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 短篇小说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
  • 更新:2024-06-11 21:58:00
  • 最新章节:第12章
继续看书
《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宜宁徐宴安,讲述了​独立,飘飘若仙的气质。她身着妃色软罗烟纱衣,梳着凌虚髻,身上没有任何装饰,弯弯的柳叶眉,丰盈如樱桃的唇瓣,悲悯的眉眼,看着好似马上羽化而登仙。大家都有些看呆了,又被李妈妈轰了出去,听着楼里各位姐姐的议论,这时宜宁才知道,这是京城有名的才女裴妩儿,可惜被官家查到她父亲贪污,高门贵女便一朝跌落泥潭,裴家的男丁全部流放,女子则被充为官妓。这个事对她宜宁影响倒不大,她继续洗......

《短篇小说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精彩片段


宜宁晚上躺在床上,想到刚刚屋里那几个小丫鬟的交谈,让她记起了在天香楼的日子,记起了那个糟践了她身子的男子。

宜宁八岁时被卖入青楼,原以为只是卖进了普通人家当丫鬟,进去了之后才知道是青楼。她不想做青楼女子,因为她从小就听过,在大人口中当青楼女子这种可不是好名头。

刚开始逃跑过几次,每次都被抓回来,狠狠挨了几次打,才再也不敢跑。

她年龄小,每天就负责给楼里的姐姐们端茶送水,还要花时间去学习琴棋书画和刺绣,天香楼的李妈妈为了以后赚更多的钱,专门给女孩子们请来了教导她们琴棋书画的老师。

李妈妈还给她们这群女孩子排了班,有些上午去上课,下午晚上在楼里做事,就是端茶送水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有些下午上课,上午和晚上在楼里做事。

年龄小的时候就有那种喜欢幼童的客人,但好在也没吃大亏,等年龄大一点,发育了以后,每天端茶送水被客人们揩油也是常事。

等宜宁十二岁时,来了初潮,她本人的模样也是已经初见风采,五官开始更加精致娇憨,身子开始抽条,胸前也开始鼓了起来。

李妈妈担心她被人破了身子,就开始让她专门伺候楼里一个姑娘,当然,几乎所有楼里的女孩子都一样,发育了以后,还未到及笄的年龄之前,就不怎么出现在客人面前,只专门去伺候哪个姑娘了。

一来是防止被醉酒的客人趁人不注意强行拉过去破了身子,因为天香楼以前就有过这种事情发生。二来也可以跟已经接待客人的姑娘学学怎么伺候客人。

宜宁第一个伺候的,是楼里一位叫嫣儿的姑娘,她一直都认识嫣儿姑娘,她长相美丽,性子温柔,对姐妹也好,在嫣儿那里,她教会了宜宁很多,教她怎么讨好男人,教她怎么让男人有性2欲,教她怎么跟男人对话让他放不下,天天来捧场,教她身子是她们这种女子的利器,一定要保护好,教她尽量要会辨别哪些客人是不是身体上有性病。

后面还让她在窗户后面看她怎么伺候客人,这是宜宁第一次这么直观的面对这些。

透过窗户,看着在嫣儿姐姐身上的男人,她有些惊恐,却也知道嫣儿姐姐是为她好,既然都在青楼了,只能想想怎么样自己才能过好一些。。。。。。。。。。。。。。。。。。。。。。。。。。。。。。

过了一年多,嫣儿姐姐很开心的和她说她要走了,这时宜宁才知道,嫣儿姐姐攒够了赎身的银子,现在可以走了。

宜宁记得,当时嫣儿姐姐笑得特别开心,这是她印象中嫣儿姐姐笑容最美的一次。她的手温暖而干燥,很有安全感,嫣儿姐姐拉着她的手对她说。

“宜儿,姐姐要走了,你到时候如果想走,就找好目标,然后努力去讨好那个客人,让他在你身上花钱,钱存够了到时候你可以拿钱赎身。不要相信男人,不要去付出感情。姐姐现在已经在外头买了房子,你到时候有需要可以过来找姐姐,这是姐姐的地址。知道吗?”

“姐姐。”宜宁有些不舍的抱住了嫣儿,却不谈挽留,她知道嫣儿姐姐走了,她们就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

但是嫣儿姐姐出去又有钱又有房子,那肯定比在天香楼好太多。父母不爱她,毫不迟疑就将她卖掉,嫣儿姐姐是唯一一个真心待过自己的人,她真心希望嫣儿姐姐过得好。后面啊!就再也没听过嫣儿姐姐的名字了。

宜宁一直是怯弱胆小的,她小心翼翼的活着,只为能活着,见过嫣儿姐姐之后,她心中又多了期望。她就想着以后也要像嫣儿姐姐一样努力攒钱,然后赎身自己买房自己过活。后面及笄后努力了几年也确实差不多攒够了,结果她被人砍杀了。

李妈妈那边暂时没有空缺,就吩咐她就去厨房洗了几个月的碗,直到有一天,楼里来了新来的姐妹。

因为实在太热闹,她也忍不住挤过去看了,新来的姐姐坐在楼上房间的榻上,看着有些憔悴却不能掩盖身上遗世独立,飘飘若仙的气质。她身着妃色软罗烟纱衣,梳着凌虚髻,身上没有任何装饰,弯弯的柳叶眉,丰盈如樱桃的唇瓣,悲悯的眉眼,看着好似马上羽化而登仙。

大家都有些看呆了,又被李妈妈轰了出去,听着楼里各位姐姐的议论,这时宜宁才知道,这是京城有名的才女裴妩儿,可惜被官家查到她父亲贪污,高门贵女便一朝跌落泥潭,裴家的男丁全部流放,女子则被充为官妓。

这个事对她宜宁影响倒不大,她继续洗她的碗,没过几天,李妈妈身边的嬷嬷找上了她。

‘’宜儿,新来的那个姑娘你知道吧!‘’嬷嬷含笑问着她。

宜宁有些慌,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嬷嬷,我知道,但是我没有接触过,我一直都在厨房洗碗。‘’

嬷嬷看她的样子有些心疼,楼里的女子基本都是苦命人,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活着。‘’宜儿,不是这个,是李妈妈说让你去服侍这位姑娘,你以后叫她妩儿姐姐就好了。如果没有问题,你及笄之前就是服侍她了。‘’

‘’好,嬷嬷,那我什么时候过去啊!‘’宜宁有些紧张的捏了一下身上的围裙,见不是要责罚自己,心里放松了些。

‘’你明早再去吧!今天晚上好好洗洗,天天在厨房,身上的油烟味太重了,免得那位姑娘不喜欢,我晚上也去和那位姑娘说一下,以后就是你服侍她了。‘’说完嬷嬷就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一早,宜宁特意辰时起床,又仔仔细细检查自己的着装,看没有问题以后,宜宁就去厨房端了热水敲响了那位妩儿姑娘的房门。。。。。。。。。。。。。。。。。。。。。。。

微光中,徐宴安假装闭眼,等枕边人呼吸平稳,渐渐沉入梦乡。他唇角微微上扬,小心翼翼将手伸进宜宁的狐裘拉住她的手。

第二日,宜宁醒来发现她正搂着徐宴安的腰,她有些尴尬,知道大概是平时搂李世则搂习惯了,她微微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徐宴安,发现他呼吸平缓,应该是还未醒。

宜宁轻轻的拿开了手,又悄悄的慢慢挪动到床边准备下床。

徐宴安早就醒了,看她这个模样,有些想笑,实在憋不住,只好开口。

“宁宁,你醒的这么早。”说完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

“嗯。”宜宁尴尬的耳垂都红了,低低嗯了一声。

吃过早饭,宜宁决定还是要出去看看,挖点笋也好,这边的米不多了,撑不了多久,想着便准备出门。

“宁宁,现在外头是不是雪很深,你还要出去吗?”徐宴安有些担心的开了口。

“嗯,我得去看看,食物不多了,也不知道巡查的人什么时候才会来。”

宜宁轻声回答,手脚麻利的拿好工具便开了门,又轻轻为徐宴安关好门,避免有风进去。

徐宴安有些愧疚,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她,也知道她说的不无道理。而且现在如果自己下床,瘸着腿可能更影响宜宁,只能默默希望宜宁快些安全回来。

雪又变深了,宜宁踩进去,现在已经到膝盖以上了,在雪中走着不一会儿裤子就湿@#了,大腿膝盖有些刺骨的寒冷。

宜宁用手中的长棍子探着前方的路,她担心会有坑,就算是浅坑,不小心踏进去也有扭脚的风险,她一步一步的走着,这次还是准备去旁边的小竹林看看有没有鲜笋,去远了她也害怕,而且遇到猛兽,她更是只有被咬的份。

明明只有几百步的距离,却走的比上次艰难很多。好在积雪有些深,却并没有结冰,是松软的,宜宁走到竹林,看着密密麻麻的竹子,也全部被冰雪覆盖,却是别样的好看。

宜宁想把积雪推走然后找有没有鲜笋,却发现根本不行,虽然竹子已经挡了大部分积雪,竹林内的积雪也比外面的薄,但是还是到了膝盖的位置。

而且她不能久留,身上的裤子已经打湿@#了,再过半个时辰,可能衣服也会湿。她只能用脚尖细细的探索,如果撞到了明显突出的,她就用木头挖走上面的积雪,再用匕首把鲜笋挖出来。

用了半刻钟,总算挖出来五六颗笋,宜宁用衣裳包着打了个结又慢慢走了回去。

徐宴安看着宜宁推门进屋,满身风雪,脸色也冻的惨白,他有些着急。

“宁宁,快去烤火。”

回到小木屋后,宜宁感觉到下半身已经冻得有些失去知觉,她马上烧热水,换下衣物,将湿#@了的衣物放在木架上烘烤。又连着喝了几碗热水,身体渐渐转暖。

徐宴安有些担心,他用一只手将身体撑起来。“宁宁,你没事吧!”

宜宁打着哆嗦,捧着碗,慢慢的喝着。“我没事,只是衣服有些湿@#了,我现在在准备将衣服烤干。”

本来以为及时喝热水,暖和身子就会没事,没想到还是发烧了。

到了下午,宜宁将煮好的粥喂给徐宴安,自己也跟着吃完以后,就感觉到想睡觉。

徐宴安让她上@#床睡觉,她也没推脱,一会就睡着了。

过了半个时辰,徐宴安发现她的身子开始发烫,想将她喊醒竟然发现她已经说起了胡话。

宜宁众人随常嬷嬷走在她身后,不一会儿,就到了世子李世则所在的院子,院子极大。

宜宁偷偷打量了一眼,最前面西角门进来,右侧是小厨房,左侧应该是她们这些院中仆人住的地方。

再穿过垂花门来到主屋,院子正对门的应该是世子待客的正厅,里面右侧是他的卧室,西厢房这边是书房,外头青石板的小路两旁种了很多冬青,院中摆着一个大水缸,里面有几株睡莲懒懒的伸了出来。

旁边是一角游廊,游廊一侧是一棵很大的银杏树,树下放着石桌椅凳,通过游廊看到里面的房间她估计是世子后院,是世子的妾侍住的地方。

宜宁跟随另外一起来的小丫鬟们站在内院,通过常嬷嬷和那位琉璃姑娘的聊天,她已经知道这次她们是在镇北侯府世子的院子。

她心里想着可能会被分到哪里,如果是世子身旁的侍女,她好像有些小了,那就只有洒扫丫头和厨房了。

常嬷嬷早就坐在眼尖的小丫鬟给她搬的椅子上了,连茶都泡好了放在一边。

常嬷嬷刚刚走的有些口渴,她慢悠悠的坐下,又漫不经心吹着热茶,等茶可以入口后,她吃了一口茶,把杯子放下,才感觉舒服了些。

常嬷嬷看着众人,缓缓开口。

“我们侯府分了一等,二等,三等丫鬟,一等丫鬟每个月月钱一两银子,每季都会有两套衣裳,二等丫鬟每个月五百钱,每季有一套衣裳,三等丫头三百钱,每季也是一套衣裳。”

常嬷嬷又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

“你们刚入府,统一都是三等丫鬟,每个月月底发月钱,可以休一天假,你们老子娘来了可以去后院偏门那边看。”

宜宁心里盘算着,这三百钱确实不多,每个月买点零嘴将将够,买别的就难了,等自己大一点月事来了,还要买月事带,如果再想要买首饰估计就很难了,看来这侯府的待遇也不算好。

“平时你们要从外头带什么东西。也可以让后院偏门的婆子给你们买。院子里的规矩最主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不到处走动,不乱嚼舌根,如果被发现了,只能被赶出去了。知道了吗?”

“谢嬷嬷教导。”众人齐齐行礼。

常嬷嬷看了看众人。“张嬷嬷,左边四个负责洒扫,你带下去吧!李嬷嬷,右边四个负责小厨房。你们下去做事吧!”

众人向常嬷嬷行礼,便被带着走了。

宜宁在后头跟着,心里想着还好不是小厨房,天天烟熏火燎,自己的容貌估计到时候都得没了。随即又耷拉着头,扫洒不也是日晒雨淋吗?

宜宁还是很爱惜自己这一身皮相的,上一世她长相是比较娇憨艳丽的,好看是好看。却不是现在大夏国的主流长相,现在一般人家的父母都喜欢儿子娶端庄大方的,男子就喜欢长相清冷仙气十足的。

她上辈子这娇憨艳丽的长相可不受欢迎,还是靠着她一身白里透红的肌肤,鼓鼓囊囊的胸才留住几个常客的,最后还让他们花钱包圆了自个,才不用去受那日日夜夜接待不同客人的苦,还能吃的好住的香。

宜宁暗自下定决心,自个到时候要管住嘴,拿月钱去买保养肌肤的物品才好。

可惜她这个计划接下来都没成功过,宜宁已经进院子两个月了,那个传说中的世子爷听说是年底回来。

不过她顾不上这些,她每天都累死了,宜宁现在每日就是负责为后院洒扫,另外还有三个比她年龄大个两三岁的小丫鬟一块,四人每天早上辰时起床,收拾一下用过早饭就开始后院的洒扫工作。

前院暂时轮不到她们,是更受张嬷嬷喜欢的几个女孩子负责。

每天辰时三刻开始洒扫,宜宁负责扫后院的房间,扫完后其中两个小丫鬟跪下用布巾擦,另外一个小丫鬟负责擦桌椅花盆。扫完后院以后又要扫院内,院内倒不用布巾擦。

每日要扫两个时辰才能扫完,扫完以后已经是太阳日上中天,宜宁每次都是晒得脸颊通红,没两个月,就已经变成了活生生的小黑炭。最后还是去求了张嬷嬷,院内让她下午扫,才好了一些。

晚上,宜宁望着房顶,又歪头看看窗外,月明星稀,圆月的光亮斜斜照进了屋内。

屋内布置简单,就她身下躺的这张炕,中@央一张四方桌子,墙角一个衣柜。她和另外一起打扫的三个小丫鬟住一个房间,大家都是三等丫鬟,拿一样的月钱,年龄也差不多,平时吵闹倒还好,也没什么烦恼。

这也算平淡的小日子吧!只不过宜宁实在胆小如鹌鹑,不敢轻易和人接触,总怕别人害自己,实在是上一世被人糟践身子吓破了胆,看谁都不觉得是好人。

平时小丫鬟们说话她也不插嘴,只默默的听着。房里的另外几个小丫鬟看她这样,也懒得理她。

进这侯府的蠢人也不多,宜宁这种一看就没家庭背景的,长得又黑黝黝的黄毛丫头,她们也不想费心思,有这时间,还不如琢磨琢磨怎么讨好嬷嬷或者那些大丫鬟。

听说世子年底就要回来了。虽然有些东西不可及,但是架不住人还是会想。

她有些睡不着,实在是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睡在一块总觉得难捱,还没有一点自己的空间。

算了,我一个三等小丫鬟还讲什么自己的空间,宜宁自嘲了一下,好歹还能吃饱饭,侯府菜色也可以,现在自己盖的被子也是软绵绵的,衣服也是新发下来的棉布衣裳。

又想着要塞点钱让小厨房的婆子给她做点什么零嘴才好,早知道就进小厨房了,还能混点好吃的,这扫洒现在也是日晒雨淋。

想着想着,宜宁又开始想念上一世后面那几年的日子,想了好一会,馋的要命,才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zZzzzzzzzzzzz

第二日,等她醒来时,宜宁望着身边的空空荡荡,心里也跟着空了下来。李世则已经进宫了,中午听说出征了,跟随出征一起来的,是宫里的圣旨。

宜宁是下午才知道的,府里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原来是李世则早上进宫,官家做主将女儿昌平公主许配给他了。

宜宁心痛至极却又无法相信,她想着李世则不会骗她,每天强打精神出来干活,人却肉眼可见的消瘦。

直到这一天,听闻公主亲自过来拜见了侯老夫人以及侯夫人。

宜宁偷偷去看了,离得很远,她却能看到。公主是一位极为尊贵让人喜欢的女子,侯夫人,侯老夫人拉着公主的手笑的开怀。

宜宁躲在角落默默的想,能让侯夫人,侯老夫人这么开心的,应该就是侯府想要的儿媳吧!

回来后,张嬷嬷敲门进了她的房间。

“听青莲说,你今天去后院侯夫人那边了。”

“嗯!”宜宁静静坐在床上,回答的有些有气无力。

“看到公主了吗。怎么样?”

宜宁想到今天那个穿着红色绣金线褙子,头戴金冠很有气场的年轻女子。这种女子和李世则才相配,眼泪簌簌落下。

“看到了,嬷嬷。”

张嬷嬷有些叹气的摸了摸宜宁的手背,她也觉得有些可惜,世子她看得出来,是极为难得的男子。可惜官家许配了公主,那世子怎么可能还纳姨娘,这不是打官家的脸吗!

“你不能再哭了,整个府里的人都欢喜,就你在这哭,不太吉利。”张嬷嬷声音有些严厉。

“嬷嬷,我知道的,我只是眼睛不太舒服。”宜宁用帕子抹了抹泪,努力朝张嬷嬷挤出一个笑脸。

“那就好。”张嬷嬷准备出门,又随口说了一句。

“听说这两天夫人允许有奴籍的下人们赎身,得到的钱财全部捐给寺庙为世子祈福。”

“嬷嬷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就是和你说说府里的新鲜事。”张嬷嬷无所谓的摆摆手,就踏出了宜宁的房门。

宜宁坐在床上,想着张嬷嬷说的话,如果李世则要娶公主,自己是不是应该走。

本来自己从上辈子就想着要像嫣儿姐姐一样买自己的房子,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为什么,现在会犹豫呢!

宜宁有些难受的捂住眼睛,眼泪却从指缝中掉落,为什么要在她最想信任李世则也最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明明都下定了决心,以后要坚强一些,遇到什么都不要怕,李世则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

傍晚,宜宁敲响了张嬷嬷的房门,她向来都是一个人,只不过这几个月突然有了可以依赖的人,既然依赖的人没了,她还是可以独立起来。

“进来吧!”

张嬷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她好像知道宜宁要来,特意摆了一桌菜,多放了一双碗筷。

张嬷嬷穿着蓝色素面袄裙,外罩品蓝纹比甲,一如往常一样,坐在榻子上。

“过来一起坐,我刚让徐婆子送过来了的。”说完朝宜宁招招手,也没看她,只是自己低头倒着酒。

宜宁知道张嬷嬷在等她,她有些想不到,最了解她的人反倒是张嬷嬷。

“嬷嬷。”宜宁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吃点菜吧!”张嬷嬷没询问宜宁声音沙哑的缘由,只催促她吃点东西。

宜宁听话的坐在张嬷嬷的另一侧,陪她一块吃起饭来。

说起来,这十来天她都没有好好吃过饭,再次尝到热腾腾的饭菜,宜宁几乎要落下泪来。

出了房间,宜宁露出笑容,终于不用在外边挨冻了,世子书房还有地龙,到时候她搬去书房旁边的偏房,估计也能蹭到地龙。

有些紧张的等了几天,院里终于出了消息,宜宁被提为二等丫鬟,负责世子书房洒扫。

宜宁给房中的姐妹都买了零嘴,然后开心的拿着自己的行李进了书房偏房,房间不大,是长方形,一进门就是一张圆桌,摆着几个绣墩,圆桌后面是一张简约的架子床,宜宁有些兴奋坐了上去,是黄花梨木的,她细细的摸着架子床的纹路,闻着特属于黄梨木的香味,宜宁觉得心里满满期待,梦中家的样子好像慢慢在形成。

最后靠窗是一个梳妆台,也是黄梨木的,其实也不算梳妆台,原本是书童的书桌,上个负责洒扫的书画姐姐住进来以后,直接把它变成了梳妆台,打开窗户能看到外边的景色。

外头不远是一个池塘,种着荷花,只不过现在还没开花,近一点便是柿子树,后院种了好几棵,这里也有一棵,其实池塘和柿子树都属于后院的景色了,宜宁打开小轩窗,趴在窗户边想着,如果柿子熟了不知道会不会掉下来。

接下来几天,宜宁把屋子细细的打扫了几次,又把自己这几年存到的钱都花出去了,她总忍不住为自己的屋子装扮,什么帐幔,花瓶,铜镜,她还买了百宝箱,想着自己领到月钱就放里面,又买了几块碎布锦缎,想着给自己床边挂个几个香囊,刚好她绣工也勉强会,还花大价钱买了买布料给自己做了一件新衣服和新鞋子,又花钱买了布做门帘。

后院侧门的李婆子看宜宁天天来,笑着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给自己准备嫁妆。

宜宁默默的想,这些可比嫁妆重要太多了,她倒不太奢望嫁人,但希望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现在是好的第一步。

宜宁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布置的房间,她太喜欢这种感觉了,接下来两年,宜宁更加努力的干活,不过书房事少,又不用日晒雨淋,宜宁是二等丫鬟,月钱五百钱。

她原先想着不用买冻疮膏,肯定能省下多一些,结果她总是忍不住为自己屋里添置东西,又爱吃零嘴,结果这两年都没存下什么钱。

开春之后,宜宁就满十四了,这天她正细细的擦着书房书本的灰,外面突然热闹了起来。

是世子李世则回来了,宜宁也听说过,世子估计开春后会回,没想到这么快,上次回府已经是五年前,听说本来计划着就在京城待着了,结果边城那边外邦突然打过来了,世子便也去了战场,这一打,就是两年,打完后世子又在那边守城,也算是李家让世子历练吧!今年侯夫人实在想儿子,才回来的。

宜宁想着世子可能这次也待不久,自己这份书房洒扫的活实在又轻松又快乐,又不用与人接触,没有利益冲突,现在外面那些姐妹都待她亲近了好多。

不过宜宁这次猜错了,李世则这次回来,其一是承袭侯府之位。其二,庆和帝在位二十一载,儿子们都已经长的挺大了,太子都三十了,不说别的,二十岁以上入朝做事的也已经六七个了。庆和帝这次召镇北侯这边的人回京城,其实也是打算让李世则负责京城这边的守卫,他担心下面的儿子有什么心思,李家的在军中的威望和威慑力不用说,只要他们不倒戈而且人在京城,那他位置坐得稳又安全。

李世则的回府让众人都兴奋了起来,十年了,她们院里的主心骨终于回来了,常嬷嬷流下了热泪,十年就守着个空院子,她又是李世则的奶嬷嬷,心里不心酸那是假的。她忙吩咐众人去院门口迎接。

“宜儿,我打算着,你可以去外面看看,看看人,看看物,看看街道,看看胭脂水粉,金银首饰。”

“我们要分开吗?”宜宁以为李世则要她走,她现在有些舍不得了,他是第一个给她这样安定温暖生活的人。

“不是,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想着你天天被我困在这个书房,会不会太委屈了。”

宜宁没想过李世则竟然还这样为她考虑过,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经历过的,所有人都没有把她的想法当过一回事。宜宁在黑暗中看着李世则的轮廓,细细描绘他的样子。她真诚的回答。

“世则,我现在的日子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日子了,天天跟你吃得好,睡得香。”

说完宜宁自己又流了泪,没有人这么为她考虑过,她一直是被丢弃的那个,现在遇到李世则,她很感激,却不敢回赠任何感情。身份的天差地别让她知道不能妄想,她连做梦都不敢梦这些。

李世则有些心疼的为宜宁擦着眼泪,在他认知中,他还不知道宜宁为什么哭,却感受到宜宁口中的难过。等宜宁平静下来,李世则轻抚她的背,继续和她道。

“我准备带你去郊外走走,看看京城被冰雪冻住的样子,到时候可能还能看到一些小动物,比如小兔子或者老虎。我盘算着先带你去逛逛京城,这些天听下属说,现在京城里面,热腾腾刚出锅的板栗很香,我估摸着你可能爱吃,京城的酒楼有一家据说很不错的,那边的糖醋鱼听说酸酸甜甜的,味道刚刚好。还有胭脂水粉衣服首饰都可以看看,要出去的话太冷要给你买几件狐裘披风,那个暖和,我在边城也是穿那个。”

宜宁从没感受过这种细腻的话语,温暖又安定,她甚至不知道要用什么姿势去听,要用什么语言去回答。她抬头亲了亲李世则的唇角。

李世则有些不明所以,却能感受到宜宁可能喜欢这些,他回亲了过去,又是一夜春@宵。

过了几天,宜宁去找张嬷嬷告假,侯府下人每个月都能休息一天,她按照李世则说的,向张嬷嬷告假半个月。

张嬷嬷一如既往的坐在榻上,嘴里嗑着瓜子,饮着花茶。

她打量着宜宁,总觉得不对,一身粉色绸缎袄裙,脸色却娇嫩的能掐出水来,这丫头这几个月变化太大了。据她张嬷嬷所知,侯府大厨房的饭菜可养不出这么水灵的丫鬟。

而且她看得出,宜宁满脸春色,明显是有人滋润的样子,而且滋润她的人,还很强。一般男子可不能把女人养的这样好。

“怎么一下子告假这么久啊?”说着张嬷嬷又换了个姿势继续坐着。

“嬷嬷,我亲人捎信过来了,所以我打算出府看看。”宜宁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

张嬷嬷内心表示不信,她觉得有猫腻。“那你洒扫怎么办,去那么久。”

“我和青莲姐姐说了,让她帮我洒扫一下书房。”

“行吧!既然青莲说了帮你,我也不说什么,你仔细交代好,别出差错。”

宜宁福了福身,有些开心的走了出去。

第三天,张嬷嬷听说世子这次要负责官家郊外林场狩猎,估计要十来天才能回侯府。

张嬷嬷在房间一拍大腿,紧接着又下来在屋内走了一圈。

“我就说那丫头不对,大厨房的饭菜怎么可能把人养的这么水灵,这下全暴露了。”张嬷嬷暗自为自己发现的大八卦高兴。这时青莲敲门走了进来。

宜宁看着他,心中嗤笑,这人外貌还挺会骗人。

徐宴安看到宜宁,眼底闪过微光。“你跟着我。”说罢自己向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已经远离了帐篷那边。徐宴安的亲卫正牵着一匹马在前面等他们,徐宴安翻身上马,手朝着宜宁伸了过来。

宜宁猜到他估计想说什么,手伸了过去,上马后,徐宴安马上拍马前行。

马在雪中奔驰,速度着实有些快,宜宁有些想让他停下,徐宴安看了一眼怀中的宜宁,却没有减速,心里这几个月的情绪好像得到了释放。

宜宁有些不耐,这都跑了一个时辰了,眼看着都走出了皇家围场,来到另一处丛林深处,坐马上颠得有些屁股疼,幸亏她躲在披风里面,并不冷。

“徐宴安,还要跑多久?”

“快了,宜儿。”

宜宁忍不住撇撇嘴,还宜儿,不过她也破罐子破摔,反正现在得罪不起,睡就睡呗!过几天就回侯府了,到时候她就待侯府不出来了。

打定主意,也懒得理徐宴安。

徐宴安把她往山中带,他想去京城郊外的一间寺庙,去求一条月老的红线,原先他也不信,现在却想信一次。

徐宴安是徐家长房嫡子,徐家世代清流,徐父另外有几房妾室,所以徐宴安有几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徐母更是对唯一的儿子抱有很大的期待,徐宴安自小就极力的追求世人想要的模样,看着温润如玉,实则内心却有些偏执。

忽然马蹄踩空,二人措手不及,跟着重重跌了下去,好在徐宴安及时将宜宁抱起,他的腿却被马儿压在身下。原来两人掉进了一个狭长的坑里,这坑被大雪掩盖所以没发现。

宜宁也被重重的撞了一下,她等落地之后连忙起身查看,发现自己没有受伤,再看徐宴安,他倒在一侧,腿还压在马儿下面。

宜宁连忙走到一侧,查看现在的情况,想把徐宴安拉出来,发现拉不动,陷阱不算高,马儿却被卡在里面,发出声声哀鸣。宜宁有些心疼,却知道现在还是救徐宴安要紧,她仔细观察,等马儿再次使劲想挣脱出来时,宜宁连忙在一边拖出徐宴安的腿。

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徐宴安拖出来,宜宁看了一下,徐宴安已经晕过去了。

身上暂时也不知道有没有伤,现在也不好脱他的衣裳,知道了她也没办法,她不知道哪里去找药,也不知道什么药有用,等会脱了衣裳还把他冻伤了,徐宴安腿应该是受伤了,不过她也不懂怎么处理,想了一下,还是不要自己瞎处理为好。

宜宁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处木头房子,估摸着这边可能是围场的外围,有专人巡逻。她又看向周围,发现除了那处木屋,四周皆是树木灌丛,并没有发现人烟。

宜宁估算了一下距离,雪有些深,她自己走过去可能要半个时辰,如果她过去喊人,到了又发现根本没人,那来回不只多增加了时间,还消耗了体力。

她找了捆柴的藤条,又用带的匕首将多余的枝桠削去,然后用徐宴安的大氅将他围住,随后费劲用藤条将他捆好。

最后看了一眼哀鸣的马儿,马儿好像知道一样,也望着她,眼中含着泪,宜宁心里有些难受,还是用背拉着绳子拖着徐宴安向木屋走去。

“嬷嬷。”青莲笑的有些讨好。

“干嘛,大冷天的跑来跑去,把我屋里的热乎气都吹跑了。”张嬷嬷正激动,不太想理。

“嬷嬷,等宜宁回来,我也想告假,我都和她商量好了,到时候她替我。”

青莲脸色有些激动,她也想连着休息个十来天。

让宜宁去后院洒扫,她张嬷嬷想活长一点,能被世子护得这么严实,以后保不准有什么造化呢!

“不行。”张嬷嬷语气有些冷。

青莲垮了脸。“嬷嬷你偏心宜宁。”

“人家赵宜宁进府六年多没休过假,你每个月还经常故意多请一两天假,你说行不行。”张嬷嬷看了青莲一眼,又喝了口茶,这下面的人也不能要求个个上进,张嬷嬷努力安慰自己。

第二天,宜宁顺利出了府,出了侯府大门,按照李世则提前告知的,拐了个弯,看到一辆马车,李世则正站在边上等。

看到宜宁穿着藕荷色袄裙,梳着偏髻,手中提着裙摆,明眸皓齿笑眼盈盈的从漫天飞雪中跑过来。霎那间,天地好像失了颜色,李世则心跳的厉害。

“宜儿,我们今天先去一品阁吃午饭,吃完以后去逛逛衣裳首饰铺子,晚饭你看想吃什么我们再另外决定,晚上再看看花灯。”

宜宁有些兴奋的拉开车帘,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下着雪,街上一些孩童还打起了雪仗,到处都是孩童的欢声笑语,临街铺子各色各样的招牌,有些还在招牌上挂起了颜色各异的绸布,小摊子扎着帐篷,锅中是白茫茫的雾气,摊主大声吆喝招呼客人。原来外面街市是这样的。

李世则看着宜宁亮晶晶的眼神,想着自己确实没想错,应该多带宜宁出来走一走,不能天天被关在四方院子中。下马车的时候,李世则把帷帽递给她。“宜儿,你戴着这个安全一些。”

宜宁乖巧的带好帷帽,下车时,李世则先行下车,然后伸出手,准备接宜宁下来。宜宁呆呆的看着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李世则总是让她感受到不同的心情。

李世则以为她怕高,只好过去一把把她抱了下车,暗道他们宜儿真的胆子很小啊!

进来一品楼,去了李世则提前订好的雅间,宜宁才脱下帷帽。

李世则让小二把店里的招牌菜都来一份,其实他几乎也没出来吃过,有些担心自己点的不好。

酸酸甜甜的糖醋鱼,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清香扑鼻的龙井虾仁,颜色都很清新,一点也没有鱼虾的腥味,还有香味霸道的明炉烤乳猪,火腿炖甲鱼,黄山炖鸡,鸡汤煮干丝,最后是饮子牛乳酪。

宜宁看着眼神亮着光,虽然这两个月跟着李世则吃好喝好,可是侯府的有些太精细了,而且在外面吃的味道更香一些。

李世则喝着茶笑着看宜宁吃东西,又为她夹离的远一些的菜,看她快吃完,他自己才开始吃,他在军中吃饭习惯了,吃得很快,所以现在都是等宜宁吃一会他再吃,这样两个人吃完的时间就差不多。

宜宁感觉吃得肚儿圆圆,李世则又点了个酸梅饮想让她消消食。

吃完了午饭,李世则带着宜宁准备先去逛逛成衣铺子,李世则考虑到外边天气有些冷,最好添置几件狐裘,然后还有里面的袄裙,另外还有带毛的皮靴子。


“妩儿,你先回去,我和李兄去吃个便饭。”琉璃温声开口。

裴妩儿知道不能带她去。“好,宴安。”

“那我先送你回去。”琉璃带着裴妩儿出了门,送她上了马车,又低声在亲卫面前交代了什么。

“宜儿,有没有喜欢的,先选一些,等会去吃饭就不方便了。”李世则关心的问道。

“那拿你选的那只珍珠发簪,你为我戴上好不好。”宜宁觉得她迫切的需要李世则待她好一些,来填补她心底的害怕。

李世则有些脸红,手却麻利的付了银票,跟店家说明情况,然后店家带着去后面雅间。

李世则为宜宁摘去帷帽,又略显笨拙的戴上发簪,他看着眼前的宜宁,屋内的光线有些暗,肤色莹白,脸颊粉粉@嫩嫩,眼中好似一汪春水,宜宁看着李世则眼中的星光点点,明明是很冷冽的人,眸底却流转着温柔。

两人的气氛有些旖旎。

另一边,琉璃回来后,却没看到宜宁他们,问了下掌柜才知道,在后面雅间,琉璃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堵,更觉得那女人就是个狐狸精,哪哪都喜欢勾搭男子,在外头都不放过。

他走到后院,低声喊了一声。“李兄。”

李世则听到外面的声音,想带着宜宁出去,宜宁却有些不想放过他,她勾住李世则的脖子,踮脚亲了一下。

李世则呼吸有些急促,他扣住宜宁的后脑勺,狠狠的亲了过去,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的松开。

“走吧!”李世则为宜宁带上帷帽,拉着她的手准备出门。

李世则出门,走向琉璃。“徐兄,走吧!”

琉璃看着李世则明显红透的耳朵,再看看跟在他身后的女子,衣服明显有些褶皱。

他笑着开口。“李兄,你跟着我的马车走就行。”

三人来到云萃楼,李世则牵着宜宁下了车,一看里面的布置,古香古色,确实明显比自己带宜宁去的更雅致,他有些满意,暗道琉璃做事确实可靠。

琉璃在前边带头,把二人迎了上去。

“徐兄,你选的这个地方确实不错。”

“李兄你等会尝尝,看看菜色合不合你胃口。”说完,琉璃就招呼店家上菜。

李世则拱拱手,便开始帮宜宁解披风和帷帽。这屋里面烧着碳,继续穿着有些热。

琉璃扫了一眼宜宁的脸,三个月不见,又娇媚了一些,眸子里春水荡漾,明显这几个月被人狠狠疼爱过的样子。

心里这样想,一边却笑着和李世则搭话。“李兄,明天官家要去狩猎,想必你也要去吧!”

“嗯,我负责京城守卫肯定需要去的,不过主要还是禁卫军负责官家那边,我这边主要负责外围和官眷。徐兄你明天要去吗?”

琉璃平时有这种他不太参加,今天却来了兴致,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是李世则的姨娘,也不是外室,就是藏在房中的一个女子,估计这次带出来,也是想带她去狩猎。

“李兄,我这次可能不去,最近事情比较多。李兄你可要好好走一走,我听说京郊林场那边风景不错。”

两人聊得开怀,宜宁却不敢抬头,她前世和他相处过几个月,算是有些许了解他。琉璃这种人,她现在不愿意得罪。

很快菜都上了上来,香香嫩嫩的蒸软羊,鲜香诱人的羊蹄笋这两样太适合冬天了,另外还有五味杏酪鹅、蜜炙鸠子、东坡豆腐等等陆陆续续摆满了整张桌子。最后上了一壶橘酒。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众人等到中午,李世则也没从侯夫人还有侯老夫人那边回来。

侯府内院正厅,家中两代长辈都红了眼眶,实在是李世则是家中独子,从九岁到十九岁,她们错过了十年。侯夫人有些不顾形象的在儿子怀中哭出了声,侯老夫人看着儿媳这样,她也偷偷用帕子抹着眼泪,谁不想呢!

李世则看着趴在他胸前的母亲,又看看红了眼眶的祖母,他心里有些惭愧,这五年都没回来,他细细安抚母亲,等母亲平静下来以后,李世则单膝下跪。“祖母,母亲,世则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侯老夫人再也没忍住,起身抱住李世则哭了起来。“我的孙儿啊!你好狠的心。我的孙儿啊……”屋内的人又跟着红了眼眶。好不容易大家平复下来。

李世则跟着祖母和母亲一起上桌吃饭,侯老夫人和侯夫人都是笑着看着李世则吃,不停的吩咐身边的丫鬟布菜。

吃完饭又拉着李世则的手细细的问他这五年发生的事情,李世则都是挑好的和他们说,什么军中战马莫名消失,结果发现是去偷村民家的猪食,什么准备上战场,却发现自己穿反了战甲,把两位长辈逗的前俯后仰。李世则本身就是性格冷冽不善言辞之人,为着家中长辈,也算费尽了心思。

又吃过了午饭,李世则看母亲和祖母都有些疲惫,就起身告退,说着明天再来为她们请安。侯夫人看李世则也是疲惫,知道他日夜兼程赶回来也是辛苦,连忙催促他回院子休息。

常嬷嬷带着众人等到未时三刻,才有人来匆匆报喜。

“常嬷嬷,常嬷嬷,世子爷回院子这边来了。”厨房的婆子跑着过来高声说道。

常嬷嬷笑眯了眼,直接给了婆子一个红封,宜宁看着有些眼馋,站在这里也是等,被寒风吹得身上早就冻麻了,早知道自己机灵点去打探消息,还能走一走,让身体热起来。还有个红封,宜宁心中微酸。

没一会儿,李世则回来了,后面跟着两个亲卫。

宜宁根本没看到,她被院中的人挤到最后面了,前面的人都比她身量高。

众人齐齐跪倒在地,常嬷嬷冲过去一把拉住李世则的手,“主子,你总算回来了,五年没回了。”

李世则安抚的拍了拍常嬷嬷的肩,“嬷嬷,天气有些冷,我们先进去。”

接着院中的人又浩浩荡荡围着李世则进院子,进了院子以后常嬷嬷让大家散了,自己回位置干活,宜宁才有时间回自己房子暖暖身子,这开春的风也是冷的彻骨,当晚宜宁就发起了烧。

幸亏她有远见,下午晚上都问厨房的徐婆子要了姜汤,虽然发了热,但马上就好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又是活蹦乱跳,果不其然,听别的姐妹说有好几个人病倒了。宜宁再次为自己的机警深深折服。

接下来就进入很平静的日子,李世则第二天入宫拜见官家,然后接手京城守卫的管理,京城兵马司按理说也不算很高的职位,虽然李世则本身已有官职,正三品的都指挥使,但是这次回来京城为避免麻烦,李侯直接请立李世则继承侯府之位,也算是为他的京城之路扫平一些障碍。

李世则每天忙到天昏地暗,刚回来京城内部实在是情况复杂,每天在深夜书房的灯才能熄灭。

张嬷嬷倒是挺满意宜宁的,这两个月,她就没见过宜宁特意在世子面前露过脸。都是世子出门开始洒扫书房,张嬷嬷暗暗想着自己真的是慧眼识珠。

宜宁这边没出问题,李世则房中的大丫鬟青黛先出问题了,起因是半夜宜宁就听到外头有声音,有了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她别说出去了,她还急得团团转,想拿东西堵住门口。后面外头隐约有哭喊声,求饶声。宜宁有些害怕的睡不着,第二天顶着个眼下淡淡的青紫去洒扫书房。

中午,原先同屋的青莲过来了,说张嬷嬷把她叫了过去。

宜宁有些担心,她估计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宜宁站在张嬷嬷门外,有些担忧的开口。“嬷嬷,青莲姐姐说您找我。”

“进来吧!”张嬷嬷的声音传了出来。

宜宁低着头,恭恭敬敬的推开了门。

张嬷嬷看着宜宁,“宜宁,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嬷嬷,我不知道,但是我昨晚听到了哭声,我估计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没去打听。”宜宁老老实实回答,张嬷嬷可是随时能换掉她的人,

“哦!你猜着是什么。”

“我猜着要么是丢了什么东西,要么和世子有关。”宜宁低声回答。

张嬷嬷赞许的看着宜宁,对她实诚这件事她很喜欢。“你猜的没错,昨晚世子回来,轮到青黛值守,她伺候世子沐浴,结果她自己脱了衣服进了浴盆。”

宜宁睁大了眼,这有些超乎她想象。

张嬷嬷满意的看着宜宁的震惊,不枉自己昨晚半夜起来,把青黛带走后又连夜去常嬷嬷那里打听一手消息。

“世子直接让她出去,她反倒去搂住了世子,世子气的直接走出浴桶,急忙披了件衣服,就出门喊常嬷嬷。”

宜宁震惊抬头然后和张嬷嬷眼神对上,“那后面呢?”宜宁有些好奇的问。

“常嬷嬷进去以后,就看到了,喊了青黛出来,又喊了人把青黛送去柴房,今天早上和夫人说了,夫人气得砸了杯子,直接把青黛丢出府了。”

“啊!那青黛活着吗?”宜宁有些担心的问道。

张嬷嬷淡定喝了口茶。“活着,但是打了二十大板,肯定要好好养着才能活,她出去又没家人,后面怎么活就不知道了。”

“张嬷嬷,我知道的,我不会这样做的。”宜宁忙表忠心,她知道张嬷嬷今天叫她过来也是敲打她。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