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
继续看书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 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 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 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 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 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 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 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 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精彩片段

“你不是冲着它来的吗?按啊。”沈临渊见他无动于衷,不解地问道。

“我等没人加价的时候再按,不然手会很累。”

沈临渊:......

跟傅承洲相比,他这霸总当的属实是差点意思。

而姜渺也是像傅承洲那样想的。

她倦倦地靠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

终于,主持人激动的声音传入耳中。

“九千万第一次!”

啪。

姜渺按按了一下面前的红色按钮。

“666号包厢的客人贵宾九千二百万!”

傅承洲身子微倾,明白真正的较量开始了,终于舍得动手拍下面前的红色按钮。

“888号包厢的贵宾出价九千三百万!”

“666号包厢的贵宾出价九千五百万!”

“888号包厢的贵宾出价九千七百万!”

姜渺此刻十分、非常、极度的烦躁。

因为她发现无论她怎么加价,那个可恶的888号包厢总迅速跟上来。

而这块玉在她们俩的竞拍下,价格翻了好几番,已经被抬到了十亿。

主持人嗓子都喊哑了,再也不似刚刚那样激情四射地喊麦。

“666号包厢贵宾,咳咳咳......出价十亿五千万......”

高阳在后台简直笑得合不拢嘴。

这可是粉红粉红的票子啊!等这块奇玉出手后,他又可以买一套大别墅了!

而沈临渊正一边吃着果盘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世界名画——傅承洲拍灯。

时不时还点评几句。

“看来那位也跟你一样,人傻钱多。”

“你这手速不太行啊。”

“给我拍拍,我也来过个瘾。”

傅承洲的脸色很不好看,烟也一根接着一根。

当价格被抬到十五亿时,傅承洲再也忍不住了。

他长按下红色按钮五秒钟。

突然,包厢内的台柱开始疯狂闪烁,红色光芒如火焰般跳动。

整个会场也响彻着一阵急促的音效。

主持人先是一愣,片刻后,脸色涨得通红,激动地对着话筒差点喊破音:

“888号包厢贵宾爆灯了!!!”

这一消息宛如一颗炸弹,瞬间在会场上引发了轰动。

人们纷纷转头看向傅承洲所在的888号包厢,惊讶和好奇交织在他们的眼中。

“爆灯”的含义迅速传达开来——

无论其他竞拍者出什么价格,都在此基础上再加一千万。

数字是没有极限的,这也更加彰显出了这个神秘的888号包厢客人的财力,竟雄厚到如此!

整个会场笼罩在紧张而热烈的气氛中,傅承洲的这一举动让竞拍变得更加激动人心,直接将拍卖会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天哪!888号包厢的客人是哪位大佬啊!”

“啧,有钱真好啊!”

“呜呜呜,是谁偷走了我的富豪人生......”

后台有几位工作人员试探性地向高阳问道:“经理,自从我上班以来,还是头一回见到人爆灯的,这也太狂了,他出得起价么?”

高阳果断给了他一巴掌。

“你懂个屁!你知不知道888里坐着的是谁啊?那可是全国首富傅承洲!就是八百个亿他也出得起!”

另一边。

姜渺眉心微微蹙起,她意识到如果任由会场上的混乱继续下去,情况只会对自己更加不利。

决然之间,她也毫不犹豫地长按了红色按钮五秒钟。

会场内再次响起那声急促的音效。

主持人站在台上目瞪口呆,没想到在自己的主持生涯中居然能遇上互相爆灯的情况!

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但马上恢复了镇定。

“666号包厢的贵宾也爆灯了!!!”

他大声宣布道。

场内顿时掀起一片哗然。

人们议论纷纷,对这一局面感到困惑,不知道会所现在会如何处理。

“不是吧,那现在这应该怎么办?”有人小声地询问。

“不知道啊,我还从来没见过同时爆灯的情况呢。”

高阳身边的小弟目瞪口呆地说:“高经理,这666号包厢的客人又是何方神圣啊?居然敢跟傅总叫价......”

高阳有些犹豫着说:“这位大佬有些神秘,我也摸不清她究竟有多少家底。但是这些年,她派人在我们这儿拍走了不少高货,累积的花费少说也有几十亿,所以,她的确有爆灯的实力。”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这两位......咱们可都不好得罪。”

高阳略微思考了一下,走上台前,接过主持人的话筒,微笑着说道:

“根据我们逸阳会所的规则,如果出现竞拍者双方同时爆灯的情况,我们需要安排二人私聊协商。请各位稍安勿躁,尽情享受美食美酒!”

场内的人们炸成了锅,不断地交头接耳,说什么的都有。

但他们都很期待双方的协商结果,希望能够亲眼见证这场精彩的拍卖会该如何收尾。

此时一个工作人员走进了姜渺所在的666号包厢,礼貌地说道:

“这位小姐,我们总经理邀请您和888号的客人前去他的办公室私聊。”

姜渺点点头。

这种情况,她必须跟对方好好谈谈,看有没有什么筹码能让对方让步。

反正这块玉,她是势在必得。

跟着他来到高阳的办公室。

高阳赶紧起身迎接,拍了拍沙发,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小祖宗,快坐!888号包厢的客人马上就过来了。”

姜渺低垂眼眸,瞳孔里翻滚着几分戾气。

“你还不过去吗?”沈临渊看着还坐在沙发上摇晃着酒杯无动于衷的傅承洲问道。

“慌什么,”傅承洲漫不经心道,“敢跟我抬杠,晾她一会儿又如何。”

五分钟后。

姜渺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耐烦了。

“什么意思?这人是在跟我摆架子吗?”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踏进了办公室。

高阳又狗腿地招呼道:“傅爷,您来了!”他将傅承洲迎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傅爷,请坐!”

傅承洲的目光,一下子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少女。

姜渺?她怎么在这?

跟着进来的沈临渊也是一愣——

这不是傅承洲心心念念的小高中生吗?

他拿起傅承洲手机的时候,看到她发来的消息说没空,原来是因为要是来这里啊。

姜渺也没想到这个可恶的买家竟然是傅承洲,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见姜渺盯着傅承洲,高阳还以为他们之间是为了那件拍卖品剑拔弩张,分外眼红,急忙出来打着圆场。

“来来来,我先介绍下,这位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傅爷。

这位是沈氏集团的沈公子。

这二位都是我们逸阳会所的至尊贵客。”

姜渺勾起嘴角:“幸会。”

“而这位是......”介绍姜渺的时候,高阳有些犯难了。

算了,随便说一个怎样都不会出错的吧!

“这位也是我们逸阳会所的至尊贵客,姜渺小姐。”

傅承洲只浅浅点了点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沈临渊直视着姜渺的眼睛,嘴唇抿成了一个迷人的弧度。

不愧是他们傅少看上的女人,年纪轻轻的竟然这么有本事。

该介绍的也介绍完了,高阳站在三人之间搓着掌心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笑着说道:

“不知几位就此事打算如何协商?”

“高经理,我们现在是要在起拍价的基础上重新出价吗?”

傅承洲似笑非笑地问道,话虽是对着高阳说的,但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姜渺的身上,这块玉对她来说应该很重要吧?

高阳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刚刚在拍卖会场,竞拍价已经高达十几亿,如果还能再往上涨的话......

他目光迷离,仿佛已经看到无数的钱在他眼前飞舞。

“当然可以!”

“起拍价是五千万?”

“是。”

“行,那就五千万。”傅承洲直接出价。

高阳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不在十五亿的基础上往上加,而是真的直接从起拍价开始了?

这难道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而姜渺几乎是瞬间就懂了傅承洲是什么意思。

她眼皮轻抬,道:“六千万。”

刚刚已经爆了灯,所以遵守规则必须得加价一千万。

高阳忍不住看向傅承洲说道:“傅爷,这样会不会耽误您宝贵的时间?您看要不咱们直接......”

傅承洲打断他的话:“不用了,我放弃。”

“啊?”高阳猛然瞪大双眼。

怎么可能?

傅承洲的大名人人都有所耳闻,据说他看上的东西,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要让步三分。

在他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放弃二字。

可今天,他居然想也不想的放弃了叫价?

这到底什么情况?

一旁的沈临渊忍俊不禁。

他起身走到高阳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

“高经理,傅爷的意思是,这块奇玉他要拱手相让给姜小姐。”他又笑眯眯地看向姜渺,“正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咱们傅爷向来有君子风度,自然不会和一个小姑娘争抢心爱之物,对不对?”

高阳听了眼角直抽抽。

之前叫价到几十亿的也不知道是谁!

如今这价值连城的奇玉,就卖了六千万?

那他还赚什么钱?

可是他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

毕竟这两位,一个是在尚城只手遮天的大佬,另一个是逸阳会所成立至今,几乎拍走大半高货的小祖宗!

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