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嘉婳,那是什么啊?”鹿茵茵探头瞅着。

“护发膏。”

“很贵吧?”鹿茵茵看一眼自己分叉的发尾。

鹿嘉婳从镜子中看着鹿茵茵贪婪的目光,觉得这人真是不长记性。

“贵,当然贵了,我妈妈托人从国外给我带的呢!”

鹿茵茵一听,更想得到那个东西了,“国外的啊,可是二婶给你买的,你不是不爱用吗?”

鹿嘉婳低头一笑,长发挡住了鹿茵茵看过来的目光。

“可是对我头发好啊!”

鹿嘉婳缓缓起身,坐到床边,“你闻闻,是不是很香?”

鹿茵茵不用靠近,就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这东西可真好啊!”

“那是当然了。”鹿嘉婳点点头,“我的头发多亏了它呢!”

鹿茵茵越发动心,不过她也不会明着要的。

“嘉婳啊,你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啊?”

鹿嘉婳拿过床头的指甲油,往脚指甲上小心翼翼画着,“上礼拜你不就知道了吗?这次只不过定下日子了。”

“不是,那人可是二婚啊,你找什么样的不行?”

“二婚怎么了?他多有前途啊!”鹿嘉婳轻轻吹了两下,虽然不一定能吹到地方,“他现在就是上校了,再过几年也许就赶上我爸了。”

没错,等到几年后,这匹黑马确实让人远近闻名!

那是余琰未来几年拿命拼出来的,其实到他这个高度,已经不好往上升了,所以光是一想,就知道余琰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哼,那我也不喜欢当兵的。”鹿茵茵摇摇头,“而且他家里还是农村的。”

鹿嘉婳画完左脚,画右脚,“对了,堂姐,你和那个男的怎么样了?”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