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甜甜傅司衍搜救队
继续看书
苏甜甜小心翼翼开口:“我姑父明天生日,你能休假吗?”傅司衍一怔,没有回答。看着傅司衍的反应,苏甜甜满心苦涩:“你忘了,对吗?”相识二十年,夫妻五年。可不知从何时起,所有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好像都不放在心上了。

《苏甜甜傅司衍搜救队》精彩片段

凌晨三点,昌林市第一人民医院。

一阵急促焦灼的喊声在急诊大厅门口响起。

“医生!医生!快救救他!”

苏甜甜一身橙黄色搜救服,推着担架冲进大厅。

傅司衍闻声赶来,立即联合同事将人推进了手术室。

苏甜甜看着傅司衍急忙而去的背影,满是黑灰的脸上神色一怔,心突然就定了下来。

急诊室外。  

苏甜甜和几个队友脏兮兮站在走廊里,一脸疲惫。

“队长,方荣一定会没事的,对吧!”

队内年纪最小的队员挨靠在苏甜甜身边,求证似的看着她,好像只要她说是,方荣就一定会没事一样。

“放心,那小子命硬着呢!”

苏甜甜嘴角扯着笑,不知是在安慰队友还是在安慰自己。

方荣为了把一个小女孩救出,自己浑身着火,扑灭火时,他话都说不明白了。

三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熄灭。

傅司衍走了出来。

苏甜甜和队友瞬间将他围住:“医生,他怎么样?”

傅司衍眼神平静镇定:“已经没事了。”

队友们喜极而泣:“谢谢医生!太谢谢您了!”

傅司衍点点头,径直从苏甜甜身边走过,没再多一个眼神。

苏甜甜面色僵了僵,看着傅司衍离开的背影道:“小江,你留下照看方荣,其他人先归队!”

“是!”

等队员走后,苏甜甜走向傅司衍办公室,敲了敲门。

傅司衍抬头,微微皱眉:“有事?”

苏甜甜小心翼翼开口:“我姑父明天生日,你能休假吗?”

傅司衍一怔,没有回答。

看着傅司衍的反应,苏甜甜满心苦涩:“你忘了,对吗?”

相识二十年,夫妻五年。

可不知从何时起,所有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好像都不放在心上了。

傅司衍神情一冷:“现在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听着傅司衍冷漠语气,苏甜甜用力攥了攥手,低头转身离去。

晚上,苏甜甜到家时,屋子里十分安静。

她抿了抿唇,朝卧室走去,只听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水声。

苏甜甜换了身衣服。

突然,傅司衍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甜甜拿起一看,是手机备忘录的消息提醒。

——“提醒戚梦明天去医院做雾化。”

苏甜甜立在原地,一股冷意从心头窜出。

他不是容易忘,只是根本没想去记……

傅司衍洗完澡出来,看见坐在床尾的苏甜甜一愣。

苏甜甜还没说话,他已经绕过床尾翻身上床,淡淡开口:“很累,我先睡了。”

苏甜甜心头一颤,几乎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苏甜甜和傅司衍开车前往姑父家。

苏甜甜的姑父和傅司衍家是世交,他们刚到不久,傅父傅母也到了。

看着难得一见的儿媳妇,傅母有些不喜。


大厅内所有人都呆了。

一旁的护士面无血色的喃喃出声:“是不是……煤气罐爆炸了……”

“通知所有救护车准备!”

一道厉喝声响起,护士回过神。

就见傅司衍冲向门口的身影。

在医院这么久,她还从未见过傅医生这样着急失态的样子。

……

居民楼里。

苏甜甜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重物。

挂在身前的对讲机传来指导员急促的喊声。

“苏队长,请回答!具体情况如何。”

苏甜甜忍着痛回答:“我目前安全。”

到处都是哭喊声、救命声,苏甜甜和队友迎着火海竭力扑出一条隔离带,阻止火势蔓延。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身体早已是筋疲力竭,但苏甜甜依在咬牙坚持。

她知道,里面还有人在等着她去救。

忽然,三楼传来呼救。

“救命!有没有人呐!救命!”

苏甜甜贴着墙壁,翻身压过火舌冲了过去。

被困的是一对母女。

看见苏甜甜,母亲眼前一亮,她将怀中已经昏迷的孩子递给苏甜甜:“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苏甜甜一把接过小女孩:“别怕,我的队友马上会来救你!”

往火场外冲时,小江和她擦肩而过,径直冲向小女孩的母亲。

苏甜甜将小女孩交给穿白大褂的医生时,心头忽然闪过傅司衍的身影。

但她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转身又冲了进去。

或许老天也被感动,忽然下起了雨。

火势渐渐变小,直到深夜,终于被彻底扑灭。

苏甜甜和她的队友们从楼中走出,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回到消防车旁后,队员们像倒下的秧苗一样瘫倒在地上。

现场仍是一片哀嚎,警笛声响彻长空。

医生护士疾步穿行在伤员之间,半刻未停。

苏甜甜强撑着身体站起,嗓音沙哑:“全体报数!”

“一!”

“二!”

……

“二十三,报数完毕!”

一个不少。

苏甜甜重重呼出一口气。

这时,她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肩膀处一阵剧痛:“嘶——”

小江急忙大喊:“医生!”

苏甜甜实在是太累了,在医生来之前,靠着消防车几乎陷入昏睡。

迷糊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白大褂的身影,抬头望去,苏甜甜促然一怔。

她看着傅司衍,声音沙哑:“你……你也来了?”

“你能来,我当然能来。”

傅司衍神情冷漠,蹲下身来查看苏甜甜的伤势。

苏甜甜莫名一阵心虚:“我没什么事,习惯了。”


话筒那边一片沉默。

苏甜甜的心陡然沉了下去。

她懂了。

苏甜甜强忍着情绪,哑声开口:“我知道在这段婚姻里,我没有做好妻子这个身份。”

“5年前那件事发生后,我一直把自己封闭在失去队友的愧疚里,这么久以来,我忽视了身边的很多人,包括你……”

说到这,苏甜甜忽然停顿了一瞬,但很快又继续说了下去。

“我也理解你,为什么不爱我了……”

话筒那头的傅司衍一身防护服站在方舟病房走廊,双手蓦然攥紧。

他打断了苏甜甜的话:“我这边很忙,等我回来,再好好聊这件事。”

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苏甜甜倏地红了眼眶。

……

月末前一天,苏甜甜将抽屉里的‘停职报告申请’递交了上去。

但领导的回复却还要等上两天。

站在操场上,苏甜甜看着不停训练的队友们,百感交集。

“滴滴滴——!”

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警铃声,正在训练的队友们立即放下手中东西,快速朝消防车库奔去。

苏甜甜自然也不例外。

这或许是她今年最后一次出警,她想站好最后一班岗。

全队迅速集结,整齐有序的快速登车,朝救援现场疾驰而去。

某物流仓库突失大火,有十三名人员被困。

赶到现场的时候,仓库已是漫天大火。

苏甜甜立即下令队员迅速扑出一条防火带,自己则带着人朝火场冲了进去。

冲进着火的仓库门那一刻,苏甜甜有一瞬的迟疑。

她想到了肚里的孩子……可下一刻,她便冲进了火场。

仓库内到处都是铁货架和堆得老高的快递纸盒,火势蔓延急速。

苏甜甜一路找人,在一处倾倒的货架下找到了一个被困的女孩。

她上前清理压在女孩身上的东西时,耳边忽然传来了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

“你不要管我了,我出不来了……”

苏甜甜没有说话,咬牙用尽全力将压在女孩身上滚烫的货架撑开,将女孩拉了出来。

女孩左腿受了伤,苏甜甜一路搀扶着女孩朝外走去。

这时,女孩身侧一座正在熊熊燃烧的钢铁货架突然倾斜,朝二人压了过来!

苏甜甜下意识将女孩一推!

又用自己的身体硬生生拦住倒压的货架!

……

三日后。

傅司衍坐上了回家的飞机。

飞机上,他从包内拿出那个已经被修好的录音机。

插上耳机,将磁带倒带,他按下播音键,女歌手悲伤的歌声在耳边响起。

——突然我记起你的脸,那触动依然像昨天。

对自己我终於也诚实了一点……

傅司衍的心蓦然空了一下。

一下飞机,他便直接打车回了家。

今天应该是苏甜甜的休假日,可是家中却空无一人,傅司衍皱了皱眉。

他掏出手机,给苏甜甜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傅司衍心头忽的窜过一抹不安。

他没有再等,直接冲下楼往消防大队而去。

等傅司衍赶到消防大队,天空下起了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