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边海棠依旧知乎
继续看书
「要不,我们再进去一趟,这回的钱,我掏了。」「你……你卡里还有钱吗?」我试探着问。「有。」傅枕书语气很淡定。「多少?」「五百多万吧!」他想了想,不是很肯定的样子。「这么多?」我有点激动了,果然是有钱人啊,破了产,还能剩下这么多。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银行都冻结了,取不出来。」说完,他掏出钱包给我看,里面除了一堆卡,只有一张崭新的十元纸币。

《鬓边海棠依旧知乎》精彩片段

和破产男友结婚了

男朋友破产了,要和我分手。

我不同意。

他说,那你敢和我领证么?

我和傅枕书领证了。

从民政局出来,我的手都是抖的。

自己就这样嫁了?

对方还是一个刚刚破了产、只和我约会了七次的老男人。

「后悔了?」傅枕书见我魂不守舍,挑了挑眉。

我正犹豫着要怎么回答这个刁钻的问题,我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阳阳,我听你爸说,你陆伯伯的公司破产了,欠了一屁股债,你和他儿子没那个过吧?」

我脸红地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小声道:「没有。」

「没有就好,你现在就和他分手,知道不?」

「哦。」我突然不敢把他领回家了。

「对了,他要是问你借钱,你千万别借!」我妈没有听出我的迟疑,再次出声警告。

「知道了。」

我心虚地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时,正好对上傅枕书充满戏谑的目光。

以我妈的大嗓门,刚才的那些话他肯定都听见了。

「要不,我们再进去一趟,这回的钱,我掏了。」

「你……你卡里还有钱吗?」我试探着问。

「有。」傅枕书语气很淡定。

「多少?」

「五百多万吧!」他想了想,不是很肯定的样子。

「这么多?」我有点激动了,果然是有钱人啊,破了产,还能剩下这么多。

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银行都冻结了,取不出来。」

说完,他掏出钱包给我看,里面除了一堆卡,只有一张崭新的十元纸币。

「我手里的钱,只够请你离个婚。」

「……」

都这样惨了,我要是让他请,还是人吗!

「那还能解冻么?」我不抱希望地问。

果然,他看我的眼神都带着点怜悯了:「我还欠着银行 10 个亿。」



吃完饭,我就躲进了卧室。

只因他看我的眼神太火热了,一顿饭吃得我坐立不安。

加上他时不时地给我夹菜,嘱咐我多吃点,偶尔还会用手去蹭我嘴角莫须有的菜叶。

他真的是不往死里撩我不罢休了!

我拿了本书,坐在卧室阳台翻了几页,厨房传来他收拾的声音,扰得我有点热了。

索性开窗通通风,刚把窗户打开,傅枕书就推门进来了。

我立马就愣住了。

「去洗澡吧。」他淡定地对我说,完全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你……你先洗吧。」我吞了吞口水,拒绝道。

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进了浴室。

我这个卧室是带卫生间的,半透明的玻璃门,他的身影若隐若现,看得我很想捂住眼睛,但又忍不住好奇,一看再看。

看来今晚是躲不过去了。

再说我们都领证了,他已经算是自己人了,阵地应该不用守了吧……

傅枕书洗得很快,围了个浴巾就出来了。

我脸红心跳地看着他:「你……你不穿衣服吗?」

「被法院查封了。」

法院还会查封衣服么?这是真把我当傻白甜哄骗么!

「那你洗澡前怎么不说?」我质问。

「不是说好,买完婚戒都听老婆的吗?」他依然淡定。

我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索性转过头不看他。

「要不,我让人给我送来?」傅枕书走过来,轻轻从身后揽住了我。

「不是都被查封了么?」我怼他。

「不是还有债主们吗?」傅枕书湿漉漉的头发,在我脖子上蹭了一下,「让他们给我送新的。」

「你就放过你的那些债主们吧。」我都替他的债主可怜,这年头,欠钱的都像他这么不要脸么!

「不找点事让他们干,他们会以为我跑了。」

说着,他一把抱住我,天旋地转间,我已经被放倒在了床上,他的呼吸只在我的鼻息间,耳边却传来他十分绅士的询问:「真的不需要洗洗么?」




洗了半个多小时,出来就被傅枕书狠狠地按在床上亲。

想到这个人已经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公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以后说不定靠我养。

我的阵地瞬间就牢不可摧了。

于是,我伸手揽住了他……

半夜,我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

恍惚中,我感觉他套上裤子下了床,阳台有他断断续续说话的声音。

眼皮太沉了,我终是没抵住周公的诱惑,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傅枕书就躺在我身边,他睡着的样子很干净,睫毛很长,仿佛还是我记忆里少年的模样。

我工作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但需要七点出发赶到公司打卡。

我从钱包里抽出一千块钱,轻轻放在了他的枕头下面。

又将他的衣服丢进洗衣机,开启了烘洗模式。

给他微信又留了言。

做完这一切,我才放心地出门去上班。

打完卡,走进公司食堂,听到的几乎都是陆氏破产的八卦。

同事周雨担心地看着我,小声建议:「阳阳,你别有心理负担,该分手时还得分手。」

她之前撞见过傅枕书开着豪车来接我下班,所以知道我们在偷偷搞对象。

我故意将左手举高高,让她看我八万八的大钻戒。

周雨眼都绿了:「阳阳,你这个戒指哪儿买的?这钻石造得跟真的一样,快把链接发我,回头我也买来戴着玩。」

周雨兴奋的眼神让我联想到昨天我决意要买下戒指时傅枕书臭臭的表情,「看着像地摊货。」

「我这是婚戒。」我暗咳了一声,「我和傅枕书领证了。」

周雨呆住了,看着我久久没说话。

在确认我是认真的后,她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看来陆家是真的没钱了,婚戒都买假货了。」

「……」有那么像地摊货么!!

吃完早饭,我收到了傅枕书的短信。

「老婆,晚上我去接你下班。」

我想让他不要来,怕他被同事看见会议论,但又不能让他一辈子见不得光。

于是回了个好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