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老板
  • 病娇老板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段易
  • 更新:2022-09-10 13:31:00
  • 最新章节:病娇老板第5章
继续看书
他说他喜欢我已久,无法容忍我和别人在一起,所以决定将我关在他的别墅里,只能看着他一个人。

《病娇老板》精彩片段

我被老板囚禁了。

他说他喜欢我已久,无法容忍我和别人在一起,所以决定将我关在他的别墅里,只能看着他一个人。

我:“.......可是老板,我也喜欢你哎。”

【表面偏执内里纯情老板X佛系沙雕女主】

细长的锁链一端紧扣在我的手腕上,另一端则钉进了床头的立柱,我坐在柔软的床垫上,一脸呆滞的看着站在床边的人。

我只记得昨晚参加公司聚会喝多了,一起同行的女同事送我回家。没想到一觉醒来,我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床边还站着我的顶头上司段易。

段易一身西装革履,身材高大,面容俊美,如同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只是那平日里冷峻的神色此时却透露着痴迷与狂热。

他俯下身,指腹温柔地摩梭着我的脸颊,带起一阵痒意:“念念,这下你终于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了。”

等等,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段易这诡异的话让我心里一惊,随之一个可能浮现在了脑海里。

仿佛是为了映证我的心中所想,段易紧接着便上前一步,半跪在床前握住了我的手腕:“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究竟有多爱你。”

我:“......”

这下我的猜测彻底得到了证实,老板他竟然真的喜欢我!

我激动的热泪盈眶,毕竟我喜欢段易已久,原以为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没想到和老板竟然还是双向奔赴。

这还不赶紧在一起?

我连忙也紧跟着表白:“老板,我其实也早就爱上了你,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面前的段易脸色一变,瞬间阴沉下来,直接打断了我的话:“念念,不用再骗我了。”

“你果然很聪明,知道用我想听的话来麻痹我,好摘掉手上的锁链,不过我是不会放你出去的。”

我:“.......哈?”

这真的是我从未设想的道路。

刚才段易表白的冲击都让我忘记了手上还戴着锁链的事情,现在听他一说,我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多了个东西。

别人表白送花,段易送我锁链。

不过没关系,这个误会我们马上就能解开。

我含情脉脉地看着段易:“老板,我们真的是两情相悦......”

然而段易却直接站起身,宛若被伤到一般说道:“我不会上当的。”

“你还没有吃早饭,我去给你拿早饭。”

话音落下,他便直接转身离开。

上当?

上什么当?

我一脸茫然。


我艰难的摸了一下身上,发现手机钱包都消失不见,应该是被段易收走。

段易很快去而复返,支了个小桌子放在床上,将丰盛的早餐摆了一桌。

我定睛一看,发现竟然还有自己爱吃的蟹黄粥和小笼包。

早餐还冒着热气,雾气腾腾中段易一向冰冷的轮廓也显出了几分温柔:“趁热吃。”

秀色可餐。

老板和早餐都是。

我克制住想要流口水的冲动,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老板,赶紧解开我的锁链吧,我真的爱你啊......”

“而且马上就要上班了,今天的全勤我还没打卡呢!”

没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今天是月底的最后一天,打完今天的卡我就能获得满勤,但是现在老板绑了我,我就要错过打卡了!

这可是要扣工资的!

      还有我的年终奖!

段易:“不行。”

对方回答的太过果断,让我不禁怀疑这是不是资本家的阴谋——以囚禁之名,行扣工资之事,好节约人力成本。

好在段易很快解答了我的疑惑:“每次看到你毫无所知的对着其他人笑时,我都想像这样将你囚禁起来,让你知道我的爱意......”

啊这,啊这......

我看向段易,发现他的神色认真。

      难道他真的想过当一个法制咖?

段易平日里表现得很是正常,完全看不出来他对我有这么强的占有欲。

我有些恐惧,但是毕竟暗恋段易太久,让我的心情一时间格外复杂。

段易:“只要你乖乖呆在这里,工资照发,我的钱也都是你的。”

我下意识地说道:“谢谢老板。”

纯属当社畜的条件反射。

不过我很快反应过来,哭丧着脸说道:“可是老板,我.....我更想要我的五险一金。”

我觉得被囚禁之后,段易肯定不会给我交这个。

男人不一定陪我到永久,但是养老保险肯定会。

段易神色一怔,但还是飞快地说道:“这个会交。”

我放下心来:“那没事了。”

就当带薪休假了。

       而且还不用担心组长随时打过来电话,简直美滋滋好嘛?!


我在段易的服侍下吃完了早餐。

他非要喂我,我也就无比佛系的随他去,权当哄他开心。

段易确实很开心,即使神色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眼角眉梢都带着隐隐的笑意,看起来竟然比吃过饭的我还要满足。

我有些得意忘形:“对了老板,一个星期后是我喜欢的歌星开演唱会,我想去看看,就一天。”

在我看来,反正就一天而已,段易肯定会同意。

下一秒,被段易厉声拒绝:“不行。”

“等你爱上我,你才能出去。”

我:“……我不是已经爱上你了吗?”

我还记得我前面说了好几声爱字,怎么都被段易选择性忽略了?

我意识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段易似乎并不相信我爱他。

老板,你是不是遭遇过仙人跳啊?!

但是老板听不到我心里的怒吼。

我决定证明给老板看。

看着近在咫尺的段易,我艰难地揪住了段易的衣领,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吻了上去。

段易显然没想到我会直接动嘴,瞳孔猛地瞪大。

和他高冷的气质不同,段易的唇瓣很软,让我忍不住想要舔一口。

在我吻上的那一刻,段易已经呆在原地。被我舔了一下之后,他的红晕瞬间由耳尖蔓延至脸颊,反应十分剧烈。

看样子像是初吻。

正巧我也是。

      不过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现在我连手机都没有,也没有办法查一查。

就在我努力思考时,我突然松开了段易的衣领,紧接着倒在了一旁,神色痛苦。

我:“呕——”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老板惊愕地声音:“你就这么厌恶我?”


当然不是啊啊啊——

我想要解释,但是余光却瞥到段易一脸关心的靠近,看样子是想将我揽在怀中,不禁露出了惊恐地神色,艰难地喊道:“别.....别过来啊!”

我真的不想吐在段易那明显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我俩像是在床上打起了追逐战,我躲他追,最终还是被他扯过锁链捞入怀中。

段易一手圈着我,另一只手温柔地摩挲着我的后背,像是想要替我缓解痛苦。

我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还好最终我只是干呕了几声,并没有真的吐出来,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之后怎么面对段易。

很快刚才那股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的疼痛已经褪去,我的神色也并没有之前那么痛苦。

段易:“要喝水吗?”

我下意识地回道:“不用了,我现在好多了。”

就在这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低笑,只是充满自嘲:“刚才连我碰一下反应都如此之大,还主动亲我......”

“念念,这就是你说的爱我吗?”

我:!!!

差点儿忘了这回事!

我虚弱地说道:“老板,你听我解释,都是早餐......”

我左思右想,很快明白了突然想要呕吐的原因——

之前在公司我经常为了赶项目加班,导致第二天早上醒不来,吃早饭的次数寥寥无几。

今天老板拿来的都是我爱吃的食物,还亲手喂我,让我不知不觉间吃多了,胃承受不住。

所以老板,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段易却打断了我的话:“无所谓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反正你无处可逃。”

我:“.......”

感觉段易现在的样子有些眼熟。

啊,这不就是将我们组方案打回的样子吗?

看来段易是真的对我的报告不满意了。

老板,你究竟对我的理由哪里不满意,我改还不行吗?!

段易伸出手,漂亮修长的指腹拂过我的眉尖,沿着鼻梁一路到唇瓣,像是在描摹我脸上的轮廓,目光专注。

痒。

发觉自己差一点儿就笑出声,我忍不住抓住了他晃动的指尖,却看到段易面色一沉,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隐忍不发。

我决定和段易好好谈一谈,但是他却突然起身,说是要去书房开会。

这毕竟关系到我之后的饭碗和全公司的利益,我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段易离开。

确定段易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之后,

不过大约是怕我无聊,段易留下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投影仪,虽然不能联网,但是上面已经下载好了各种类型的电影。

我随即点开一部,只是却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看,满心想着怎么才能让老板相信我,还有我花了重金加熬夜蹲点多天才好不容易抢到的演唱会门票。

怎么办,暗恋也没有个人证,老板也不相信我这个当事人的口供......

等等,物证还是有的,我曾经和闺蜜在微信聊时透露过自己喜欢老板,还偷拍过老板的照片给她认人,现在应当还有聊天记录。

只要让老板看到不就行了吗?!

我大喜过望,摩拳擦掌等待着和老板提出这件事情,可惜一直没有等到机会。

不过既然已经有了解决办法,我也并不着急,开始认真的看起来了眼前的电影。

段易只有在吃午饭和晚饭时回来喂我,而后又很快出门,看起来十分忙碌,成功唤醒了我连续一周都在加班的恐怖记忆,连忙看电影压压惊,顺带等待老板。

只是时间一点点过去,段易始终不见踪影,我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半梦半醒间,我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但是因为困意,实在无法开口,只能感觉到嘈杂的投影仪被关掉,有人轻手轻脚的坐在了我身边,转动锁链,将我纳入怀抱之中。

然后被我一巴掌拍开。

热,太热了。

即使开了空调,我也不能接受这么大一个热源抱我。

推开这个小火炉之后,我终于安心的睡死过去。


被段易囚禁的第二天,我是被他叫醒的:“先吃早饭,吃完再睡。“

我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艰难地睁开眼睛,对上了段易那张放大的俊脸。

我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要告诉他手机的事情,但是一转头却发现早餐已经摆好。

虽然和昨天相比换了个花样,但仍然是我爱吃的。

而段易又端起了碗,显然是又要喂我。

段易昨晚好像没有睡好。

这是我看到段易之后脑海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对方的眼下青黑一片,平添了几分脆弱的美感,而且还出现了明显睡眠不足的恍惚,明明眼睛在看着我,但是思绪很明显在走神,我叫了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这让我不禁怀疑段易不是没睡好,而是压根没睡。

我倍感心疼,努力思考着原因,而后恍然大悟。

一定是昨天连轴转的会议让老板如此心事重重。

趁着吃饭的功夫,我还是决定先将手机的事情讲出来。

段易果然有了几分兴趣:“你不是在骗我?”

我仿佛抓住了一线生机:“真的老板,你看看手机记录就知道我喜欢谁了!”

段易看了我许久,才说道:“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段易很快将手机拿了过来。

因为没有联网,段易倒是放心的让我查找手机记录。

但是令我失望的是,我和闺蜜的聊天记录前几天刚清理过,查无段易,

除了我喜欢的男星之外,另一个提到的男人是新来的实习生。因为大家都叫他远远,我也就这么跟着叫了。

聊天记录里充斥着“远远好帅“、”好可爱“、”今天也有野王带飞我,羡慕吗“等等彩虹屁。

我和段易的目光几乎是同时落在了那句“啊啊啊,要是能这样一直和他在一起也不错 “上。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我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看段易的脸色,生怕他突然将手机一摔,高喊一句“我好不容易相信你一次,你却让我输的这么彻底“后转身离开。

还好段易不看土味视频,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

不过听声音精神状态很不正常。

段易:“我现在知道你喜欢的是谁了。“

声音中毫无感情,仿佛看破红尘,下一秒就要遁入空门。

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我满怀期待却看到老板手机的聊天记录夸别人,也想断情绝爱后出家。

我被吓得魂飞魄散,生怕和段易就此错过。

我:“老板,你听我解释啊啊啊!我跟远远只是平日里一起玩游戏才关系亲近一些,找个脾气好还能带飞的野王不容易!”

段易:“叫他就是远远,叫我就是老板。“

“是啊,他确实是你的理想型,年下奶狗阳光型,能说会道还会打游戏。 “

原来老板吃醋时,说话也是酸溜溜的。

不对,后面这话怎么有几分耳熟……

我的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到段易冷笑一声:“你自己说的话都忘了?“

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我满怀期待却看到老板手机的聊天记录夸别人,也想断情绝爱后出家。

我被吓得魂飞魄散,生怕和段易就这样擦肩而过。

我:“老板,你听我解释啊啊啊!我跟远远只是平日里一起玩游戏才关系亲近一些,找个脾气好还能带飞的野王不容易!”

段易:“叫他就是远远,叫我就是老板。“

“是啊,他确实是你的理想型,年下奶狗阳光型,能说会道还会打游戏。 “

原来老板吃醋时,说话也是酸溜溜的。

不对,后面这话怎么有几分耳熟……

我的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到段易冷笑一声:“你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

电光火石间,我终于想起来这话为何如此耳熟。

我确实说过自己的理想型。

不过是在半个月前的茶水间。

当时有同事问起我喜欢什么样的人,我不敢告诉他们自己喜欢段易,而按照段易描述也很容易让他们联想到对方,只能描述了自己大学时喜欢的类型。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就来了个实习生,和我描述的类型差不多,还被同事调侃了几句,我自己也觉得很是巧合。

但我记得当时段易并不在现场,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你怎么会知道的?”

段易瞥了我一眼:“听其他人说的。”

原来是这样。

谁走漏风声已经不可考,老板知道这件事情成了既定事实。

我:“老……段易,这个理想型是我随口说的。”

想到段易不喜欢我叫他老板,我险险改口。

而听到我叫他的名字,段易黑眸一亮,却又在听到我的话之后目光发冷:“你喜欢的那个明星也是这个类型。”

那倒是。

毕竟那个明星也是大学时喜欢上的。

我:“是你出现的太迟了,而且理想型和现实肯定有很大差别啦,我小时候的理想型有时候还不是人呢。”

比如是青青草原上最聪明的羊。

段易的目光已经彻底冷了下来,看起来并没有丝毫开心:“没关系,反正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

我好像彻底失去了段易的信任。

看着段易将手机从我手中夺走,我的神色黯淡,颇觉心灰意冷,不知道怎样证明自己的爱意。

段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我想喝杯水。”

说了这么多话,有些口渴了。

段易愣了几秒,而后倒了一杯水递给我。

我一饮而尽,又将水杯还给了段易。

谁知段易仿佛心不在焉,并没有握紧水杯。

玻璃水杯“砰”地一声落在地上,随即四分五裂。

段易终于因为这声响回过神来,脸上流露出了紧张地神色:“别动。”

正下意识准备弯腰捡起碎片的我立即停下了动作,看着段易忙前忙后,将玻璃碎片一扫而空,这才起身离开。

我原本想要拽住他衣角的手也只拽住了空气。

我收回了手,气恼的拽了几下锁链。

当然没拽开。

毕竟不是我从网上看到过的劣质情趣锁链。

我记忆中的段易运筹帷幄,即使之前公司合同出了问题,人心浮动也能冷静处理,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

怎么明明是双向奔赴的爱情,就是碰不了头啊?

我烦躁的打开投影仪,准备看几部爱情电影观摩学习一下,没想到连续看了几部都是年下小奶狗,一声声的“姐姐”叫得我心烦意乱。

看到荧屏上显示的公司酒会,我却忍不住想到了我和段易的初遇。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