,

就在不远处,浩浩冷着脸的站在那里,因为在家没有等到路心彤,特意牵着席鹤年的手找过来,谁知道刚好撞见了这灼眼的一幕。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