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精修版
  • 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精修版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墨墨
  • 更新:2024-07-10 21:54:00
  • 最新章节:第63章
继续看书
穿越重生《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由网络作家“墨墨”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承安林安安,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应该被喂药了,你能帮着看一会吗?我们把他们送回去,马上派人过来接手。”林安安回头看了眼几个孩子,“这里都是见义勇为的好同志,你们找三个男人,抱着他们跟着你们不行吗?”三个男人被黑亮的大眼睛看的满脸通红,火辣辣的,那双眼睛好像在说:你们咋这么笨呢?!这时回座位的几个男人听到几人的谈话,纷纷表示愿意帮忙。出来几个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还有......

《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精修版》精彩片段


几个人贩子被林安安‘砰砰砰’几声,吓的手颤了颤,手里刀稍微往外了一些,其中一个光头怒骂道:“死丫头,少吓唬我,大爷我可不是吓大的!再不闭嘴,爷先解决了你!”

本来就有那么一点点害怕,被这个死丫头一说,心间的害怕放大数倍。

光头说着拿起手里的刀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壮胆,林安安瞅准时机,手里的纽扣‘嗖’的飞了出去。

‘啊──!’光头捂着眼睛向后倒去。

凄惨的叫声使得其他几人本能的低头想要查看是怎么回事儿,林安安眼中划过冷光,身子瞬间射了过去,一手抓着一个人握刀的手用力一扭,脚则侧踢向一个大爷的头上,两人倒下后,她看到那个年轻的小伙拉着人质握着刀想要倒退,脚尖一点地,飞身而起,在罪犯小伙呆愣的目光中一把捏住他的手腕,膝盖顶向他的小腹。

全程不到一分钟,四个匪徒都倒在了地上,这时那几个呆愣的乘警也反应了过来,冲过来制服了罪犯,给他们带上手铐。

几个男匪徒被捕,后面的三个妇女挣扎了些许就束手就擒了。

三个乘警高兴之余也为林安安捏了一把汗,其中一个年轻的乘警说道:“小同志,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今天这些人放跑了不说,人质和被他们拐的三个孩子就都危险了。”

车厢两边的乘客这时‘啪z啪啪’使劲的拍着双手,热烈的掌声中夹杂着夸赞声。

全都夸赞着林安安,‘身手好’,‘见义勇为’‘青年出英雄’‘长得好看,功夫还了得’……

那两个被挟持的妇女缓过神来后,一人拉着一个孩子跪到了林安安前面,边磕头边哭道:“谢谢你,谢谢你小同志,谢谢你小同志。”

林安安赶紧把四人扶了起来,“大娘,使不得,赶紧起来吧,安全了就好。”

两位大妈起来后还是一个劲的向林安安道谢,至于两个孩子,可能吓坏了,还是一个劲的哭着。

林安安安慰了几句后,让他们坐回座位,然后看到三个警z察押着满是狠意的匪徒还在一边站着,沉声道:“警z察同志,他们应该还有同伙,你们不去审问吗?”

这帮警z察是不是办事效率太差了些?

等那同伙逃了还去哪儿找?找不到让他逃了,以后找她麻烦怎么办?

大小姐一不高兴,小嘴撅的老高,看着这几个乘警哪哪都不顺眼,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当上的列警?

三个人被说的微微不好意思,不过那个长得不错的年轻乘警说道:“小同志,那还有三个被拐的孩子,应该被喂药了,你能帮着看一会吗?我们把他们送回去,马上派人过来接手。”

林安安回头看了眼几个孩子,“这里都是见义勇为的好同志,你们找三个男人,抱着他们跟着你们不行吗?”

三个男人被黑亮的大眼睛看的满脸通红,火辣辣的,那双眼睛好像在说:你们咋这么笨呢?!

这时回座位的几个男人听到几人的谈话,纷纷表示愿意帮忙。

出来几个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还有几个人表示帮助他们押着罪犯,防止他们跑了。

事情告一段落,林安安久久听不到系统的奖励声,心情很郁闷,走到半道又打听了列警在哪儿,朝着列警所在的车厢走去。

没奖励就是任务还没完成!

任务没完成,她就会被扣颜值!扣情商!还要获得那该死的‘胆小如鼠’称号!

直到林安安把会议记录整理完,江淮才走进办公室。

“小林同志吃完饭了?”江淮笑着问道。

“吃完了。”

毕竟一男一女,又刚认识,尬了一会儿,江淮拿起暖水瓶说道:“我去打水。”

江淮出去以后,林安安翻翻这翻翻那感到无聊极了,忽然想到前天系统奖励的‘科学家禽养殖方法’。

或许,她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打响她职业生涯的第一仗!

掏出一沓纸,‘刷刷刷’的开始写了起来,以至于办公室另两个人回来毫无察觉。

刘凤梅心里虽然好奇一直埋头苦写的林安安在干什么,可是昨天镇长找谈话,明里暗里的警告了她,她暂时不敢针对林安安,这小娘皮心贼的很!

刚开始,林安安不打算铺的太大,只写了个科学养鸡的方法,以及给建养鸡场给人民群众和青石镇带来的利益。

临下班的时候,她敲响了镇长办公室的门。

“镇长,这是我写的一个给我们青石镇增加财政收入和解决人民群众温饱的方法。”
???

吴传达一脸问号的接过林安安手中的一小沓纸,增加财政收入?解决人民群众的温饱?

这个京都高中生会不会太想当然了?

抱着随便看一看的态度,开始翻阅了起来。

只是,刚看两三行就被吸引了,越看越快,越翻越激动,十多页纸被来来回回翻了两遍,才激动的看向林安安,“小林,这是你写的?”

林安安笑了一下,“是,不知镇长觉得这建议怎样?可行不可行?”

“可行可行,就是不知道乡亲们敢不敢尝试,养的鸡多了,容易得鸡瘟,一个闹不好,就全赔进去了,这样不仅乡亲们承受不起,就是咱们政z府也承受不起那样的损失。”

林安安眉眸一挑,自信的说道:“镇长放心,既然我敢提出来,这些问题肯定都想到了,如果这个计划实施起来,我们镇一定会被上面关注起来,到时候我们可以向县里甚至市里申请农业专家,他们应该有防止鸡瘟以及其他病症的药跟方法,我也看过这方面的书,知道一些怎么防止鸡生病的方法,不会出现太大问题,一些小问题的话是不可避免的,但利大于害,并且大的多。”

“这么有信心?”吴传达神情放松了不少。

林安安点了点头,“镇长觉得可行的话,可以用这个去县里申请一部分资金,如果能申请下来,我们镇上出点,再找两个表现好的大队做为实验点,如果一年回本并且有利益的话,就可以再扩大。”

“好,好,好!!!不愧是京都的高材生!”吴传达高兴的像捡到宝了一样看着林安安。

能碰到这样既能给乡亲们带来利益,又能给他添加政绩的人才,一定是他修行了几世才得来的福气!!!

林安安看着激动的吴镇长,笑了笑,直接丢给了他一个艰巨的任务,“那镇长,您今天再好好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我们明天去县里申请款项?”

额?

“这么快?”

林安安恢复了严肃的态度,慎重的说道:“嗯,资金申请还不知道顺利不顺利,早一天申请下来,我们就可以早一天展开项目,找会孵小鸡的那种技术人才也不容易,盖鸡棚也得一段时间,鸡棚消毒也得日子,想要明年夏天鸡能下蛋创造利益,我们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好!我今天好好再看看,明天我们一起去县城!”吴传达不得不好好认识眼前这个十八九的小姑娘。

这姑娘不是专搞花里胡哨那些名头的人,而是个干实事的姑娘!

“好,那镇长没什么事儿,我下班啦?”

“去吧。”

林安安笑了笑,出了镇长办公室,想到能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这里,也是一身激动。

期待~


正门和后门的岗哨,进出都要登记。

林安安又问道:“你们大院除了正门和后门,还有别的出口没?”

陆紫芸想了想说道:“听我哥哥说过,西南的那个角落里好像有个荒废的小狗洞,我没去看过,你是想……?”

林安安只隐秘的说了句:“在这里我没办法给小野看病。”

不是不信任,有些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陆紫芸点了点头说道:“好,咱两现在出去遛个弯儿?”

两人相视一笑,携手出了门,闺蜜的心更近了。

感情就是需要经历一些事儿的摔打才能更牢固,亲情,爱情,友情,都是!

“奶,妈,我和安安在院里走走,一会儿回来。”

“哦,早点回来,饭马上就好了。”陆母在厨房回道。

陆奶奶笑着摆了摆手,道了句‘去吧。’

陆奶奶看着林安安,越看越满意,想着自家的孙子,露出了一个姨母笑。

出了门的林安安无端端打了个冷颤,咋阴嗖嗖的!

抬头看了看天,也不冷啊!

“怎么了?冷吗?”陆紫芸看了她一眼说道。

林安安摇了摇头,“不冷,走吧。”

两人相携在这大院里转圈圈,压马路,遇到了人,就说,朋友之间唠嗑。

别人也只是一笑,年轻人嘛,有些悄悄话,怕家里人听到,在外面聊很正常。

临近中午。

大院里的人很少走动了,两人远远的瞅见郭家门口以及附近没一个人。

陆紫芸鬼点子也多,拿出纸条,又捡了块小石头,用一块手帕把纸条和石头包在一块,挽了个结。

“瞧好吧,我打靶可是很准的。”

林安安笑了下,比了个大拇指,两人又往前走了走,边走边心虚的四处看。

都是第一次干这事儿,心里紧张的要命。

见没什么情况,陆紫芸‘嗖’的一下就扔了出去,林安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咚’的一声。

石头包落到了院子里,不知打到了哪。

“你这是打到什么了?”

“嘿嘿,当然是门了。”陆紫芸得意洋洋的说道。

“哦,那就好”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哎’了一声,“对了,他们万一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正门又有岗哨,他们一有点动静,肯定有人注意。”

“对哦,那怎么办啊?”陆紫芸也紧张的说道。

“走,先瞧瞧那狗狗们的门去。”林安安扯着陆紫芸就走。

这时。

郭家的一帮小家伙们正聚集在二楼看着生病高烧的郭兴野,一楼,只有八岁的郭雪儿正在费力的煮粥。

家里的大人已经走了十一天了,能吃的东西只剩下一些白面和大米了,面,不会做,一家六个小家伙,每天一日三顿的喝白粥。

郭雪儿突然听到‘咚’的一声,以为又是哪个小兔崽子欺负他们,砸他们的门。

把勺子一扔,气呼呼的小跑到门口,‘啪’的一下打开门,气的眼眶微红,略带哭腔的骂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等我爷爷奶奶回来,有你们受的!”

将军爷爷,在他们心中是伟大的,爷爷的丰功伟迹从小听到大,他管着很多人,打过很多仗,小日本听到爷爷的名字都吓的腿软。

所以在害怕的时候,郭雪儿就会拿出爷爷的名号壮胆,吓坏人!

以前百试百灵!


准备的时间总是不够用,临上火车,林安安总感觉这也缺那也不够,可是数一数,又都准备了……

林承安带着郭家的几个孩子早早上了火车,林承业从窗口往里塞包裹,林承安在里面接,林安安双手被林妈纪如云和林奶奶拉着不停的嘱咐。

“去了那边要和同事处好关系啊,爸妈都没在身边,不可以再任性,知道没?”

“去了那边买不上细粮就和奶说,奶给你邮过去。”

“好好工作,表现好了,让你爸想办法把你调到华京这边。”

“去了那边别省钱,想吃什么就买,奶每个月给你汇钱。”

“……”

林安安听着两人你一句她一句的,忍着哭的冲动一个劲点头。

此时此景才生出离别时的不舍之情。

来到这个世界不足一个月,这些人给她的温情比前世爸爸妈妈给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使得她很快适应了穿越生活,忙碌的生活让她几乎忘了前世的爸爸妈妈。

“奶奶,妈妈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努力工作。”

林安安说完朝着周围看了看,又抬手看了看林爸刚给她买的海鸥牌手表。

九点十五,离火车开车还有十五分钟。

她昨天可是专门给顾明浩打了电话,他说今天如果不出野外训练就请假来送她。

三个月的艰巨任务,她不得时时刻刻想方设法刷脸?万一这一走,他把她忘海边怎么办?

本来昨天想去部队找他刷脸的,可是去那里没公交车,骑自行车得一个多小时,光想一想胳膊和腿儿都疼,只好作罢。

“安宝,你在……等人?”林奶奶看着林安安不停的四处看,疑惑的问道,林妈妈也疑惑的看着她。

林爸爸和林大哥队里忙,林爷爷没来,还有谁?

两人担心林安安告诉了同学,怕同学来了发现了郭家孩子们。

林安安尴尬的笑了下,‘没,没啊。’

‘吱~’一辆半新不旧的吉普车停在了火车站门口,顾明浩呼了口气,下了车,大步走进火车站里面。

他真的没想到林安安给他打电话让他来送她,心情复杂之下有着丝丝的高兴。

高兴,这个词,从小到大是没有过的,第一次品尝,整个心都是紧绷的。

林安安都要放弃了,突然看到一身崭新军装的顾明浩。

一身崭新的衣服,黄金比例的身材,帅气英俊的脸差点晃花了林安安的脸。

忒特么的帅了!

一张脸虽然属于杨洋那种类型,满身气度酷帅,走路时却有些像李易峰拍谍战片时那样痞帅痞帅的。

林安安觉得光看着这张脸她能多吃五碗饭,啥活都不想干了!

这时林奶奶和纪如芸也看到了顾明浩,纪如芸看着傻愣的闺女,在后面轻推了她一下,“你和明浩说说话,妈上去看看东西都放好了没。”说着拉着林奶奶上了车。

真的见到了,林安安感觉自己又词穷了。

“你咋这么晚才来?火车都快开了。”

正常的语气,说完后,她自己感觉怎么有点委屈?

抬头瞄了顾明浩一眼,嗯,没变化。

嘘了一口气,正要说话,顾明浩说道:“早上训练后,上面开了个会才赶过来。”

“哦,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林安安笑了一下说道,掩饰自己羞红了的脸。

呸!

才见过一次,她刚刚那是撒娇吗?

不是,不是,肯定不是,林安安心里默念着。

“什么不是?”顾明浩低头看着嘴角张张合合默念着什么的林安安,有点想笑。

“啊?什么不是?”好丢人,说出来了?

顾明浩没再说什么,递给林安安一张纸条,“这个上面是我的地址和电话,以后打电话不要打到你爸那儿了,不方便。”

“好~”林安安高兴的接过来,装入口袋,“那我到了以后给你打电话哈,你记得接的啊。”

顾明浩懵了一下,点头道:“好,如果我不出任务的话。”

这样的聊天方式不是他习惯的,对象小了就得哄着,这是他的副营长说给他的。

“安安,上车了!”纪如芸站在车厢门口喊道。

“哦,好。”林安安回答完纪如芸,又回头对着顾明浩说道:“你打报告了吗?”

“什么报告?”这跳跃速度,是他太笨了?

“不是你那天说的,回去就打恋爱报告的吗?”林安安生气的看着他,小嘴儿撅的高高的。

“呵,打了。”顾明浩抿嘴笑道。

小丫头忒可爱了点。

“哦!那我以后叫你明浩哥哈!明浩哥,我走了以后,你得想我啊,不能靠近别的妖艳美人,知道没?”

小丫头这思维跳跃,从打报告到称呼,从称呼直接变到了别靠近别的女人……

顾明浩边想边有点想笑,“嗯,赶紧上车,列车员催了。”

“哦,哦,明浩哥哥,你不能忘了我哈,要一天想百遍哈!”说完摆了摆手朝着车上跑去。

嗯,一天想她百遍,总会很快就爱上她哒,三个月的任务也不会失败了!

这段时间还得电话、信件不断的砸着,再给他邮寄一些好吃的,养养他……

林安安上了车以后,顾明浩开车把林奶奶送回家,又把纪如芸送回文工团才回了部队。

今天,对小对象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他得好好想想两人该怎么处。

这几天,身边的战友你一句我一句的给他出着意见,可是他们都觉得大小姐脾气一定大,霸道、娇气、小姐脾气,等等,不好处,可是两次的接触,他不觉得小丫头不好处。

娇气是有点,主意大点,可大小姐的坏脾气却没有,反而很可爱,就是这思维……

他得好好适应下!

林安安

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安安心情高兴的推着自行车朝着政z府大门走去,正是下班的时候,楼道、院里有来来回回的人走动。

见人就笑着点头,连门房大爷也被荣幸赞美了一句,“呀,王大爷今天好精神啊!人这一精神就显得年轻!”

“嘿,小姑娘嘴甜的,天冷,路上小心。”

林安安笑着点点头,口音重,听懂一半,猜一半,总之,是好话!

“咦,顾明浩,你怎么来了?”

林安安推着车高兴的走到了一手插兜一手提着一大包东西,站的笔直的男人跟前,没心没肺的她早忘了早上还不搭理人家呢~

顾明浩看着高兴的林安安,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接你。”

说着接过林安安手里的自行车,又把手里的布包挂在把上,“上来。”说完大长腿一迈,跨上自行车,回头看着林安安。

林安安笑呵呵的跳上车后座,右手抓着他的棉袄,“你今天去哪儿了,我中午回去,小姨说你早上就出去了。”

顾明浩看门口人多,都看着他们,在众人看戏的目光下,大长腿一蹬,车‘嗖’的跑远了。

直到走远了,他才回道:“你不是受不z了这边的天气吗?我去给你弄了件皮草,那样数九最冷的时候也不会冷。”

“哦,太好啦,谢谢明浩哥!不过,你去哪儿弄的?这边你有认识的人?”

顾明浩沉了好长时间才回道:“我老家是青石镇下面一个大队都,这边还有一些长辈。”

林安安一愣,诧异道:“你老家是这边的???”

都怪原小说中,作者大大恶吐男主大人原有家人如何如何坏,怎样去部队逼他交钱,从而连他老家具体地址都没交代,哎,这弄的,她竟然都不知道他从小长大的家竟然在这青石镇……

长辈?指的他的父母?还是爷奶?他回去看他们了?

“你今天回你老家了?看你爸妈他们了?有没有被……”

她感觉说错话了,虽然不想看他被欺负,可毕竟顾明浩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他的家人,他问的多了也不好!

顾明浩听到林安安提及爹妈,瞬间浑身一紧,没出一分钟,紧张的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安安知道他的爹妈、弟弟妹妹是那样的人,还会嫁给他吗?

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避他如蛇蝎?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车停了,林安安看了看,疑惑的问道:“怎么来饭店了?”

“吃饭,我下午和你小姨说过,不回去吃了。”

林安安会心一笑,这个冰块是要请她吃饭?

两人前后进了饭店,顾明浩对着林安安说了句‘’直接跟窗口的服务员说道:“嫂子,我点的菜上吧。”

窗口的大姐调侃了一下顾明浩,伸出头看了看林安安,最后说道:“明浩,小对象长的不错哦,嫂子这就让上菜。”

卖饭的大姐是顾明浩参军前偶尔认识的一个兄弟的老婆,所以顾明浩今天早早弄了肉,让饭店给做。

顾明浩这会儿心慌意乱,哪里顾得上王嫂子的调侃?

站在窗口边等饭,边想着要不要说,不说吧,安安迟早要知道,迟不如早,也可能安安已经听说过一些,可是,说吧,他真有些面对,第一次勇敢的把一个人放在心里,想要和她过一辈子,组成家庭,他不想因为那些不重要的人失去她……

“明浩?明浩?想什么呢,赶紧上菜了。”卖饭的王嫂子喊了几声,看到沉着脸不知想什么的顾明浩说道。

“哦,哦,谢谢嫂子。”

说着接过一大盘小鸡炖蘑菇和一盘红烧肉就要走,结果被王嫂子一把抓住胳膊,“明浩,这么好的对象,你这样冷着脸可是要把小姑娘吓跑了了啊,多笑笑,说点好听的,知道没?别不说话知道不?”

顾明浩点了点头,走向林安安坐着的位子。


顾明浩凤眸闪过一道笑意,捏了捏细嫩柔软的小手说道:“别管国家上面怎样变动,人才始终是人才,他不是在国外留过学吗?如果他能拿出一些对国家有实际利益的东西,或者说对我国整个医学界有重大突破的东西,他肯定不论到什么时候都是国家保护的对象。”


对国家有实际利益的?系统里又提示能造福百姓,又给了药方,那系统奖励给她东西,难道是让她用到这里?

把东西给了冯清学,让他交给国家?

可冯清学不是动刀做手术的吗,能懂药剂?

“哦,我明天问问。”

顾明浩点了点头,又说道:“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他或者你小姨的家人在抗战时期,有过帮助我军的行为,无论是钱财、药材还是粮食都可以,如果量大,这些都能查到。”

林安安眼睛一亮,“是哦,战争时期帮助我军的,国家肯定会保护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出没出过钱粮什么的,那个时候乱糟糟的,谁能记住啊,再说万一曾经捐助过的人都战死了呢?!”

“咳咳!”

顾明浩用手指敲了敲她的脑袋,呵斥道:“以后在外面这话少说!”

真是小丫头,什么话都敢说!

“再说,我军感恩,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都会申请上级,更何况拿钱拿粮的,多了的话都有记录的,就是没记录,曾经捐助过哪支部队,那支部队的上级领导也都会有印象的。”

林安安尴尬的笑了笑,“嗯,我知道了,我会和他们说。”随后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今天不是跑那接生婆那了吗?有结果没?”

说起这个,顾明浩的好心情又变淡了,平静的仿佛说外人的事情,“那稳婆说我腰上有一块棕色的椭圆形胎记,大腿根有一个很黑的黑点,眼睛细长,而且皮肤很黑,因为出生时孩子太小,只有四斤多点,别人都不敢抱,她给清洗的,所以看的很清楚。”

虽然知道结果,可看着顾明浩的表情,莫名的很心疼,两手抱住他的大手,“你,有还是没有?”

顾明浩摇了摇头,林安安安慰道:“所以,你现在知道他们不是你的爹妈,不是你的亲人了,以后不要为了那一家子伤神难过了,你现在有我,不是吗?”

顾明浩看着小姑娘努力笑了一下,“不会伤神,早在十年前就不会了。”

曾经盼望着母爱,父爱,可是随着天天的毒打谩骂以及各种折磨,他心中只有恨,到后来,连恨都淡化了,除了每月由队里直接给他们汇过去的工资,他只当他们陌生人对待。

现在知道他不是他们的儿子,心里满是复杂,感觉事情太戏剧化了!

“不是亲生儿子,那他们的亲生儿子呢?他们又为什么这么恨你?你想过吗?”

“他们儿子去哪了,与我们无关,他们恨不恨我,也无所谓,以后我们自己过自己的,回去后,我会和队里说这个事情,以后每个月钱票都不用给了。”顾明浩事不关己冰冷的态度令林安安着急。


去厨房找热水洗漱,一推开门,就是扑鼻的肉香味,董美智正在忙活着做饭。


“小姨,早安!”

董美智抬头看了下林承安,笑道“早,赶紧洗脸,锅里温着粥和鸡蛋,你先少吃一点垫垫,马上中午了。”

“我待会直接吃午饭吧,小姨知道附近哪里有打电话的地方吗?”林承安边给洗脸盆添水边问道。

“这个小镇只有一条主街道,你出了门右转进入主街道后,一直往前走个二百多米就是邮局,那里可以打电话,拍电报,寄信。”

“好,知道了,小姨,这两天辛苦你了,把家里弄的真好。”林承安感激道,她是真的感谢这个管家,一进门家里暖呼呼的,吃的可口,住的舒服。

“应该的。”董美智恭敬的说道。

两人都没发现门外林承业悄悄的离开,他从昨天一见到这个‘小姨’就感觉奇怪。

他是听家里人说了他妈多年丢失的妹妹突然找到了,正好小姨夫调到安安任职的小镇,听说了也没太在意,一个从未见过的小姨,能有多照顾?

可是昨天见到这个小姨后,就满心奇怪,这个女人处处以小妹为主,并且言行举止透露着尊敬,贴心程度更是比他妈他奶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对他们兄弟两,也只是询问一下,一般都是忽视或者顺带,那几个小家伙压根不在她的眼光之内。

比如说早上,他不到八点起来给炉子生火时,这个小姨已经在厨房里做饭了,对他只一个‘早’字就过了……

这会见小妹到厨房,他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悄悄的跟了上来。

果然有问题!

这个小姨对小妹处处透着恭敬,还说,应该的?

林承业心事重重的回了堂屋,拿着书拧眉想着,林承安问话都没听见。

林承安搞不清这个鬼才二哥又闹哪样,出去三分钟回来整个脸都拉下来的。

林承安洗漱后和林承业林承安打了声招呼,捂严实了就出门了,出门的时候对着林承安说道:“三哥,你去把他们叫醒来吧,都中午了,再睡下去,晚上该睡不着了。”

“嗯,你让二哥陪你出去转吧,这边你又不熟悉。”

林承业也抬起头看着林承安,林承安心虚的笑了下说道:“算了,我就在附近走走,顺便去趟供销社买点日用品。”

一到就给新处的对象打电话,让二哥、三哥知道,她还要不要脸了???

林承业眯眼看了看眼睛乱转的林承安,“去吧,不要走远。”

这个小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性子与原来相差也忒大了,要是原来的小妹到了这边不得嫌弃死?

又冷又贫穷落后。

他早上在周围转了一圈,除了这前后三个巷子是青砖大瓦房,其他的都是土坯瓦房,最多墙上包了一层青砖,还有些房子连瓦都没有,是低矮的平板土房。

这个院子是这个小姨为小妹租的?她昨天说他们一家住在隔壁,隔壁也是五间青砖大瓦房外加三间下房的大院子,这个小姨到底是什么人?

还有华京那盛华街的二进四合院,小妹说借就借……

处处透露着怪异,他都要怀疑这个小妹是假的了,可是他知道不是,从小看到大的小妹,手上脖颈上那么隐晦的小黑点位置是做不了假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