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大少的娇妻不好惹
  • 隐身大少的娇妻不好惹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欢声笑语
  • 更新:2023-08-07 19:46: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相亲
继续看书
在家里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千金小姐,所有人的嘲笑都没有改变林心怡,直到她被人陷害林心怡要变强大,保护这个男人,可是没有想到,白少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隐身大少的娇妻不好惹》精彩片段

初夏,萝城的傍晚。

林心怡下了飞机,一个人托着行李箱走着。她有整整五年的时间没有回来了。

当年父亲再婚,柳姨成了继母,然后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出国,就再也没有管过她。

昨天,她突然接到柳姨的电话,让她马上回国,父亲病危住院了。

林心怡都没有来得及收拾,就飞了回来,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来访,所有的通道都封死,她只好找了一家酒店先住了下来。

林心怡吃着酒店送进来的晚餐,突然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谁会给她打电话呢?

她刚接起来,电话里传出来一个邪魅的男人的声音:“小姐,你一个人在酒店是不是特别的孤单寂寞,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夜晚。”

一开始林心怡还没听明白,可是他越往下说越难听,反应过来的林心怡冷冰冰地拒绝:“不需要!”林心怡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慢着,我知道你叫林心怡,刚从国外回来,有人出钱,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知道你住在哪,我马上就到。”

“滚,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林心怡说完了,就挂断了电话,脸色已经气的煞白,怎么也睡不着了。

谁会出钱给她安排特殊服务?她回来的消息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林心怡再也吃不下去了,喝了几口水就急忙收拾东西往外走。

“哎……”

林心怡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身上,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方是一位中年男人,一看就是脾气好的老实人,他用手按了一下肚子,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还是说:“没事,没事。”

林心怡看着他额头冒出的细汗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我肚子不舒服。”他用双手又捂了几下肚子:“要不是我房间离卫生间太远了,我也不用跑来跑去的。”

林心怡伸出手搀扶了他一下,手指假装无意地碰了他的腹部:“我住八号客房。我的房间里有卫生间,要不然咱们俩个换一下房间?”

“这不好吧?”男人感觉好了很多:“我住三十号客房。”

“没什么不好的。”林心怡满脸认真地回答。

“谢谢,太谢谢了。”男人刚想问她叫什么名字,林心怡已经走远了。

林心怡走进新的房间,就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在报导一件新闻,白家大少被九辆车连撞,面目全非死掉了,他死的时候样子非常的恐怖。

她裹紧了被子,感觉头有些晕,比起这个白大少来说,她还算是幸运的。

林心怡不知不觉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

林心怡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她慢慢地睁开双眼,突然看到床上多了一个男人,他那立体深邃的五官,给他的样貌添加了好多分。

她急忙看向自己的衣服,发现衣服还穿的好好的,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在这个时候,男人也醒了过来,还没有等他说话,林心怡就变了脸:“到底是谁给你钱,让你为我做特殊服务的?”

白少羽看到眼前突然出现这么漂亮的美女,眼里抑制不住兴奋的表情,可是听到这个女人这么问,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白少羽的口气特别不好,“我像当鸭子的人吗?”

“那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的?”林心怡轻蔑地看着他,“你能给我解释清楚吗?”

白少羽伸出手挠了一下短发,昨天晚上他怎么会喝多了,他不管这些人说什么,把他们都骂走了,然后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后来他就不记得。

“我叫白少羽,昨天晚上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进了这个房间?”

林心怡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摔到他的面前,用手指着门:“拿着你的钱给我出去!”

从来没有人敢当着白少羽的面侮辱他,这是太阳从西面出来了?

白少羽一步一步地靠近林心怡,脸色变的很难看:“你叫什么名字?”

“林心怡。”

白少羽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林心怡的肩膀,接着他的一只手扯住林心怡的睡衣用力一拽,林心怡大块雪白的皮肤暴露在外面:“林心怡,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鸭子该做的?”

“啪……”

林心怡使出全身的力气,甩了他一个巴掌,顿时,白少羽的脸颊感觉火辣辣地疼。

白少羽的额头是一道黑线,他竟然被一个女人打了,他的双眼喷出怒火,随时都可能喷发。

突然,一道晃眼的亮光闪了一下白少羽的眼睛,他用双手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了过去,发现是这个女人脖子上挂的吊坠发出来的。

白少羽身上的怒气一下子就消失,他突然伸出手要去抓林心怡的吊坠。

林心怡看到白少羽扑过来,她就躲到了一旁,可是没有想到,白少羽反应很快,又扑倒了林心怡。

她的唇是如此的柔软,好像果冻般好吃。

林心怡是又羞又气,她用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远离了白少羽,她还一直用手擦着被她亲过的唇。

“有多少美女对我都是投怀送抱,我都不屑一顾,你还嫌弃我?”白少羽看到林心怡这样,显然很伤自尊。

“那些女人对你投怀送抱是因为你是鸭子,能把她们伺候舒服了。”林心怡说话也毫不客气。

“我不是鸭子,不是鸭子。”白少羽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气的要吐血,“我是白少羽,白家的大少!”

林心怡脸上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白家的大少可是豪门中的豪门,怎么会住这种破地方,早就有人给他安排好了总统套房,因为他有花不完的钱。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林心怡急忙用手拢了拢头发,命令白少羽:“还不开门?”

房门打开,林心怡认识,原来的林家的老管家田叔,“我是特意过来接大小姐回家的。”

“好,田叔,我们现在就走。林心怡一边说一边跳下床。

白少羽看到这个女人就要走了,等他在找到她就不容易了,急忙也走了过去抢过林心怡拉着行李箱,“老婆,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谁是你老婆,让开!”林心怡也发怒了。

田叔看了一眼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眼里全都是满意的表情。

“田叔,我们两个人闹矛盾了。”白少羽只好跟田叔解释。

田叔连连点头,“我懂,我懂。”

白少羽胜利地嘴角微微上翘,他随后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走了出去,不过他并没有跟林心怡一起走,而是等林心怡他们走远了,他上了另外一辆车。

车里的司机看到白少羽上车,就急忙打开笔记本电脑,“大少,这是昨天发生的重要新闻。”

他笔直地坐在车上,双眼看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有着特别大的标题,白家大少车祸人亡,今天早上已经出殡。

他双手枕在脑后,眼眸里涌动着深不可测的阴冷。

“怎么办,大少?”司机唐小北急忙问他。

半响,白少羽才回答:“我暂时不回去了,也许我这样更好地找出谁是幕后黑手。”

“这样你不是更危险?”唐小北的眼圈红了:“就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吗?”

“他们已经杀死了一个白大少了,暂时不会在动手了!”白少羽的眼里有些嗜血的模样。

他们来到了医院,林心怡看到躺在病床上憔悴的父亲林振海,他的头上已经夹杂着好多的白头发了,父亲老了,林心怡的鼻子酸酸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她走过去扶起林振海坐了起来,然后拿了一个枕头放在他的后面,让他靠在床上舒服一点。

然后,林心怡就伸出双手在林振海的肩膀上轻轻地按揉起来。

顿时,林振海感觉到浑身轻松了不少,脑袋也清醒了跟多。

林振海也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这个女儿了,昨天他病危想起来要立遗嘱,才想起来还有林心怡这个女儿。

他双眼浑浊地看着林心怡,长高了,也长大,更长漂亮了。

他对林心怡伸出双手有气无力地说,“孩子,我对不起你?趁着我还活着,帮你找一个好婆家。”

林心怡急忙走过去,握住了父亲干枯的双手,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

过去父亲对她的不闻不问,还有不管不顾,在这一瞬间林心怡也释然了。

林心怡敏感地感觉到有问题,她急忙问道,“爹,公司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林振海微微变了脸,看了她一眼,“公司能出什么问题,你也大了,该找一个好人家嫁了。”

林心怡从父亲慌乱的脸上看出来结果,咬了咬牙,“行。”

林振海听了,特别的高兴,“你真的是我的乖女儿。”

房门打开,柳如烟走了进来,几年没见,她还是保养的很年轻,穿着一件紫红色的旗袍,扭动着水蛇腰来到林振海的身边。

她假惺惺地问道,“老公,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你马上去办理出院手续?”林振海吩咐柳如烟。

柳如烟的眼底出现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这怎么行,你的病还没有好呢?”

“快去,我说出院就出院。”林振海当着林心怡的面跟柳如烟吼了起来。

柳如烟被骂的很没面子,恨恨地瞪了林振海一眼,踩着高跟鞋就出去了。

医生也跟着过来了,他劝着林振海:“老先生,你的病还没好,暂时不能出院?”

“我的病好了,我就是要出院。”林振海倔强地回答。

医生也给弄的没有办法,柳如烟提议,“医生,要不你再给他检查一下,要是病还没好,就不能出院?”

医生点头答应了,他开始检查,越检查他的脸上的表情越高兴,“林先生,今天你除了吃我给你开的药,你还吃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吃。”林振海非常肯定地回答,“可能是我的大女儿回来了,我高兴的原因。”

“你的病真的好了。”医生检查完了肯定地回答,“不过你要是出院的话,还要好好地休息。”

林振海点了点头,答应了。

林心怡在这个时候,注意到柳如烟拿着手机去外面打电话,她推开房门,刚好听见后面半句话,“你越快越好。”

她看到面前有一个人影,吓的她心里咯噔一下,用双手捂着胸口,压低声音骂道:“你这个死丫头,吓死我了,什么时候出来的?”

林心怡淡淡地回答:“刚刚。”

柳如烟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急忙掩饰自己,“我刚才给张妈打电话准备饭菜。”

林心怡那双睿智的双眼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她虽然看明白了事情远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不过她也知道看破不说破的道理。

第二天下午,林家的别墅来了一位贵客叶子轩,他是来相亲的。

今天叶子轩还是精心打扮了一下,高档的手工蓝色西装,一尘不染的皮鞋,全身上下无不彰显着儒雅跟高贵。

他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跟柳如烟聊着天,不时地看向二楼的楼梯口。

柳如烟满脸笑容地把叶少的表情看在眼里,“我这就去把林心怡叫过来,怎么画个妆要这么长时间?”

“伯母,不用麻烦,等一下她会下来的。”叶子轩急忙阻拦。

柳如烟还想说什么,可是她看到面前的林心怡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林心怡刚洗的头发,上面散发出好闻的洗发香波的味道,白皙的脸庞,精致的眉眼,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强大的勾人的魅力。

叶子轩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冷美人,从她的眼眸里看出来她的桀骜不群。

柳如烟最先回过神,“心怡,他是叶家的大少叶子轩,今天晚上特意过来跟你相亲?”

林心怡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就在叶子轩的对面坐下了。

“叶少肯出钱帮助我父亲的公司吗?”林心怡坐下以后就直奔主题。

“当然可以了,我叶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叶子轩炫耀地回答,“当然了,是在你答应跟我结婚的前提下。”

“轩哥哥,你来了,是不是来找我的?”人还没到,欢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所有的人看向了门外,发现竟然是提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回来的林曼语,她今天穿着一套红色连衣裙,看到叶子轩来了,脸上笑开了花。

柳如烟急忙迎过去,高兴地把她拽到一旁,“宝贝,你可回来了,还没吃饭吧,快去洗漱。”

林曼语扁了扁嘴,不悦地推开柳如烟,“我在外面吃过了,轩哥哥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回来?”

突然她看到房间里还有一个美女,这个美女长的太漂亮了,她的眼里露出嫉妒的表情。

柳如烟急忙笑着提醒,“宝贝,这是你心怡姐姐,才从国外回来。”

林曼语脸上勉强挤出微笑,“昨天姐姐是不是在云梦酒店住的?”

林心怡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是八号客房吗?”林曼语继续追问。

“是。”林心怡回答完了这个字,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八号客房的那位先生出事了吗?

林曼语挨着叶子轩坐了下来,“我听说昨天晚上八号客房可是约了牛郎。”

叶子轩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林心怡,想从林心怡的嘴里听到她的否认,可是让叶子轩失望的是,林心怡低着头听着,一句都没有为自己辩解。

柳如烟伸出手拍了一下林曼语的脑袋一下,“你这个死丫头,叶少是来跟你姐姐相亲的,你怎么可以跟他们说这些?”

林曼语不满地抱着脑袋,对林心怡翻了几个白眼,“我哪里知道轩哥哥跟姐姐在相亲,我要是知道,打死我都不会说。”

然后叶曼语又在叶少的面前装委屈,“轩哥哥,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小道新闻才问问姐姐的?”

叶子轩忍着内心的怒火,不过他还是礼貌地跟他们告别。

林心怡看叶子轩离开了,她也就往楼上走去。

“林心怡,你给我站住,当初你离开的时候答应我永远不回来了,你为什么不守诺言?”林曼语脸上的笑容消失,用愤怒的声音质问她。

“当年我出国的时候,除了一张飞机票,没有给过我一分钱,是你先不守诺言。”林心怡缓慢地说,声音不大,可是却让人听的很清楚。

“父亲给你的那笔钱被我偷走了,没有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你的命可真够大?”林曼语满脸讽刺地看着林心怡就。

“我会让你为你的错误买单,等着吧。”林心怡的眼眸染上一层嗜血的颜色。

林曼语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在她的印象里,林心怡一直都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女人,过去这样的话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柳如烟把林曼语拉到她的房间,把房门关上,“小祖宗,你这是干嘛?”

林曼语赌气地坐在床上,恨恨地说:“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让轩哥哥知道她是多不要脸的女人,省的被她的表面给迷惑了。”

“原来不是说要跟叶家的那个植物人结婚的吗,怎么这么快就换成轩哥哥了?”

柳如烟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问,心里也很生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要是我早知道是叶少过来相亲,我就不让林心怡回国了?”

“我不会让人把轩哥哥给抢走,林心怡,你这次回国就等着后悔好了。”林曼语的眼里露出一丝狠厉。

林心怡回到卧室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她过了半天也没有接听,可是这个人还是继续打过来。

“喂,你是谁?”林心怡警惕地问道。

“白少羽,我在楼下,出来跟你说件事?”

“没时间,我要睡觉了。”林心怡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你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睡觉,出来喝一杯?”白少羽把握十足地提议。

林心怡想了一下,,“好。”她挂断电话就走了出去。

白少羽带着林心怡来到一家饭店,然后把菜单递给她,“喜欢吃什么,随便点,我买单。”

“没有想到干你这一行的,还挺有钱。”林心怡笑着说完了这句话,就拿起菜单开始点菜。

白少羽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笑着回答,“行行出状元,更何况牛郎也是为了解决女人的生理需求,怎么说也L是一个光荣的职业,这个职业一般人还办不到呢?”

这话噎的林心怡不知道怎么反驳了,她拿起一罐啤酒就先给自己倒满,“白少羽,你真够自大的,来,干一杯。”

白少羽就这样看着林心怡一口就把这杯酒给干了,他只是笑了笑,轻轻地抿了一口。

“我叫你来不光喝酒,你这次回国,不管你父母让你做什么都不要答应!”白少羽一字一句地说的很慢。

“我这次回国,我父母让我相亲,今天晚上,我妹妹把这场相亲给搅黄了?”林心怡想到对方只是一个牛郎,不会有什么家庭背景,再加上喝了些酒,就把藏在肚子里话全都说出来了。

“他们为什么要逼着你相亲?”白少羽的话一下子就问到点子上。

“父亲的公司要破产了,现在急需用钱。”林心怡又倒了一杯酒喝了起来。

白少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明天你可以联系这个人,也许会帮上你?”他把这张名片塞在林心怡的口袋里。

白少羽就是一个牛郎,他给介绍的这个人,估计也是白少羽靠卖身得到的人脉。

林心怡不屑地看了一眼,“谢谢,不需要!”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所有的路都被堵了?万一成功了,你也不用被家里人逼去相亲了?”白少羽说这句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林心怡眯着眼睛看着这张明信片,嘴角露出微笑,“你给我介绍的这个人是不是你的客户?”

“也不算是,过去想要合作了,可是一直都错过了机会,现在想合作,没机会了。”白少羽说的是实话,可是林心怡的想法却不是一个频道上。

林心怡拿起名片看了一下就笑着调侃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你是男女通吃?”

白少羽抓住林心怡的手腕,瞪大眼睛看着她,不悦地问道,“你给我解释清楚,我怎么就男女通吃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