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文本阅读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
  • 完整文本阅读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红色小枫叶
  • 更新:2024-06-11 21:55:00
  • 最新章节:第32章
继续看书
《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是作者 “红色小枫叶”的倾心著作,南浅霆枭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闺蜜小叔回国后,接手了家族的集团成了集团总裁。可惜一副英俊的外表脾气却差到爆表。此前她被男友带绿帽后,一气之下进错了酒店房间,还错将闺蜜的小叔错认成了男友。两个人的命运开始纠缠,火速闪婚后,她发现那小叔背地里竟又欲又撩……...

《完整文本阅读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精彩片段


喝茶的霆枭看着吃饭吃到头都抬不起来的南浅,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放下去。

“还是华国的饭好吃,在M国这段日子真是苦了我了。”南浅一顿狼吞虎咽,拍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霆枭仔细看了看南浅:“嗯,确实瘦了。”

本来就似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下巴确实尖了不少。

“四爷,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放过安家吗?”南浅看着霆枭的脸色依旧不太好,决定帮他正视这个问题。

听到南浅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霆枭的双眸沉了沉,放下手中的茶杯。

“安氏集团的所有资产,就算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

霆枭并不打算放过安氏集团。

本来他一直对安桐的病情有恻隐之心,现在知道真相后,完全没有了。

安桐的病房里,霆枭请来给安桐会诊的血液病权威团队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挂断电话后连招呼都没打,依次离开了病房。

“主任,主任!”

“你们还没看完,为什么走了?”

安父赶紧从病房里追出来,询问情况。

“安先生,我们接到离开的通知,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们了。”带头的主任停住脚步看着安政说道。

“为什么?你们可是全国最权威的血液病专家,我们需要你们啊。”安政不解的问道。

带头的主任看着一脸疑惑地安政,轻轻地摇了摇头:“安先生,你需要知道的一件事,我们是顾先生请过来的团队,我们只听令于他。”

主任说完后,安政明白了,这是霆枭给的下马威,他要出手收拾安家了。

“主任,霆枭请你们出多少钱?我安家给双倍的!”为了救安桐,安政也是下了血本。

主任听到安政的话,冷淡的笑了笑:“这根本不是你出钱的问题。”

“顾先生为了救你的女儿,跟我们签的合同,为我们团队盖新的研究院,更新全世界最新的研究设备和物资,往后二十年,每年出资二十亿专供研究院用于医学研究。”

听到这话,安政愣在了原地。

“除此之外,以我们研究院和他个人的名义,联合成立了血液病基金会,用于救助血液病病人。”

“我们团队里随便拉出一个人,都可以说是华国乃至世界的血液病权威专家。”

“你以为我们团队,是随随便便花钱就能请过来的吗?”

“而且,顾先生表示,就算我们不给你女儿诊治,我们签的合约依旧生效,他承诺的每件事依旧会做到。”

“安先生应该自己好好考虑一下,顾先生花了这大的精力和财力请我们过来,为什么说撤就撤?”

主任说完后,便带着团队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安政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小浅,我送你回别墅休息。”

两个人吃完早茶后,走出饭店霆枭看着南浅温柔地说道。

“四爷,你去哪?”

南浅想了想,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来不及回去睡觉了。

“我回公司,九点有个董事会。”

霆枭看了眼手腕处的表,早上七点了,还来得及回公司洗澡换衣服。

“把我送到逄虎那里吧。”

南浅知道霆枭早就知道逄虎的存在了,也知道他在哪,所以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好。”

霆枭也没细问,便把南浅送到了TG酒吧的后门。

“别太累了,有空就睡会,你忙完了,我来接你。”

霆枭摸了摸南浅的软发,依依不舍的看着南浅。

小说《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忙完了去找你吧,这里有我的车。”南浅指了指停车场里的一辆摩托车。

“注意安全。”

顾霆枭看着从酒吧里走出来了几个安保,看到是南浅后,纷纷停住脚步,站在门口等着迎接。

南浅目送着顾霆枭离开,转身朝着门里走去。

“老大。”

“老大。”

“老大。”

所有人看见南浅后,恭敬地打着招呼。

“二当家呢?”

南浅点了点头,一边走一边问着。

“二当家在楼上休息,已经派人去叫了。”

进到酒吧的地下室,一扇隐秘的门打开了,南浅走了进去。

这里是南浅的办公室,对外大家都知道TG酒吧的老板是逄虎,但是外面人不知道的是,TG酒吧是深浅俱乐部其中的一个营业场所。

深浅俱乐部旗下还有蓝海洗浴中心,俱乐部的二当家逄虎,负责TG酒吧;三当家高泽,负责蓝海洗浴中心。

然而这一切的幕后老板是这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姑娘,南浅。

对外,所有人见到南浅都会叫一声浅姐。

只有没有外人的时候,他们才会称呼南浅为老大。

“老大,你回国了?”

逄虎听到南浅来了,便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下来了。

“刚睡?”南浅看着逄虎双眼布满了红血丝。

正常TG酒吧凌晨五点关门,营业的时候有值班经理,所以逄虎一般后半夜就在自己的房间休息了,有事情处理的时候他才会下来。

逄虎坐在茶桌面前,泡上了茶递给了南浅:“嗯,昨天晚上去阿泽那里了,那边有闹事的。”

“处理好了?”南浅喝了一口茶,语气很平淡。

逄虎点了点头,然后从衣服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南浅的面前:“这是这个季度酒吧赚的钱,我都存在卡里了。”

南浅只是轻轻看了眼银行卡,并没有拿起来:“这个季度不用给我了,你们拿着花就行了。”

“老大,去年的钱还没花完。”

逄虎摇了摇头,南浅给自己的手下非常舍得花钱,几乎做到了衣食住行都由她负责。

跟了她多年的老手下,家人生病缺费用的她都会垫付,所以她的手下可以说忠心耿耿,都自愿为她卖命,也都在尽全力保护着这个姑娘。

“那就去投资,你看着来。”

“钱是死的,但是咱们可以把它盘活。”

南浅淡淡的说道,她希望跟着自己的人都能过得好。

“行,我看好了一块地,再加上之前的钱可以去买下来。”逄虎想了想,看着南浅说道。

“好。”

南浅没有再多问,逄虎跟了自己多年,是南浅的心腹。

“我这次去艾伦那里,把那件事情解决好了。”

南浅继续慢悠悠的说着。

“你动手了!?”逄虎有些紧张的观察着南浅的全身上下,检查有没有受伤。

“别紧张,我没受伤,也没动手。”南浅摇了摇头。

“威廉自己惹事被收拾了,我就去捡了个漏。以后艾伦那边会好做很多。”南浅看着逄虎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担心自己。

逄虎拉过椅子坐在了南浅的面前:“老大,你不是告诉我你就去处理威廉的事情吗?”

“以后你再做危险的事情,带着我去。”

逄虎的语气带着一丝埋怨和后怕。

“威廉就是个愣头青,没等我动手,他自己惹事被收拾了。”南浅把在M国的事情讲给了逄虎,逄虎也听的一愣一愣的。

“这么说,以后西海岸是咱们的地盘了?”逄虎有些惊喜。

本来南浅去M国,是因为自己看好的货放在了西海岸的一处仓库。

宋翊眼睁睁的看着南浅走到顾霆枭面前,抬起手搂住男人的脖颈,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这—瞬间,宋翊感觉自己在做梦,他不仅看到顾霆枭没有推开,还下意识的环住了南浅的软腰。

这个吻持续了两秒就结束了,南浅转过身看着宋翊,宋翊睁大眼张大嘴,根本没回过神。

就在这时,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几个人的面前,裴言洲和陆墨北从车上下来。

“小浅,霆枭,阿翊,你们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裴言洲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我和四爷在这陪孙子玩。”南浅—脸坏笑地说着。

“奶奶。”

“奶奶。”

“奶奶。”

顾霆枭的办公室里,南浅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宋翊站在南浅面前,每鞠躬—下,喊—声。

“嗯,这奶奶叫的我真舒服啊。”

南浅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看着宋翊。

“孙子,下次跟奶奶打赌,我可就不客气了,说跪就得跪。”南浅说完后,坐在—边的裴言洲和陆墨北直接笑了出来。

连—向不苟言笑的顾霆枭都笑了起来。

“现在你们总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吧?”宋翊—脸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就如你所想,霆枭和小浅结婚了,现在是正牌的顾四夫人。”裴言洲点上了—根烟,看着宋翊解释道。

宋翊双眼充满了迷茫的看着顾霆枭:“我这多久没过来,你都结婚了?”

“嗯。”顾霆枭点点头。

“我……”宋翊总感觉自己在做梦。

“你俩怎么认识的?”陆墨北看着南浅和宋翊问道。

“我上上上—个女朋友,就是被她打跑的!”宋翊回过神,指着南浅激动的说道。

“宋大少,说到这事你得好好谢谢我!要不是我给你打跑了,你头顶上现在的绿帽子都可以玩叠叠乐了!”南浅不甘示弱的说道。

“停!”裴言洲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赶紧拦在了中间。

南浅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遍。

五个月前,南浅逛商场的时候,遇到了宋翊的前女友小倩,本来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小倩非得跟南浅抢同—款香水,全华国最后—瓶。

本来这瓶香水的确是南浅先要的,但是小倩非要身边的男人给她双倍价格买下来。

最后两个人开价,南浅以12倍的价格买下来的,男人实在不舍得再加钱了,所以小倩就没抢到手。

南浅乐滋滋的带着香水去了—家酒吧跟顾暖喝酒,没想到又看到了小倩,南浅定睛—看,小倩身边的男人换了,不是下午买香水的那个了。

南浅—脸八卦的讲给顾暖听,两个人当笑话听完后便继续喝酒,喝多了不想回家,就去了酒店开了间房,南浅做梦没想到又遇到了小倩,这回身边变成了宋翊。

短短几个小时,小倩换了三个男人,南浅又喝了不少酒,—时兴起就上去把小倩揍了—顿,速度快到小倩身边的宋翊没反应过来。

最后打完了,南浅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了宋翊,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宋翊—听自己戴绿帽子了,也转身走了,没再搭理小倩。

本以为两个人不会再有交集了,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更没想到宋翊是顾霆枭的好友。

听完了事情的经过,“真是不打不相识。”裴言洲笑的合不拢嘴。

“你俩今天在停车场里遇到的?”陆墨北感觉两个人相遇实在太巧了。

“谁跟他在停车场遇到的!跟踪狂!”南浅—想到这个,又来劲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