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
  • 精选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白水青菜
  • 更新:2024-07-10 21:53:00
  • 最新章节:第14章
继续看书
李煊沈姝是古代言情《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双洁!双洁!&独宠&HE&欢迎入坑&非小白文,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心机美人&腹黑世子]沈姝身娇体软,声音千绕百转,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哪想到一招不慎,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李煊:你看我俊美又多金,还是个准国公爷。嫁给我,可好?沈姝:坑谁,也不能坑自己,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那就是个早亡的!-----------------------------------不知从何时起,李煊经常会梦到那个女子。那微微张开的红唇,娇艳欲滴,极尽魅惑之色。那轻轻勾起的眼睛里,满是柔情和蜜意。那玲珑有致的身躯…………自那以后,李煊沉醉其中,再也无法自拔!李煊抓狂——那美人儿一心想着别人的高枝!!!!什么?本小爷早亡?不存在的!...

《精选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精彩片段


今日公务在身,李煊轻咳一声,见沈姝忘了过来,便开始询话。

“本官乃是大理寺左少卿李煊,今日关于周大人遇害一事向你们盘问。”。李煊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沈姝自然知晓其中的意思,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马车?”,等文史开始记录卷宗的时候,李煊便开始盘问。

“我们发现的时候,大概就是未时三刻,当时我的车夫看到对方有马车驶入巷道,便主动的退回到巷道口让行,可......”,剩下的可能车夫比自己要清楚的多,沈姝也就一句带过。

“当时我跟我们家小姐在车上,确实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询问玉镯的时候,玉镯也如实道来。

“大人,我刚到巷口,就看到对方的车夫头戴斗笠,双手抱在胸前。做我们这行的,平日里出工会很冷,双手抱在胸前是很多车夫的习惯。我见对方不抬头,跟主子禀报后,退到边上让行。可刚巧这路年久失修,有一块石头被车辙压得突了出来,对方车轮压在上面,马车夫就直挺挺的栽到到地上。马车上也没什么标志,我便拉开车帘查看是哪家出了事,还能不能请郎中过来救治。就看到车上的无头男尸周大人。”

先前衙役过来的时候,已经确认死者就是右曹郎中周见琛周大人。

要不为何能够惊动大理寺?

此时,属下验完尸体便进来禀报,“少卿大人,死者伤口平整,可见应该是用锋利的武器斩下。车夫则是一刀封喉,从现场的血迹来判断,可见此地根本不是第一现场。还有卑职还在周大人的衣袖处,发现不少脂粉。这条巷道,也刚好可以通向怡红院。”

李煊的眼神暗了暗,心中已经有了思量,不管这周大人是被何人所杀,这次倒是可以挖出不少周大人的秘辛出来。

听到属下禀报,周大人袖口处有不少脂粉,在联想其刚入国公府的时候,眼前的表妹便能闻出三婶用的花露有问题,便知道她在识别味道方面,还是有不少天赋的。

便转过头对沈姝说道:“不知道沈姑娘可否帮忙辨认一下那脂粉的味道?”

还在强压下胃中恶心感的沈姝,猛然听到李煊的问话,那压下去的恶心又往上涌了,李煊肉眼可见的,沈姝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李煊也发觉,可能是自己的话给沈姝造成了歧义,忙解释道:“表妹莫怕,不知道用手帕沾了那脂粉过来,表妹能否分辨得出?”

沈姝的脸色终究缓了过来,不过仍旧拿手帕捂住口鼻,只剩下一双湿漉漉的杏眼在外,看得是楚楚可怜。

李煊从怀中掏出手帕,递给站在门口的赵八。

赵八心中还在嘀咕,用这手帕去蹭点脂粉过来,就能分辨得出脂粉,主子这是想的啥馊主意?

不过作为下属,虽然不太赞成主子的做法,但执行能力是完全没问题的,也就半盏茶的时间,赵八就将那手帕送了过来。

还别说,怕那沈姑娘难以分辨,赵八还特意多蹭了两下。

沈姝拿过帕子,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脂粉味道,里面用料最多的应该是桂花,其次还能闻到香茅的味道,荷花的香味。

可以断定,调香之人哪里懂得各种香味之间的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而是将很多味道浓烈的材料混合在一起,但每种材料的用料又比较考究。最开始沈姝脑中跳出的是,这脂粉制作成本可不低。

“啊!那是张家小姐张嫣!”围观的小姐有人小声低语。

张嫣?

不就是原书中的恶毒女配?

张嫣有个当贵妃的姐姐张蓉,原书中一贯都是肆意张扬的。

沈姝好奇的看着这个结局比自己还惨的女配,真不愧是恶毒女配,自己才初次见面,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她在作死的边缘无限试探!

再看看此时的小白花女主,看起来惨兮兮的,还真是能够勾起人的同情和保护欲。

可沈姝不是那圣母,原书中女主可是秘密将张嫣做成了人彘,这哪是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想起这,沈姝不由得抖了抖肩膀,她们这样的人太可怕了,还是少沾染为妙!

思及此,沈姝便安静的站在一边默默观看。

此时,刘娥也早已经在国公府丫鬟婆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抖了抖衣裙上的灰尘,如一株青竹般站在原地,肩颈和脖子伸开,就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般姿态优雅。

沈姝:啊!这可不就是亲眼所见的端王妃!

做好这些,刘娥才抬起头看向张嫣。沈姝这时才发现,她眼中根本没有刚才摔下马的慌乱,有的是那种胜券在握的气定神闲。

这就奇了!怪了!谁这么狼狈的时候还会故作优雅?

再看看国公府的几个小姐公子,也正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刘娥。

“张嫣!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要一鞭子抽在我的马背上?”

短短几句,就让围观的众人知晓,这又是张嫣无理在先,趁着自家鲜花簇锦,烈火烹油,专门欺负旁人。

“哼!我就打你马背了,又如何?刘娥,我早就看你不顺眼,欺你,辱你!你又能奈我何?”马背上的张嫣一脸的不屑。

“平日里,你随意折辱人也就算了。就在这山道之上,想不到你还能做出这样置我于死地的事来!今日,若是你不给我道歉,我们就到宫里,找太后娘娘评评理!”刘娥抿紧了唇,一脸不畏强权。

话里话外,表达出只要张嫣可以道歉,刘娥便可以大度的原谅。

确实可以为刘娥博得不少好名声。

张嫣本就有些骄纵,而且张贵妃又正得皇上宠爱。张家也是烈火烹油的时候,又哪能会随意低了头?

“这是上山的路,谁让你骑马横冲直撞,若是今日,我不抽你的马这一鞭,你是要把我撞到山崖下面去?”张燕虽然任性妄为。但也不是完全没一点脑子,他人随意败坏自己的名声,当然会为自己辩解两句。

“我的马突然转过去是我的不对,但是我也不知道,路上有这么大的一个水坑。马也是不小心踩上去,才会趔趄了一下,发生这样的意外。”被张嫣指责是她先撞上去的,刘娥以退为进。

“是啊!我们在后面都看到了,这可不是张姑娘的错。这条路大家也经常走,以前完全不会出现马滑了蹄的情况。”

“就是,刘姑娘也不是有意的,看她摔下马,可是一点都不轻,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后面过来的几个世家小姐,也在窃窃私语。

话语虽然小,但还是让当事人和国公府的几位公子小姐听到了。

刘娥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满脸的委屈和无可奈何,“你根本就是看我们承恩侯府好欺负,才如此折我颜面。”

刘娥说这话也没错,张家确实靠着张贵妃得宠,这几年来在朝中是越发的过分,就连张家的下人出去,都比其他府上的优越几分。

但刘娥这样的话,轻而易举的就将小姐们的过节,上升到了家族矛盾的高度。

“哎!刘姑娘真是可怜!”

“确实!哎!”

“上次我看中了一只发簪,也是被张小姐捷足先登了!”

“上次张小姐的丫鬟,还打了我的贴身大丫鬟!”

围观的姑娘们也感同身受,实在是张家一直都嚣张至极。

沈姝意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切。

也不知道国公府的几位小姐,有没有看出刘娥的意图?

“你……!”,张嫣说不过刘娥,气急之下,竟是扬起马鞭,朝刘娥挥去。

“住手!”,就在张嫣鞭子马上要抽到刘娥身上的时候,一声高喝响起。

一条马鞭甩了过来,鞭尾在触上张嫣马鞭的时候,巧妙的绕了上去。就这样将张嫣马鞭重重摔在地上。

沈姝注意到,若是张嫣没有及时松手,现在躺在地上的还要加张嫣一个。

反观站在旁边的刘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切就好像是提前算计过了,以身入局,不知道这刘娥要谋求什么?

转眼再看向来人,来人是个年纪刚刚弱冠的男子,身穿暗红色的锦袍,头戴金冠,剑眉星目,气宇轩昂。

“那是三皇子殿下!”,宝筝走到沈姝跟前,小声的提醒沈姝。

毕竟这在京城,天子脚下,面对皇亲国戚,容不得有半点差池。

皇权斗争本就强烈,沈姝是想嫁入高门大户,但目标也只是做一个官家夫人,可不想搭上自己的性命,去博那无上的地位。

赢了还好说,输了便是万劫不复!

为此,沈姝悄悄后退几步,垂手立在一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三殿下!”,在场的众人都垂手站在一边。

等三皇子翻身下马的时候,脸上早就不见了先前语气中的盛怒,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和颜悦色。

果然,皇家就没有心思单纯的!

“嫣妹妹也来秋名山啊!”三皇子踱步走到张嫣面前,颇为关心的问道。

刚刚被三皇子打断,张嫣心中还有点愤懑,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三皇子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刘娥,走到刘娥面前,将刘娥的半个身子挡在身后。

难道这刘娥与三皇子有什么私情?也不知道那张嫣是否看出来端倪?

随后三皇子才不急不慢的对张嫣说道:“先前你不是跟贵妃娘娘说了,喜欢那南洋的物件吗?我找人寻了些过来,回去我就遣人送到你府上。”

果然,张嫣听到三皇子说的物件,倒是心情舒畅了几分,不过仍旧不给三皇子好脸色。

张贵妃进宫数年,膝下一直无子,有那小道消息,说是张贵妃有意撮合三皇子和张嫣。

只不过碍于辈分上有些不合礼数,一直没有将之摆上明面上,不过这事似乎皇上也是默许了的。

皇家的事又哪是这么好掰扯清楚的,历史上夺兄之妻,夺子之妻的事还少见?

但京城人都知道,张嫣最喜欢的可是英国公府的大公子李煊。

众人以为这就是李煊年纪不小,还没有娶亲的缘故之一,在一定程度上,是那张贵妃还没有做最后的选择。

见张嫣并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三皇子脸上也并无郁色,只是稍微在走近两步,低声对张嫣说了几句。

张嫣听后,脸上扬起微笑,高兴的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还有假!这事,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敢胡乱说的。”三皇子调笑了两句。

“三殿下告辞!”,张嫣有点迫不及待的从丫鬟手中拉过缰绳。

“走!我们先上山!”,便带着自己的随从朝山上策马而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