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
  •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夜霏晗
  • 更新:2023-11-20 16:42:00
  • 最新章节:第17章 何妨一试?
继续看书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 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 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 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 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 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 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 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 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精彩片段

放学后,姜渺便拎着书包快步走出校门,拦了个出租车前往逸阳会所。

这一次,顾婉婉倒是识相地没叫住她。

二十分钟后。

姜渺出现在逸阳会所的大门口,正要踏进去就被门口的两个保安拦了下来。

“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其中一个光头保安出声道。

说话的人眼神有些贪婪地在姜渺身上来回打量。

虽然这女娃娃长得十分标致,但她穿着一身校服,浑身上下连一件值钱的首饰、手表都没有,怎么看怎么穷酸,怎么能进他们逸阳会所的大门?

“为什么不能进?”姜渺淡淡地问。

另一个稍年轻些的寸头保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搁这废什么话呢,这种地方也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消费得起的?赶紧滚一边玩儿去。”

姜渺面色一沉,冷冷地扫了那寸头一眼。

那寸头保安背后顿时窜起一股寒气。

靠!这小丫头片子什么来头?

那眼神森森的带着戾气,只是一眼,居然让他本能的感到了危险......

他不想承认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吓住了,硬着头皮吼道: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这儿不是你们小孩子来玩的地方!赶紧给我滚!”

姜渺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皱眉道:“叫高阳出来。”

那寸头顿时一愣。

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会知道他们总经理的名字?

“你以为你是谁啊?”那光头显然比较莽撞,骂骂咧咧道,“随便什么人在门口喊一喊,我们总经理都得出来见见,那他不得忙死?”

一边说,他还一边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不过,如果你今天晚上愿意陪哥哥......”

他猥琐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姜渺反手摁在了一边的墙上。

光头登时痛得冷汗直流,还没等他叫出声,姜渺又一脚踢在他的腘窝上,他立刻跪倒在地。

“操!猴子,你踏马还在这傻站着干嘛啊!上啊!”

都这样了他还不甘心地冲一旁的寸头保安喊着。

寸头迟疑了一会儿,正在犹豫要不要动手时,就看到总经理高阳匆匆赶来了。

高阳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差点惊得把自己舌头咬断!

“哎哟喂,这是在干嘛,快快快,赶紧松开!”

姜渺看清来人,这才松开了寸头。

光头起身后,还以为高阳是在为自己说话,顿时得意洋洋。

“高经理,好好收拾下这死丫头,玛德,敢打我!?活腻了吧!”

下一秒,一个重重的巴掌就抽在了他的脑门上。

“我看你踏马的才是活腻了!谁你都敢惹!啊?你现在就去财务那里结工资,明天别来了!”

光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干懵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刚抽完自己的高阳又跑到那个死丫头面前,一脸担惊受怕地问道:

“我的祖宗哟!都怪我管理不善,让这小鳖犊子惹您生气了,您没事吧?”

姜渺转动了一下手腕,淡淡道:“没事,进去吧。”

寸头人都看傻了,瞪着双眼痴呆地问道:“经理,这谁啊?”

高阳又狠狠给了他一脚,怒骂道:“你这不成器的玩意儿,这可是我们店的至尊VIP!幸亏人家气量大懒得跟你计较,否则你今天就等着被扔进江里喂鱼吧!”

听了高阳的话,寸头震惊地张开嘴,却迟迟没有发出声音。

姜渺上了二楼展厅,扫视了场地一周,准备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高阳急冲冲地跟了过来,连忙道:

“小祖宗,这儿哪配您坐啊!我早就给您安排好了包间,您劳神跟我走。”

他一边说一边弯腰对姜渺做出“请”的手势。

二人来到编号为666的包间后,高阳又是倒茶又是上果盘的,给他忙坏了。

姜渺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道:“你好歹也是个经理,怎么这点小事还要你动手。”

“瞧您说的什么话,您平时都是派人过来,难得这次肯赏光亲自来,我可不得好好服务服务。”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待会儿。”

姜渺脸上没有太大反应,将高阳赶出了包间。

早知道今天也派人过来好了,一惊一乍的,耳膜都快被他吵裂了。

她叉起果盘里的一块甜瓜送进嘴里,百无聊赖地看向包间里的大屏幕,上面显示着一个倒计时。

提示着拍卖会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

等到拍卖会正式开始的时候,这块屏幕就会实时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地展示拍卖品。

如果有姜渺想要的东西,她只用按下面前圆柱形物体上的按钮就行了。

黄色按钮每按一次,代表加价十万。

蓝色按钮每按一次,代表加价五十万。

红色按钮每按一次,代表加价一百万。

不过姜渺只是奔着最后一件拍卖品才来的,至于别的东西,都入不了她的眼。

连着吃了好几块甜瓜之后,她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没电了处于关机状态,于是打开书包拿出充电宝给手机插上。

刚开机,她就看到傅承洲发来的微信——

“放学了吗?请你吃晚饭。”

消息时间显示着一个半小时前,好像就是自己手机关机后没多久。

姜渺想了想,用修长好看的手指敲击着屏幕键盘回复道:

“没空。”

此时,逸阳会所的另一个编号为888的包间内。

“怎么回事啊你,跟我出来玩还这么心不在焉的。”

沈临渊将酒杯推到傅承洲面前,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傅承洲沉默不语,翻出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支香烟,轻抿在唇边,打火机擦燃的幽蓝色火焰在他那张俊冶的脸前跳过一瞬,火灭后,一缕白烟徐徐朦胧在他清冷俊美的脸廓前,掩盖住了他淡淡的失落神情。

突然,他的手机在边几上震了一下。

傅承洲身形一动,烟灰险些掉到衣服上。

沈临渊见状,坏坏地笑了笑,先他一步,眼疾手快地拿起手机瞟了一眼。

“哎呀,怪不得看你一直走神。”他将屏幕对着傅承洲晃了晃,“不过,某人怕是要失望咯。”

“别闹。”

傅承洲夺回手机,看清姜渺的回复后,又假装不在意似的甩在一边。

“切,你就装吧,咱俩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沈临渊凑到傅承洲跟前坐下,一脸鄙视地说道。

只见傅承洲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晕,不是吧?动真格的?那你那个叶曼曦怎么办?”

听到这个名字,傅承洲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我跟她之间清白得很,只是我爷爷硬要乱点鸳鸯谱罢了。”

“哦......”沈临渊故意拖长尾音,“意思是你和这个姜渺小同学之间就不清白了?”

傅承洲拿起酒瓶的手微微一顿,却没有反驳。

他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姜渺昨天在甜品店里肆意吃着蛋糕的脸。

还挺可爱。

包间内灯光昏暗,沈临渊没注意到傅承洲脸上泛起的笑意,只是大大咧咧地举起酒杯跟他碰了碰:

“行了行了,今天看上什么跟哥说,哥给你买。”

而这时,拍卖会也正式开始了。

拍卖品一轮一轮地过去了,姜渺专心打游戏,丝毫不在意包间外此起彼伏的叫价声。

直到听到主持人慷慨激昂道:

“在拍卖会即将进入尾声之际,我们逸阳会所为大家带来了一件备受瞩目的压轴拍卖品!

这件拍卖品可谓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玉,虽然它外表普通,可却凝聚着自然界的精华,历经岁月的洗礼,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珍贵!

更重要的是,据说它有蕴含着神奇的能量,有着令人称叹的延年益寿、安神定宁的功效......”

姜渺放下手机,一瞬不瞬地紧盯大屏幕。

这世上恐怕只有她知道,这块玉的价值远不止这些。

如果能得到这块玉,她就可以炼出灵蛊。

而灵蛊在蛊术的世界里,可谓是高不可攀,被誉为蛊虫中的至宝。

至今还未听说过有人炼出过灵蛊。

主持人滔滔不绝地介绍了近五分钟,才终于进入正题。

“......现在,我宣布,正式开始竞拍!起拍价——五千万!”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整个会所内掀起了一阵轰动和兴奋的氛围。

众人纷纷激动地举起手牌,竞相出价。

“五千一十万!”

“五千五十万!”

“五千一百万!”

沈临渊眼神闪了闪。

“这东西有这么神吗?”

傅承洲放下酒杯,慢悠悠道:“我打听过,这主持人虽然介绍的夸张了点,但确有其效。说实话,我今天也是冲着它来的。”

“你想试试这玉对你的失眠症有没有作用?”沈临渊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一块玉而已,能有这么神?”

傅承洲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吐了口烟:“花点钱就能搞定的东西,何妨一试?”

这时,价格已经被抬到了七千万,但仍然还有不少叫价声。

沈临渊撇了撇嘴道:“那你还是自己买吧,我可买不起。”

傅承洲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笑笑不说话。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