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全文过分贪恋
  • 精选全文过分贪恋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江蓝蓝
  • 更新:2024-06-15 22:59:00
  • 最新章节:第22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过分贪恋》,是作者“江蓝蓝”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沈时砚沈鹿溪,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来。所以,她只能强行保持着平静,倔强地迎着沈时砚怒火中烧的目光。“我?!呵——”沈时砚睨着她一声讥诮的冷笑,“我什么?你不是自称自己和我是老板跟打工妹的关系么,怎么,老板的事情,你一个打工妹管得了?”是呀!她闹什么情绪呢?在沈时砚的面前,她怎么能跟他闹情绪呢?有了情绪,闹脾气,不过就是自取其辱罢了。忽然......

《精选全文过分贪恋》精彩片段


好在这个时候,学校的师生要么是放暑假了,要么都在大礼堂内参加毕业典礼,礼堂外除了刚刚那个扶着沈鹿溪上洗手间的女同学外,根本没有别人。


偏偏,女同学被惊吓到,根本没记住沈时砚的样子,一时间更加没想起来沈时砚是谁。

黑色劳斯莱斯的后座上,沈鹿溪被粗暴的扔在后座上,不注意又撞到了崴伤的左脚,一时疼的她一张脸都快要皱成一团,眼泪都冒出来了。

可正盛怒中的沈时砚却管不了她。

他动作仍旧粗暴,将歪在座椅上的沈鹿溪一把拽到自己跟前,然后长指捏住她的下巴,用了不小的力道抬起她的头来,一张刀削斧凿般的面庞仿佛染了霜雪般,黢黑的双眸幽幽地睨着近在咫尺的人,喉结滚动,几乎是磨着后牙槽,一字一句地问,“怎么,不想干了?嗯——”

沈鹿溪原本就疼,这会儿他那么大力气捏着她下巴,还那么凶那么冷的睨着她,她只觉得一下子更疼了,浑身哪哪都疼。

可她却拼命地忍住眼里的泪,咬了咬唇角问,“沈时砚,你说什么?”

她确实是没太听明白他的话。

或者说,是没太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沈时砚目光沉沉地睨着她,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两分,“沈鹿溪,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跟你的那位陈学长保持距离,毕竟,我沈时砚没有跟人分享同一个女人的癖好。”

“那你呢?”

沈鹿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倔脾气一上来,有些话,根本不经大脑,脱口就问了出来。

但话问出来,她又后悔了。

可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

所以,她只能强行保持着平静,倔强地迎着沈时砚怒火中烧的目光。

“我?!呵——”沈时砚睨着她一声讥诮的冷笑,“我什么?你不是自称自己和我是老板跟打工妹的关系么,怎么,老板的事情,你一个打工妹管得了?”

是呀!

她闹什么情绪呢?在沈时砚的面前,她怎么能跟他闹情绪呢?

有了情绪,闹脾气,不过就是自取其辱罢了。

忽然,沈鹿溪就有些悲哀且悲凉的撇开头去,不再愿意跟沈时砚对视。

可沈时砚不允许。

此时此刻,在沈时砚看来,她撇开头,就是对他的漠视,对他的毫不在意。

强行的,他又用力扭过她的头来,逼迫她看着自己,磨着后牙槽一字一句的警告,“沈鹿溪,想想你躺在医院的妹妹,还有呆在监狱的爸爸,你要是惹我不痛快,真没你什么好处。”

沈鹿溪被迫与他对视,想到如果沈时砚不愿意帮自己了,可能孙教授就不会给妹妹看病了,她就算是有钱也没用。

还有在监狱的爸爸,沈时砚要是不开心,随便打个招呼,让爸爸在监狱里多呆几年也完全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就算能赚钱了,也帮不了爸爸。

想到这些,眼泪忍不住簌簌落下,一下子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沈时砚,我没有想过要见陈学长,我也不知道陈学长为什么会在学校,更不知道他为才又会突然出现帮我,我跟他就是校友和普通的朋友关系,我们之间一点你以为的暧昧和男女关系都没有,你可不可以相信我?”

沈鹿溪一边哭,一边抽抽搭搭的央求,那双望着沈时砚的清凌凌泪盈盈的眼睛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无助,甚至是绝望。

妹妹和爸爸,现在就是她的全部。

......

《过分贪恋》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过分贪恋》这本连载中过分贪恋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1512章 唯一的偏执,已经写了2498156字,喜欢看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 而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既然写了若安桌嘉许这条线,现在为什么又来强拆cp呢,真的有点接受不了也不理解作者到底要怎么写下去,为什么要这么写呢?虐读者虐成这样子真的好吗,连载的小说以后再也不追了,受不了,移除书架,不看了,看的影响心情,追了这么久真的很难过,移除书架慢慢就淡忘了。很失望也很难过💔

不知评分的标准是什么?感觉很多9.5分以上的书也未必能比这本书写得精彩。

挺好看的,就是更新的有点慢

热门章节

第1419章 一个娃儿两个妈

第1420章 总有挑拨是非的人

第1421章 一眼万年的人

第1422章 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第1423章 别装模作样了

作品试读


接下来的两天,沈鹿溪都没有见到沈时砚。

她无所谓,照样一个人上班,照样一个人去医院看妹妹,照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忙碌。

过去的一年,她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了。

不过,宋妍倒是挺不习惯的。

每天,宋妍都会来给沈鹿溪送早晚餐。

早餐是她刚洗漱完换好衣服,宋妍就送来了。

晚餐则是她从医院回到公寓后,刚坐下没一会儿,门铃就响了。

时间都是刚刚好。

她很佩服宋妍,怎么能将她的时间算的这么准,好像在她的身上装了监控器一样,不愧是晋洲最顶级公寓的金牌管家。

周六早上,沈鹿溪也早早的起床了。

洗漱完换好了衣服,刚准备出门,门铃又响了。

走到门口打开可视监控一看,果然又是宋妍和厨师推着餐车在外面。

沈鹿溪立刻将人放进来。

“沈小姐,沈先生今天还不在家吗?”将早餐布置好后,宋妍又问沈鹿溪。

沈鹿溪摇头,“不在。”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呀?”宋妍问。

沈鹿溪继续摇头,“不知道。”

“她不是你堂哥吗?你怎么什么都不问呀?”宋妍好像生气了。

沈鹿溪抬眸看向她,说,“那我现在打电话帮你问问。”

“欸,不用不用了。”宋妍终于意识到她做的事情超出一个管家的范围了,赶紧拦住沈鹿溪,皮笑肉不笑地说一句,“沈小姐,那你请慢用。”

“嗯,谢谢。”沈鹿溪点头,目送人出去之后,开始吃早餐。

宋妍送来的早晚餐都挺丰盛的,也挺对她的胃口,所以,这几天沈鹿溪吃的都挺满足。

吃完之后,她也不用收拾,让清洁阿姨过来打扫收拾。

当然,刚开始她不知道,还把碗筷都洗了,桌子也擦的干干净净的,后来是宋妍告诉她,这些都不用她做,公寓里有专门的清洁团队做。

吃完早餐,沈鹿溪先去医院看妹妹,然后,去给学生上家教课。

她学的是英语专业,专业成绩相当过硬,当家教比一般的学校老师教的好,学生和家长都很喜欢她。

当然,这份家教工作,是她的闺蜜帮她介绍的,400块钱一节课,后来家长见她教的是真用心,孩子成绩提高也很快,本来的英语渣渣,自从沈鹿溪教了之后,成绩就稳定在95分以上,又主动给她翻了倍。

一堂课基本在一个半小时左右,上完课,学生就冲出书房上厕所去了,沈鹿溪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离开,男主人笑盈盈走了过来,把沈鹿溪拦在了书房门口,手上拿着一沓整整一万块的红票子。

“杨先生。”沈鹿溪低头叫人。

“小沈,课上完了呀。”男主人上下打量沈鹿溪,觉得她这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是越来越诱人了。

沈鹿溪点头,“是,上完了。”

男主人笑眯眯的,伸手去握住她垂在身侧的手。

沈鹿溪一慌,想躲,却没躲过。

男主人握紧她的手,将手上的那一沓红票子塞进她的手里,然后一双肥硕的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一边摸呀摸,捏呀捏,一边笑眯眯道,“小沈,这大半年来你功劳不小,这一万块是给你的奖金,你好好收着,要是接下来表现好的话——”

“杨先生。”不等男主人的话落下,沈鹿溪打断他,用力想将自己的手往外抽,可是却根本抽不动。

“这一万块我不要,我只要我该得的补课费就好了。”她拒绝的毫不犹豫。

“小沈,一块你是不是嫌少呀?”男主人握紧她的手,越摸越是爱不释手,舍不得放,“没关系,只要你继续好好给我家儿子补课,你想要多少奖金,说个数——”

“老杨,你看谁来了。”

就在男主人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大门口玄关处,女主人抑制不住兴奋激动的声音传来。

就站在离玄关最近的书房门口的两个人皆是一惊,蓦地抬头看过去。

当一眼看到玄关处站在女主人身边的男人,还有和男人手挽着手的女人时,沈鹿溪呼吸霎那一窒,人瞬间怔在了那儿。

“呀,二少爷,陆小姐,贵客呀,二位怎么来了。”男主人反应倒是极快,立马就松开了沈鹿溪的手,大步朝玄关迎了过去。

也就在男主人松开沈鹿溪手的时候,被男主人塞在她手里的那一沓红票子“啪”一声轻响,从她的手心里掉落,在门口的位置洒了一地。

反应过来,沈鹿溪立刻将视线从沈时砚和陆羽棠的身上拉回来,蹲下身去,去捡地上的红钞票。

这一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大脑“嗡嗡”的一片空白,外界的任何声音她都听不见了。

就在她蹲着将地上的红票子捡起来快一半的时候,一双锃亮的皮鞋映入了她的视野。

霎那,沈鹿溪的呼吸又是一窒,所有的动作顿住。

不过,那双皮鞋也只是在她的面前停留了两秒之后,便径直从她的面前走过,进了客厅。

谁也没有理会沈鹿溪,男女主人极其热情地招待着沈时砚和陆羽棠在客厅沙发上落坐,几个人欢快地说笑起来。

沈鹿溪埋着脑袋,继续将所有的红票子一张张捡起来,然后,将手里的一万块分成了两沓。

一沓四千,一沓六千。

她站起来,走到客厅的几个人面前。

客厅的说笑声,在她停下来的时候,也戛然止住。

“时砚,她不是你那个同学的表妹嘛,她怎么在这儿呀?”陆羽棠像是这才认出沈鹿溪似的,扯着沈时砚的胳膊好奇问。

沈时砚掀眸,意味难明的目光淡淡地落在沈鹿溪的身上,勾唇没什么含义地笑笑说,“是呀,我也好奇,她怎么在这儿。”

“哦,这个是小沈,她来给我们家儿子补英语课的。”女主人答了一句,然后站起来走到沈鹿溪面前,脸色不太好地说,“小沈呀,课上完了吧,上完你可以走了。”

沈鹿溪终于抬起头来,将手里那沓多的红票子递到女主人的面前说,“杨太太,这六千还给你,另外四千,是我前面上的五节课的钱。以后,我可能不太方便再来给你们儿子补习了,抱歉啊。”

话落,她没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将那六千块放到茶几上,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时砚,我好困,可不可以让我上去睡觉?】


霎那,沈时砚的身体便绷不住,炸了。

结果,一秒之后,沈鹿溪的第四条语音消息又弹出来。

她说,【今晚你让我上去睡觉,我不收钱好不好?】

那娇媚柔软入骨的声音,几乎让沈时砚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克制不住低低骂了一声“艹”,尔后,翻出宋妍的号码,拨了过去。

公寓管家,二十四小时待命,宋妍看到沈时砚的电话,立马接通了。

“沈先生,您需要什么服务?”

“去把沈鹿溪给我接上来,恢复她的门禁信息。”沈时砚沉声吩咐。

那头宋妍惊了一下,有些不情愿道,“沈先生,我觉得沈小姐她——”

“我的话,你听不明白吗?”不等宋妍的话音落下,沈时砚冷冷打断她。

“明……明白了。”宋妍被吓到,再不敢废话,立即答应,挂断电话后,去大门口接沈鹿溪。

大门外,沈鹿溪坐在台阶上,几乎都等的快要绝望了。

她在想,这个点,沈时砚会不会已经睡觉了,根本看不到她的消息。

又或者,他正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已经完全不会再想起她,更不会需要她了。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宋妍忽然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她脸色难看,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仿佛自己抢了她的男人或者欠了她几个亿似的。

正因为宋妍的这副表情,让沈鹿溪提到嗓子的心,瞬间就落了回去。

十有八九,是沈时砚让宋妍下来接她的。

沈鹿溪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冲着宋妍恰到好处的一笑,率先打招呼道,“宋管家,晚上好!”

宋妍阴着脸斜睨沈鹿溪一眼,语气冰冷冷道,“跟我走。”

话落,她也不管沈鹿溪是不是能跟得上,转身直接大步就走。

“好。”沈鹿溪一笑,拄着拐杖吃力的跟在她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后,宋妍才又斜眼剔沈鹿溪,冷嘲道,“看来你年纪不大,本事挺大。”

沈鹿溪冲她微微一笑,没接话。

宋妍一声冷哼,也不说话了。

很快,电梯“叮——”一声轻响到达67层,宋妍和沈鹿溪一前一后的出去,走向沈时砚的公寓。

宋妍调整好面部表情,正要去摁门铃,沈鹿溪却已经伸出食指,落在了大门的指纹锁上。

“滋——”一声,锁开了。

宋妍看向沈鹿溪,眼底的厌恶跟阴郁,已经藏都藏不住了。

沈鹿溪却仿佛看不见般,眉眼弯弯的冲她道,“这么晚了,谢谢宋管家送我上来,辛苦了。”

话落,她也不管宋妍是什么反应,径直推门进了公寓,尔后,轻轻将门关上。

公寓里的灯都是亮着的,通明一片,只是偌大的公寓里却是静悄悄一片,气氛莫名的有些骇人。

沈鹿溪踏进公寓关上门的那一刻,一颗原本落回去的心,瞬间又飚到了嗓子眼。

虽然沈时砚放她进了公寓,但她并不敢确定,他的气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消了。

今晚,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过。

不过,不管怎样,沈时砚总不会真的弄死她的。

深吁口气,她换了鞋,然后,拄着拐杖穿过玄关,往客厅走。

一眼,她就看到穿着一件藏青色浴袍的沈时砚无比慵懒闲适的靠在沙发里,浴袍是半敞开的,露出大片白皙且肌理分明的胸膛。

此刻,他一条胳膊横在沙发靠背上,另外一只手举着个高脚杯,目光落在杯子里的红酒上,看似相当散漫的晃动着杯中酡色的液体。

他举杯,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完全不看沈鹿溪一眼,只冷着脸,彻底将身上的浴袍挑开,嗓音臭臭地开口道,“自己来。”

沈鹿溪的视线,从他那张绝美的脸上往下。

此刻他的脸上有多冷,下面就有多热切。

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在同一个人的身上,沈鹿溪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眼之后,她轻咬住嘴角,而后有些吃力的一步步走过去。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飞W市的机票是早上八点三十多分的。

清晨六点,沈鹿溪就起床了,收拾好赶到地铁站的时候,刚好六点半,第一班地铁运行的时间。

从晋洲湾搭乘地铁到机场,四十分钟不到。

周阳就在机场入口等她。

两人会合,自助打印好机票后,直接去安检。

因为只出差两天,又是夏天,两人带的行李都比较少,不需要托运。

特别是沈鹿溪,就简单一个背包,让周阳看后,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女人出差,怎么可以只有这么少的东西。

可她分明就是一只白嫩嫩水灵灵的大姑娘。

“怎么带这么少东西?”

过安检的时候,看着沈鹿溪从包里就掏出一套换洗的衣物和几件简单的洗漱用品,还有一个充电宝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周阳不禁笑着问,“你都不化妆的吗?”

沈鹿溪咧开嘴冲他笑了笑,“我带了支口红,在我的小包包里。”

周阳听了,笑的更欢了,忍不住伸手去揉揉她的头,“怎么会有你这么懂事省钱的小姑娘。”

周阳三十二岁了,一直单身,还不满二十二岁的沈鹿溪在他的面前,可不就是小姑娘么。

沈鹿溪笑笑,什么也没说。

俩人过了安检,一路到了登机口,看还有时间,周阳去买了两杯咖啡和两个面包,当早餐。

当他将其中一份递过去给沈鹿溪的时候,沈鹿溪下意识地摆手拒绝。

周阳无奈,笑说,“买都买了,你不吃,难道让我扔了?”

沈鹿溪这才接过,道谢。

她想问周阳多少钱,她转给他。

但想了想,还是作罢。

等下次她买回给他就好了。

从晋洲到W市,两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

飞机降落后,对方公司派了车来接他们,直接先送他们去酒店吃午饭休息。

酒店是五星级的,因为就周阳和沈鹿溪两个人,所以,他们一个一个房间,就隔壁。

上次住五星级酒店,还是爸爸没有出事前,他们一家人出去旅游。

想想,已经是七年多前的事情了。

简单收拾一下,休息了一会,吃过午饭后,沈鹿溪和周阳直接去了对方公司开会,谈合作的细节。

沈鹿溪是新人,这种到对方公司谈合作的会议,她还是第一次参加,所以全程基本没说什么话,一直在认真的听,认真的做记录。

会议进行了一下午,结束,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合作方要请周阳和沈鹿溪吃晚餐,周阳拒绝了。

他看出来了,沈鹿溪不太喜欢饭局应酬。

“小鹿溪,第一次来W市吧,我带你去逛逛,怎么样?”从合作方公司出来,周阳揉一下沈鹿溪的长发,笑着问她。

沈鹿溪确实是第一次来W市,挺想去逛逛的,但又有些犹豫,问周阳,“不会耽误你吗?”

周阳笑,“我孤家寡人一个,耽误我什么?”

沈鹿溪开心地笑了,“谢谢老大。”

周阳拦了辆车,先带沈鹿溪去吃饭。

W市他来过不少次了,算熟悉,哪儿有好吃的,他也清楚。

他带沈鹿溪去了一家百年老店,点了几道店里的特色菜,沈鹿溪吃的超级满足,整个吃撑。

餐馆位于W市最繁华的地段,饭后,周阳带着她在附近转转,当作消食。

走着走着,他们就来到了W市最高端的一家商场前,商场打头的最显眼的店铺,就是一家爱马仕旗舰店。

店挺大的,目测有三四百平。

看到爱马仕的LOGO,沈鹿溪下意识的往店里张望。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店内的沙发上,正交叠着一双长腿靠在沙发里,手上拿着本爱马仕的杂志随意翻着着的男人。

是沈时砚。

她居然看到了沈时砚。

而店内沈时砚对面的沙发上,几个Sales正围着一个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的女人,都在热情的展示和解说他们的商品。

那女人是时梦璃,

当即,沈鹿溪的一颗心像是被什么给捏紧了似的,呼吸开始有点儿不畅。

“那不是小沈总嘛?”周阳顺着沈鹿溪的视线看去,“居然这么巧,在这儿都能遇到小沈总。”

“小鹿溪,走,去打个招呼。”周阳说着,就拉着沈鹿溪要往店里走。

沈鹿溪反应过来,赶紧摇头,“不去了吧,小沈总好像在陪他……女朋友。”

周阳又往店里看了看,更激动了,“卧槽,时梦璃,她居然也在!走,陪我去要个签名。”

说着,他便硬拉着沈鹿溪进了店,沈鹿溪挣扎都来不及。

等她好不容易挣脱周阳的手,转身想走的时候,他们已经进了店内,有Sales已经迎了过来,热情地对他们说,“二位欢迎光临!”

“你们闭店吧,我不喜欢有人打扰。”也就在Sales的声音才落下的时候,一道清甜却不太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

“嗨,小沈总,时小姐,我是周阳,百迅商务部的经理,今儿和鹿溪来这里出差谈合作的,没想到能遇到您们,真是太荣幸了。”周阳立即笑眯眯的跟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打招呼。

他算得上是百迅商务部的老油条了,这种小场面,完全应付自如

可沈鹿溪不是。

这会儿,她恨不得原地遁走。

但明显已经晚了,沈时砚已经抬头看了过来。

一眼看到门口一脸窘迫不自在的沈鹿溪,沈时砚性感的唇角微不可见的一勾,深邃的眸底漾开一抹浅笑。

沈鹿溪对上他的视线,控制不住呼吸一窒,却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时砚,认识?”时梦璃看了看沈鹿溪和周阳,又看向沈时砚问。

沈时砚颔首,言简意赅吐出两个字,“下属。”

时梦璃点点头,大发慈悲地说,“那进来吧。”

周阳笑眯眯的,立即过去,对着沈时砚和时梦璃又是一通马屁。

沈鹿溪还站在门口的位置,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一时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概是看在沈时砚的面子上,时梦璃很大方的给周阳弄了个签名。

“那个叫什么露西的,过来帮我看看,哪个包不好看。”

被周阳的马屁拍爽了之后,时梦璃扬声叫还站在门口的沈鹿溪。

沈鹿溪闻声,轻咬唇角迟疑一下过去,看了看摆在时梦璃面前的一堆差不多二十个包包,微微一笑说,“都挺好看的。”

“是嘛?”时梦璃扬眉,“我是问你,哪个不好看。”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沈鹿溪随手指了其中的三个包包,“其它的,都很合适时小姐。”

时梦璃点点头,然后对着Sales说,“那除了这三个,其它的都给我包起来。”

几个Sales高兴疯了,立马点头办事。

很自觉的,沈时砚掏出一张黑金卡来,给Sales去买单。

沈鹿溪看了一眼,不是上次他给她的那张卡。

“这个颜色的爱马仕康康,我好像有好几个了,这个就送你吧。”时梦璃又看了看一堆包,拎出一只大象灰的爱马仕康康来,很大方的送给沈鹿溪。

沈鹿溪摇头摆手,“我不要,谢谢沈小姐。”

时梦璃看着她,“噗嗤”一声就笑了,又看向对面的沈时砚说,“时砚,你这下属真可爱,我送她爱马仕她居然不要。”

沈时砚这才又掀眸,淡淡看了沈鹿溪一眼,笑了笑,不置可否。

周阳听着时梦璃的语气,觉得她确实是有点儿……看不起人。

他有点儿后悔进来了。

立刻,他笑着说,“小沈总,时小姐,抱歉打扰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再见。”

沈鹿溪低着头,在周阳话落的时候,她转身就走,才不管另外三个人是什么反应。

周阳看着,赶紧追出去。

……


晚上,九点,沈时砚忙完工作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陈以恩还埋头在那一堆全英文的文件里。

沈时砚淡淡扫了她一眼,径直从她的面前走过去。

“小沈总。”

陈以恩当即叫住他,站了起来,眼巴巴地望着他,眼底含泪,脸上挂着明显的泪痕。

沈时砚脚步停下,侧头看她,不悦地拧起眉头,“有事?”

陈以恩望着他,眼泪忍不住又要掉下来,“小沈总,其实我的英文水平——”

“我有事,赶时间。”结果,不等陈以恩的话音落下,沈时砚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文件你好好翻,别出错,明天早上我就要。”

话落,他迈开长腿,头也不回的进了专用电梯。

陈以恩看着他,等他的身影一消失,忍不住“哇”一声嚎啕大哭了出来。

楼下50层商务部,因为要赶一份跟海外企业的合作合同,沈鹿溪跟周阳刘莉莉他们一起在加班。

合同做好,周阳看了,很满意,要请大家吃晚饭犒劳大家。

刘莉莉跟另外两个同事欣然答应,沈鹿溪自然也不好拒绝。

收拾了东西,一行五个人下班进了电梯,直接去地下车库,坐周阳的车去餐厅。

“喂,快看,那不是咱们小沈总吗?小沈总搂着的那个女人是谁呀,挺漂亮呀。”

到了负一楼,几个人从电梯里出来,刘莉莉眼尖,透过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电梯井外不远处,正搂着一个漂亮女人上车的沈时砚。

沈鹿溪和周阳他们三个听到,顺着刘莉莉的视线看了过去。

“咱们小沈总女人缘不错啊!”周阳感慨。

“那是,也不看看咱小沈总什么条件。”刘莉莉一脸花痴,“小沈总要是对我勾勾手指,我保准这条老命都为他豁出去。”

刘莉莉29岁的大龄剩女,至今连恋爱都没正式谈过一场。

倒不是没男人追她,只是追她的男人,她都看不上,多年来一直沉寂在自己的王子公主童话爱情梦里。

“莉莉姐,要不你主动扑小沈总一个试试?”一个叫程成的男同事笑着打趣刘莉莉。

他进百迅三年,也是刘莉莉一路带过来的。

刘莉莉白程成一眼,“那也得小沈总站在那儿让我扑才成啊,鹿溪你说是不是?”

沈鹿溪笑笑,没说话,再去看沈时砚的时候,他已经上车。

很快,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嗡嗡——嗡嗡——”

忽然,沈鹿溪的手机在包包里震动起来。

她摸出手机一看,是陈以恩打过来的。

犹豫一下,她接了。

“沈鹿溪,你在哪?我现在命令你,立刻马上滚到67楼来,来帮我翻译文件。”电话一通,陈以恩的哭嚎声立马传来。

沈鹿溪眉头一蹙,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以恩再打过来,她就没理了。

跟周阳他们吃完晚饭,沈鹿溪回到晋洲湾一号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她买的录音设备都到货了,下午的时候宋妍很贴心的给她打了电话,将东西都搬到了沈时砚的公寓门口。

她输密码进了公寓,里面漆黑一片,显然沈时砚没有回来。

沈鹿溪不在意。

她把录音设备都拆了,组装好,试了试,效果不错,她很满意,很开心。

洗了澡,她出来就给陈北屿发信息,说她可以在家跟他一起联线录音了。

陈北屿上晚班的,晚上精神好的很,于是两个人一起录小说录到快凌晨一点。

听到沈鹿溪打哈欠的声音,陈北屿才让她去睡了。

早上起来,宋妍来送早餐,问起沈时砚,沈鹿溪才想起来,他一晚没回来。

昨晚,他应该跟那个漂亮女人……

像晋洲湾一号这样的公寓,沈时砚名下应该有很多套吧。

每一套的公寓里,应该都住着像她这样的一个女人。

吃完早餐,沈鹿溪去上班,才从地铁口出来,就远远的看到公司大门口停了一辆救护车。

等她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医护人员抬着个人从公司里面冲了出来。

好像是个女的,带着氧气面罩,挂着点滴,有点儿眼熟。

很快,人被抬上的救护车,救护车“滴呜——滴呜——”闪着红灯迅速开走了。

“你们看清楚是谁没有,听说好像是小沈总身边那个新来的陈秘书。”

走到公司大门口,沈鹿溪就听见同事小声嘀咕。

“对对对,就是她。”

“她这是怎么啦?不是听说她是小沈总的同学嘛,小沈总为了她,可是特意炒掉了原来的首席秘书。”

“是嘛,那小沈总对她应该挺好呀,怎么会让她加班加了一整夜?说是小沈总助理上班的时候,发现她晕倒在办公桌上。”

“天啦,真的呀?”

身后,同事们的议论声越来越远,沈鹿溪已经听不真切。

陈以恩这么惨,会不会是沈时砚在故意教训她?

如果是的话,那沈时砚肯定也是为了他的那位“宝贝儿”。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让陈以恩吃点教训,她还是开心的。

接下来几天,沈时砚都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信,更没有出现在沈鹿溪的面前。

她很忙,也不在意。

周五晚上,她跟陈北屿联线录音,录到快凌晨三点,导致周六早上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嗓子是像是堵了什么东西,她一张嘴,声音都有些发不出来。

这几天晚上录小说录的太狠了,休息的又不够。

沈鹿溪爬起来,捂着脖子轻咳了两声。

嗓子跟有火在烧一样,仿佛要冒烟,难受死了。

她赶紧下床,连鞋子都顾不得穿,想出去找水喝。

外面客厅,沈时砚交叠着一双长腿靠在沙发里,一只手支着额头,低头无比慵懒地看着手里的文件,陈以恩就站在他的身边,低着头,双手交叠在身前,老老实实的。

忽然,侧卧门传来“咔哒”一声轻响。

不约而同,两个人都看了过去。

当一眼看到打着赤脚,一头长发乱糟糟,身上只穿着一条白色蕾丝边的睡裙,低着头捂着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的沈鹿溪时,陈以恩霎时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沈时砚也定定瞧着她,视线从她光洁如玉般的脚趾头,一路扫上去。

不知不觉,他眸色沉了,幽暗幽暗的,闪着亮光。

沈鹿溪从卧室出来,直接就转去厨房倒水喝。

不过,人才走到客厅与餐厅交界的地方,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顿时,她停下脚步,扭头看去——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鹿溪和慕夏闻声,立即扭头看去,就见陈以恩挽着她妈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趾高气扬的走进了店里。


陈以恩睨着沈鹿溪,脸上满满的都是鄙夷轻蔑愤怒甚至是痛恨,冷笑着又道,“沈鹿溪,你能更不要脸一点吗?分明就是一只被供人玩乐的杂毛鸡,却还要偏偏说的那么好听,说什么男朋友,就你,给沈时砚舔脚指头都不配,还妄想当人家女——”朋友!

“陈以恩,我估计你是没长屁眼,所以嘴巴才会那么臭,一张嘴,就到处喷粪吧。”

不等沈鹿溪开口,慕夏已经看不下去,直接挡到沈鹿溪的面前,用同样又冷又不屑的目光回敬着陈以恩和她妈,丝毫都不嘴软的继续道,“拜托,你长的这么丑,嘴巴还那么臭,就不要出门污染环境,丢人现眼好不好?”

她跟沈鹿溪多年好友,自然知道陈以恩这个表姐,也早就见识过,陈以恩是怎么欺负沈鹿溪的。

“姓慕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儿——”

“什么什么东西,我看不是东西的是你,好好的人不当,偏要当个东西,啧啧,真他妈的奇葩。” 慕夏冷笑着,直接打断陈以恩。

“小姑娘家的,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陈母见女儿吃瘪,当即出来帮忙,以为自己有多威严,能吓唬住人。

慕夏却跟看一坨屎一样看她,冷冷讥诮道,“陈太太是吧?你没看到嘛,满足喷粪的是你女儿。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你们母女俩个都得回去洗洗干净。”

“姓慕的,你简直找死。”陈以恩被慕夏怼的几近发癫,面目狰狞,冲过来扬手就要朝慕夏脸上甩去。

也就在她的手扬到半空中的时候,沈鹿溪忽然冲出来,狠狠用力一把将人推开。

“啊!”

陈以恩往后踉跄着一声尖叫,而后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

陈母见状,立刻扑过去大嚷大叫,撒泼耍赖,大声指责沈鹿溪,一下子引来了商场不少人的围观。

看着这种情况,沈鹿溪一个字也不想多说,拉着慕夏就要走。

“你不许走!”

陈母冲过去,挡住她们的去路,指着沈鹿溪一边哭一边大嚷,“大家来评评理,就这个女孩儿,叫沈鹿溪,是我外甥女,她不自爱不自重,不知道检点,为了点零花钱天天在外面跟男人鬼混,我和她的表姐为了她好,说她两句,她不仅还嘴,还动手打她表姐。”

“你他妈放屁,别倚老卖老,以为你年纪大就倒打一耙行不行,明明我们在店里买内衣,是你们冲进来就骂人,还要动手打人的。”慕夏被气的不轻,几乎是怒吼着反驳。

“那我们为什么骂她,就是她不知道检点,天天在外面跟男人鬼混。”陈母指着沈鹿溪又大嚎。

旁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吃瓜不嫌事大的人甚至是拿着手机将事情都录了下来,直接往自己的公众社交账号上发。

“沈鹿溪,你不就是缺点钱嘛,说,缺多少,我这个当姨妈的给你。”陈母说着,就打开自己的包,拿出包里的现金对着沈鹿溪砸。

一沓几千块的红钞票不偏不倚,砸到沈鹿溪的脑门,她闭了闭眼,面对仍旧趾高气扬仿佛正义使者般大吼大嚷的陈母,再也忍无可忍,猛地一把将陈母推开,吼道,“你够了!你算哪门子姨妈,你女儿欺负了我十几二十年,欺负成习惯了是不是?如果我今天不开口不说话,是不是要被你骂成过街老鼠,骂到人人喊打喊杀,你们才会满意是不是?”

陈母被沈鹿溪推的往后踉跄几步,想往地上倒,却被围观的群众给扶了一把,愣是没摔倒。

然后她刚张嘴想骂,却一下被沈鹿溪的怒吼声给惊到了,瞬间愣住。

......


沈鹿溪很不舒服,最后吐了。

她刷了牙,又洗了一次澡出去的时候,她昨晚留在御都会的衣服包包和手机,就放在沈时砚卧室的沙发上。

她换好衣服,拿过手机解锁。

有七通未接电话和好多未读信息。

她点进去,其中三通未接电话是昨晚十点左右,沈时砚打的。

未读信息里,也有两条是沈时砚昨天下午五点多发的。

他说。

【收拾一下你的行李】

【晚上十点,我去接你】

所以,沈时砚是昨晚去她的出租屋,没找到她,打她电话又不通,所以才赶到的御都会。

幸好他来了。

要不然,沈鹿溪不敢想象,发疯的刘禹凡会将自己怎么样。

“嗡嗡——嗡嗡——”

忽然,手机在手心里震动起来。

是一串本地的陌生数字。

这些年,她经常同时打几份工赚钱,接到陌生电话再正常不过。

所以,想也没想,沈鹿溪接通电话。

“沈鹿溪你个臭婊子,你挺能耐呀,居然爬上了沈二少爷的床,你说,你是不是就是因为勾搭上了沈二少爷,才跟老子分的手?啊!你到底和沈二少爷睡多久了?你是不是早就把老子给绿了?啊?”

立马,刘禹凡疯狗似的声音便通过电磁波,强烈地震颤着沈鹿溪的耳膜。

不等她说一个字,他又不停歇地吼道,“沈鹿溪,你对着马桶好好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以为沈二少爷真能看得上你吗?”

“呵!别做梦了。老子告诉你,沈二少爷对你,那不过就是一时的新鲜玩玩而已,等过两天他把你玩腻了,踢开了,老子照样弄死你。”

“你要是——”

“刘禹凡,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我就吹枕边风,让沈时砚先弄死你。”

反应过来,不等刘禹凡疯狗般的声音落下,沈鹿溪咬牙放出一句狠话,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迅速将号码拉黑。

她以前还真是瞎了眼,居然被刘禹凡哄住,做了他一年的女朋友。

想想,她就恶心至极。

深深的,吁了口气,沈鹿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而后出了卧室。

结果一出去,溢满整个公寓的满满老姜红糖的味道瞬间就扑鼻而来。

她顺着味道找了过去,就看到开放式的厨房里,沈时砚颀长挺拔的身姿正站在灶台着,开着小火熬煮着红糖姜水。

蓦地,沈鹿溪心中涌起一股暖流,那暖流又迅速涌向四肢百骸。

“自己过来看着。”沈时砚回头,看了一眼怔愣在不远处的沈鹿溪,面无表情喊她。

“哦。”沈鹿溪反应过来,赶忙过去,从他的手里接过了搅拌的木勺。

沈时砚退开,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沈鹿溪,然后拿了厨房纸一边擦手一边说,“你今天可以不用去公司,自己回去把行李收拾收拾一下,搬过来,住侧卧。”

“还有,……”

“我不搬。”

沈时砚声音顿了一下,转身正要接着说,沈鹿溪柔软却又分明倔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沈时砚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她。

沈鹿溪也看着他,眸光澄澈,不卑不亢,“我住我自己那儿挺好的。”

“呵!”沈时砚低笑一声,转过身来,曲指摁了下眉心的位置,似在控制自己的脾气,几秒后掀眸睨着距离近在咫尺的沈鹿溪,说,“你不是时间宝贵嘛?”

沈鹿溪看着他,轻抿着两片几乎潋滟欲滴的红唇,不说话。

“又想多赚点钱,又想争取时间最大化。”沈时砚说着,长指去挑起她的下巴,抬高她的头,问她,“难道,每一次,你还想我去你那小破屋里等你?”

沈鹿溪,“……”

“哦,对了,御都会那边的工作,我已经帮你辞了,那儿不适合你。”沈时砚说着,收回了手。

“沈时砚,你凭什么……”

“凭现在开始,不管上班下班,都是我你老板。”沈时砚无情打断她。

沈鹿溪望着他,轻咬唇角想了想,说,“那下班时间的工资,得另算。”

其实,她挺怕的。

刘禹凡知道她住哪,那条疯狗,万一去找她麻烦怎么办?

她一个人,到时候肯定对付不了。

沈时砚扬眉,饶有兴致,“怎么算?”

“只要是我呆在这个公寓里的时间,都得收费,暂时一千一小时吧。”沈鹿溪说。

沈时砚笑了笑,没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是摸出手机来,点开了和沈鹿溪的微信聊天界面。

“叮——叮——叮——”……

沈鹿溪不知道他要干嘛,但很快,在她口袋里的手机就不停地响了起来。

她一愣,立马摸出手机,点开。

和沈时砚的微信聊天眶里,一笔笔50000块的转帐不停地跳了出来,整整齐齐,直到最后跳到第10笔的时候,转帐才停下来。

“先预付50万。”沈时砚转完帐,收起手机,又抬手揉揉沈鹿溪的发顶,叮嘱,“以后好好干活。”

沈鹿溪,“……”

……

一起吃了早餐,出了晋洲湾一号公寓的大门,沈鹿溪和沈时砚就又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明明在床上,他们彼此都热情的像一团火,恨不得将对方融化进自己的身体里。

沈鹿溪坐地铁到公司,忙了一上午,快中午的时候,她去别的部门送文件。

到了电梯口,她摁下电梯,看着电梯门打开,她正要抬腿往里走,就看见电梯里陈以恩抱着一大摞的文件,阴沉着张脸,有气无力地靠在电梯壁上。

一眼之后,沈鹿溪才迈出一步的脚又退了回去。

“沈鹿溪,你瞎的嘛,还不过来帮忙。”看到沈鹿溪,陈以恩立马哼哧着怒吼。

沈鹿溪才懒得理她,眼疾手快的赶紧去摁电梯关门键。

“沈鹿溪,你个贱——”

她后面的吼声还没有落下,电梯门就彻底关上了。

中午的时候,沈鹿溪正要跟刘莉莉他们几个去公司的员工餐厅吃午饭,陈以恩的电话打了过来。

沈鹿溪想了想,接了。

陈以恩在电话那头以副总首席秘书的身份命令她,让她立刻马上现在就上67层去找她。

挂了电话,沈鹿溪跟刘莉莉他们说了一声之后,老老实实去了67层。

“沈鹿溪,你不是学英语专业的嘛,翻译这些文件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原本以为陈以恩叫自己上去,是又要动嘴动手。

可不是的。

陈以恩将一叠厚厚的全英文的专业文件塞进沈鹿溪的怀里,“这些文件你拿下去,今天下班之前翻译完,给我送——”上来。

“陈以恩,你在干什么?”

也就在陈以恩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一道明显染了浓浓不悦的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

陈以恩被吓的浑身一抖,脸色霎时苍白两分,朝沈时砚办公室门口看过去,赶紧叫一声,“小沈总。”

沈鹿溪也跟着看沈时砚一眼,而后低下头叫人。

沈时砚迈着长腿走过来,扫了一眼沈鹿溪怀里的一叠资料,拧眉问,“这些都是公司重要的机密文件,泄露出去,谁负责?”

“小沈总,我……”

“你刚来,就让你承担这么大的工作量,还真是辛苦你了。”沈时砚打断陈以恩的话,“不过,这就是你的工作。你是我最信任的秘书,这些文件除了你,别人不能碰。”

“陈秘书,抱歉啊!”沈鹿溪说着,将怀里的一大叠文件放回了陈以恩的办公桌上。

“好好干,明天一早把所有文件翻译好,发我邮箱,别让我失望。”沈时砚说着,还鼓励地拍了拍陈以恩的肩膀,而后,直接提步往电梯口走。

很快,专用电梯门打开,不过,他却并没有立刻进去,站在那儿头也不回地喊一声,“沈鹿溪,还不过来,是想偷窥公司机密文件吗?”

“啊,不是。”沈鹿溪赶紧应一声,一溜烟似的跑过去了。

“想吃什么?”等电梯门关上,沈时砚摁下负一楼的按键问身边的人。

“嗯?”沈鹿溪反应过来,立马摇头,摁下50层商务部的按键,“我已经跟我同事约好了,就不陪小沈总了。”

很快,电梯“叮——”一声轻响到达50层,沈鹿溪正要开溜,却被沈时砚勾着她的后衣领子拉了回来,直接压在了电梯壁上。

“不听话?嗯——”睨着怀里的小女人,沈时砚一双黑眸亮的可怕。

沈鹿溪摇头望着他往下缩,“我那个……疼。”

“是嘛!”沈时砚还挺无辜,拧了拧好看的眉峰,又将人拧起来,“那吃完饭给你擦药。”

沈鹿溪,“……”

嗷呜!她可以说不吗?

……

沈时砚确实是带沈鹿溪去吃的饭,吃的日料,米其林三星的,离公司不远,开车十分钟不到。

沈鹿溪第一次吃米其林三星的日料,吃的特别特别满足。

吃饱喝足,沈时砚就让厨师和服务生离开了包厢。

他拿毛巾,他一边慢条斯里的擦着手,一边问沈鹿溪,“哪里疼,给我看看。”

沈鹿溪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吃饱就不疼了。”

“哦,是嘛!”

沈时砚说着,放下毛巾,曲指勾了勾颈间的领带,又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然后双手撑到身后的榻榻米上,人无比慵懒惬意的往后一靠,说,“那过来,把我喂饱。”

“……”

沈鹿溪想死。

这纸糊的门,哪怕半点儿动静,外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个我……想上个厕所。”

说着,她爬起来,跑了。

她自己搭了一站地铁回的公司。

到了公司楼下,她给沈时砚发微信,很诚实地说,【等晚上回家,我肯定不疼了,真的】

此时,刚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沈时砚看着手机屏幕上弹出来的消息,菲薄的性感唇角勾了勾,然后在大班椅里坐下,拿了文件过来,迅速地投入工作。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