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承洲姜渺
继续看书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 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 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 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 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 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 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 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 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傅承洲姜渺》精彩片段

本来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老孙在夸大其词,不就是俩高中生打架吗,又是在学校,能闹出多大的幺蛾子,可现在看来,还真不简单。

“你挺有本事啊,练过?”

他边问边取下耳边的香烟,叼在嘴里掏出打火机点燃。

姜渺嫌弃地别开脸,“这是公共场合。”

刘队长故意把烟雾吐向姜渺,不以为意,

“小丫头片子挺狂啊,知道我是谁么?”

姜渺努起嘴角,厌恶地扇了扇手,眼神中满是反感,

“警察都像你一样没素质吗?”

轻描淡写、毫无温度的一句话,却充满十足的嘲讽,当场众人不由得惊诧地看向她。

刘队长更是一愣,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把同学打成这样,你有素质?”

姜渺低下头,随意地拍了拍衣角,流露出一种不屑一顾的姿态,

“我打他,是因为他该打。”

这时,纪栀柔也赶到了办公室,她一脸紧张地走向姜渺,按住她的肩膀慌乱地问道:

“渺渺,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吧?”

看清来人,孙正兴猜到了对方是姜渺的家长,于是恶狠狠瞪了眼纪栀柔,气势汹汹地挤了过来,脚上的皮鞋踩得地板吱嘎作响,

“你女儿好得很!倒是看看我儿子被她打成什么样了!”

纪栀柔被他的怒吼吓得一激灵,下意识地看向孙元后,惊恐地捂住了嘴,喃喃道:

“怎么会这样......”

见纪栀柔出现,涂定仁十分惊讶——

因为顾婉婉的关系,涂定仁其实和纪栀柔算得上熟悉,没想到,纪栀柔居然也是姜渺的母亲。

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顾婉婉的身世。

他摇了摇头,替纪栀柔感到不值,亲生的还不如抱错的!

纪栀柔此时也注意到了涂定仁在场,略显尴尬地打了声招呼:

“涂老师,好久不见,姜渺是不是和同学打架了?”

“是!”涂定仁不假思索地应声,“顾太太这个女儿,令人头疼得很啊,愣是不及顾婉婉的百分之一,唉!”

纪栀柔脸都快红到耳朵根了。

以前来学校,都是陪顾婉婉站讲台领奖状和奖杯的......

听见两人的对话,吴校长抬眸看向姜渺,只见她抬着下巴,看不清脸上什么表情。

而姜渺内心确实是没有什么波澜,纪栀柔来不来的,对她而言真的无所谓。

“少在那里扯东扯西了,我看人也到齐了,你们娘俩有什么事所里说去吧!刘队长,走!”

孙正兴又不耐烦地叫嚣道。

纪栀柔更慌张了,姜渺是万万不可被带去拘留所的,这样不仅会在她的档案上留下污点,也会给顾家带来污点!

眼看刘队长就要动手,她赶紧走到孙正兴面前劝道:

“先生,您先别着急,这事是我女儿做的不对,我向您道歉,对于您儿子所遭受的身体和精神损失我一定会加倍赔偿,您放心,我先生是云起集团的董事,这是他的名片,您看看能不能就不要麻烦警察了?”

孙正兴蹙眉接过名片看了看上面的字,

切,不就是个做房地产生意的,跟他医药行业的又不搭边,他还真得罪得起!

不过,这笔损失费嘛——

他转了转眼珠子,将名片塞进兜里,装模作样地说道:

“我看你还算有诚意,这样吧,你让她弯腰低头给我和我儿子道歉认错,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纪栀柔终于松了口气,扯了扯姜渺的袖口,

“渺渺,听到没,赶紧去啊。”

她虽然无心责备姜渺,可语气里还是流露出了失望,语调有些愁闷。

姜渺冷眸微眯,瞥了眼纪栀柔,事情经过还没弄清楚,就笃定是自己的错了?

她依旧神情懒懒散散,脸上浮出一抹讽刺意味十足的讥笑,

“道歉?让他做梦去吧。”

纪栀柔呼吸顿时一滞。

孙正兴更是炸了毛,好不容易平复的怒火重新冲破胸膛,他猛地一甩手,脸上的肉都气地跟着抖了起来,

“好啊!既然这样,就没得谈了!警察局见!”

刘队长也冷哼一声,对着辅警做了个“上”的手势,

这小丫头片子,刚刚敢让他下不来台,是得带回所里好好替她父母管教管教!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清润低醇的男声,

“哇,这里好热闹啊!”

众人一顿,纷纷向门口看去——

只见一名身着米白色高定西装的男子负手站立在门前,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几分邪肆,痞痞的笑意在他眉梢洋溢着。

沈临渊!

他怎么会来这里?

孙正兴更是两眼放光,立即换上一脸巴结的笑容。

要知道,哪怕都是豪门子弟,也是分梯队的。

顾家也好,孙家也罢,都是勉强够在那豪门金字塔底部徘徊的家族,可沈家,却是稳稳屹立在第一梯队的真正的豪门世家。

而沈临渊,是沈家唯一的继承人。

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上赶着巴结,平时想尽办法都不一定能见上一面,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学校见着了。

众人还没想明白堂堂沈家大少怎么会来这里时,就见他转过头看向身后,脸上的笑容更放肆了。

“傅爷,怎么没听你说这儿还有好戏看呢?”

没人回应他的话。

但是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阳光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投映在他那过于优越的脸上,令他原本就矜贵的气质显得更加高不可攀。

傅承洲用清冷危险的眼神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用那双如墨般的眼眸深深凝视着姜渺所处的方向。

这强大的气场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原本一直满脸不在乎的姜渺,在看清楚来人时,眼底也掠过一抹诧异。

傅承洲踱步向姜渺徐徐走来,唇边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然后随意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微靠在椅背,双手搭在交叠的双腿上,名贵的西装一丝不苟,这从容的样子好像进的是自家客厅。

“傅、傅总?您怎么来了?”

说这话的是孙正兴,在场所有人中最震惊的人也是他。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傅承洲!

他的声名,响彻尚城,乃至整个夏国。

此人杀伐冷厉,果断绝情,简直是神祇一般的存在。

招惹上他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傅承洲黑眸冷冰冰地瞥着孙正兴,挺拔的身姿像座巍峨雄伟的山峰,整个人散发出十足的压迫感。

“我来哪里,轮得到你管?”

虽是反问句,但他的语调平缓,自带一种毋庸置疑的威严。

孙正兴打了个哆嗦,一阵凉意滑过背脊,但还是强牵起笑意,主动伸出手示好道:

“不敢不敢,傅总,初次见面,鄙人是华兴医药总裁,孙正兴,”

傅承洲漫不经心地勾唇,眼底掠起一丝危险的光,无视了对方伸出来的手,甚至有些厌弃地移开了目光,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孙正兴有些尴尬,却不以为意,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和傅承洲之间的差距。

这时,沈临渊再度开口了。

“你们这是在闹哪一出呢?”

孙正兴立马告状道:“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她光天化日之下殴打同学!在教室里打不说,来办公室里也不知悔改!你看看,你看看他把我儿子打的!”

孙正兴拉过孙元,满脸心疼。

“我从小舍不得碰我儿子一根手指头,可如今......你看他这脸肿的!”

沈临渊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他看向姜渺:“你打的?”

姜渺淡淡点了点头:“嗯,我打的。”

沈临渊眯了眯眼睛:“小姑娘家家的,下手挺重啊。”

孙正兴仿佛找到了人替自己撑腰一般,昂首道:“看看!沈少这个局外人都看不过去了!

原本我想着,只要她好好跟我儿子赔礼道歉,这事儿也就算了。但这死丫头居然不知悔改,口出狂言!

像这样屡教不改的东西,就应该直接抓进警察局里关着!好好给她一个教训!还有,吴校长,这样的学生不能留!你必须开除她!”

纪栀柔顿时慌了。

她上前抓住孙正兴的手说:“我道歉!我替我女儿向您和您儿子道歉行不行?这件事我们私了,不要闹大,不要......”

姜渺见状皱起眉头,打断了纪栀柔的话:“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错。”

孙正兴仿佛抓到了姜渺的把柄,对着众人道:“你们看!事到如今,她还是这副态度!这让人怎么能不生气!”

一直沉默着的傅承洲终于开了口。

“把小李叫来。”

众人一愣。

小李是谁?

却见沈临渊笑了笑,缓缓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李局是吧?十分钟之内赶来我这,定位发你手机上。”

众人这才明白,傅承洲口中的“小李”,指的是警察局的李局长。

孙正兴以为傅承洲是要为他出头,脸上的表情又感动又惊喜,而在场的刘队长则是犹豫了一番后开口道:

“这等小事,就不劳烦李局出面了吧。无非就是恶性伤人事件,我们这有出警记录,接下来直接带她回警察局就行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