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全章节阅读
  •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全章节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白水青菜
  • 更新:2024-07-10 21:53:00
  • 最新章节:第13章
继续看书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白水青菜”大大创作,李煊沈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双洁!双洁!&独宠&HE&欢迎入坑&非小白文,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心机美人&腹黑世子]沈姝身娇体软,声音千绕百转,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哪想到一招不慎,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李煊:你看我俊美又多金,还是个准国公爷。嫁给我,可好?沈姝:坑谁,也不能坑自己,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那就是个早亡的!-----------------------------------不知从何时起,李煊经常会梦到那个女子。那微微张开的红唇,娇艳欲滴,极尽魅惑之色。那轻轻勾起的眼睛里,满是柔情和蜜意。那玲珑有致的身躯…………自那以后,李煊沉醉其中,再也无法自拔!李煊抓狂——那美人儿一心想着别人的高枝!!!!什么?本小爷早亡?不存在的!...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全章节阅读》精彩片段


说着皱了皱眉头,顿了下才说:“你要是喜欢,我那边还有好几支不错的簪子,这一支还请你还给我,那是我父亲特意给我们姐妹准备的!”

沈姝心中痴笑,这么快就要将罪名安在自己头上!

看着宝钗那西子捧心的动作,沈姝装出一脸的不解,“三小姐!你这是说的什么?什么簪子不簪子的?”

看宝钗又要说话,沈姝哪会再给她开口的时间,继续说:“我也对簪子颇有研究,平日里是喜欢琢磨一下簪子的样式。虽然我收藏了一些金簪,但要说上喜欢,那倒是还不至于!”

说着还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若是四姐姐喜欢我这边簪子,尽可以随便挑!”

宝钗想着,虽然沈姝故作大方,但只要沈姝在众人面前打开她的首饰匣子,必然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从底部翻出自己早就已经藏好的玉簪。

简直是瞌睡了就有人送上枕头!

“这……这……!”,宝钗故意让沈姝觉得自己不好意思挑簪子。

沈姝笑了笑,便给玉镯使了个眼色,玉镯会意,忙到沈姝屋子里,将装有首饰的两个匣子抱了出来。

“你看这里两个匣子里,都是我这些年收藏的一些款式。每一件首饰,我都清楚的记得它们的由来。”,沈姝将大的那个首饰匣子打开,当着马嬷嬷的面拨弄起里面的物什。

宝钗攥紧过的手心冒汗,心中涌起一股无以言状的兴奋。

昨晚自己藏在小的那个匣子里,想着沈姝马上要出丑,往后名声不好,再难入那宋二公子和长公主的眼!

宝钗抚上旁边关着的那个小匣子,指尖微微颤抖,只觉得自己嗓子发紧,说话的声音都不觉带上几分颤抖,“这小匣子好漂亮!”

话音才落,“啪嗒”一声,宝钗打开了手中的匣子。

“姝妹妹,我这簪子怎么在你匣子里面?你怎么能将我那白玉簪昧下了?你若是实在喜欢,明日我就带你到那首饰铺子里面仿做一支。”

由于兴奋,宝钗的脸上带上了薄红,一脸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沈姝。

随着宝钗的话,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那匣子。

只一眼,众人看向宝钗的目光越来越怪异,沈姝脸上也带上点“愤怒”。

宝钗看着众人那奇怪的目光,心里一咯噔,不会呀?自己昨天晚上分明是放在这匣子里面的。

边低头看着手中的匣子,那匣子里面哪有什么白玉簪,只有一副点翠头面。

宝钗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心里想着,嘴上便不受控制的喃喃自语:“我的白玉簪呢?”

沈姝心中冷笑,面上装作一脸的委屈和怒气,“四姐姐,你说什么怎么我听不懂?这是先前长公主送给我的头面啊!这个本是那外邦进贡之物,若是你喜欢,我也可以转赠给你!”

说到此处,沈姝的眼眶里边已经蓄满了泪水,无奈的看了看旁边的马嬷嬷,沈姝才悠悠说道:“四姐姐,你白玉簪不见了,哪能随便诬陷到我的身上。我虽然出身商贾,但也不是不见过好东西,又怎么可能是那眼皮子浅的人?”

此时,在场的人心中都已经明白,看来今日是这四小姐故意过来栽赃的!

众人看向宝钗的目光,不觉得就带上了审视。

从头看到尾的马嬷嬷看着沈姝无故被冤枉,心中的天平早就已经倾斜,但左不过宝钗是国公府正经小姐,若是此时让宝钗太过下了脸面,也就是打了国公府的脸。

没人知道的是,在这怡红院一楼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刚刚给客人送完茶水的婢女嘴角微勾,心情看似非常不错。

而刚刚的房间内,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搜查,锦衣卫带着人便走了。

李煊再次带着沈姝回到雅间的时候,那清官还在弹着琵琶,只不过弹奏的手微微顿了顿。

等坐好,李煊用眼神示意沈姝,刚刚那如烟的屋子里,是否有那脂粉味?

沈姝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沾上矮几上的酒水,在桌子上写道:相近

看来确实是有人已经做好了局,只不过显然这想请入局的人,显然就是那三皇子!

将桌子上的酒渍用手抹去,李煊便占了起来,踢了踢旁边的凳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让你出来见世面的,不是让你出来睡大觉!”

沈姝双眼一翻,有些不情不愿的配合李煊,“啊!什么时辰了?还不回府,父亲怪罪下来如何是好?阿兄,你这是害惨我了?阿兄~”

可不是,若是在往常这个时候,沈姝早就已经歇息,哪用出来奔波受苦!

听到里面的两人说话,外面还在弹奏琵琶的清官也停下了弹奏,抱着琵琶,垂首恭敬的立在一边。

李煊两人便起身准备往外走,临走之时,正在沈姝打开门,跨出门槛的时候,刚巧碰到门外准备进来添酒水的婢女。

那婢女个头不高,沈姝的眼睛差点碰到对方的木簪。

就是这一下的亲密接触,沈姝闻到了同周大人衣袖上一样的味道,虽然很淡很淡,但沈姝确定无疑。

沈姝“哎呦”一声,一手蒙住自己的眼睛,一手指着那婢女。

刚刚李煊分明看到,那木簪并没有碰到沈姝的眼睛,她如此行为,定是这婢女有异。只站在一边,脸色十分黑沉。

那婢女害怕忙跪在地上求饶,“是女婢的错!还请两位公子海涵!”,话才说完,便砰砰砰的给两位磕头。

还不等李煊发话,沈姝上前一步拔下婢女的木簪,“阿兄!这木簪差点把我的眼睛戳瞎了!”,说着将木簪举到李煊面前,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哼!你们老鸨是怎么教的人?找你们老鸨过来,我倒是要跟他理论理论!”,李煊自然是想找更多的人证,证明这簪子就是这婢女的。

刚刚还在想着惹上锦衣卫的老鸨还没坐定,又听到下人来报,说是楼上的雅间有婢女把客人给伤着了。

“今日是到了什么血霉!这事还没完?”,老鸨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又着急忙慌的往楼上去。

去了之后,又是一阵赔礼道歉。

老鸨一看,这眼睛也就是有些红,要说这样一碰就被“戳瞎了”,自己是断然不会相信的,但看着那两个软硬不吃的毛头小子,看来是哪个府上金尊玉贵养大的,得!

这样的公子哥就是认死理!老鸨心中如此作想。

最后无法,只能安抚道:“哎!这位公子,若是日后这小公子的眼睛有什么问题,你们就凭这根簪子,我们怡红院定当负责到底!你们看怎样?”

两人要的就是老鸨这一句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认可后,两人便出了怡红院。

才到马车之上,沈姝便拿出那木簪轻轻嗅了嗅,然后递给李煊。

李煊本就是外行,看了一会也看不出端倪。

此时沈姝才幽幽说道:“虽然大多数调香师都会用配套的工具,但有一些技艺高超的,就会更加钟情于一些特定的工具。我就很喜欢用玉簪来调香。”

在那浓烈的香味后面,沈姝还可以闻到一股冷冽的气息,好像似曾相识,但脑子里面又捕捉不到踪迹。

这时李煊开口了,“大理寺这边带过来的仵作说了,这脂粉可能是出自怡红院。”

那周大人确实在怡红院有个老相好,十多年前还在府中闹着要将那花娘纳进府中,无奈家中元妻乃是河东狮吼,周大人折腾一通,还是没能如愿。

听到李煊的话,沈姝也只能如实回答,“很多味道在外行人看来,可能都差不多。但在擅长调香的调香师面前,每一种香料所加的量,和加的次序不一样,都会有些许的差别。这个要实地闻过之后才能做决断。”

沈姝的话才说完,就听到门口一个老者说道:“姑娘说得确实没错!这每种香料的用量多少和加入的次序,制作方法不一样,味道确实会有出入。不过我们普通人很难分辨而已,想不到小姑娘年纪不大,倒是见识不少!”

来人是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者,平日里都在太医院当值,今日刚巧碰到李煊,便跟着一起过来了。

想不到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一个小姑娘。

刚刚的味道他也闻了,确实是那些花娘们经常用的脂粉,也就起了逗弄之心。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跟我打个赌。如果我输了,我这几年才攒材料做的玉肤膏全部给你,好像也只有五瓶了。如果你输了,你就来给我当个小药童怎样?”

“季老!前一久我新得的梨花白味道不错,今天晚上就给您送过去?”,李煊看到沈姝脸上表情不自然,只能将话题岔开。

这边问询完,沈姝主仆也没有看铺子的心思,便坐着马车回府。

才到傍晚,永寿堂老夫人那边又过来传话。

进入永寿堂,沈姝发现李煊竟然也在,给两人先后行完礼,李老夫人便让沈姝坐在旁边。

“听说今儿个阿姝到外面看铺子发生了点事?”,刚才坐下,李老夫人便问道。

沈姝眉毛抬了抬,难道老夫人对自己经商有意见?

便敛眉回道:“回老夫人,阿姝只是过去看看,平日里基本都是我的丫鬟玉镯在打理。”

“阿姝多想了!我老婆子活了这么大岁数,早就将那些教条看透了。世人都道那黄白之物俗气,可君子都还要为五斗米折腰呢!我手上还有几个绸缎铺子,这些年来经营的可不怎么样,虽说没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但总也没有多少结余,等阿姝闲下来,可以去帮我看看,可好?”

李老夫人也看出沈姝在经商一道上很有天赋,早就想见识见识她的才能了,方才那样说。

“老夫人抬举,阿姝自当尽力为老夫人效劳!”,李老夫人如今可谓是国公府的重要话事人,自然要打好关系。

“今日找你过来,是煊哥儿那边有事要找你相帮,还不是今日那案子。”,李老夫人看着一直在旁边默默喝茶的李煊,对沈姝说道。

看来李煊是要将此事在李老夫人这过了明路,那样也好,省得不少的麻烦。

沈姝趁着喝茶的功夫,偷偷看了眼李煊,见李煊仍旧一张冰块脸。

看来国公府这世子还确实高冷。

在京城住了这么的时日,沈姝早就知道李煊在京城中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

又是状元出身,可谓是文武双全,一直是京中大多数贵女们心仪的对象。

前一晚虽然头有些昏沉,但好在那桃花酿确实是好酒,第二日沈姝起来都不觉得头痛,反倒是因为酒后睡眠好,脸色还越发的红润透亮。

昨日说好要到秋名山,今日一大早宝筝的丫鬟就过梧桐院来,告诉沈姝到寅时的时候直接到大门口上马车就好。

玉镯是个手巧的,今日给沈姝梳的是飞天髻,插了跟白玉兰花簪,耳坠子则是东珠所做的坠子,配的也是鹅黄色的流仙裙。

走到外院,迎面便看到一个四十左右的华服男子,见那男子身边只有一个小厮跟随,沈姝便猜测,这应该就是府上的老爷,只是这个年纪,要么是三老爷,要么是四老爷!

沈姝站在路边,怎料那男子走了过来:“你就是从苏城来的表姑娘?”

沈姝低头回答:“是!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