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我不曾深爱长篇小说阅读
  • 惟愿我不曾深爱长篇小说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冰糖车厘子
  • 更新:2024-06-11 21:58:00
  • 最新章节:第39章
继续看书
《惟愿我不曾深爱》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夏墨傅哲是作者“冰糖车厘子”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父母意外逝世,那段难熬的日子是他陪在她身边,所以她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他;身患重病之际,她却撞见了他金屋藏娇,还发现了一桩陈年旧事,牵扯出了关于父母当年的死亡真相……...

《惟愿我不曾深爱长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夏墨摇头。“大伯,我的钱还有遗产,将来都会属于我的丈夫,我不需要试探他。”

夏建成蹙眉,显然没有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

“这件事不急,等你先和傅哲离婚以后再说,先把律师委托书签了,大伯下去带着律师去公司。”夏建成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大伯,这些也不用你操心了,律师是我找的,都已经签完委托书了,再签就不好了。”陆铭笑的人畜无害。

夏建成脸都黑了。

“墨墨该睡觉了,医生说要多睡。”陆铭看了眼时间,摁着夏墨躺下睡觉。

摆明了是要赶夏建成走乐。

夏建成握着拳头走了出去,眼眸暗沉的看了陆铭一眼。

解决了一个傅哲还不算,又来了一个程咬金。

“查查那个男的,看看是什么身份。”

律师点了点头。“行。”

……

“你不觉得,你大伯有问题?”关上病房门,陆铭小声问了一句。“你刚才还知道配合,挺聪明的。”

夏墨眼皮跳的厉害,只觉得心寒。

“可能……他是觉得我快死了,财产如果不写遗嘱就无人继承了……”夏墨苦涩的说着。

“人心经不起试探。”陆铭讽刺的笑着。

“哈……感觉心已经麻木了。”夏墨蜷缩了下身体,抱紧自己。

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谁是真心,谁是虚情假意。

人心真的经不起试探,尤其是在她快死的时候。

……

晚饭前,陆媛回来了。

给夏墨买了很多的水果。

从她回来开始,夏墨就发现陆媛的脸色不是很对劲。

“出什么事了吗?”夏墨小声问了一句。

“能有什么事,被渣……傅哲气的呗。”陆媛笑着说了一句,给夏墨削苹果。

“陆铭走了?”陆媛转移话题。

“嗯,说有事情要出去一趟。”夏墨点头。

“墨墨……问你个问题。”陆媛坐在夏墨身边,给她削苹果,语重心长的问了一句。“如果找到了合适的配型,你痊愈以后,会忘记傅哲,好好生活吗?”

夏墨看了眼窗外,笑着开口。“当然啊……这个世界谁离开谁都能活,我得活的更好才可以。”

陆媛像是松了口气。“那就好……你一定得好好活着,找个更爱你的人,哪怕平静的度过余生。”

夏墨抓住陆媛的手,她看出陆媛哭了。“媛媛,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他们都为了我的遗产……我能信任的只有你,我知道你们家不差这点钱,可如果我死了,我的东西,一定要留给你。”

陆媛红了眼眶,哭着推开夏墨的手。“你少说这种话来吓唬我,你知道我不会让你死。”

“人都是会死的,我肯定会死在你前面,听说黄泉路很黑不好走,我提前去认认路,在那等着你,这样你去的时候就不会害怕了。”夏墨开玩笑的说着。

“你再说这种话,我和你绝交。”陆媛哭了,哭的厉害。

生离死别总是悲伤的,可谁也无法避免。

“墨墨,你要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有很多人是爱你的。”陆媛拍了拍夏墨的后背。

“嗯,我会努力活着。”

……

那天晚上,夏墨再次高烧,始终不退。

医生来了很多次,面色不是很好看。

夏墨知道,她的身体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夏墨,你要好好生活,就算没有我,也得活的很好。”中午的时候,傅哲来了。

他是一个人过来的,没有带宋甜甜,可能是怕刺激夏墨。

夏墨看了傅哲一眼,笑了笑。“别太看得起自己。”

傅哲松了口气。“陆媛的爸爸介入公司,准备收购,股份我全都给你,这样,满意了吗?”

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夏墨站在原地,脸颊疼的厉害。

还记得以前,傅哲说要娶她,他妈妈不同意,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她和傅哲妈妈吵起来了,傅哲妈妈说她没有家教要打她,傅哲总会站在她身前护着,然后告诉他妈妈。“夏墨是我爱的女人,我护着她是因为我是她男人。我带夏墨走,不回这个家让你生气,是因为你是我妈。”

他总能很理智的处理婆媳矛盾。

别人会劝说媳妇儿忍忍,毕竟是长辈,但傅哲不会。“处不到一起去,那就不处,你是儿媳,嫁的人是我,我孝敬她是天经地义,你不需要。”

……

“傅哲呢?”夏墨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句。

“死了!滚,你给我滚!”傅哲妈妈疯了一样的喊着,让夏墨滚。

夏墨站在原地,手指都在颤抖。

没有妈妈会诅咒儿子死了。

“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你这个扫把星。”傅哲妈妈哭红了眼。

傅哲妈妈根本不待见夏墨,看见她就气的心脏病要发作了。

“墨墨是吧?你快走吧,别把老人气出个好歹来。”

夏墨不敢气她了,转身走了。

每一步都走的很麻木。

傅哲,死了?

海岸餐厅。

夏墨约了陈元,提前到了,在落地窗边俯瞰海城的江景。

还记得刚恋爱那会儿,傅哲带她来过这里,说无关价格,他就是想要带她来看看夜景。

夜里的美景,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嫂子……”陈元还是习惯性的叫夏墨嫂子。

他是带着宋甜甜一起来的,显然应该是宋甜甜想来见见她。

“我今天见到傅哲的妈妈了。”夏墨直接开门见山。

陈元愣了一下,扶着宋甜甜坐下。

“我太太……又怀孕了。”陈元说了句答非所问的话。

夏墨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什么都没说。

“甜甜,一直都是我的女朋友。”陈元再次开口。

夏墨看向宋甜甜。

她的眼眶红了,眼泪在凝聚。“夏墨姐,你不该回来。”

这是傅哲用命帮夏墨拼出来的未来,她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要回来……”

“就是想回来看看。”夏墨的声音已经发抖了。

“我们都听说了,夏墨姐你在国外过得很好,为什么还要回来。”宋甜甜哭喊着质问。

夏墨蹙眉,没有说话。

“你知道傅哲哥走之前,收到关于你的消息是什么吗?是你谈恋爱了,终于……走出了那段感情,他走的时候都是笑的,他说一切都值得。”宋甜甜哭着握紧双手。

夏墨有些头疼,分不清真假了。

……

“傅哲,我爸爸的车祸可能不是意外。”

爸妈刚出事那会儿,夏墨整日都在哭。

傅哲抱住她,安慰她。“这个世界就是真真假假,没有人可以陪我们一辈子……”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没有人能真正区分的清楚。

有些人撒谎,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

“我想知道真相。”夏墨哑着嗓子开口。“我有权利知道。”

“我劝你不要知道,回国,去过你现在的生活。”宋甜甜别开视线,她是在怨夏墨的。

“我……有权利知道。”夏墨闭上眼睛,眼泪在眼眶滚动。

“其实没什么……秘密,傅哲哥有家族遗传病史,就是病发……没救过来。”陈元说的简单。“嫂子……你还是回去好好过你的生活吧。”

夏墨看着陈元。“跟我说实话。”

陈元沉默了。

最后,是宋甜甜开了口。

“夏墨姐,你应该清楚,陌生人骨髓配型成功的概率是十几万分之一,这是一个极其微小的概率。”

宋甜甜看着夏墨。“我的配型并不成功,配型成功的人是傅哲哥。”

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酒店房间在51层,夏墨站在落地窗边刚好可以俯视整个海城的夜景。

她是土生土长的海城人,家里虽然不富裕,但也比一般家庭要好很多。

当初,她不在乎傅哲一无所有,陪他从无到有。

他们一起经历过很多,是她慢慢陪着傅哲一步步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站稳脚跟。

“夏墨,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努力吗?”傅哲曾经问过夏墨。

“给我看病?”

那天,她陪着傅哲出差,两人躺在酒店的床上。

傅哲摇头。“因为我的女人值得拥有最好的。”

……

夏墨靠在落地窗上,看着空荡荡的床,有些失神。

曾经的回忆,其实一直都是折磨夏墨的噩梦。

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忘记。

她真的需要时间啊。

拿出电脑,夏墨在网上搜索傅哲的名字,依旧一无所获。

他就好像彻底从商圈消失了,再也没有成立新的公司。

他名下……也再也没有了其他可查的企业。

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夏墨只觉得有些窒息。

以她对傅哲的了解,他心比天高,就算她拿走了公司所有的股份,他也绝对不会放弃继续创业的。

何况……公司还有那么多老员工,他还有那么多兄弟,都会跟着他走的啊。

他去了哪里?

抬手揉了揉眉心,夏墨烦躁的关上电脑。

她是疯了吗?傅哲怎样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第二天一早,夏墨就去了墓地。

父母的墓碑前,依旧还是放了一束鲜花。

夏墨诧异,会是谁来给她爸妈扫墓呢?

明明……在海城没有什么亲人了。

看着那束花,夏墨陷入深思。

离开的时候,总觉得心不在焉。

“夏墨?”回去的路上,夏墨遇上了大学舍友。“你回国了!”

夏墨冲对方笑了一下。“好巧啊。”

“可不,我们这些社畜,这个点儿挤地铁是正常的。”同学笑着看了夏墨一眼。“你看起来恢复的很不错。”

“嗯,已经基本没什么太大问题了。”夏墨点头。

“我就说,吉人自有天佑。”同学笑着再次开口。“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就信因果报应,那宋甜甜你知道吗?和谁好了你知道不?”

夏墨愣了一下,摇头。

记得不出几个月,宋甜甜就和傅哲分手了,和谁好了?

“和傅哲的哥们,那个叫陈元的。”

夏墨震惊的看着对方。“不是吧……”

这个消息对夏墨来说挺不可思议的。

陈元可是傅哲的忠实兄弟,能帮他瞒着自己……

怎么可能挖傅哲的墙角。

“怎么不是,宋甜甜还生了个女儿,人家一家三口可幸福了。”

夏墨脑袋有些嗡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们这么对傅哲……不怕遭报应吗?”夏墨小声说着。

傅哲……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

这算是被朋友和爱人同时背叛吗?

“傅哲?”朋友愣了一下。“你没听说啊?”

“什么?”夏墨手指有些发麻。

“我听人家说傅哲一年前就死了。”

“……”

呼吸有些不太顺畅,夏墨下意识抓住一旁的扶手。“什么?”

“我听说,傅哲家族有遗传病史,他爸爸就是年纪轻轻癌症死的。”

夏墨耳朵翁明的厉害,感觉……什么都已经听不进去了。

“他……死了?”

“嗯,癌症,这算是报应。”

地铁到站,夏墨几乎是冲出去的。

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夏墨摔在了地上,手心疼的厉害。

“墨墨,下次坐地铁,要牵住我的手。”

恍惚间,夏墨好像听到了傅哲的声音。

他们一起创业那几年,天天挤地铁。

夏墨瘦弱,经常被人挤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