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她叫自己姐姐,可她分明和江敛之同岁,比沈妤还要大上一些。

流放之地的风沙没有带给她苍老,她面颊红润,想来就算是流放,也有江敛之护她周全,没吃过什么苦头。

女子唇边笑意潋滟:“姐姐,我是林清漓,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听过我?”

沈妤点了点头,沿着回廊径直往前走去,边客气道:“林小姐有事吗?”

林清漓抬步跟上,“我知道姐姐对敛之纳我进门一事颇有意见,但这已经是我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你?让步?”沈妤微微一笑,语气略带嘲讽。

她在心里冷笑,瞧,这就是江敛之口中性情温婉的林清漓,果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没错,”林清漓微微抬着下巴,脸上有几分傲气,“我父亲含冤而死,如今沉冤昭雪,陛下为了安抚林家,原本准备赐婚,你应当知道既是赐婚,便不可能为妾。”

沈妤笑容若常,“江敛之已有正妻,你也当知道既是赐婚,便不可能赐给江敛之。”

林清漓脸色霎时发白,眼见沈妤越走越远,她小跑几步跟上去。

“你父兄在燕凉关葬送十万大周将士,你可知你能活着已是万幸,你嫁给敛之只会拖累他,让他沦为朝中笑柄。”

沈妤厉声道:“我父兄之事未有定论,陛下都没说什么,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她对林清漓本无敌意,同是失去至亲,林清漓的苦她能感同身受,但是提及到父兄便不能再忍。

她步子大,林清漓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赶上她的脚步,“那是陛下仁义,给你父兄留一点颜面罢了,罪臣就是罪臣!他们两条命根本不够偿我十万将士。”

沈妤蓦地停下脚步,她缓缓侧头,凌厉的目光看得林清漓呼吸一紧,不自觉往后退了一小步。

小声嗫嚅道:“你想干嘛?”

沈妤冷冷地看着她,随着她的一步步靠近,林清漓被她身上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

怎么会?

她明明听府中下人说过,江少夫人性子最是和善,起初她还不信,这几日偷偷看过沈妤几回,她确实待人宽和,连下人在背后嚼舌根她也置若罔闻。

林清漓一直以为她软弱可欺,怎么如今那眼神,却似能将人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做什么,”林清漓结结巴巴地说:“整个盛京的人都知道,你爹冒进,还有传言你爹和匈奴人勾结,结果反被……”

啪——

随着一声脆响,林清漓偏过头去。

“小姐!小姐!”

两声惊呼从丫鬟口中同时响起。

林清漓始料未及,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沈妤,早知她在军中长大,不似一般女子,却是没想到她会直接动手。

“你竟敢打……”

沈妤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抵在墙上,将她剩下的话卡在喉咙。

沈妤冷冷看着她,“是不是我太过隐忍,所以让你们一个个的都已经忘了我是谁?”

“我是骠骑大将军沈仲安之女,是云麾将军沈昭之妹。”

“我上过战场,杀过敌,砍过匈奴人的头颅。”

“再让我听见你诋毁我父兄一句,我便拔了你的舌头,所以,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