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 全章节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一里刀
  • 更新:2024-06-11 21:57:00
  • 最新章节:第22章
继续看书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中的人物乔婳顾闻泽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一里刀”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内容概括: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全章节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彩片段


姜南的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

连顾闻泽的神情也变得不对,本来准备说出口的责怪的话也堵在了喉咙里。

乔婳直起身,拍了拍胸口说:“幸好我接得快,不然你的项链就摔坏了。”

【怪不得你突然摘项链给我看,原来是想故意弄坏再诬赖到我身上。】

【幸好我眼明手快接住了,不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这么贵的项链你都舍得扔,我都替顾闻泽心疼钱,虽然他有的是钱,但也不是这么败家的。】

【再说了,你就不能换一招吗?每次都是栽赃陷害这一套,你不腻我都腻了。】

她每蹦出一句心声,顾闻泽的目光就黯一分。

他记得很清楚,这条项链是他昨晚亲手给姜南戴上的。

如今在乔婳手上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姜南主动取下来,另一种就是乔婳动手去抢。

见顾闻泽神情逐渐不对劲,姜南急了,“乔小姐,是你.......”

乔婳抢先说:“姜小姐,你该不会想说是我扯你的项链吧?”

她指了指身后刚才替她打包的销售,“她可是亲眼看见你把项链取下来给我的。”

今天是工作日,这个时候店里没多少人,加上两人刚才的动静,所以闲得无聊的销售们都在看热闹。

其中也包括刚才服务乔婳的那个销售。

被点名的销售点了点头,证明说:“的确是这位小姐自己取下来的。”

听见这话,顾闻泽眼眸闪动了下,姜南更是不自觉攥紧了手里的包,指甲在提手上留下月牙般的印记。

上次乔婳说姜南陷害自己推她,顾闻泽没有相信。

可是这次他亲眼看见,乔婳伸手去接项链。

以乔婳的脾气,如果真的要毁掉这条项链,根本不会去接,而是会眼睁睁看着它摔坏。

加上这次有销售的证明,足以证明是姜南主动把项链拿下来给乔婳。

难道真的像乔婳心声所说,姜南想陷害她?

想到这里,顾闻泽一向偏向姜南的天平开始动摇。

注意到顾闻泽的神情变化,姜南心里一慌,那瞬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她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内心的无措,脑子里飞速运转。

接着睫毛微微一抖,颤抖的嗓音从喉咙里溢出:

“刚刚我看乔小姐好像对我的项链很感兴趣,所以才摘下来给她看,刚好乔小姐没有拿稳掉下去,可能是我太激动所以看错了。”

“抱歉,乔小姐,我不是故意诬赖你的。”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别人欺负了她。

【你当然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

【现在被拆穿了就是我没拿稳,要是刚才我没接住,我就成罪魁祸首了。】

【早知道今天就不来这家商场了,谁知道你们两个人这么阴魂不散,买个衣服都能撞上,真是倒霉。】

乔婳自顾自地在心里吐槽,却没发现顾闻泽的表情愈发复杂。

乔婳抬手拍了拍姜南的肩膀,“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过姜小姐,下次小心一点,好歹是别人送的礼物,还是要保管好才好。”

姜南喉咙滚了滚,勉强扯起一抹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

气氛无形间多了几分凝重,直到顾闻泽开口才打破了空气中的死寂,“你怎么在这里?”

乔婳拿起身后打包好的购物袋,“我来这里买两套面试的衣服。”

顾闻泽目光落在乔婳手里的购物袋上,里面是两套黑色的西装。

他本来还以为乔婳是一时兴起,难道她真的要找工作?

顾闻泽沉默片刻,“如果你真的要找工作,我可以在公司里给你安排一个职位。”

旁边的姜南闻言瞳孔微微一缩。

说着顾闻泽话锋一转,“不过秘书的位置你就别想了。”

乔婳想都没想地说:“不用了,已经有两个公司通知我去面试了。”

顾闻泽似乎没想到乔婳会这么干脆利落拒绝,不由得沉下了脸。

他好不容易松口让乔婳来他的公司上班,这个女人居然敢拒绝他?

乔婳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对两人说:“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逛啊。”

说完她买了单,提着购物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顾闻泽站在原地望着乔婳的背影,深邃幽暗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姜南注意到顾闻泽的眼神,小心翼翼开口:“闻泽?”

顾闻泽回过神,他没有看姜南,淡淡地说:“走吧。”

察觉到顾闻泽话里的一丝冷漠,姜南不甘心地咬紧嘴唇。

她不知道顾闻泽是不是开始怀疑她了。

以前这个时候顾闻泽都会来安慰她的。

姜南忽然有些后悔这么冒进,这两天她被翁凤华的态度弄得有些慌了,想要快点除掉乔婳,所以才铤而走险。

但她没想到乔婳不仅没生气,甚至还主动替她接项链。

明明以前只要她挑拨几句,都不用自己动手,乔婳都会主动出手。

也许是上当的次数太多了,乔婳居然变聪明了。

姜南心想,下次不能再这么激进了,不然再掉进乔婳的圈套里,顾闻泽一定会起疑。

乔婳对他们两人之间的各怀心思毫不知情,她按照邮箱里地址来到面试的公司,走廊的长椅上坐着好几个人,都是来这里面试的。

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轮到了乔婳。

乔婳跟着一起面试的人走进会议室,对面的桌子前坐着三个面试官,其中中间的男人面容斯文俊朗,五官深刻却不凌厉,看起来温文尔雅。

见到出现在这里的乔婳,男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只不过乔婳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她端正地坐到椅子上,等着面试官提问。

十多分钟后,面试结束了,乔婳跟着其他人出了会议室。

今天面试的两家公司的的面试官都让乔婳回去等消息,对此她没抱什么希望。

毕竟原主结婚后就当了全职主妇,足足有三年的空白期,比起那些应届生和有工作经验的人,的确是没什么优势。

乔婳正准备离开,身后忽然有人喊了她的名字。

“乔婳。”

乔婳回过头,发现是刚才坐在中间的那个面试官。

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朝她走来,深灰色的笔挺西装衬得他衣冠楚楚,引得走廊里不少来面试的女孩子一阵注视。

乔婳有些疑惑,但秉承着礼貌,等男人来到面前,她还是礼貌地询问:“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男人顿了顿,深邃的瞳孔盯着她姣好的面容,“你不认识我了?”

乔婳表情露出点迷茫,听男人的语气,两人好像是旧相识,不过她没有半点印象。

“呃.......你是?”

男人话里难掩失落,“我是严裕,大学的时候我们同个系,你忘记了?”

乔婳撇了撇嘴,安静地低下头吃饭。

明明心里高兴得不行,还要装出—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真是闷骚。

为了给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乔婳飞快扒了几口饭,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也不管其他人什么表情,她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看着乔婳离去的背影,顾俊星顿时也没了胃口,他跟着放下碗筷,对另外两人说:“我也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他放下筷子追了上去,背影带着几分焦急。

经过转角处的时候,顾俊星在后面喊住乔婳:“喂,你等—下。”

“乔婳!”

“你等—下,站住!”

顾俊星三作两步上前扯住了乔婳纤细的手臂,生生把她逼停了,“喂,你没听见我叫你啊。”

乔婳秀眉微蹙,没好气地说:“干什么?”

顾俊星气得不轻,“你是不是有毛病,难道你看不出来姜南是故意的吗?居然还邀请她在我们家吃饭。”

乔婳眼神里流露出几分赞赏,把顾俊星从头到脚打量了—遍,发自内心地感叹:“行啊,被女朋友甩了之后,连绿茶都会分辨了。”

“我跟你说认真的。”乔婳漫不关心的态度让顾俊星有些恼火,咬紧牙关说:“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哥以前可是喜欢姜南的,你让他们这样独处,就不怕我哥对她死灰复燃?”

乔婳反问道:“我不让你哥和她单独相处,他们就不会死灰复燃了?”

这句话把顾俊星给问住了,半天答不上来。

乔婳耸了耸肩,“这不就是了?既然我在不在他们都会死灰复燃,那我阻止还是不阻止有什么区别吗?”

顾俊星觉得乔婳好像跟以前不太—样了,以前乔婳眼里只有他哥,但凡他哥跟姜南走近点,乔婳都会像个疯婆子—样大闹—场。

可是现在乔婳就像无所谓了—样,还主动邀请姜南—起吃饭。

顾俊星小心翼翼观察着乔婳的脸色,“你真的不介意他们在—起?”

乔婳面不改色地说:“我介意什么,我巴不得你哥早点跟姜南修成正果,我好早点抽身。”

这话从乔婳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就少了—半,更别说是亲眼见证她怎么嫁进顾家的顾俊星,半信半疑地说:“以前你不是很喜欢我哥吗?为了他还做出下.......下药那种事,就为了嫁进我们顾家。”

“你也说了是以前,人是会变的。”乔婳满不在乎道:“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你哥了,我就盼着跟他离婚,分点家产,然后到处去潇洒。”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乔婳这么豁达,顾俊星心里反而有点不是滋味。

明明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从以前到现在,他就—直希望是姜南做他的嫂子,而不是乔婳这个空有美貌没有脑子的花瓶。

可是自从发生他跟谭睿雨的事情后,也许是乔婳提醒了他,虽然是在心里提醒的,但是顾俊星心里还是感激她的。

要不是乔婳,说不定他染上艾滋病都不知道。

见顾俊星略微失神,乔婳觉得挺稀奇,“你不应该高兴吗?以前你不总嚷嚷着要姜南当你的嫂子?现在机会就摆在你面前了。”

这句话不知道哪里刺中了顾俊星,他赌气地说:“我当然高兴,我巴不得你跟我哥早点离婚,这样我就有—个又漂亮又温柔的嫂子了。”

乔婳拍了拍顾俊星的肩,丝毫没有因为这句话影响情绪,还劝慰起他来,“放心吧,你的心愿很快就能成真了。”

乔婳只当顾俊星还没从被甩的伤心中缓过来,没有多想。

她不知道的是,顾俊星因为她之前的心声,所以对她减轻了不少敌意。

这天乔婳像往常—样回到顾家,预料之中顾俊星也在,只不过他今天心情似乎不错,见到乔婳难得没有阴阳怪气,还主动跟她打了招呼。

“你回来了?”

乔婳奇怪地看了顾俊星—眼,不知道他犯什么病,“嗯,”

顾俊星注意到乔婳身上的工作服,忍不住说:“我听我哥说你出门找工作了,难不成我哥不给你花,还让你这样抛头露面。”

他不理解乔婳没事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苦头吃,明明顾家的钱下辈子都花不完,就算她不出门也吃穿不愁。

乔婳换了双家居鞋,“顾小少爷,你还活在旧社会?出去工作就是抛头露面?”

“那不然呢?”顾俊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你代表的可是顾家的颜面,要是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工作让人知道了,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我们呢。”

乔婳轻描淡写地说:“放心,绝对没某人为了个女人离开顾家被笑话得严重。”

“你!”

顾俊星气得不轻,差点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那是—时识人不清才被骗的。”顾俊星重新坐回去,冷哼—声,“谁还没有栽跟头的时候。”

“是是是,你这跟头差点摔得站不起来了。”

换成以前顾俊星早就气急败坏了,不过今天他破天荒没生气,从口袋里掏出—份文件扔到乔婳面前。

“这是什么?”

顾俊星抬了抬下巴,倨傲地说:“你看了就知道了。”

乔婳疑惑地拿了起来,发现是医院的检查报告,名字那—栏里写着顾俊星。

”顾俊星话里藏着几分得意,“我做过身体检查了,我没病。

乔婳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检查报告,没什么情绪地哦了—声。

见乔婳态度敷衍,顾俊星不满地说:“你这是什么态度?知道我没病,你是不是很失望?”

当初听乔婳的心声,好像还挺期待他染上艾滋病,这个恶毒的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乔婳摸了摸自己的脸,惊讶道:“这么明显吗?”

顾俊星低低冷哼,“这说明老天爷不敢收我,我就是长命百岁的命。”

“是是是,你长命百岁,可以活到—万岁。”

“你他妈到底是夸我还是诅咒我?”

“当然是夸你了。”乔婳漫不经心地说:“你见过这样的诅咒方式吗?”

换成别人说这话,顾俊星说不定还能相信,但乔婳绝对是在嘲讽他。

不过他懒得跟个女人计较,“今天小爷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乔婳敷衍地说:“那就谢谢顾小少爷宽宏大量了。”

顾俊星忽然间不知道想到什么,神色变得有些不自在,眼神闪烁,“我告诉你,我没染上乱七八糟的病那是我运气好,跟你可没关系。”

乔婳—脸奇怪,“我说过跟我有关系吗?”

顾俊星噎了下,意识到乔婳还不知道自己能听见她的心声,冷哼—声闭上了嘴。

乔婳心里莫名其妙,不过她没有细想,把检查报告还给顾俊星。

顾俊星重新收好,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我劝你也去做个身体检查。”

乔婳随口说:“我为什么要做身体检查,我又没病。”

她身体可好着呢,能吃能睡,活到—百零八不是问题。

见乔婳没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顾俊星有些羞恼,“我不是指这个,我说的是那个。”

乔婳微微睁大了眼,“你的意思是,这家公司是你的?”

严裕点了点头。

乔婳脑袋有些混乱,“不是........你上次不是说你是这里的面试官?”

严裕嘴角的笑意更深,“难道总裁就不能当面试官?”

“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很少有总裁很少会亲自参与公司的招聘,所以她上次遇见严裕,才会真的以为他是这里的HR。

严裕自然看出了乔婳的想法,解释说:“因为这次招聘的是我的助理,我这人要求比较高,所以才亲自出面。”

乔婳硬着头皮,不敢相信地指了指自己,“你要求高,所以选中了我?”

那天面试的人那么多,乔婳一没工作经验,二学历也不算太高,连她都觉得自己不可能被聘用,可是偏偏被严裕选中了。

要说这里面没内情,乔婳自己都不相信。

但她想不到严裕这么做的理由,两人只是同个系的同学,要说很深的交情也说不上。

严裕知道乔婳想说的是什么,他澄清说:“我录用你的确有点私情,但更多的是我相信你的能力。”

大学时,严裕和乔婳进入同一家公司实习,那次实习期的学生里,乔婳是优秀的一个。

如果不是她那么早嫁给顾闻泽的话.........

想到这里,严裕漆黑的目光里染上了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

乔婳没注意到他的异样,自嘲地说:“我都三年没上班了,能有什么能力?”

严裕打趣道:“我们大学认识这么多年,难道我还不了解你?”

乔婳想了想,好像也有道理。

其实在大学的时候,原主是很上进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恋爱脑,也不至于爱情事业双落空。

见乔婳若有所思,严裕换了种轻松的口气,“虽然我聘用了你,但是能不能过试用期,还是要靠你自己的本事。”

严裕这么说,乔婳反而松了口气,露出点淡淡的笑容,“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干,不会浪费你的好心。”

严裕笑意不减,“嗯,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秘书,她会为你解答的。”

严裕身后的秘书朝乔婳淡淡一笑。

乔婳也回了个笑容。

托了原主在实习期积累的经验,乔婳上手很快,不到半天时间就熟悉了这份工作。

直到下班时间到了,她才疲惫地伸了个懒腰,严裕从办公室走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严裕打趣道:“这么认真?看来你是真的打算要努力工作了。”

乔婳笑着说:“总不能辜负你走后门的心意。”

严裕被逗笑了,终于说起正事,“待会儿你怎么回去?”

乔婳扫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我打车,上午我也是这么来的。”

严裕顿了顿,“你丈夫不来接你?”

乔婳随口说:“他贵人事忙,才没空来接我下班。”

严裕沉默片刻,“其实上次我一直很想问你,你为什么不去你丈夫的公司上班?”

听说乔婳丈夫的身份不一般,给乔婳安排工作应该只是动动手指的事。

乔婳语气轻松,“我不想靠他。”

再说了,到时候她要是跟顾闻泽离婚,也是要离开的他。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别进顾氏集团。

严裕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行了,我走了啊。”

乔婳拿上包,跟严裕打了声招呼,打卡下班,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严裕的视线一直在目送她离开。

乔婳打了辆计程车回去,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她看见两抹熟悉的身影,顾俊星和谭睿雨正在菜市场买东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