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身为皇子的我被祖龙偷听心声
  • 大秦身为皇子的我被祖龙偷听心声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北雁长歌作者
  • 更新:2023-05-31 15:1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造纸术的好处
继续看书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周衍穿越到了大秦皇长子扶苏身上,他迅速适应新身份,争取在这异世多活一天算一天。朝堂之上,他意外获得千古一帝系统,开启了咸鱼任务。岂料,大殿之上的秦始皇竟有读心术,但只能听到他的心声。从此,他对历史事件的议论都被秦始皇听了去,因此,秦始皇很快统一六国。扶苏表示:父皇开挂了!

《大秦身为皇子的我被祖龙偷听心声》精彩片段

始皇九年,大秦咸阳宫。

朝堂之上一片肃穆,群臣噤声。

站在队列最前面的,正是当朝皇子,公子扶苏。

当然,眼下的公子扶苏并不是朝堂上下熟知的那位。

几天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周衍穿越到了大秦皇长子扶苏身上。

等到周衍好不容易弄清了自己眼下所处的环境,就被一道圣旨召到了咸阳宫中。

此时的周衍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那帝座之上。

身着黑色龙袍,头戴冠冕的秦始皇正端坐其上。

因为旒珠遮挡在前,根本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大殿当中,数十位身着儒生服饰的人跪在地上,双手捧着谏书高举过顶。

扶苏知道,眼前这群儒生今日必死无疑。

数日前,秦始皇,也就是自己这位便宜老爹颁布诏令,将天下邪书收缴焚烧,以正本清源。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儒家士子纷纷上表奏疏,让秦始皇收回这道旨意。

今日更是联合朝中儒臣,在这大殿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劝谏秦始皇,要陛下停止这无道之举。

眼下这群儒生,已经跪在这里有些时候了。

可是周衍,也就是现在的扶苏很清楚,这群儒生根本不可能成功。

秦始皇是谁?

那是千古一帝!

灭嫪毐、杀亚父、横扫宇内统一天下的六国掘墓人;修长城、远击匈奴的中国第一位皇帝。

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什么人是他不敢杀的?

【可惜了……】

心中怒意正盛的秦始皇,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谁在说话?

谁敢如此放肆,在朝堂之上贸然出声?

龙眸扫过群臣,此时的秦始皇却发现这大殿当中,根本没有人说话。

就连丞相李斯也是垂手而立,一言不发。

秦始皇心中有些疑惑,刚刚那声音出现得突然,并且直言可惜?

这大殿当中有什么东西值得可惜?

难道是可惜眼前这群儒生?

他们有什么可惜的!

眼中光芒闪动,秦始皇还是决定弄清楚那声音再说。

或许自己开口询问,那声音还会出现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秦始皇便将目光落在了丞相李斯的身上。

“丞相,儒生所奏之事,你如何看?”

只见那李斯没有丝毫犹豫,站出来回道:“回禀陛下,臣以为,儒生妄议天子,实属大不敬之罪。”

秦始皇微微颔首,李斯所言,正是自己刚刚心中所想。

这群儒生目无君上,实在是该死!

而一旁的扶苏听到这话,虽然低着头,但是心里却很清楚,这满朝文武没有一人反对,说明对于坑杀儒生这件事情,众人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既然这样,自己就更不能站出来了。

而此时秦始皇环视群臣,耳边却没有任何声音响起,眉头不由的就是一皱。

难不成自己刚刚是幻听?并没有人说话?

沉吟片刻,秦始皇再次看向了丞相李斯。

“那丞相认为,该如何处置这些人?”

“回陛下,儒生妄议朝政,当诛。”

这话一出口,儒生齐齐看向李斯,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次上奏,居然会将自己的性命都丢掉。

扶苏心中一惊,看向李斯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不愧是法家!做事果敢狠辣,颇有法家风范。】

又是这道声音!

究竟是谁?

脑海当中响起的声音让秦始皇眉头一挑,心中很是意外。

只是秦始皇目光扫视堂下,却并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表现异常。

一瞬间,秦始皇便知道,这声音恐怕只有自己能够听到。

只是到底是谁在说话?

就在秦始皇目光扫过大殿当中,众多大臣的身上时,那声音再次响起。

【父皇在想什么?难不成在犹豫要不要杀?】

【也对,杀了一时痛快,但这儒家自先秦之时就是同墨家并称的百家显学,历经数百年传承而不倒,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且这儒生又擅长编撰史书,若是在这史书当中添上一笔,怕是陛下的名声也就完了。】

父皇?

秦始皇瞳孔猛地一缩,旋即扭头看向扶苏。

这满朝文武,唯有一人能叫自己父皇。

除了扶苏,没有其他人!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没想到吾儿还能随口吟出如此精辟的诗句。

还有,自己居然能够听到扶苏心中所想。

这让秦始皇心中好奇心大起,看向扶苏的眼神也变得不太一样起来。

扶苏刚刚心中所想确实不无道理,儒生一事自己还需从长计议。

倒是不知道自己这儿子还有什么想法。

稍稍沉吟了片刻,秦始皇便看向了扶苏,忽然开口问道:“扶苏,你可有话要说?”

【我去!他怎么突然问我?】

听到耳边再次响起的声音,秦始皇眼角就是一抽。

“扶苏!”

秦始皇开口说了一句,似乎有催促之意。

而扶苏却是依旧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心中有些焦急。

若是按照原先的轨迹,自己此时怕是已经站出来替儒生说话了。

接着就是触怒秦始皇,被发配边关,多年后等来一道赐死的圣旨,就此了结一生。

扶苏自然是不想走这条老路,可秦始皇突然询问,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万分紧迫的时候,扶苏的脑海当中突然响起一道系统声。

“欢迎使用千古一帝系统!检测到主线任务,是否开启任务?”

系统?

扶苏眼神一亮,心中也不由得一喜。

来自前世的自己怎么能够不知道系统?

自己有救了!

“任务,咸鱼成功,宿主将获得惊喜大礼包一件。”

听着系统的提示,扶苏心中一动。

咸鱼?

那岂不是说自己只要划水,便算是完成任务了?

心中这么想着,扶苏这才从队列当中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儿臣以为丞相说得对。”

话音刚落,大殿当中的文武百官齐齐朝着扶苏看去,便是连那秦始皇的眼中都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扶苏居然赞同斩杀这群儒生?

这还是那个宅心仁厚的公子扶苏吗?

【但愿能够蒙混过关,只是可惜了这群儒生,被人利用还不自知。】

耳边再次响起扶苏心中所想,秦始皇不由得眉头一蹙。

这群儒生目无君上,怎么会可惜?还有,被人利用是个什么意思?

秦始皇本就心性多疑,眼下又知道了这扶苏嘴上说的并非是心中所想,难不成是知道一些什么?

而此时扶苏回答之后,见秦始皇许久都不曾说话,心中也不免有些疑惑起来。

【奇怪,陛下为什么不依照李斯建议下旨,难不成发现了什么?】

【也对,毕竟是千古一帝,这点把戏还是看得出来的。】

听到扶苏此时心中所想,秦始皇心头便是一跳。

千古一帝?

原来自己在儿子心中是这般地位。

心中欣喜之余,秦始皇又不由得有些疑惑。

不明白扶苏口中所说的把戏是个什么意思?

而且,这扶苏对于儒生上书一事,到底知道多少内情。

心中想着,那秦始皇便决定好好试探扶苏一番。

“扶苏,这么说你是赞成丞相所言了?”

听到秦始皇再次询问自己的意思,扶苏瞬间心头狂跳。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和这件事情牵扯上关系。

否则一个不对,就会被贬谪边关。

到时候远离咸阳,自己还如何掌控朝局?

所以咸鱼划水是最稳妥的办法。

此时,秦始皇也不说话,只是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扶苏。

他今日倒是要看看,这扶苏能够想出什么东西来。

迎着头皮站出来,扶苏开口道:“启禀陛下,儿臣无权左右朝廷法度,此事依律行事就好。”

【秦律可没有因言获罪这一说,总之这事儿我是打死都不能沾包。】

【满朝文武都说不出来个所以然,老问我有什么意思?】

听着扶苏此时心中所想的话,秦始皇瞬间无语。

自己可是看着这儿子长大的,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他还有这么一面?

而此时群臣听到扶苏的回答,心中也是有些奇怪。

平常早朝也不见陛下这么询问扶苏公子,怎么就今天抓着不放。

尤其是李斯,此时看着扶苏的眼神都不对起来。

公子扶苏这回答,看似说了,但又什么都没说,明显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掺和太多。

这可不像是自己认识的公子扶苏。

朝堂上再次陷入了寂静当中,扶苏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

【真是的,也不知道在等什么,拿不定主意就先关起来啊?日后慢慢审不就行了?】

原本还在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秦始皇,眼神顿时一亮。

对啊,既然眼下犹豫不决,那就先关起来再说。

自己倒要看看,这扶苏还有什么想法。

“来人,将这群儒生暂且收押,至于如何处置,朕之后再做定夺。”

“退朝吧。”

话音刚落,群臣心中就是一惊,好端端的,陛下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但想归想,群臣还是急忙行礼恭送秦始皇。

扶苏此时也悄悄松了口气,看样子危机是暂时解除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奖励惊喜大礼包一件。”

听到脑海当中响起的系统音,扶苏眼神顿时一亮。

自己的奖励到账了!

“打开礼包!”

扶苏没有任何犹豫,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叮,恭喜宿主,成功打开礼包,获得造纸术+1!”

造纸术!

果然是惊喜大礼包!这可是杀器!

扶苏简直乐坏了!

要知道,眼下的大秦,记录东西还以竹简为主,效率慢不说,还颇为笨重。

如果有了纸张,便能够加快知识的传播。

这对做学问的人来说,可是一件大杀器才对!

就在扶苏刚刚消化完系统奖励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公子,陛下有诏。”

扶苏回头看去,发现那人正是赵高。

奇怪,都退朝了父皇找自己做什么?

心中有些疑虑,但扶苏并不敢耽误太长时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赵高,这才说道:“知道了。”

说完,便随着赵高前往宫中的御花园。

看着眼前双手背负,静静赏花的秦始皇,扶苏深呼吸一口气,努力使用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随后才走上前去。

“儿臣拜见父皇。”

只见那秦始皇头都没有回,声音淡然道:“扶苏,今日朝会之上,你说的话当真是心里所想吗?”

【陛下怎么这么问?难不成知道我心中想的?】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一定是在诈我!】

耳中听着扶苏所想,秦始皇也不说话,只是故作严肃,压下嘴角的笑意。

“回陛下,儿臣所言全都是心中所想。”

秦始皇微微眯眼。

如果不是自己能够听到你心中所想,怕是真的信了你的鬼话了。

虽然不知道扶苏为何不敢直言心中所想,但秦始皇也并未深究,反倒觉得颇为有趣。

毕竟这扶苏心中想的可要比嘴上说的还要真实。

而他身为九五之尊,什么样的话没有听过?

反倒是众人心中那最真实的想法从未听人说过。

所以秦始皇并未没有打算点明自己能够听到扶苏心中所想。

而此时扶苏见秦始皇许久都没有说话,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秦始皇正盯着自己。

眼里的神情,就好像……在等自己的某种反应。

扶苏心里一激灵。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还是太直接了?】

秦始皇心中想笑,开口道:“扶苏,朕下诏焚毁邪书,还没有开始做这儒生就来闹事,你当真觉得这其中没有什么古怪?”

扶苏躬身回道:“陛下,儿臣愚钝,没有看出来这奇怪之处。”

【奇不奇怪我不知道,但是儒家跳出来并不意外,这儒家可是有不少典籍,万一被有心人利用了,顺势一把火烧了怎么办?】

秦始皇眉毛一扬,顺势烧了?

扶苏的意思是有人会针对儒家?

心中暗暗一惊,秦始皇看着扶苏问道:“扶苏,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针对儒家?想要借朕的手除掉他们?”

扶苏陡然一惊,怎么父皇说的和自己刚刚心中想的一样?

只是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扶苏还是决定不掺和这件事情。

“回陛下,儿臣不知。”

说完,扶苏便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

【百家之争持续数百年,虽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这杀了绝对没有好处。】

【儒家多为有学之士,善于编撰史书,若是杀了这批人,你还能将天下的儒生全都杀了?】

【既然杀不了,那就堵不住悠悠众口,这青史上必然要留下陛下一个暴虐凶残的名头,到时候必然和天下百家离心离德】

听到这话,秦始皇顿时就是浑身一震。

八月酷暑,秦始皇只觉得自己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史书之上留下骂名?

而且自己还真的不可能杀尽天下儒生。

自己被人利用了!

想到这里,秦始皇心中便是一沉,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深深的看了一眼扶苏,秦始皇这才开口说道:“扶苏,今日你表现的很不错,暂且退下吧。”

听到这话,扶苏便是微微一愣,心中也有些疑惑。

自己做什么了就很不错?

【不管了,只要这件事和自己没有牵扯就好,从早上到现在,可累死我了!】

那头秦始皇听得一清二楚,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子,当自己就很轻松吗。

“儿臣告退。”

扶苏躬身一礼,随后就看到秦始皇摆了摆手,这才躬身退下。

见扶苏离开,秦始皇沉吟片刻,突然轻咳一声,下一秒便看到一道影子从假山后面闪出。

“去查查这群儒生的底细,看看背后还有什么可疑之人。”

只见那黑影一言不发,只是行了一礼便闪身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秦始皇身形一动不动,眼神中早已是一片寒光。

扶苏离开咸阳宫,刚刚上了马车就陷入沉思。

儒生这件事,秦始皇不可能关起来就完事,一定还会追查。

而且自己这父皇本来就生性多疑,自己如果想明哲保身,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最好是把自己彻底摘出去,将来不管查到了什么,都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

而且今天朝堂上秦始皇一直追着他询问,避无可避之下,一众大臣居然没有一人为他说话。

自己倒是需要尽快在朝中培植一些势力,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培植势力需要一些东西,自己手头有什么能够迅速拉拢人才的手段?

扶苏想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动。

他差点忘了,有一样东西可以帮他培养自己的势力。

造纸术!

这年头知识记录全靠竹简,如果有了纸张,便能够加速知识的传播。

这手段一旦放出去,百家必定会趋之若鹜,到时候还愁自己没有人才?

要知道,现在还不是汉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的时候。

百家之说依旧盛行,能人更是无数。

想到这里,扶苏便隐隐有些激动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下这造纸术。

想到这里,扶苏便直奔自己府邸,刚刚回府就把自己关起来。

照着图纸把详细流程,将造纸术写画在了绢上。

反复检查几遍才将管家百叔叫过来。

百叔是扶苏从小用到大的仆人,安全放心,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极为忠心。

造纸术事关重大,不能有半点马虎,聪不聪明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保住秘密。

不过一会儿,百叔便来到书房。

向扶苏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公子。”

扶苏把图纸拿出来:“百叔,找几个可靠之人,照着图纸上的步骤来做。”

百十恭恭敬敬拿过绢,仔细看了一会,有点摸不着头脑:“公子这是要做什么物件,老奴似乎没有见过。”

“什么物件你不用管,尽管照着图上的东西去准备,做好了之后找我便是。”

百叔虽然心中奇怪,但也清楚这时候不应该多问,只需要按照公子的意思去做就好。

见扶苏摆了摆手,百叔这才轻轻退了出去。

自从扶苏公子从病榻上醒来,各种想法就多了不少,自己只需要照着做便是了。

很快,百叔就把工匠都召集到了一起。

凡是工匠看不明白的,扶苏就详细解释清楚,力求做到每一个步骤都要让人听懂。

待解释过后,扶苏也留在工人身边,看着工人们开始按照图纸上的步骤忙碌起来。

刨木,蒸煮,洗涤过筛,打浆。

一旁的扶苏全程亲自指导,力求每一步都不会出现问题。

当打浆之后,那薄薄的纸浆凝结一层的时候,扶苏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

在去除多余水分,熨压之后,一张略带木色的纸张便彻底成型。

手掌抚摸在上面感受着还没有散去的温度,扶苏心中激动不已。

虽然不比前世洁白如雪,但眼前的这张纸,已经是这个时代所能做到最好的状态了。

一旁的工匠们看在眼里,心中却很是好奇。

这一堆碎木屑一番操作之后居然出现这种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当真是神奇。

“公子,这东西算是成了还是没成?”

百叔上前询问了一句,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见扶苏点了点头,这才急忙躬身行礼。

“老奴恭贺公子!”

扶苏此时也是点了点头,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狂喜。

“做的不错,百叔,去支些钱赏给大伙儿!”

所有人听完这句话,脸上都是毫不掩饰的喜色。

公子给的赏钱,肯定只会多不会少!

见工匠们分领了赏钱,扶苏这才开口说道:“今日起,你们便好好准备一番,我会将你等安排在一处庄子里,今后你等便依照先前的步骤,给本公子制作此物,每月都有例钱,你等可知道?”

听到有例钱可以拿,众人满脸开心的答应了下来,神色间满是激动之色,纷纷朝着扶苏谢恩。

扶苏摆了摆手,众人这才散去。

等人都散去之后,扶苏看着面前的纸,心中也是激动不已。

有了这东西,自己就有足够的把握吸引百家之人,到时候人才也会不断聚拢到自己的麾下。

毕竟谁都没有办法拒绝这个让自己学识广泛传播的机会。

扶苏这头热火朝天搞得起劲,秦始皇那头也没有闲着。

被派去的人还真的在咸阳城内查到了一些东西。

……

深夜,咸阳宫。

即便是在黑夜之中,这宫殿的轮廓也显得威严无比。

大殿当中,秦始皇刚批完放下一卷奏疏,一道黑影就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大殿当中。

秦始皇似乎早就知道有人要来,眼睛盯着手中的奏章仔细查阅,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查清楚了?”

神秘人躬身行了一礼,淡漠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回陛下,属下调查发现上奏前一天,儒生都曾去过一家召娄酒馆,老板娘说当天儒生们兴致很高,喝了很多酒。”

“而带头提出上书的,是一个叫陈闻的书生。”

秦始皇笔尖微顿:“陈闻?”

“小人潜入陈闻家中,翻阅他的书信,发现了一些他与儒家学生来往的信件。”

说着,神秘人将信件自袖中取出,恭敬呈上。

秦始皇接过他呈上来的信件,翻阅一下便发现了问题。

陈闻居然是法家人!

一个法家之人混迹在儒门当中本就显得奇怪,更重要的是这上书一事也是他在背后挑唆。

想到这里,秦始皇的眼中便是一抹寒光闪过。

果然如同扶苏心中所想一样,这背后真的不是儒生在搞鬼。

有人居然想要借自己的手来铲除异己!

如果不是扶苏提醒,自己怕是早就中了他人的圈套了。

秦始皇面无表情地将书信推到一边。

抬眼看了一眼那黑衣人,开口道:“此事可还有他人知晓?”

神秘人的脑袋垂得更低了:“陈闻尚未婚配,除他和信件中提到的两三个好友之外,没有别人。”

夜色沉沉,烛火摇晃,衬得秦始皇脸上晦暗不明。

“全部处理干净。”

“是。”

神秘人消失了。

秦始皇放下手中简牍,眼里杀意森然。

儒生他虽然不追究了,但是那个故意挑拨离间、试图败坏自己名声的陈闻,绝不能留!

至于扶苏……

如果不是今天扶苏心中所想提醒自己,怕是已经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

对扶苏,自己也要有所赏赐才行。

秦始皇盯着夜幕,片刻后道:“来人,拟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