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夫人被你虐疯了
  • 秦爷夫人被你虐疯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希愿作者
  • 更新:2022-07-16 13: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替罪羔羊
继续看书
因为一桩莫须有的罪名,秦丞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和报复叶思黎。他不让她偿命,却偏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到真相大白,叶思黎才挣脱囚禁自己的牢笼,带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和男友离去。秦丞开始后悔,他发现自己无法放开她的手,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她跟别人在一起,从此,曾经虐妻一时爽的秦爷,开始追妻火葬场。

《秦爷夫人被你虐疯了》精彩片段

痛……

剧烈的疼痛将叶思黎从昏睡中唤醒。

她还感觉呼吸困难。

好像下一秒便要窒息。

她艰难睁眼,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有一个男人!

更可怕的是,那个男人,正掐着她的脖子!

“谁……”

她本想问你是谁,但脖子被男人用力掐着,只能吐出一个单调的音节。

却不想,男人听到她的呼喊,竟然笑了,

“周梦卿,你好好看着我,我是找你偿命的人!”

叶思黎震惊地睁大了双眼。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张俊朗非凡,如同神祗的面容。

然而此刻,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里,却满是仇恨!

但问题是,她可不是什么周梦卿!

她有名有姓,她是叶思黎!

她的父母在一场事故中意外丧生,男友见她心情低落,便带她来了明城看海。

却没想,他们刚下飞机,在机场里,男友不过是去买个水的功夫,她便被人从背后捂住口鼻,就此掳走!

却不想,醒来之后,迎接她的,竟是这样一场噩梦!

她不知道,那个名叫周梦卿的女人,和眼前这个满心仇恨的男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但是叶思黎非常清楚,男人搞错了!

她做了替死鬼!

她拼了命的挣扎,想推开男人的手。

然而男人的手是如此有力,她耗尽全身的力气,也只能推开丝毫。

“我、不是……”

她想要解释。

“哼,”男人却冷哼一声,“你不是什么?”

他厉声道,“你不是杀了秦晴的凶手?还是你不是想要撞死她之后逃跑?或者说,你只是后悔,自己没能逃走,被我抓住了而已!”

男人的声音如同索命厉鬼一般,说过这话,他手上力气更重!

甚至,他不止对她动了手……

他用力一撞,叶思黎这才发现,他竟然还在侵犯她!

难怪她感觉那么痛!

一瞬间,她的整颗心坠入深渊。

这人是什么噙兽!

然而,哪怕她的心里有再多的想法,随着鼻尖空气的渐渐稀薄,随着胸腔内空气一点点的流失,她也再吐不出一个字!

她要死了!

难道,自己就要这么糊里糊涂地死了吗?

叶思黎绝望的想着,大脑却感觉到一股致命的酥麻……

她全身的肌肤开始战栗,身上的肌肉也开始无意识的收紧,小脸上涌现出濒死的绯红。

这时,掐着她脖子的男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

他低头,却意外看到了此前从未见过的秀色可餐。

一瞬间,他说不清心头涌出什么情绪,却下意识松了手。

大口大口的空气忽然涌入口鼻,叶思黎拼了命地呼吸,这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可活过来,就一定是一件好事吗?

这时,她感觉身上的男人又动了。

而他还如同催命恶魔一般低沉开口,

“周梦卿,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便宜!”

“我不是周梦卿!我是叶思黎!”叶思黎愤怒道,抬手便想推开这个魔鬼。

但她却显得如此无力,她的声音微弱沙哑几乎不能听见,手上的动作不仅没有推开男人,反而像是撒娇一般轻柔。

男人嘲讽道,“现在为了脱身,连这种谎话你都说得出来了?可是你的身体却很诚实,以前,你不是发了疯一样往我身上扑吗?现在我成全你,你看,你都高兴成什么样了。”

说着,他又是大力扯动。

叶思黎猝不及防被他来了这么一下,拼命忍住的声音到底挤出了唇缝。

她羞愤*绝,抬手便给了男人一巴掌!

啪!

清脆的一声,在房间里响起。

男人的眼神,瞬间结冰!

“周梦卿!”他的声音像是要吃了她一般渗人。

叶思黎被他吓得瑟缩一下,却终于鼓起勇气大声解释,

“我不是周梦卿!我是叶思黎!你派人把我从机场绑过来!你绑错人了!死变态!”

男人却反手还了她一巴掌!

“还想说谎?演戏假装世界上有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你真当我傻?我已经查到你订了机票想逃走,所以才会派人去机场抓你,周梦卿,你向来很会说谎演戏,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说完,男人却似乎厌恶她到了极点,一把推开她,抽身离去。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叶思黎一个人。

她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来,却见自己身处一个装潢非常豪华,却没有几件家具的房间。

顾不得一身的疼痛,她在地上找到自己的衣服,艰难套上,准备离开。

然而,她的手握上门把,稍稍一转,心便凉透了。

那男人离开时,竟然把门反锁上了!

叶思黎往窗外看了看,却发现房间里都是封死了的落地窗,房间通风都是靠的天花板上的换气扇。

她身处的这个房间,竟然是一个囚牢!

意识到这一点,叶思黎小脸瞬间煞白。

但她还没有绝望,她往房间里四下看了看,发现这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床,还有两个床头柜。

她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换气扇,咬咬牙。

片刻之后,她拖着两个沉重的木制床头柜,将它们一上一下堆叠起来,刚好做成能让她站上去,摸到换气扇的高度。

她伸手,抓着换气扇缝隙摇了摇,发现它锁得很死,光靠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

但是,换气扇相对于门窗来说,却已经是她最有希望逃脱的出口了。

叶思黎思索片刻,想到床头柜还有抽屉,便从柜子上下来,扯出空荡荡的抽屉,再踏上木质的床头柜,举起红木制成的抽屉,往换气扇上重重一砸!

砰!

换气扇开始变形,里面的风扇转速也开始变慢。

有希望了!

叶思黎眼前一亮,继续抓起抽屉重重砸向头顶的换气扇窗口。

砰!砰!砰!

终于,换气扇被彻底砸烂,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一个黑漆漆的通风管道!

叶思黎想也没想,赶紧抓着边缘往上爬。

然而,她来之前才被人用药迷晕,之后又消耗的太多体力,一时间,竟然没有力气逃脱。

她手臂上的力气,只够让她悬在半空,片刻之后,她脱力地落回到床头柜上。

她轻轻对自己鼓励一句,

“叶思黎,你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死在那个死变态的牢房里!”

她深吸一口气,这次,她抓着通风口边缘,用尽全身力气,竟然一下子便将自己整个上半身都钻入了通风管道之中!

但是,通风管道的四壁都是光滑的合金材料,一时间,她被卡在了原地,上不去下不来。

“快啊……”叶思黎着急的催促着自己,她的脚努力蹬着想钻进管道,但是偏偏浑身都没有力气,不仅没能钻得更深,反而让她一点点往下滑回那个噩梦囚牢!

她拼了命的挣扎,两只手臂抵住通风管道两侧,指甲也深深卡入管道的焊接处,十指的指节都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

终于,她一点点开始往上蹭。

叶思黎脸上*了欣慰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感觉到,有一只手,在半空中拽住了她的右脚腕……

叶思黎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拼了命的用左脚去踩右脚上的那只手。

然而,下一秒,她的右脚竟然也被从另一个方向拽住!

不止一个人在抓她!

意识到这一点,叶思黎的心中涌出巨大的绝望。

自己这次,真的要做那个周梦卿的替死鬼吗!

她心中恐惧至极,泪水无意识挤出眼眶,她拼尽全力想往里爬,可是这一次,哪怕她的双手指甲都断在了通道缝隙里,也不能改变,她被几个人往回扯的结局……

砰!

叶思黎重重落下,头还磕到了床头柜上。

一瞬间,她眼冒金星,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而这时,扯她下来的人中,有一个中年妇女见状,飞快摸了一下她的脖子。

叶思黎此时正头晕脑胀,只觉得一阵剧痛袭上心头,却无暇在意到底是哪里受伤。

中年妇女却趁机哭嚎道,

“梦卿,梦卿,是妈妈对不起你,从小把你宠坏了,我知道现在秦爷一定会怪你做错事,可是你也不能逃啊!”

叶思黎的头脑依旧混沌一片,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女人的话也没听清。

其实,此刻说话的女人,正是周梦卿的生母。

周梦卿逃得掉,但是周家的生意都在明城,周梦卿的弟弟周梦庄也还要在学校读书,事出突然,她的家人根本无处可逃。

所以,此前扯叶思黎下来的,就是周梦卿的父母。

“哼。”这时,被称为秦爷的男人秦丞冷哼一声走入房间,看着散落在地的换气扇,他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他倒是没想到,自己这次离开这么一会儿,周梦卿竟然就找到了逃脱的法子。

但是,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周梦卿,现在,你说不出谎了吧?”

叶思黎头脑一片混沌,却还能觉察到男人的接近,于是她下意识朝抱着自己的女人身上缩了缩。

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在秦丞眼里,便是默认了他的话!

而此刻,拥抱着叶思黎的女人,也决定亲手把她推入深渊。

周母开口道,“秦爷,梦卿她还小,不懂事,我知道这次她是犯了弥天大罪,您要罚她,我……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只要您还留着这孩子一条命,给她一个坐牢之后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就对您千恩万谢了!”

说着,她便拉着此刻头脑还稀里糊涂的叶思黎跪了下来。

另一边,周父见状,也赶紧拉着周梦庄跪了下来,恳求道,

“秦爷,我们知道都是我们错了,您就是要杀要剐了梦卿我都没有怨言,只是希望您能放过我们一家人,放过梦庄啊……”

“呵,你们在跟我提要求?”秦丞笑了。

那笑容是残忍的,如同生杀予夺的帝王,看着断头台下的罪人。

叶思黎也不知道为什么头晕得不行,但隐约感觉到男人得意的模样,艰难挤出两个字,“走开……”

哪怕杀了她,她也不愿意再看到这个死变态这么高高在上!

“你说什么?”秦丞的语气骤然变得危险起来。

这时候,周梦庄忽然哭了。

“姐姐,姐姐你别这样再让秦爷生气了,我们一家现在都在他手上,明明是你犯了错,为什么要连累我和爸爸妈妈?你还害得我们不够惨吗?”

他呜呜哇哇的哭着,哭得分外吵人。

叶思黎明明感觉不对,很想反驳,但是嘴里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难道,她的头真的被撞坏了?

她低着头,似乎想将脑子里的糨糊往外倒一些,可是偏偏无论怎么做,大脑都是昏沉一片。

可是,她的模样,落在秦丞眼里,却是她已经承认了自己是周梦卿的事情,见到家人后才知道绝望,所以不再说话了。

“闭嘴,滚!”秦丞被周梦庄的哭声吵得心烦,大手一挥,便将周家三人赶走。

周家父母听到这话,却如蒙大赦,拉着年仅十岁的周梦庄,赶紧逃了。

有了秦爷这句话,他们三人,就算被放过了!

周家人一走,房间里又只剩下秦丞和叶思黎两人。

叶思黎此刻依旧低着头,似乎绝望,其实头晕到不行。

“不说话了?周梦卿,你满嘴谎话,犯下大错还有脸逃跑,你说,我要怎么罚你才好?”这时,秦丞却缓缓开口,语调如同阎王。

她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秦丞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黑黝黝的通风管道,他冷笑一下,说道:

“既然,你既然喜欢说谎,现在又说不出一句真话,那嘴就别用了,还有,你喜欢通风管道,那就住里面吧。”

不多时候,叶思黎便被人用铁链捆住了手脚、布条堵嘴,再被塞进了通风管道里!

然后,她上来的入口,被新的换气扇死死封住!

黑暗狭窄的通风管道里,她被缚住四肢,堵住嘴,不得动弹,身后不远还有换气扇在一直旋转着换气。

冷风飕飕的往她身上刮过,她的身上无意识流下大量的冷汗,偏偏头脑还是晕的,只知道自己痛苦,两眼无意识地流下泪水,沉沦在绝望与痛苦的地狱之中……

回周家的路上,周梦卿的父亲周仁德一边开车,一边心有余悸地说道,

“淑娴,还好那个孩子,不是梦卿啊……”

周母于淑娴一边抚摸着已经熟睡的周梦庄,一边回道,

“是啊,这次真的好险,还好梦卿提前给我们打了个电话,我才准备了点药物让她说不出话来。”

说着,于淑娴抬起手来,亮出自己手上一枚钻戒。

这枚钻戒下,有一个精巧隐蔽的机关,藏着一根针,而针上,被她提前涂抹了神经毒素。

这种毒素虽不致命,却会让叶思黎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

刚才他们把叶思黎从空中拽下来的时候,故意让她摔倒,然后于淑娴就趁机将毒针扎入了她颈部的静脉,所以,她才会那么快迷糊。

“哎,也不知道那孩子是谁……刚看着她那样,太可怜了。”于淑娴假仁假义道。

周仁德却哈哈一笑,“哈哈,管她是谁,她自己倒霉,被秦丞抓住,做了梦卿的替罪羊……”

话虽如此,只是于淑娴的心里还是有一个角落,在隐隐约约的不安。

“仁德,你说,我们这么做,以后会不会有报应啊?”

“别想以后了,要不是这次那女孩出现,我们能不能被秦丞这个活阎王放过都是个问题,她死总好过我们死,不然,你真的要看着梦卿受这么多苦吗?”

一时间车厢里安静了下来。

答案如何,已经不言而喻。

周仁德再度开口,“淑娴,家里的资产已经开始转移,这些天你还是关心一下那边,别让秦丞轻易把她玩死了,让她多少撑一段时间,等我们全家都逃了,她再死,也算救人救到底,来世,我们再做牛做马还她的恩情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