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优质全文阅读
  •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优质全文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白水青菜
  • 更新:2024-07-11 19:13:00
  • 最新章节:第22章
继续看书
高口碑小说《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是作者“白水青菜”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煊沈姝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双洁!双洁!&独宠&HE&欢迎入坑&非小白文,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心机美人&腹黑世子]沈姝身娇体软,声音千绕百转,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哪想到一招不慎,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李煊:你看我俊美又多金,还是个准国公爷。嫁给我,可好?沈姝:坑谁,也不能坑自己,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那就是个早亡的!-----------------------------------不知从何时起,李煊经常会梦到那个女子。那微微张开的红唇,娇艳欲滴,极尽魅惑之色。那轻轻勾起的眼睛里,满是柔情和蜜意。那玲珑有致的身躯…………自那以后,李煊沉醉其中,再也无法自拔!李煊抓狂——那美人儿一心想着别人的高枝!!!!什么?本小爷早亡?不存在的!...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优质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说完,还做出很是不好意的表情。

“好好好!都听你的!”,话脱出口,高正南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正要反悔,又看到沈姝脸上的笑容,和那唇边挂着若隐若现的小梨涡。

得!这美人实在是美!这声音也足够的酥人!

算了!自己就破一回例,骑马回去。等到了庄子上,还有这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可以骑,想想就心驰神往!

就这样沈姝坐着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连路的,沈姝悄悄的掀开马车帘的一角,希望能够尽量记住所走的路线。

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沈姝摸出身上的一袋银豆子,每隔一段路便悄悄的扔上一颗。

玉镯这边,果真不到两盏茶的时间,到前面庄子上找车轴的车夫老张头骑着马带着车轴回来了。

远远就看到躺在泥土路上的玉镯,老张头心中一咯噔,快马加鞭过来,利落的下马,掀开马车的车帘,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玉镯姑娘!玉镯姑娘!”

玉镯悠悠的睁开眼睛,头还有点昏,“我的头!”

老张头放下手中的车轴,将玉镯扶起来,焦急的问道:“你们家小姐呢!”

“小姐!”,玉镯听到老张头的问话,一个激灵。

“呜呜......我们小姐肯定是被人掳了去!呜呜.......”,玉镯将刚刚老张头走后的事简要的诉说一遍。

老张头边听边眉头紧锁的三下五除二换好了车轴,“我们得赶紧到京城去找人来,晚了我怕会出事!”

“可是!若是我们到京兆府去找人,那传扬出去,往后我们家姑娘的名声也算是完了!”,玉镯第一想到的就是京兆府。

这可怎么办啊!玉镯心急,想到上次在秋名山,世子爷好像也去了!

四夫人是个靠不住的,先前小姐也和她说过,不落井下石就算是好的了,想着那四夫人派人来救,那可不得搞得人尽皆知!

一咬牙,玉镯下定主意,先回国公府找世子爷!

回道国公府,玉镯就一瘸一拐的直奔李煊的松涛苑,一般这个时辰,李煊都是在衙门,今日玉镯只能碰碰运气看。

松涛苑中,李煊刚从衙门回来,也不是今日衙门无事,而是今日那乐安公主又到衙门找李煊了。

李煊不厌其烦,找了个理由便回了府。

才刚换好常服,就听到赵八过来禀报,“主子,那梧桐苑的小丫鬟过来找你!你是见还是不见?”

今日主子心情不好,赵八也不敢贸然将玉镯放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玉镯害怕世子爷见死不救,便故意在院门口大声求救,“这位小哥,你就行行好!我真的有急事要找你们家世子爷!我求求你了!”

文九怀中抱剑,一脸冷漠,故意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警告玉镯,“休要在世子院门口大声喧哗!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自家小姐的清白,性命显然更重要,玉镯现在又哪里会怕对方打自己,就算拼着被打死的风险,玉镯也要博上一博,干脆破罐子破摔。

“你打死我,我也要过来求世子爷!我们家小姐她.....她……呜呜......”,还在院门口,玉镯自然不会伸张沈姝被掳一事。

李煊本就是练武之人,听力非比寻常。就在玉镯开始嚷的时候,李煊还皱了皱眉头,等到后首听到“小姐”两字,李煊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拿过书架上挂着的剑,就往外走。

毕竟长公主身份尊贵,沈姝虽然是国公府表小姐,但到底是出身商贾,就算昭平长公主有心过来探望,也不合礼数。

清风观地方小,除去昭平长公主住的院子,也就只有沈姝所住的屋子,国公府的几位小姐早就在昨日便回了程。

故此,今日就沈姝一个人去拜见昭平长公主。

沈姝到的时候,昭平长公主已经坐到了会客的小花厅。

下首还坐着宋晖和宋旭哥两个,宋旭正在玩一个九连环,宋晖则在旁边教导。

看到沈姝进来,宋旭忙将手中的九连环塞到宋晖手中,站起来就跑出去迎接。

“姝姐姐!姝姐姐!你今天好些了没有?”,宋旭拉着沈姝的袖口,昂着头问道。

“已经好多了!旭哥儿没有伤到哪吧?”,沈姝确实喜欢宋旭这有点淘气的小孩。

拉过宋旭看了又看。

知道长公主在里面等着自己,沈姝也不耽搁,见宋旭确实没怎么受伤,便拉着宋旭进去给长公主请安。

“民女给长公主请安!”,沈姝走进华亭规规矩矩的给长公主行礼。

昭平长公主年约四十,保养得当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看到沈姝行礼结束,便朝旁边候着的人使了个眼色。

“昨日多亏了沈姑娘!姑娘大义,能在如此情况下仍旧护着旭哥儿,大恩无以为报!”,说完长公主的婢女便抬上来一个托盘。

长公主看着沈姝并没有居功自傲,脸上仍旧是淡然,又接着说道:“本宫平日闲来无事,就喜欢收藏一些好看的首饰。这幅头面乃是前些年西凉那边进贡而来。本宫看正适合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

长者赐,不敢辞!

长公主并没有给沈姝很大好处,仅仅是一副代表排面的头面。

那就说明长公主并不急于用银子,将这人情债给还了。

“咦!姝姐姐的额头都破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刚好坐在沈姝旁边的宋旭一抬眼,便看到沈姝额头上的伤口。

“姝姐姐,姐也莫要担心,若是往后你嫁不出了,那我娶你就是。”,宋旭一脸的认真。

引得旁边的长公主跟宋晖噗嗤一笑!

“沈姑娘莫要将这泼皮的话当真!”,长公主看着沈姝脸上羞赧,解围道。

“童言无忌!再说旭哥儿最是善良赤诚,我不会往心里去的。”,沈姝轻声回道。

又寒暄了几句,无非就是长公主询问沈姝在苏城的情况,自然也知晓着沈姑娘上京自是为了寻一门好姻缘。

等沈姝告辞之后,昭平长公主对近身伺候的嬷嬷说道,“你怎么看这沈姑娘?”

“沈姑娘进退有度,长相不俗。在这京城之中,可是找不到一个长相比他还要出色的姑娘。但是这沈姑娘的门第确实低了些。这么个长相,若是嫁入一般人家,很难护得住。嫁入高门的话,身份上又总是差了些。”,老嬷嬷边收拾东西边搭话。

长公主微微点了一下头,这也是她自己所想。

今日,虽然长公主跟沈姝聊天,但也观察了一下自己二儿子,发现宋晖时不时的装做不经意间看上沈姝一眼。

年少慕艾,更何况对方确实姿容出众,但宋晖的亲事,早就已经被宫里那位看上了。

又哪能随自己意愿来嫁娶?长公主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次就差点搭上了旭哥儿的性命,京城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京兆府白大人办事效果就是快,下午的时候,就将昨日黑熊袭击事件,调查了个“清楚”。

“小姐,据说是长公主府的一个小厮,拿错了香囊,香囊里面装的药刚好就能够使黑熊发狂。我们差点被那蠢小厮给害死。”,玉镯喝了口水,还有点义愤填膺。

“还有那黑熊,据说也是村子里面的猎户驱赶过来的,就为了那四只熊掌。啧啧,真是的,这次还好我们名大,要不然可要被那猎户害死了!”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有理有据,但又透露出那么一丝的异样。

这些当然沈姝也不想去思考,更不想牵扯其中。

要知道,昭平长公主可是唯一的嫡长公主,就是如今位子上的那位,都要尊称其一声嫡姐。

也就是这么多年来,昭平长公主一直深居简出,很少在京城露面,很多人才忘记了,昭平长公主也是曾经深得先帝喜爱。

沈姝还没回京城的时候,京城之中就已经流传出她勇救宋小公子的事迹出来。

才刚回到英国公府,永寿堂那边老夫人便过来传话,让沈姝过去一趟。

沈姝心知,定是关于宋小公子的事,便略一思索,就跟着大丫鬟过去了。

“阿姝可有受伤?”,看到沈姝才进门,沈老夫人便有些担忧的问道。

“回老夫人,也就是一些皮外伤,不要紧的。”,沈姝自然是乖巧的应下。

今日老夫人的永寿堂,除了几个伺候老夫人的丫鬟婆子,也没有其他人。

李老夫人看了沈姝半晌,才开口说道:“我知你是个聪慧的孩子,你心中可能有一些疑虑,不过这京城之中,不该问的事情莫问。”

沈姝心知这是李老夫人对自己最大的忠告,便跪到李老夫人面前。

“多谢老夫人提点!我醒得。”,李老夫人话里所指,就是京兆府所公布的调查。

自己本就是一个局外之人,也确实没有必要牵扯其中。

自此一事之后,沈姝倒是在李老夫人那边得了不少好感。

后面的几日,沈姝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养伤。

时不时的调上一种新的香,研究研究胭脂方子。

最近京城之中大家热谈的事,除了国公府的表小姐救了宋小公子一世以外。那就是承恩侯家的大娘子刘娥,被许配给了三皇子做侧妃。

而三皇子的正妃乃是张家的张嫣!想那张家大娘子乃是当今宠妃,幺女却定给了三皇子。

消息一公布出来,京城之中大家也是大眼瞪小眼,这辈分岂不是乱套了?

还有那看不起的御史,当朝便提出了反对。可圣人听后,便匆匆退朝。

据说后续那御史大人,晚上逛青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下花船,虽然最后被救上来,但也几乎去了半条老命。

承恩侯府,刘娥看着眼前的文书,神色愤恨。

马甲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小说《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白水青菜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目前已写247589字,小说最新章节番外:边关(2),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热门章节

第34 章 白帕诉贞

第35章 路遇一年轻公子

第36章 沈姝被掳

第37章 豆芽菜

第38章 涨涨雄风

作品试读


“吕大人,草民…草民…不知啊!”,沈志城再怎么糊涂,那答应得话也是说不出口。

此时旁边的段姨娘还想说什么,沈志城忙拉了拉她的衣袖。

“如若今日……”

吕飞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院门那传来声音。

“原来今日是吕老爷家办喜事啊!看来老奴今日来的还算是时候。”

众人的目光忙转向院门,就见一个颇有气度的四五十岁老妇,众人也不傻,这样的气度可比商贾人家的老太君还要盛。

但他又自称为老奴,那一定是勋贵人家出身。

那老妇看到众人在看她也不拘谨,却径直走到沈姝的面前。

“你可是沈家大姑娘?我是英国公府上的嬷嬷,此次来秦淮探亲,刚巧接了府上四夫人的差事,便着老奴过来特意接姑娘上京。”

“多谢嬷嬷!我正是府上大姑娘!”,沈姝总算是心安下来。

虽然现如今背后有京城英国公府护着,但毕竟来人不是正经主子,沈姝也不敢保证那吕飞不会胡来。

“英国公府?”,吕飞在心中略一思量,也知道目前韩大人,还不是和京城勋贵硬碰硬的时候。

未免坏了韩大人的好事,吕飞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姝,才悠悠的开口,“今日是在下的大喜之日,未免误了吉时,多有怠慢!”

说着朝那嬷嬷行了一礼,便带着迎亲的队伍出了门。

等坐上去京城的马车上,沈姝还有点恍然。在秦淮,那韩大人就是土皇帝,没想到多少还是忌惮着点京城的高门权贵。

而此时,沈姝也知道,自己如今已经及笄,此番到京城,务必要找户人家嫁了。

此行一路由英国公的马嬷嬷带着,马嬷嬷本是国公府李官家家的,此番本就是是到秦淮老家探亲。

听闻四夫人也要遣人过来,便顺道接了差事。

一路来,沈姝也和马嬷嬷熟络起来。这天刚到驿站,玉镯扶着沈姝正往里走,行至拐角处,迎面撞上了一个蹦跑中的孩童。

孩童八九岁,穿着宝蓝色的锦缎长袍,头发用同色的锦带束着,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你是谁?怎么生的如此美?”,孩童揉了揉被撞得发红得鼻头,两眼亮晶晶的问沈姝。

“小公子,可是撞疼了?这可如何是好!”,旁边伺候的小丫鬟看到主子通红的鼻头,忙紧张的问。

“就你多嘴!你没看到我在跟这个漂亮姐姐说话吗?”,小公子满嘴的不耐烦。

沈姝也知道,这是通往京城的官道,看看主仆两人的穿着打扮,必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正准备回答,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声。

“旭哥儿,你这是皮痒痒了?撞到人还不赶紧给人家道歉,杵在这是要作甚?”

沈姝抬眼看去,就见远处走来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穿月白色锦袍的年轻男子。

男子斜眉入鬓,五官清俊,端的是风流倜傥。

男子见被自家幼弟撞到的少女,微微抬起头朝自己看来,便见姑娘家皮肤白皙,峨眉下是一双仿若会说话的杏眼,鼻若悬胆,朱唇微微轻启。

便听到那清脆婉转的声音说道:“公子见外,是我不小心撞到了小公子,还请公子海涵。”

一时间,宋晖竟是看得有点痴迷。自己向来不好女色,也不知道今日是何故,竟然对眼前的女子生起无限的好感。

眼看着该貌美女子说完便准备离开,男子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我是昭平公主府的宋晖,刚刚撞到姑娘的是我幼弟宋旭。”

昭平长公主府!

在一路来的路上,沈姝便听马嬷嬷说过京城的众多世家。

其中便有昭平长公主府上,府上共有三位公子,宋晖出身又高,可算是真正的皇亲国戚。

作为嫡次子,宋晖也不用继承家业,娶妻上自然不会非高门贵女不可。

身份高,在家族中相应的也不用承担过多的责任,自己若是够一够,嫁给这样的郎君也不是不可能。

思及此,沈姝轻轻抬眸,眼中含有笑意的略微看向宋晖,嘴角微微翘起,便轻轻开口道:“我是英国公府的表小姐,见过宋公子。”

说完盈盈行礼后,便由玉镯的陪伴下往驿站客房走去。

沈姝仅仅是点名了自己是英国公府“表小姐”的身份,就不再多言。

若是该男子对自己有那方面的意思,也表明了自己并无抗拒,可为往后留足了余地。

等看着沈姝的背影拐入厢房,宋晖就看到一条绣着梨花的手帕,掉落在刚才姑娘站的位置。

捡起来一看,就见上面用月白色的丝线绣着一个“姝”字,看了看,宋晖便将帕子揣进袖中。

这一幕,刚巧被站在对面二楼窗户后面的一双眼睛看到。

前不久就是这吴侬软语冷漠的言语,将早就已经重伤的自己抛入水中。

这一刻,又是这语调,将自己的好友蒙骗勾引如斯。

这女人就是冷漠又自私的女子!“啪”的一声二楼的窗户重重的砸下。

当然,沈姝还对此事一无所知,还在兢兢业业的扮演着自己温柔纯良小白花的人设。

这几日,本就因为昭平长公主安排的频繁相亲宴,不胜其烦得得宋晖。可算是有了想要成亲的念头。

另一厢,宋晖正准备晚膳的时候,再跟这英国公府的表小姐套点近乎。

宋晖忙将一直伺候的书童找来,耳语几句。

片刻,宋晖的书童便抬着一碟精致的糕点,到沈姝这边。

“这位小哥是英国公府上的吧?我们二公子,让小的给府上的表小姐送点如意糕过来赔罪。”

看到一个有点面善的面孔,宋晖的书童杜江也不好冒然去找人家姑娘家,在确定这就是英国公府的人后方说道。

“多谢宋二公子,我这就给我们表小姐送过去。”,说着那侍卫打扮的男子便抬着糕点拐到了国公府嬷嬷所在的厢房。

十息之后,这盘糕点摆在了李煊的桌上。

“世子,我可记得声音。刚刚那表小姐,可能就是前些天将您丢入水中的姑娘。”,耿直侍卫不忿的说道。

李煊嘴角抽搐,难道自己的眼睛是瞎的吗?

还丢入水中,那小娘子胆肥得很!

若是沈姝知道,自己的小马甲已经些儿捂不住了,不知道会作何表情!

小说《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嗯~”,撞到鼻头吃痛,沈姝不由得闷哼一声。

这在被沈姝撞个满怀的李煊看来,就异常的暧昧了。

李煊一直沉着冷静的心脏,也不由得漏跳了一拍,似是能听见自己胸腔中,那强劲有力的跳动。

再闻着女子发间的馨香,从有过任何女人的李大公子,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刚刚沈姝一个人的时候,还在想着铺子里面的事,此时感觉自己撞到了人,只是隐约之间感觉有些像国公府的二公子,便脱口而出:“二表哥!”

刚刚还飘飘然,犹如站在云端的李煊,猛然间听到沈姝的这一声“二表哥”,仿若晴天遭了雷劈,眼眸也越发冷了下来。

李煊心中泛起酸楚,先前不是喜欢长公主家的二公子吗?怎么现在又看上了自己家的二弟?

便右手捏着沈姝的下巴,迫使沈姝昂起了头。

声音虽然狠厉,但语气中又透露着些许的底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女人?进京的路上就想要勾搭宋二公子,现在还想要招惹我二弟?别以为……”。

沈姝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梦中眼前那张嘴在巴拉巴拉的一直聒噪,至于来人说什么,那是半句也没有听进去。

沈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见那张讨厌嘴的还不停,想也不想,沈姝便晕乎乎的伸出双手,勾住对方的脖子,还顺势把对方的头又往下拉了拉。

李煊根本没预料到沈姝敢对自己动手动脚,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一时之间倒叫沈姝得了手。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这“美人计”李煊实在是躲不过啊!

眼前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仿若有诱人的旋涡一样,让人只想沉迷其中。

沈姝醉眼迷离,眼尾微微发红,看着眼前滚动的喉结,右手便由男子脖颈处,一步步往下滑。

当那如葱的白玉柔荑,触上滚动喉结的时候。他呼吸一滞,灼热的气息喷洒到沈姝的如花的面颊上。

抬起刚刚捏住沈姝下巴的手,一把抓住了沈姝那点火作乱的纤长手指。

沈姝吃痛,她本就不是那循规蹈矩之人,梦里自己都受到欺负了,便想也不想,朝眼前人的唇上咬去。

自小就循规蹈矩的跟李轩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女子居然敢吻上他的唇,

李煊只觉得自己的双唇触到了一处湿滑的柔软,鼻吸之间尽是少女的体香,而更加放大了唇上奇异的触感。

男人眼眸暗了暗,欺身上前,将沈姝抵在了道旁的假山上,双手也扶上了那不盈一握的纤腰。

正准备加深那个吻,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小丫鬟的声音。

“小姐!小姐!”,不远处玉镯已经在路边找到了沈姝不小心掉落的耳坠,回到刚刚分开的地方,却不见沈姝在原地。

李煊抬起手,轻轻点在沈姝的睡穴之上,将已经瘫软在怀中的女人,放到旁边的石凳上。

李煊走出去几步,又再次回头深深的看了沈姝一眼,才掩入月色之中。

守在松涛院门口的赵八正在伸长了脖子等李煊,主子再不来,自己这就要“误事”了。

今日舅母可是带了表妹来自己家,就等着回去见上表妹一面。

看到李煊进来,赵八脸上笑开了花:“主子,您可算是回来了,我家那娇娇的表妹来了,我可得回去看看。”

表妹!又是表妹!

李煊面上有点不自然。

“誒,主子,您这嘴唇怎的破了?”,明明刚刚出去的时候,主子的脸上还是如常的啊!怎么一转眼就破了呢!

李煊一个眼刀子甩过来,“做自己的事去!如果有时间,兵器房再好好的打扫一遍!”

就是自己脸皮够厚,也不能告诉下属,自己被一个弱女子轻薄了去的事。

这让自己的颜面何存?

那边,等玉镯找个半天,才在假山旁的石凳上发现昏睡过去的沈姝。

“小姐!小姐!……,你怎么在这就睡着了?”,玉镯忙把灯笼放在一边,就去扶沈姝。

“嗯~,我这是睡着了?”,这一刻沈姝的脑袋仍然昏沉,但玉镯自己还是认得出的。

刚刚难道是自己做了个梦?记得梦里隐约是自己还强吻了二公子!

!!!!!!

难道自己就这么得恨嫁?沈姝摇了摇脑袋,一脸的窘迫。

这边,沈姝在玉镯的搀扶下到了梧桐院,院中早就有负责洒扫的小丫鬟备好了热水。

今日沈姝饮了酒,便在玉镯的伺候下沐浴。

玉镯一直都知道,自家小姐皮肤白皙,也颇有身姿。但褪去衣裙后,玉镯更为吃惊。

小姐身姿窈窕,平日里的衣裙,多少还是掩盖了不少春色。

此刻玉镯才知道,这半年来,小姐褪去了一些稚气。胸脯却是越发的丰满挺翘起来,柳腰经过进京的长途跋涉,又细了两寸。

秋日里穿得衣服比夏日要厚实一些,堪堪挡住了臀部的曲线。

这要是在夏日里,光一个背影就让人心猿意马,就是自己一个女子,看了都不禁脸红心跳。

再看看自己粗壮的四肢,菜地一样的前胸,圆圆的脸蛋,活脱脱一个老妈子!

还是自家小姐好啊!

泡了个热水澡,沈姝这边也略微松快了不少,倒是一夜好眠。

松涛苑那边就不一样了,李煊是处理完公务才入睡。

也不知道是夜里什么时候,李煊倒是做起梦来。

梦中女子妖娆大胆,身穿一袭半透明的红裙,床榻边挂着的轻纱,时不时的扫过女子修长的玉腿。

那双柔若无骨的素手就显得颇为调皮,轻轻勾住自己的脖颈,水润嫣红的双唇轻轻贴到了自己的耳边,耳边尽是灼热的香甜气息。

梦中从那大红的床帐间,再到女子用的妆台上,还有洒满花瓣的浴桶中。

春色无边,极尽荒唐!

等李煊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掀开被子,脸上已经一片黑沉。

虽然李煊一直没有过通房侍妾,也确实对那样的事没多大兴趣。

况且梦中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晚酒后强吻了自己的沈姝!

今日公务在身,李煊轻咳一声,见沈姝忘了过来,便开始询话。

“本官乃是大理寺左少卿李煊,今日关于周大人遇害一事向你们盘问。”。李煊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沈姝自然知晓其中的意思,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马车?”,等文史开始记录卷宗的时候,李煊便开始盘问。

“我们发现的时候,大概就是未时三刻,当时我的车夫看到对方有马车驶入巷道,便主动的退回到巷道口让行,可......”,剩下的可能车夫比自己要清楚的多,沈姝也就一句带过。

“当时我跟我们家小姐在车上,确实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询问玉镯的时候,玉镯也如实道来。

“大人,我刚到巷口,就看到对方的车夫头戴斗笠,双手抱在胸前。做我们这行的,平日里出工会很冷,双手抱在胸前是很多车夫的习惯。我见对方不抬头,跟主子禀报后,退到边上让行。可刚巧这路年久失修,有一块石头被车辙压得突了出来,对方车轮压在上面,马车夫就直挺挺的栽到到地上。马车上也没什么标志,我便拉开车帘查看是哪家出了事,还能不能请郎中过来救治。就看到车上的无头男尸周大人。”

先前衙役过来的时候,已经确认死者就是右曹郎中周见琛周大人。

要不为何能够惊动大理寺?

此时,属下验完尸体便进来禀报,“少卿大人,死者伤口平整,可见应该是用锋利的武器斩下。车夫则是一刀封喉,从现场的血迹来判断,可见此地根本不是第一现场。还有卑职还在周大人的衣袖处,发现不少脂粉。这条巷道,也刚好可以通向怡红院。”

李煊的眼神暗了暗,心中已经有了思量,不管这周大人是被何人所杀,这次倒是可以挖出不少周大人的秘辛出来。

听到属下禀报,周大人袖口处有不少脂粉,在联想其刚入国公府的时候,眼前的表妹便能闻出三婶用的花露有问题,便知道她在识别味道方面,还是有不少天赋的。

便转过头对沈姝说道:“不知道沈姑娘可否帮忙辨认一下那脂粉的味道?”

还在强压下胃中恶心感的沈姝,猛然听到李煊的问话,那压下去的恶心又往上涌了,李煊肉眼可见的,沈姝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李煊也发觉,可能是自己的话给沈姝造成了歧义,忙解释道:“表妹莫怕,不知道用手帕沾了那脂粉过来,表妹能否分辨得出?”

沈姝的脸色终究缓了过来,不过仍旧拿手帕捂住口鼻,只剩下一双湿漉漉的杏眼在外,看得是楚楚可怜。

李煊从怀中掏出手帕,递给站在门口的赵八。

赵八心中还在嘀咕,用这手帕去蹭点脂粉过来,就能分辨得出脂粉,主子这是想的啥馊主意?

不过作为下属,虽然不太赞成主子的做法,但执行能力是完全没问题的,也就半盏茶的时间,赵八就将那手帕送了过来。

还别说,怕那沈姑娘难以分辨,赵八还特意多蹭了两下。

沈姝拿过帕子,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脂粉味道,里面用料最多的应该是桂花,其次还能闻到香茅的味道,荷花的香味。

可以断定,调香之人哪里懂得各种香味之间的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而是将很多味道浓烈的材料混合在一起,但每种材料的用料又比较考究。最开始沈姝脑中跳出的是,这脂粉制作成本可不低。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