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谋爱成婚
  • 重生谋爱成婚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沫筱暧 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13: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新发型很好看
继续看书
上一世,林糖糖本以为自己被幸福包围,直到她深爱入骨的男人亲手将她从二十三层高楼推下来的时候,她才知道所谓的爱情不过是甜蜜的谎言,所有的温柔相待不过是利用的骗局。一朝重生,林糖糖带着前世记忆归来之时,她再也不会相信爱情,她用冷漠将自己包裹,然而命运的给予让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重生谋爱成婚》精彩片段

“糖糖,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的甜美笑容打动,你就是我的糖果,一生一世甜到我的心扉。”

林糖糖从二十三层掉落下来的时候,脑海里始终回响着五年前乔晔对她的告白,没想到,五年后,亲自把自己推下楼的人也是乔晔。

林糖糖看着站在二十三层边缘,望着自己掉落下来的人影,看着自己跟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嘴角边扬起一抹苦笑,眼前升起一层水雾,“乔晔,当初你接近我,是真的爱我,还是想要利用我?”

三年相恋,两年婚姻,得到的却是痛侧心扉,曾经雪中相依,雨中相偎,到头来却是可笑的背叛。

过去的一切仿佛一场悲剧收场的电影,在她眼前快速闪现,五年前柳树下,乔晔对她的深情告白,两年前,乔晔在公司年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单膝下跪向自己求婚。呵呵,可笑的是,五年后,自己推开乔晔的办公室,却看到他跟秘书搂做一团,可笑,真的是可笑,最可笑的是,现在,他亲手把自己推下二十三层。

林糖糖眼底闪烁着哀伤,她很清楚地看到乔晔在推她下楼的那一刻,他眼中的轻快和喜悦,没想到,乔晔跟自己在一起,他却是那么痛苦,现在,他把自己推下楼,他解脱了,是吗?

“乔晔,如果这一生可以重来,我林糖糖绝不会爱上你,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我。”

林糖糖感受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看着鸟儿在自己身旁飞过,自己的身子飞快地坠落下来,林糖糖闭上双眼,嘴角边溢满苦涩,“自己才二十五岁,人生就要这么结束了吗?”

就在林糖糖身体即将坠落在地的时候,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的天空,下一秒风云翻涌,天空中出现一道黑色旋涡,还没等林糖糖睁开双眼看,她的身子快速地被卷进那道旋涡中。

和煦的暖风拂过林糖糖白皙的脸颊,双眸紧闭的林糖糖微微蹙眉,感受着微风拂面而来的温暖,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出乔晔推自己下楼的画面。

“啊~~”林糖糖尖叫一声,从沙发上摔下来,“哎哟。”还没等林糖糖睁开双眼,感受着身子坠落在地面上的疼痛。

奇怪,从二十三层掉下来,自己怎么只感觉到有一点点的疼?而且,自己还有知觉?不是吧?难道会摔个半身不遂?那下半辈子岂不是很惨?那我还怎么找乔晔报仇?等等,怎么耳边没车的声音?不对啊,林氏大楼坐落于A市最繁华的地带,怎么耳边这么安静?该不是我死的太难看,路人都被吓跑了?车都吓得不敢动?我该不会灵魂出窍了吧?

林糖糖犹豫再三,终于慢慢地睁开双眼,她已经想好了面对路人诧异的目光,也想好了怎么对待自己身体跟灵魂分离的悲惨,更是想好了等下去阎王殿,要怎么跟阎王讨价还价让她报仇。只是,这眼睛一睁开,眼前的一切,却让林糖糖呆滞住了。

“这,这,这,不是我的房间吗?”林糖糖诧异地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这是她出嫁前的房间,这是她在林家的房间。

林糖糖记得,在她跟乔晔结婚后,她就把房间的布局按照乔晔的喜好进行更改,墙壁上洁白的涂漆被色彩斑斓的图案所代替,米色的纱窗被彩虹色的窗帘所替代,还有木质地板换成了大理石,就连粉色的床单都换成暗蓝色的床单,甚至于自己身旁这大红色的沙发也被黑色的沙发所替代。

现在,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婚前的房间布局?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林糖糖猛地从地上坐起身,漂亮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化妆台上的镜子,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每一步都走得极其慢,每一步都仿佛走在云端上,眼前的一切显得不太真实,梳妆镜里呈现出林糖糖稚嫩的脸颊,一头红棕色卷发披散在身后,齐刘海下一双妩媚的双眸含着难以置信的光芒,“这,这是我大三暑假时候去做的发型。”

林糖糖记得,一头乌黑直发在她犹豫了一个礼拜的情况下,最终成为一头红棕色卷发。

林糖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齐刘海看,慢慢地坐在椅子上,伸出右手,慢慢地摸着自己的刘海,“这刘海是我去做头发的时候,特地要求将斜刘海改成齐刘海。”结婚后,林糖糖再也没做过头发,因为乔晔说,他喜欢看林糖糖一头乌黑的秀发,没有任何染发剂的侵袭,有着最真实的发色,并且要求将平刘海梳起来,原因也是喜欢看林糖糖漂亮的额头。

林糖糖紧皱眉心,望着镜子里自己眉宇间的稚嫩,难以置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被乔晔推下二十三层了吗?怎么好像回到大三暑假?”

“我,会不会,在做梦?”林糖糖咬了下唇瓣,右手慢慢地放在左臂上,闭上双眸,用力地掐自己一把,“啊~~”好疼,这不是梦,是真的。

不是吧?难道时光倒流?不可能吧?网络小说里的剧情,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

林糖糖娟秀的眉心紧皱在一起,呆呆地望着左臂上的淤红发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糖糖,糖糖,快下楼来吃饭。”就在林糖糖发呆的时候,耳畔传来一阵和蔼的声音。

“这是,梅姨的声音?”林糖糖猛地回过神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捂着脸颊,睁大双眸,难以置信地望着紧闭的房门,却始终不敢迈开步子,深怕一打开房门,一切都会消失。

林糖糖记得很清楚,乔晔不喜欢梅姨的唠叨,谈恋爱的时候,乔晔每次来家里吃饭,梅姨总是会在他离开的时候叮嘱他对我好一点,而乔晔却总是一副很烦的样子,私下里,乔晔也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说过梅姨的唠叨。

“糖糖,梅姨每次都要跟我说一次,每次都让我照顾好你,说得好像我不爱你似的,你说,她又不是你妈妈,怎么那么爱多管闲事啊?她是不是觉得我乔家没落,现在我跟你在一起,是我在高攀你,所以每次都跟我说一下,好让我记住,我有今天,都要感谢你。”

面对乔晔的抱怨,原本对梅姨的喜好也渐渐变得厌恶,林糖糖记得自己结婚前夕,曾经跟梅姨交谈过一番。

“梅姨,我明天就要嫁给乔晔了,虽然乔家现在经济能力比不上林家,但是我喜欢他,我爱他,我们在感情上是平等的,并没有说谁高攀谁。”

林糖糖回想起那晚自己跟梅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梅姨眼中闪烁着不解,而自己心里却记挂着乔晔的想法,丝毫没顾忌到梅姨脸上的疑惑。

“梅姨,我希望你能离开林家,对不起,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是我不希望因为你,让我跟乔晔之间有矛盾。”望着梅姨和蔼的目光,林糖糖残忍地说出这句话。

林糖糖咬着唇瓣,怔怔地望着紧闭的房门,闭上双眸,眼前仿佛呈现出当初梅姨微红的眼眶,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梅姨点头,冷漠地望着梅姨回到房间收拾东西,更是一声不吭地目送梅姨离开林家。

眼角划过一滴泪水,林糖糖睁开双眸,隔着水雾望向眼前紧闭的房门,“梅姨,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不会爱上乔晔,更不会让你离开。对不起,当初是我错了,我不该听信乔晔的话。”林糖糖双手握拳,克制住心里的愤怒,脑海中又想起乔晔推自己下楼前说的那段话。

“林糖糖,我看到你就厌恶,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哈哈哈,要不是你林家大小姐的身份,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

“糖糖,糖糖。”梅姨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门外,“糖糖,饭菜已经做好了。”

梅姨亲昵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房间里的布局无不在向林糖糖昭示着五年前的一切,但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时光机?难道,我跟乔晔的一切是梦?不,不可能,我对乔晔的爱,对他的失望,对他的恨,种种感情都深入骨髓。

“糖糖。”紧闭的房门突然间响起一阵敲门声,“梅姨早上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灌汤包,先生和太太一个小时后会抵达机场,老王已经准备好了,等你吃了早饭,就可以启程去机场接先生和太太。”

轰隆~林糖糖呆愣在原地,自己真的回到五年前,回到大三暑假,在自己做完头发的第二天就去机场接刚从欧洲旅行归来的爸爸妈妈,当时他们见到自己的新发型,还直称赞好看。

林糖糖垂下眼帘,伸出双手,无名指上没有耀眼的钻石戒指,更没有因为长年累月戴婚戒而遗留下来的戒痕,相反,在左手小拇指上,则戴着一个尾戒。

“我,真的回来了。”林糖糖盯着小拇指上的尾戒,嘴角微微向上扬起,“这枚戒指是我去银饰店挑选的,戴尾戒是为了防小人,而自己习惯右手不戴任何饰品,所以将尾戒戴在左手上。呵呵,真是可笑,我戴着尾戒遇到乔晔,却因为他,在右手戴上婚戒。”

人生,总是带着许多的嘲讽,在你处心积虑防止小人的时候,他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你的身边,而你为了他,还改变了自己的习惯。

林糖糖抬起头,双眸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既然回到五年前,我一定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乔晔,这一次,我要让你永无翻身的机会。”

林糖糖上前两步,打开紧闭的房门,看着站在房门外一脸和蔼的梅姨,眼眶一红,哽咽道,“梅姨。”

曾经你所拥有的事物,在你的眼中心中,它显得理所当然,你从未去珍惜过。当你有一天失去之后,你才明白,曾经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有一天会让你觉得它分外珍贵。

坐在车里,感受着阳光斜照进车窗里的温暖,林糖糖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微眯起双眸,伸出左手,开心地看着阳光透过指缝,就算身处空调之中,也丝毫感觉不到冷意,反而觉得全身暖暖的,并非夏季所带来的炎热。

老王是个健谈的人,看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大小姐今天格外安静,有点不习惯,他看了眼后视镜,打开了话匣子,“大小姐,新发型很好看。”

林糖糖收回左手,拨了拨平刘海,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老王的后脑勺,“王叔,王贺的新房准备好了吗?”

老王的儿子王贺在去年谈了个女友,女方家长要求王贺买套新房,才肯将女儿嫁过去。林糖糖记得,老王这亲家,虽然现在看上去好像不太近人情,毕竟这两年来房价飞涨,老王夫妇三年前才全款买了套三房两厅的房子,先不说以后办喜酒所需要的花费,就现在让老王夫妇拿出给儿子买房首付的钱,都有点难度。但是从五年后重生而来的林糖糖却清楚,王贺的女友是个实诚的人,而她父母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保证女儿的幸福,只要这新房订下来了,女方家肯定会体谅老王一家人,今后两家人的关系那可是好得很。

老王大笑两声,“说起这件事,还要感谢先生,在他的帮助下,已经付了首付,王贺和未来媳妇都跟我说了,还款的事情啊,就交给他们两个,不用我们这老的操心了。”

林糖糖双眸含着笑意,由衷地说道,“他们都是孝顺的孩子。”

“是啊,于芳是个好孩子,当初啊,王贺带她回家,我那老婆子立马就满意了,大小姐,你是没看到,她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只是啊,没想到,在明知道我们家刚刚买了房子的情况下,还要求再买一套房子,我那老婆子当时气得,你也知道,我们就一个孩子,他们以后跟我们住在一块,我们肯定也能帮衬着点,但是于芳的父母说了,要娶于芳啊,一定要新房。”老王说到这,摇了摇头,目光却闪烁着笑意,“不过后来想想,也觉得她父母这么做也是对的,毕竟他们也就于芳一个女儿,肯定希望女儿过得好,给女儿要求一套新房,也是在看我们对于芳的重视程度,所以啊,我们咬咬牙,拿出全部的积蓄,先生的朋友给我们打了个折扣,这才得到解决。”

林恩忠出马让开发商朋友出面,帮助老王拿到一套坐北朝南的房子,并且还以内部员工价购买,这件事对老王一家来说,是非常值得开心的。林糖糖记得,自己跟乔晔结婚后,乔晔以老王年事已高,老眼昏花的理由,把老王辞退了,而当年自己也站在乔晔这一边,也不去考虑老王对林家的意义,更无视老王眼中的不舍。

“大小姐,请不要辞退我,我虽然老了,但是我眼睛视力很好。”林糖糖盯着老王的后脑勺,眼前仿佛呈现出老王哀求的目光,“大小姐,等先生和太太回来了,再辞退我,可以吗?”

“哼,怎么,难道只有爸妈才能辞退你,我这个外姓人就没那个权力吗?”乔晔不等林糖糖回答,立马说道。

林糖糖抬起头,目光中闪烁着犹豫,她想要开口让乔晔同意老王的请求,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乔晔低头温柔地对她说道,“糖糖,你说过,林家就是我的家,是不是因为我们乔家没落,我入赘你们林家,所以,我连辞退一个佣人,我都没权利。”

“不是。”林糖糖清楚,乔家的没落对乔晔来说是个痛,乔晔深怕别人看不起他,她也怕乔晔总把入赘挂在嘴边,她看不得他收敛起所有的骄傲,躲在自卑中。

“大小姐?大小姐?”陷在回忆中的林糖糖被近在耳旁的呼唤唤醒,她猛地一怔,望着老王的后脑勺,眼眶中溢满感激,幸好,幸好我回来了,我一定要改变你们所有人的命运,无论是梅姨还是王叔,我都不会让你们离开林家。

“大小姐,是不是想着今天可以见到先生和太太,所以兴奋地一整个晚上没睡?”老王瞥了眼后视镜,见到林糖糖在发呆,忍不住笑道。

林糖糖回过神来,淡淡一笑,“是啊,好久没见到爸妈了。”

“还有一公里就到机场了,大小姐有没有后悔这次没有跟先生太太出去旅行?”老王打着方向盘,温和地笑道。

林糖糖摇摇头,“没有,爸妈出去旅行,我不应该当电灯泡跟着。”说完,眨了眨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哈哈哈。”老王笑道,“大小姐,或许你们年轻人的想法跟我们不太一样。”

“王叔,怎么个不一样?”林糖糖不明所以地问道,坐在空调车里,一阵凉爽,就算车窗外的阳光再怎么炙热,也丝毫无法撼动林糖糖平静的心。

老王笑道,“大小姐,当父母的都希望跟自己的子女多相处,好不容易等到你暑假,我想这次欧洲之旅,先生和太太是为了你才计划的。”

林糖糖突然间觉得喉间一紧,眼睛有点干涩,心里莫名地生出一股感动,想要开口说话,樱红的唇瓣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