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以甜陆北宸
  • 安以甜陆北宸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安以甜
  • 更新:2023-05-27 13:11:00
  • 最新章节:安以甜陆北宸第7章
继续看书
安以甜攥了攥汗湿的手,抬头看向面前桌子后的导演,以及这部剧已经定下的男主角陆北宸。男人西装革履,戴了一副金丝框眼镜,深邃的眼瞳里,像是藏着星辰大海。

《安以甜陆北宸》精彩片段

    电影《忽而已盛夏》试镜片场。

    “我很喜欢你。”

    安以甜颤抖着声音,说出最后一句试镜台词,手心里冒出了冷汗。

    饶是已经练习过千百遍,她还是有些紧张。

    然而随着台词结束,整个现场都没有半点声音。

    安以甜攥了攥汗湿的手,抬头看向面前桌子后的导演,以及这部剧已经定下的男主角陆北宸。

    男人西装革履,戴了一副金丝框眼镜,深邃的眼瞳里,像是藏着星辰大海。

    他还是那般的光彩照人,是她从小就引以为目标,仰望追逐的存在。

    “是叫安……以甜是吗?”陆北宸看着她的资料,微微蹙了下眉。

    自己的名字被他念出来,像是带着魔力。

    安以甜心里忍不住一阵悸动。

    然而下一秒,陆北宸的话就如盆冷水泼下。

    “感情倒是丰富,但是台词、动作都太过僵硬。”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她的毛病,“你不是科班出身。”

    “我是没有系统地学过表演,但我会努力学习……”安以甜语气慌张。

    但陆北宸只抬眼看了她一眼,带来的压力就让她不敢再多言。

    “我的女主角不可能是个花瓶美人,抱歉,你被淘汰了。”

    一锤定音。

    陆北宸开了口,导演和在场其他人自然不会反驳。

    安以甜心中失落,但还是迅速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对着评委们鞠了一个躬,转身走了出去。

    关门时,她忍不住又看了眼陆北宸。

    他只是拿着笔,在写着自己名字的那张资料表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安以甜眼睫一颤,慢慢关上了门。

    就听脚步声响起,她的经纪人许婧迎上来:“怎么样?过了吗?”

    安以甜只是摇了摇头。

    许婧早就料到这个结果:“都说让你别来参加试镜了,现在这个结果也该死心了吧?”

    “小甜,听话,以你现在的流量完全能火个几年,没必要急着跨界转型。乖乖回去写歌吧。”

    安以甜没有回答。

    许婧不会懂,她不是为了转型,而是为了陆北宸。

    忽然,试镜间的门开了。

    陆北宸与导演齐肩走了出来,似是在说着些什么。

    从安以甜身边擦肩而过时,都没看她一眼。

    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安以甜有些失望。

    果然,还是不够!

    现在的自己,还是不够格被陆北宸看到!

    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中。

    安以甜独坐在沙发上,视线落到一旁有些老旧的吉他上。

    那是八岁时,陆北宸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也是这么多年的唯一一份。

    他们算得上青梅竹马,只可惜在那之后,陆北宸就举家搬迁,他们之间也失去了联系。

    想起今天男人毫不留情的话语。

    安以甜小心地拿起吉他,轻轻地拨动了一下琴弦,喃喃道:“你啊,还是把我忘了……”

    ……

    几天后,电影的开机发布会现场。

    安以甜作为女主角出现的一刹那,引起了轩然大波。

    谁也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竟然会落在她一个歌手身上!

    一时间,现场内闪光灯不断。


     在主持人的安排下,安以甜在陆北宸身旁落座。

    男人眼下有些乌青,似乎有些疲惫。

    出神之际,只听台下记者的提问声响起:“陆影帝,首次跟阿甜合作,作为电影界前辈,您有什么建议给她吗?”

    闻言,安以甜也不禁有些期待。

    只见一直在闭目养神的陆北宸缓缓睁开了眼。

    他看向安以甜,倏地轻笑一声:

    “我觉得,人就该待在适合自己的位置。安小姐,你说呢?”

    直到发布会结束。

    安以甜都没有从陆北宸的话里回过神。

    朝外走的路上,她看着身前几步的男人身影,忍不住追上前:“陆影帝,等等!”

    陆北宸回过头:“有事?”

    “您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安以甜垂在身侧的手微微紧攥。

    “字面意思。”陆北宸一脸冰冷,“已经被淘汰的你,为什么还能拿到女主角,出现在发布会上?其中原因,你心知肚明。”

    这话一出,安以甜就知道陆北宸误会她了。

    那天被淘汰后,她不愿放弃,又找到导演求得了再一次的试镜机会。

    因为没有陆北宸在现场,自己不像之前那样紧张,发挥的很好,也打动了导演。

    最后,为了顺利拿下这个角色,她甚至提出了自己可以零片酬出演!

    导演这才同意。

    想到这些隐情,安以甜刚想解释。

    可还没开口,就被陆北宸打断:“安小姐,好自为之。”

    话落,他转身离开。

    安以甜怔愣地站在那里,鼻尖忍不住泛酸,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许久后她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向外走去。

    却不想刚走出大门,就看见一个衣着靓丽的女人,直直扑进了陆北宸的怀里,

    而他并没有躲开。

    那女人是叶清冉,在这部戏里出演女二号,只是因为行程问题,没来得及参加发布会。

    她也是陆北宸同一电影学院毕业的师妹。

    只是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亲密。

    出神间,陆北宸已经跟着叶清冉上了同一辆保姆车,一同离去。


     安以甜怔怔看了很久,才上了自己的车,向同一方向驶去。

    为了联络团队的感情,导演特地组织了饭局。

    森隆馆包厢。

    酒过三巡。

    第一次演电影,又是女主的安以甜,起身给导演等人敬酒。

    前前后后敬了一轮,最后只剩下陆北宸和叶清冉。

    她鼓起勇气,朝陆北宸走去:“陆影帝,这杯酒敬您。”

    然而,一向绅士的陆北宸却并未接下。

    僵持间,气氛逐渐尴尬。

    这时,一道女声响起。

    “我来替阿宸哥喝吧。”叶清冉伸手就要接过安以甜递来的酒杯。

    下一秒,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先一步拿过了酒杯。

    陆北宸仰头一饮而尽后,看向安以甜:“满意了?”

    他语气里,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厌烦。

    安以甜只觉得像是被人捏紧了心脏,无法呼吸。

    她没想到,陆北宸不愿意喝自己敬的酒,却会为叶清冉挡酒!

    “啊,我忘了自己酒精过敏,不好喝酒,谢谢阿宸哥。”叶清冉对陆北宸笑笑,又看向安以甜,“安小姐,不好意思。”

    安以甜说不出话,只能摇了摇头当作没事一般,退回到座位上。

    叶清冉将她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不动声色地靠得离陆北宸又近了一些。

    这像是宣告主权的举动,刺痛了安以甜的眼。

    而更让她难受的,是陆北宸的习以为常。

    就好像,他们之间就该这么亲近!

    喘不过气间,安以甜又默默地喝了好几杯。

    不久后,饭局散去。

    陆北宸率先起身,与叶清冉向外走去。

    安以甜默默起身跟在他们身后,瞧着他与叶清冉又一次上了同一辆车,扬长而去。

    晚风吹过。

    安以甜愣愣地看着那猩红的车尾灯,消失在转角。

    李导见她眼中的疑惑,在一旁解释:“你不知道吗?他俩住在一起。”

    安以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中。

    她不是没想过陆北宸已经有了女朋友,但是每次的绯闻,他都会及时澄清。

    也让自己到现在还抱有那么一丝丝期待。

    但没想到,原来他和叶清冉……已经住在一起了!

    出神之际,手机一阵震动。


陆北宸紧盯着手机,呼吸一滞。


没来得及过多思考,他从助理那里,拿过了车钥匙,就向外奔去。


“陆哥!马上就要发布会,记者媒体都已经到了,你要去哪儿?”助理在身后焦急得大喊。


回答他的是汽车的尾气声。


陆北宸将油门一踩到底,心中一阵烦躁,又有一丝他没有察觉的慌张。


到了医院,门口在已经围满了记者。


“是陆北宸!”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记者们没想到陆北宸会不做任何掩饰的独自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都一涌而上,让陆北宸原本烦躁的心情,在此刻更显得更加暴躁。


他直接抢过了一个记者手中的话筒,冰冷的声音扩散:“我没时间和你们废话,现在立刻给我让开!”


或许是他的气场太过强大,加上陆北宸的强大背景在娱乐圈里并不是秘密,没人敢真正地惹恼他。


原本蜂拥的记者们,都不由自主地让开了一条道,陆北宸头也没回地进了医院。


他正想询问前台,却见一辆担架车从他的身边经过。


“患者的生命体征很弱,需要立刻安排手术!”


那是……安以甜!


陆北宸赶紧跟了上去,直到手术室门口,他被护士拦在了门外:“手术室重地,还请止步!”


“她怎么样了?”陆北宸有些焦急。


“我们会全力抢救的,还请耐心等待。”护士看着他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哪个明星。


陆北宸坐在手术室门口,看着“正在手术中”,心中有些慌乱。


过了许久,手术灯终于熄灭,医生一脸焦急地走出来,对护士说:“患者大量出血,还是RH阴性血,医院血库里的这种血已经用完了,赶紧联系其他医院,看有没有库存。”


陆北宸闻言,心中一紧。


安以甜居然是罕见的熊猫血!


只能动用陆氏的力量,才能迅速找到这种血型。


他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立刻联系陆氏集团的私人医院,帮安以甜办理转院。”


陆氏集团的办事效率很高,在接到陆北宸的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派了救护车和保镖过来。


这阵仗,让门外的记者都看傻了眼。


陆北宸没工夫管他们会怎样报导,让人迅速接了安以甜,向私人医院驶去。


到了私人医院,陆北宸看着她再次被推进手术室,心中没来由地一痛:“安以甜,你可得给我挺住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陆北宸也越来越心急。


他满脑子都是安以甜浑身是血的样子,触目惊心!


直至手术灯熄灭,魏医生从里面走出:“病人暂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听到这话,陆北宸才松了一口气:“她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目前还无法肯定。”魏医生的面色还是有些凝重,“她的头部受到撞击,有轻微的脑震荡,具体情况还需要再观察几天。”


陆氏集团的私人医院里。


这是哪儿?


发生了什么?


安以甜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她刚一动,就觉得浑身疼得厉害。


“咳……水。”她的嗓子有些沙哑。


一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将水杯递到她的面前。


她微微抬起头,就着他的手喝下。


“慢点。”男人的声音很温柔。


这是……陆北宸!


“我这是在做梦吗?”安以甜有些不可置信,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陆北宸。


陆北宸轻笑了一声:“当然不是。”


“可如果不是梦,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温柔?”她还是不敢相信,他从来都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


闻言,陆北宸心中有一丝愧疚:“我去喊医生。”


“等等……”见他要走,安以甜忍着痛,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别……别走。”


陆北宸见状小心地将她扶起坐好:“别乱动。”


“就算是梦也好,我都想跟你解释清楚。”解除误会,才是安以甜最在意的事,“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也没有要拉你炒作的意思,我……我明明已经跟婧姐说过了,但她不接我电话……你,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的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恳求。


陆北宸静静地听她把话说完,没有丝毫的不耐:“我知道了。”


在她昏迷期间,陆北宸就已经让人再去查了,这件事她确实不知情。


“你……”安以甜觉得陆北宸真的太反常了,让她有些不适应。


“我都知道了。”陆北宸再次说道,有很多次,他都只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从来没有给过她解释的机会。


“你信我了?”安以甜听出他话里的歉意,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转变态度。


“嗯。”陆北宸点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我其实是。”安以甜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鼓起了勇气,“你当年送过我一把吉他,你还记得吗?”


她说完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陆北宸的反应。


没有预想中失望的神情,陆北宸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以甜。”


安以甜时隔多年,终于又听到他这么亲昵地叫自己,鼻尖泛酸,眼角不禁有些湿润:“我以为你讨厌我。”


“之前是我不好。”陆北宸从她进组开始,就一直对她存有偏见。


不知道为什么,一碰到和她有关的事情,就变得易怒,理所当然地以为所有一切都是她做的。


安以甜看着他,原本已经沉寂的心,又开始死灰复燃。


她根本放不下他!


他没有变,还是以前那个自己满心满眼追逐、喜欢的陆北宸。


“以甜。”陆北宸有些犹豫,“你为什么一直坚持想要出演这部电影?”


安以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要直接说是因为他吗?


一阵敲门声响起,他的助理走了进来:“陆哥,琴姐的电话。”


“就说我在忙。”陆北宸头也不回。


助理有些为难,“她说你不接,就不让我挂。”


“给我吧。”陆北宸叹了口气,对安以甜说,“你先好好休息,我让医生过来,一会儿再来看你。”


“好。”安以甜点点头,目送着他出去。


直到房门关上,她依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安以甜喃喃自语:“我是不是离你近了一些?”


陆北宸出来后,让助理去叫医生,自己走到阳台上,将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一些:“琴姐,有什么事吗?”


“陆北宸!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经纪人!”江琴在手机的另一头怒吼,“发布会不见人影,电话不接,还给我整了一个大头条,你是想活活气死我?”


“怎么会?”陆北宸听她吼完,才重新将手机拿回耳边,“我当然希望你无忧无虑,长命百岁。”


江琴是从他出道起,就带着他的王牌经纪人,现在也是陆北宸工作室的主要负责人。


她一步步陪着陆北宸走到今天,两人的关系就像是姐弟一样。


这两天,他躲着没接她的电话,江琴应该气坏了。


“少跟我贫,这两天工作室的电话已经快被打爆了。”江琴冷静了一些,“说吧,你和安以甜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一个故友。”陆北宸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


“什么?”江琴的声音又拔高了一些,“你鸽了发布会,怒怼记者,将她转到陆氏的私人医院,然后你跟我说,你们只是朋友?”


“嗯。”陆北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就算安以甜并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小女孩,她出了车祸,需要救治,他并不会见死不救。


更何况她是。


江琴说了许多,却迟迟没有听见他的回答:“喂?陆北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抱歉,有些走神。”陆北宸这才回过神来:“你刚刚说什么?”


江琴压下了自己的怒气,尽量平心静气地说:“我是问你准备怎么处理?网上到现在还为你们俩的绯闻吵得不可开交。”


“先发布一个声明,我现在是单身状态,未来几年也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陆北宸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沉思了一会儿,“写上我和安以甜是从小就认识的关系,尽量降低她的负面消息。”


陆北宸顿了顿,眼神变得冷冽:“至于她那个公司,我会让陆氏的人去拜访一下他们。”


挂了电话以后,陆北宸重新来到病房门口。


魏医生正好从里面出来。


“她怎么样了?”陆北宸问。


“人醒了,一般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注意休息几天就差不多了。”魏医生看着陆北宸,“只是脑震荡说不定会有后遗症,这个要特别注意一下。”


“知道了。”陆北宸点头,“辛苦了,魏医生。”


等医生走后,陆北宸透过窗户,看着安以甜恬静的睡颜,思绪不自觉飘远,想起从前。


当年,安以甜就像个跟屁虫,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陆北宸从小在音乐方面就天赋异禀,许多乐器一学就会。


“北宸哥哥,你能教我弹吉他吗?”安以甜满眼崇拜地看着他。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