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贪恋全文浏览
  • 过分贪恋全文浏览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江蓝蓝
  • 更新:2024-06-11 22:00:00
  • 最新章节:第7章
继续看书
《过分贪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江蓝蓝”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鹿溪沈时砚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过分贪恋》内容介绍:沈鹿溪喜欢沈时砚,把一切都给了他,却从来换不来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沈时砚也喜欢沈鹿溪,却是后来的后来才明白的。那天,是沈鹿溪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大喜日子,沈时砚像疯了般,赤红了双目冲进了婚礼现场。他抓住沈鹿溪的手,颤抖着将自己准备的求婚戒指套进沈鹿溪的无名指上,低眉顺眼地央求:“鹿溪,你嫁给我好不好?”...

《过分贪恋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晚上,九点,沈时砚忙完工作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陈以恩还埋头在那一堆全英文的文件里。

沈时砚淡淡扫了她一眼,径直从她的面前走过去。

“小沈总。”

陈以恩当即叫住他,站了起来,眼巴巴地望着他,眼底含泪,脸上挂着明显的泪痕。

沈时砚脚步停下,侧头看她,不悦地拧起眉头,“有事?”

陈以恩望着他,眼泪忍不住又要掉下来,“小沈总,其实我的英文水平——”

“我有事,赶时间。”结果,不等陈以恩的话音落下,沈时砚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文件你好好翻,别出错,明天早上我就要。”

话落,他迈开长腿,头也不回的进了专用电梯。

陈以恩看着他,等他的身影一消失,忍不住“哇”一声嚎啕大哭了出来。

楼下50层商务部,因为要赶一份跟海外企业的合作合同,沈鹿溪跟周阳刘莉莉他们一起在加班。

合同做好,周阳看了,很满意,要请大家吃晚饭犒劳大家。

刘莉莉跟另外两个同事欣然答应,沈鹿溪自然也不好拒绝。

收拾了东西,一行五个人下班进了电梯,直接去地下车库,坐周阳的车去餐厅。

“喂,快看,那不是咱们小沈总吗?小沈总搂着的那个女人是谁呀,挺漂亮呀。”

到了负一楼,几个人从电梯里出来,刘莉莉眼尖,透过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电梯井外不远处,正搂着一个漂亮女人上车的沈时砚。

沈鹿溪和周阳他们三个听到,顺着刘莉莉的视线看了过去。

“咱们小沈总女人缘不错啊!”周阳感慨。

“那是,也不看看咱小沈总什么条件。”刘莉莉一脸花痴,“小沈总要是对我勾勾手指,我保准这条老命都为他豁出去。”

刘莉莉29岁的大龄剩女,至今连恋爱都没正式谈过一场。

倒不是没男人追她,只是追她的男人,她都看不上,多年来一直沉寂在自己的王子公主童话爱情梦里。

“莉莉姐,要不你主动扑小沈总一个试试?”一个叫程成的男同事笑着打趣刘莉莉。

他进百迅三年,也是刘莉莉一路带过来的。

刘莉莉白程成一眼,“那也得小沈总站在那儿让我扑才成啊,鹿溪你说是不是?”

沈鹿溪笑笑,没说话,再去看沈时砚的时候,他已经上车。

很快,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嗡嗡——嗡嗡——”

忽然,沈鹿溪的手机在包包里震动起来。

她摸出手机一看,是陈以恩打过来的。

犹豫一下,她接了。

“沈鹿溪,你在哪?我现在命令你,立刻马上滚到67楼来,来帮我翻译文件。”电话一通,陈以恩的哭嚎声立马传来。

沈鹿溪眉头一蹙,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以恩再打过来,她就没理了。

跟周阳他们吃完晚饭,沈鹿溪回到晋洲湾一号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她买的录音设备都到货了,下午的时候宋妍很贴心的给她打了电话,将东西都搬到了沈时砚的公寓门口。

她输密码进了公寓,里面漆黑一片,显然沈时砚没有回来。

沈鹿溪不在意。

她把录音设备都拆了,组装好,试了试,效果不错,她很满意,很开心。

洗了澡,她出来就给陈北屿发信息,说她可以在家跟他一起联线录音了。

陈北屿上晚班的,晚上精神好的很,于是两个人一起录小说录到快凌晨一点。

听到沈鹿溪打哈欠的声音,陈北屿才让她去睡了。

早上起来,宋妍来送早餐,问起沈时砚,沈鹿溪才想起来,他一晚没回来。

昨晚,他应该跟那个漂亮女人……

像晋洲湾一号这样的公寓,沈时砚名下应该有很多套吧。

每一套的公寓里,应该都住着像她这样的一个女人。

吃完早餐,沈鹿溪去上班,才从地铁口出来,就远远的看到公司大门口停了一辆救护车。

等她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医护人员抬着个人从公司里面冲了出来。

好像是个女的,带着氧气面罩,挂着点滴,有点儿眼熟。

很快,人被抬上的救护车,救护车“滴呜——滴呜——”闪着红灯迅速开走了。

“你们看清楚是谁没有,听说好像是小沈总身边那个新来的陈秘书。”

走到公司大门口,沈鹿溪就听见同事小声嘀咕。

“对对对,就是她。”

“她这是怎么啦?不是听说她是小沈总的同学嘛,小沈总为了她,可是特意炒掉了原来的首席秘书。”

“是嘛,那小沈总对她应该挺好呀,怎么会让她加班加了一整夜?说是小沈总助理上班的时候,发现她晕倒在办公桌上。”

“天啦,真的呀?”

身后,同事们的议论声越来越远,沈鹿溪已经听不真切。

陈以恩这么惨,会不会是沈时砚在故意教训她?

如果是的话,那沈时砚肯定也是为了他的那位“宝贝儿”。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让陈以恩吃点教训,她还是开心的。

接下来几天,沈时砚都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信,更没有出现在沈鹿溪的面前。

她很忙,也不在意。

周五晚上,她跟陈北屿联线录音,录到快凌晨三点,导致周六早上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嗓子是像是堵了什么东西,她一张嘴,声音都有些发不出来。

这几天晚上录小说录的太狠了,休息的又不够。

沈鹿溪爬起来,捂着脖子轻咳了两声。

嗓子跟有火在烧一样,仿佛要冒烟,难受死了。

她赶紧下床,连鞋子都顾不得穿,想出去找水喝。

外面客厅,沈时砚交叠着一双长腿靠在沙发里,一只手支着额头,低头无比慵懒地看着手里的文件,陈以恩就站在他的身边,低着头,双手交叠在身前,老老实实的。

忽然,侧卧门传来“咔哒”一声轻响。

不约而同,两个人都看了过去。

当一眼看到打着赤脚,一头长发乱糟糟,身上只穿着一条白色蕾丝边的睡裙,低着头捂着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的沈鹿溪时,陈以恩霎时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沈时砚也定定瞧着她,视线从她光洁如玉般的脚趾头,一路扫上去。

不知不觉,他眸色沉了,幽暗幽暗的,闪着亮光。

沈鹿溪从卧室出来,直接就转去厨房倒水喝。

不过,人才走到客厅与餐厅交界的地方,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顿时,她停下脚步,扭头看去——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起吃了早餐,出了晋洲湾一号公寓的大门,沈鹿溪和沈时砚就又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明明在床上,他们彼此都热情的像一团火,恨不得将对方融化进自己的身体里。

沈鹿溪坐地铁到公司,忙了一上午,快中午的时候,她去别的部门送文件。

到了电梯口,她摁下电梯,看着电梯门打开,她正要抬腿往里走,就看见电梯里陈以恩抱着一大摞的文件,阴沉着张脸,有气无力地靠在电梯壁上。

一眼之后,沈鹿溪才迈出一步的脚又退了回去。

“沈鹿溪,你瞎的嘛,还不过来帮忙。”看到沈鹿溪,陈以恩立马哼哧着怒吼。

沈鹿溪才懒得理她,眼疾手快的赶紧去摁电梯关门键。

“沈鹿溪,你个贱——”

她后面的吼声还没有落下,电梯门就彻底关上了。

中午的时候,沈鹿溪正要跟刘莉莉他们几个去公司的员工餐厅吃午饭,陈以恩的电话打了过来。

沈鹿溪想了想,接了。

陈以恩在电话那头以副总首席秘书的身份命令她,让她立刻马上现在就上67层去找她。

挂了电话,沈鹿溪跟刘莉莉他们说了一声之后,老老实实去了67层。

“沈鹿溪,你不是学英语专业的嘛,翻译这些文件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原本以为陈以恩叫自己上去,是又要动嘴动手。

可不是的。

陈以恩将一叠厚厚的全英文的专业文件塞进沈鹿溪的怀里,“这些文件你拿下去,今天下班之前翻译完,给我送——”上来。

“陈以恩,你在干什么?”

也就在陈以恩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一道明显染了浓浓不悦的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

陈以恩被吓的浑身一抖,脸色霎时苍白两分,朝沈时砚办公室门口看过去,赶紧叫一声,“小沈总。”

沈鹿溪也跟着看沈时砚一眼,而后低下头叫人。

沈时砚迈着长腿走过来,扫了一眼沈鹿溪怀里的一叠资料,拧眉问,“这些都是公司重要的机密文件,泄露出去,谁负责?”

“小沈总,我……”

“你刚来,就让你承担这么大的工作量,还真是辛苦你了。”沈时砚打断陈以恩的话,“不过,这就是你的工作。你是我最信任的秘书,这些文件除了你,别人不能碰。”

“陈秘书,抱歉啊!”沈鹿溪说着,将怀里的一大叠文件放回了陈以恩的办公桌上。

“好好干,明天一早把所有文件翻译好,发我邮箱,别让我失望。”沈时砚说着,还鼓励地拍了拍陈以恩的肩膀,而后,直接提步往电梯口走。

很快,专用电梯门打开,不过,他却并没有立刻进去,站在那儿头也不回地喊一声,“沈鹿溪,还不过来,是想偷窥公司机密文件吗?”

“啊,不是。”沈鹿溪赶紧应一声,一溜烟似的跑过去了。

“想吃什么?”等电梯门关上,沈时砚摁下负一楼的按键问身边的人。

“嗯?”沈鹿溪反应过来,立马摇头,摁下50层商务部的按键,“我已经跟我同事约好了,就不陪小沈总了。”

很快,电梯“叮——”一声轻响到达50层,沈鹿溪正要开溜,却被沈时砚勾着她的后衣领子拉了回来,直接压在了电梯壁上。

“不听话?嗯——”睨着怀里的小女人,沈时砚一双黑眸亮的可怕。

沈鹿溪摇头望着他往下缩,“我那个……疼。”

“是嘛!”沈时砚还挺无辜,拧了拧好看的眉峰,又将人拧起来,“那吃完饭给你擦药。”

沈鹿溪,“……”

嗷呜!她可以说不吗?

……

沈时砚确实是带沈鹿溪去吃的饭,吃的日料,米其林三星的,离公司不远,开车十分钟不到。

沈鹿溪第一次吃米其林三星的日料,吃的特别特别满足。

吃饱喝足,沈时砚就让厨师和服务生离开了包厢。

他拿毛巾,他一边慢条斯里的擦着手,一边问沈鹿溪,“哪里疼,给我看看。”

沈鹿溪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吃饱就不疼了。”

“哦,是嘛!”

沈时砚说着,放下毛巾,曲指勾了勾颈间的领带,又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然后双手撑到身后的榻榻米上,人无比慵懒惬意的往后一靠,说,“那过来,把我喂饱。”

“……”

沈鹿溪想死。

这纸糊的门,哪怕半点儿动静,外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个我……想上个厕所。”

说着,她爬起来,跑了。

她自己搭了一站地铁回的公司。

到了公司楼下,她给沈时砚发微信,很诚实地说,【等晚上回家,我肯定不疼了,真的】

此时,刚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沈时砚看着手机屏幕上弹出来的消息,菲薄的性感唇角勾了勾,然后在大班椅里坐下,拿了文件过来,迅速地投入工作。

......

沈时砚要带沈鹿溪去医院,可沈鹿溪怎么也不肯去。

沈时砚问她为什么?

沈鹿溪惨白着一张小脸,咬着唇角看着他,像是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吐出两个字,说,“没钱。”

去了医院,免不了一大堆检查,说不定一两千就没了。

沈时砚直接被她气笑了,二话不说,直接一脚油门将车开去了医院。

结果,沈鹿溪硬是扒拉着安全带,不肯下车。

沈时砚扶了扶额,忽然有种想咬断她脖子的冲动。

“还想不想去百迅上班?”他磨了磨后牙槽,直接威胁。

沈鹿溪咬着唇角望着他,不敢吭声了,一张小脸一半白,一边红。

红的半边,是被刘禹凡打的。

沈时砚耐心已经到了极限,弯腰进车厢里,动作有些粗鲁地解开还系在她身上的安全带,将人抱了出来,然后又一脚将门车门踢上,抱着人进了急诊楼。

“其实已经不怎么痛了,我回去喝点热水,休息一晚就好了。”双手搂着沈时砚的脖子,沈鹿溪望着他声音细若蚊吟般地道。

“喝点热水?!”沈时砚黑眸沉沉地睨她一眼,一声冷嗤,“你是不是以为不管哪里不舒服,喝点热水都能好?”

沈鹿溪,“……”

她低下头,不说话了。

果然,医生让她做了几个检查。

等结果出来,医生看了,说,“腹部软组织轻微损伤,回家后,用热水袋或者热毛巾敷下肚子,这几天注意休息,别运动。”

医生说完,将检查报告收起来,递回给沈鹿溪,又说,“好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了,这种情况,不需要开药。”

沈鹿溪接过,却坐在那儿没动,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却窘迫的跟什么似的。

沈时砚淡淡睨了她一眼,转身提腿就要走。

可他才动,衣袖就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

他回头,就见沈鹿溪憋红了一张小脸望着他,怯生生道,“那个……好像是我大姨妈来了。”

大姨妈?!

沈时砚懵了一秒。

“哈哈哈……”医生闻言笑了,“我就说嘛,伤的不重,不至于那么痛,原来是痛经在作祟!不过小女孩痛经是很常见的事情,以后多注意保暖,别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生理期的时候,千万别吃寒凉的东西就好。”

沈鹿溪捂着肚子望着医生,清丽的眉头皱成一团,“可是医生,我真的……好痛!”

越来越痛了!

“那我给你开点止痛药,你回去再用老姜红糖煮点水喝。”医生边说,边给她开药。

沈时砚睨着她,一张脸冷的,简直可以结出冰来。

不过,等医生开好了药,沈时砚还是去交费,给她拿了药。

沈鹿溪坐在医生的办公室外等,捂着肚子,人都感觉快要痛晕过去。

沈时砚拿了药回来,手里居然还端着一杯用一次性水杯装着的温开水。

沈鹿溪当然知道是给她的。

她强撑着道谢,接过,喝了一口。

沈时砚脸色臭归臭,可还是按剂量,拿了止痛药给递给她。

沈鹿溪吃了,再次道谢。

“走了。”

睨着她,冷冰冰丢下这两个字,沈时砚转身就走

沈鹿溪却不敢动。

沈时砚走出几米,感觉她没跟上来,又停下,回头。

医院明亮的灯光下,沈鹿溪一双清凌凌的眸子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咬了咬唇角问,“你可不可帮我去……买包姨妈巾?”

沈时砚,“……”

睨着她,他的脸更冷了。

什么也没说,他直接走了。

沈鹿溪以为沈时砚不会再回来。

她又坐了十来分钟,等止痛药生效,肚子不再那么痛的时候,看周围也没什么人,她才站起来,准备离开。

不过,她才抬腿,沈时砚那高大挺拔的俊朗身影又映入了她的眼帘。

这一次,他的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袋子里鼓鼓的,像是装了不少的东西。

此刻的沈时砚一身挺括的纯手工西装,连发丝鬓角都打理的一丝不苟,手里那廉价的黑色塑料袋,跟他此刻的形象实在是不太搭。

可看着,画面却又是那么的美丽和谐,让人赏心悦目。

情不自禁的,沈鹿溪唇角弯了起来。

“再给你十分钟。”沈时砚走过去,将手里的黑色塑料袋递给她。

“谢谢!”沈鹿溪接过,一溜烟的往洗手间去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