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鹤霖程九念
  • 季鹤霖程九念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程九念
  • 更新:2022-09-11 06:48:00
  • 最新章节:季鹤霖程九念第3章
继续看书
“季鹤霖,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没有爱过我?季鹤霖却只嘲讽冷笑:“没有。”三年了…为了他,她隐瞒身份,做了他萨摩的金丝雀。最后,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只是一个替代品!

《季鹤霖程九念》精彩片段

“季鹤霖,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没有爱过我?


季鹤霖却只嘲讽冷笑:“没有。”


三年了…


为了他,她隐瞒身份,做了他萨摩的金丝雀。


最后,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只是一个替代品!


她离开了回到首都,重新做回她的大小姐!


“三年后,她是首都辣玫瑰,号称金融圈点金手的程家大小姐!


他季家也该破产了!


十月底的云城,已经秋凉刺骨。


程九念抱着季鹤霖的大衣赶到会所,刚一进电梯,就听见里面两个年轻女人讨论——


“快看热搜第一!季氏集团总裁携美赴宴,疑似恋情曝光!哇,这女人难道就是传闻中被养了三年的金丝雀?”


身侧的程九念心头一紧,眸光不受控制看向对方手机。


只见高清照片里,身穿高定西装的季鹤霖正搂着一位窈窕的女人,他的唇边隐隐含笑,锋利的眉眼好像都变得温柔。


可,那个女人……


程九念的脸色又白了一分,跟季鹤霖在一起之后,这类新闻就没停过。


他从不跟她解释一句,好像认定了她没胆子过问。


电梯抵达十九楼,程九念整理好情绪后抵抵达包厢,里面灯光昏暗,但季鹤霖却不难找。


他坐在正中央,暖黄柔和的灯光打在他脸上,都遮不住他眉眼间的狠戾。


他虚虚望来,带着不可一世的桀骜,叫人俯首称臣。


程九念目光有些痴,她好像抗拒不了这样的季鹤霖。


却见他淡漠道:“过来。”


他身边的位置干净,并没有坐人,程九念悄悄松了口气,而后迈腿走了过去。


不料,她刚从阴影中走出,就听人玩笑道:“哟,程九念今天的打扮比之前有女人味多了,挺妩媚的嘛。”


程九念心中咯噔一声,对上季鹤霖的视线,他依旧是淡漠的样子,可她明显感觉到压迫。


今天出来的急,她没有化季鹤霖喜欢的妆容,也没有穿他喜欢的白裙子,他果然生气了。


正想解释,却见季鹤霖起身走来,越近,程九念越那个看清他眼尾堆积的郁气。


“鹤霖……”


话未落音,她却忽然被他扯近怀里,还未反应过来,却见季鹤霖猛得一脚踢过去,生生把刚才说话的人踢得趴下。


与此同事,他又眼带戾气道:“我养的东西,你也敢觊觎,找死。”


程九念心口一刺,被“东西”二字刺得胸口闷疼。


但她只是握紧拳头忍着,没有说话。


她知道,季鹤霖喜欢听话的人,此刻,不能触怒他。


然而,上一秒还暴怒的季鹤霖,这会却温柔捧起她的脸,在她的眉心轻轻落下一吻:“吓到你了?是我的错。”


他缱绻的柔情让程九念沉溺,她想他不是不在意她,季鹤霖只是不懂爱,她陪着他,慢慢教他,他总有一天会懂得呵护她。


她凝着眼前人不眨眼,舍不得这片刻温柔,却见他又宠溺哄道:“宝贝,这衣服不好看,去换一条白裙子过来。”


程九念只好跟着人去欢白裙子,还有人特地给她化了妆,依旧是那一成不变的一字眉,可这样的妆容其实并不适合她。


不过没有关系,季鹤霖喜欢,她就愿意。


化完妆,换好衣服,程九念又回到了包厢。


不料,她刚踏进包厢,却听到有人问了一句:“这程九念就跟个木头一样,不会甜笑,也不会哄人,季哥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程九念心跳漏了一拍,她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却见季鹤霖哼笑一身:“当然是够味。”


程九念僵在原地,心像是带醋的鞭子抽了一下,又酸又疼。


刚认识季鹤霖时她就清楚,他是个骨子里恶劣的男人,可没有办法,他是她看一眼就想拥有的男人。


她爱他眉间的清冽锋利,自然也要接受的他的冷酷不恭。


再熬熬吧,等她教会他尊重爱人,他应该就懂得爱她了吧?


抱着这样的心思,程九念面不改色走进包厢,像从前那样,乖巧靠近季鹤霖的怀里,对季鹤霖给予的一切都照单全收。


不论好的坏的。


或许是这一点取悦了季鹤霖,他难得带着她提前离席。


两人回到车上后,季鹤霖从后座拎出一个盒子扔给程九念,冲她抬了抬下巴:“看看,喜欢吗?”


程九念打开,目光随意一扫,便知道这盒子里的项链价值至少7位数。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这确实是天大的奖励。


抬头,程九念欣喜凑过去,主动献上一吻,眉眼弯弯说:“谢谢,我很喜欢。”


季鹤霖眸光一暗,压住她的后脑勺瞬间反客为主。


他的吻就像他的人一样,霸道,肆虐,极富占有。


一吻良久。


他像是蛊惑又像是承诺般说:“只要你乖,你拥有的会更多。”


他容貌俊美,气质如妖似魔的季鹤霖不仅有攻击性,就连看程九念的眼神也让她难以招架。


程九念只痴痴望着他,偶尔喃喃问一句:“鹤霖,你爱我吗?”


她不缺珠宝,也不缺钱,她知道他戒备心强,所以才换了普通市民的身份接近他,自己想要的从来就只是他的爱而已。


情到浓时,季鹤霖红着眼,回她:“当然爱,我现在不就是在爱你?”


“宝贝,我爱死了你这没边的模样!”


程九念能做的只有顺从,以及一遍遍呢喃:“我爱你,鹤霖……”


第二天醒来,屋子里又没有季鹤霖的影子。


程九念眼里心底不断涌现失落,三年了,无论晚上多疯狂,到点了他还是要走,好像一点儿都不留恋。


正想着,手机的提别关注忽然跳出了一条提示,程九念立刻点开,却见季鹤霖发了一条朋友圈——


今天不醉不归。


程九念心头咯噔一下,他上次发这条朋友圈,是和他爸爸较劲,后来他可把自己喝进医院!


不行,她得去找他!


慌乱之下,程九念随便换了件衣服,就匆忙赶去朋友圈定位的会所。


等她气喘虚虚奔到会所的包厢,刚要进去,却听半开的门内传来一声嘲讽:“季总宠程九念不过是把她当个替身罢了。现在正主回来了,我打赌,季少今晚就会甩了程九念。”


程九念整个人愣住。替身?


这怎么可能?


她当初接近季鹤霖明明调查清楚过,他不曾有女朋友。


正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你是谁?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程九念闻言转过身,但看清身后两人,她的心瞬间凉到了谷底。


季鹤霖正小心翼翼拥着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娇小女人,那女人画着标准的一字眉,眉眼间给程九念一阵浓烈的熟悉感。


而季鹤霖的姿态,是她做梦都想要的呵护。


程九念忽然想到刚才听到的话,替身……


心口像是猛地别重拳击打,骤然疼的说不出话,尽管已经极力压制,但她鼻尖的酸涩怎么也忍不住。


“鹤霖……”


然而她的话没说完,却被季鹤霖怀里的女人打断:“咦?鹤霖,她跟我长得好像。”


这一瞬,仿佛刺骨的冰刃穿胸而过,程九念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下去。


她死死凝着季鹤霖,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她,只柔情安抚他怀里的女人:“你看错了吧。”


言罢,他楼着人径直朝包厢走去。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季鹤霖终于肯看过来,可他的视线像是流动的冰渣子,带着隐隐的威胁。


心狠狠一疼,程九念很想问,在他的眼里,自己到底算什么?


她陪他的这三年,又算什么?


身后的门,轰然关上。


里面的欢声笑语被隔断,她站在寂静的走廊,却好像是站在极冷的荒原,季鹤霖的快乐宣告跟她无关。


自己守了一千多个日夜,竟然只是这么个结局?


程九念握紧双拳,委屈在心头乱窜。


明明她和季鹤霖那样合拍,明明他也说过爱她……


深呼吸一口气,程九念没有马上离开会所,而是来到季鹤霖惯爱呆的包间,静静等他。


半个小时之后,包间的门果然被人推开,程九念回头一看,果然见熟悉的声影走了进来。


她眼神一亮,迎了上去:“鹤霖——”


普一开口却被他蹙眉打断:“你怎么还在这碍眼?”


碍眼?!


程九念呼吸间尽是刺疼,还有那难以忽略的嫉妒,她不甘心:“你要我去哪儿?是不是那个女人在的地方,我就不能出现?”


她只不过跟那个女人打了个照面,他就迫不及待赶她走?


他就那么爱那个女人?


话落,气氛顿时降到冰点。


季鹤霖下颚紧绷,锐利的神情带着渗人的阴冷:“你也配跟云柔相提并论?”


只一句话,却让程九念狠狠摔下云端,心撕裂般的疼。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冷戾有一天竟会对准自己,咽下苦涩,她最后一次鼓起勇气问:“为什么?你不是也说过你爱我?”


“床上的话,你也信?”季鹤霖面上带着淡淡的嘲讽,可最危险的是藏在他冰冷眼眸的墨色,黑漆漆的,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撕碎。


这一刻,程九念终于明白,季鹤霖是真的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她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但她觉得可以改变他,现在她知道了,是自己没有自知之明。


程九念眼中炽热真诚的爱意一点点熄灭干净,她凝着季鹤霖,决绝道:“既然如此,我们分开吧。”


而后,未等回应,她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便也没有发现,季鹤霖眼中的阴鹜骇人。


程九念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回忆起这三年,就像是大梦一场。


她本是枝头的烈火玫瑰,为了季鹤霖,她隐瞒身份,甘愿剥掉全身的刺,从矜贵变成垫底的泥土。


可到头来,她竟活成一个替身!


她从没有这样卑微过。


是时候离开云城了,她该回到首都,重新做回她的程大小姐。


程九念刚一想通,电话铃声却突兀响起,来电是好久没有联系的好友季敏。


电话已接通,就传来对方炸呼呼的问候:“姐妹你还好吗?是不是和季鹤霖是不是闹掰了!”


程九念鼻尖一酸,忍了许久的眼泪忽然就滚了下来,可还不等她说话,对面又急切道:“你现在很危险,赶紧回来,季鹤霖那个疯子保不齐要——”


然而,话没听完,“嘭”的一下,程九念的后脑勺猛然传来一阵剧痛。


她摔倒在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回头望去,视线模糊中,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朝她走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