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我不曾深爱长篇小说
  • 惟愿我不曾深爱长篇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冰糖车厘子
  • 更新:2024-06-11 21:59:00
  • 最新章节:第40章
继续看书
以夏墨傅哲为主角的现代言情《惟愿我不曾深爱》,是由网文大神“冰糖车厘子”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站在床边,担心的不敢离开。“陆铭……送媛媛回去,我没事的,我想睡一会儿……”......

《惟愿我不曾深爱长篇小说》精彩片段


“长了一副小三样,看着就不爽。”

夏墨笑了笑。“都过去了,我们都离婚这么久了,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再说宋甜甜也够惨的,她还怀了傅哲的孩子,到头来应该什么都没得到。”

这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她就不该招惹傅哲,身为女人,就不能碰有老婆的女人,这是道德,自己道德败坏,这样也是活该。”几个朋友都很气愤。

提起小三,人们更多的是气愤。

“墨墨,现在傅哲也算是罪有应得了,以后好好生活,你会遇上更好的。”

夏墨点了点头,头晕的厉害。

傅哲和宋甜甜没能走到最后,夏墨其实是诧异的。

她其实猜到两人以后也会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而争吵,也会因为生活琐事而厌烦,可她没猜到居然这么快。

离婚到现在,也就几个月的时间。

傅哲表现的那么爱宋甜甜……怎么能几个月的时间就分手了。

这是伤心了,还是绝望了。

想来,应该是宋甜甜甩了傅哲,也算是让他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

“夏墨,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但你答应我们,别激动。”陆媛和陆铭一起来的。

最近陆媛天天缠着陆铭,左右她也没事儿,几乎要黏在陆铭身上了。

陆铭没见过陆媛这样的女人,热情的吓人……

夏墨无力的撑着胳膊靠在床上,点了点头。

“警方调查当年的肇事司机,牵扯出了一桩命案……涉嫌谋杀,不是之前的肇事逃逸……”陆媛坐在一旁,有些说不下去了,看了陆铭一眼。

“是你大伯夏建成公司破产欠了一屁股债,还想着东山再起,他去找你爸妈要钱,你爸妈没有给他,说钱要给你攒着,因为你得了白血病。”

陆铭看了夏墨一眼,再次开口。“得知你得了白血病,有没有亲姐妹,你爸妈想要去配型,他就起了邪念,买通司机制造车祸,你得了白血病……他认为你活不了太久,只要你爸妈死了,他就以照顾你为理由到时候骗你签遗嘱,钱都是他的。”

“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傅哲会不在乎你的病,毅然决然的娶你,你还将你爸妈的死亡赔偿金给了傅哲。”

夏墨安静的听着。

那一瞬间,说不出来的情绪涌动。

很压抑。

“他的计划败落,就开始计划其他骗局,前段时间,肇事司机出狱,以这件事为理由勒索他要钱,他才想到这样一个计划,让你和傅哲因为误会离婚,离婚以后等你死以后,财产没有其他亲人的情况下,肯定还是他的。”

陆媛拽了陆铭一下,先别说了……让夏墨自己一个人好好消化一下。

夏墨看起来很平静,平静的吓人。

她的脸看起来很苍白,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

“墨墨……”陆媛小声唤着夏墨的名字。

夏墨没动,只觉得鼻腔温热,黑红的鲜血涌了出来,滴落在手背上。

陆媛吓坏了,惊慌的起身抽取卫生纸。“我就说先不告诉她……”

她吓哭了,真的吓哭了。

“没事……”夏墨笑着安抚陆媛。“罪证确凿了吗?”

陆铭点头。

夏墨边擦鼻血边开口。“有法律制裁他就好了……等我见到我爸妈,和他们说一声。”

夏墨,已经没有什么求生的欲望了。

“别说这些话。”陆媛哭着抱紧夏墨。“你不会死。”

夏墨拍了拍陆媛的后背。“我有些困了……让我睡一会儿。”

陆媛紧张的站在床边,担心的不敢离开。

“陆铭……送媛媛回去,我没事的,我想睡一会儿……”


傅哲像是在责备夏墨。

夏墨愣了一下,其实她猜到陆媛会动用家里的关系逼傅哲。

难怪他那么痛快的就答应了去领离婚证。

“我满意什么?你不是说宋甜甜像以前的我吗?你这么念旧,那就回到当初一无所有的日子啊,以你的能力,想要东山再起很容易。”夏墨并不觉得解恨,手指已经握紧到发疼。

“走吧,去离婚。”

那天,傅哲没有和夏墨多说一句话。

他们领了离婚证,彼此就真的分开了。

……

当天晚上,夏墨就高烧昏迷了。

整整昏睡了三天才算是退下烧来。

“夏墨,我帮你报警了,当年你爸妈的车祸确实不是意外,那个肇事司机喝醉了酒,把一切都说出来了,我把他送去了警局,警察会查的。”

夏墨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谢谢你,陆铭……”

“你会好起来。”陆铭小声说着。

“陆铭……你有女朋友吗?”夏墨声音有些无力。

她快死了,死之前,总要托付一个人照顾媛媛。

“没……没有。”陆铭低头。

“你看我发小怎么样?长得好看,人也好。”夏墨笑了笑。

一旁,正在吃橘子的陆媛乐了。“这是亲姐妹。”

陆铭笑了笑,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你好好养病吧,操心事儿还挺多。”

“你俩能不能去给我买点西瓜吃,突然好想吃西瓜,陆媛一个人也提不了。”夏墨冲陆媛眨眼,给两人创造机会。

“行。”陆铭点头。

陆媛嘚瑟的起身,抱着陆铭的胳膊。“帅哥,咱俩试试呗?”

“不需要……”陆铭想要抽回胳膊。

他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奔放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需不需要?万一咱俩各方面都很合拍呢?”陆媛冲陆铭眨眼。“要不……今晚去开房?”

“……”陆铭抬手捂着额头。

“我开玩笑的。”陆媛笑了,点了根烟,给陆铭递了一根。

“女孩子少抽烟。”陆铭说了一句。

“怎么,你们男的金刚护体啊?”陆媛调侃。

陆铭突然觉得手里的烟不好抽了。

“咱俩在一起,都戒烟,怎么样?”陆媛再次抱住陆铭的胳膊。“你要同意,我就不回M国了,给我爸说我因为你留在国内,我爸得来把你供起来。”

陆铭被陆媛逗笑了。

“咱俩真不合适。”陆铭喜欢安静的女人,陆媛比起夏墨,太聒噪了。

可他也清楚,他和夏墨不可能。

夏墨就像是一缕月光,随时都会消散。

“合不合适要试试才知道。”陆媛就是打算死皮赖脸了。

……

一个月后。

夏墨的病情越来越恶化,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感冒,却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个月的时间。

“夏墨,你听说了吗,傅哲现在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他身无分文,想自己创业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个宋甜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就是看上傅哲的钱,现在傅哲什么都没了,那个宋甜甜就把他甩了。”

“活该,这叫什么?报应!太特么解恨了。”

那天,夏墨的几个朋友来看她,是大学时的舍友。

她们都听说夏墨的事情了,表示很气愤。

“夏墨,女人就得跟你一样,遇事不要慌,想办法让他净身出户,身无分文了,小三跟他才有鬼。”

“太解恨了。”

夏墨只是笑,什么都没说。

解恨吗?

并没有觉得很解恨……

只是觉得很凄凉。

宋甜甜是看上了傅哲的钱和能力,现在傅哲什么都没有了,宋甜甜和他分手也是可以预见的。

“我跟你们说,那天我在商场看见那个宋甜甜了,她现在是柜姐,卖奢侈品。”

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爱啊……怎么不爱,他想结婚,我不想。”陆媛哼了一声。“我还没玩儿够呢。”

“出国前我就跟你说过,陆铭很传统,他和你以前的男朋友不一样。他没有接触过国外的生活,可他肯陪你来M国,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你……”

夏墨不知道要怎么劝陆媛。

其实她了解陆媛,陆媛不想结婚,和原生家庭也有关系。

她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

她爸爸在外面有太多女人,所以陆媛从小就抵触婚姻。

“那怎么了?他和我在一起,他也不吃亏啊。”陆媛哼了一声。

“陆铭要回国了。”夏墨叹了口气,怕陆媛后悔。

“分了就分了……真当我在乎啊。”陆媛切了一声。

“你就是嘴硬,别后悔。”夏墨笑了笑,抢走陆媛手中的酒瓶。

“后悔?我陆媛后悔过吗?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我缺男人?什么艾伦啊,詹姆斯啊,排队都等着……我大好青春,最不缺的就是男人!”

陆媛声音很大,说的十分亢奋。

夏墨这才察觉到不对,回头看了一眼,是陆铭,就站在门口。

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和陆媛都没发现。

陆铭脸色很不好,他个子很高,身材又好,可站在那,却看起来异常的落寞。

“你……什么时候来的。”陆媛也看到陆铭了,可她从小就是要面子的人,这会儿更拉不下脸。

“拿东西。”陆铭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他去收拾了东西,准备走。

“陆铭!你今天要是走出这个门,咱俩就分手。”陆媛其实急了,可她不知道怎么表达。

“嗯,分手吧。”陆铭站在门口,没有回头。

夏墨叹了口气,知道陆铭是下了决心了。

……

夏墨要回国上坟。

她已经三年没回来了,想去看看爸妈。

刚好和陆铭一趟航班,她就调了位置,想和陆铭聊一聊。

“媛媛她……”夏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没事。”陆铭笑了笑。

“陆媛的爸爸你应该清楚,他在外面有很多情妇,所以陆媛以前是不婚主义,她恐婚……”夏墨替陆媛解释。

“和这个……没有关系,我们两个确实不太合适。”陆铭靠在座椅上,有些无力。

“如果她肯放下身段回来求你,你会再答应她吗?”夏墨想给自己闺蜜留条后路。

“夏墨……问一句不该问的,如果是傅哲回来找你,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夏墨愣了一下,已经三年……没有听到傅哲这个名字了。

她其实……一直都有关注国内的消息,她以为傅哲想要东山再起很容易,可她一直都没有听到傅哲的消息。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其实,不管傅哲怎么样,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这不一样,我们是原则性问题,傅哲出轨,媛媛就是嘴上硬,看起来奔放,她其实骨子里比谁都传统。”夏墨解释了一句。

陆铭沉默,欲言又止。

“夏墨,你如果忘不了傅哲,就对秦泽不公平,小孩儿挺好的,你如果想开始新的生活,就彻底忘了傅哲。”陆铭提醒夏墨。

夏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我想走出来,才尝试着和秦泽在一起,他很好……我知道。”

可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我需要时间……我会走出来。”夏墨笑了笑。

……

一路沉默。

夏墨和陆铭再也没有交流。

他们彼此都有心事。

回国后,陆铭叫来的司机把夏墨送去了酒店,他就回去了。

夏墨也想再说点什么,欲言又止。

感情的事情……她不好多说了。

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有一次摔在地上,把傅哲心疼坏了,他说以后坐地铁一定要牵好他的手。

不过,没多久傅哲就买车了,用他的第一桶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车。

他说,不想让小傻子再挤地铁,会摔倒。

眼泪在哭眼眶打转,夏墨不太相信傅哲会死。

他怎么可能会死。

不会的。

……

IF写字楼。

夏墨查到了陈元名下的公司,直接找了过来。

“小姐,您有预约吗?”

“我找陈元,宋甜甜也行。”夏墨声音低沉。

“找陈总?我们陈总送女儿去幼儿园了,一会儿……”前台抬头,就看见了陈元和宋甜甜。

夏墨也回头看了一眼。

宋甜甜正甜腻腻的抱着陈元的胳膊,两个人看起来十分幸福。

夏墨脸色很沉,上去给了陈元一个耳光。

陈元愣了,宋甜甜也愣了。

宋甜甜几乎是下意识往陈元身后躲。

陈元震惊了很久,几乎下意识喊了一句。“嫂子?”

夏墨蹙眉。“陈元,她是傅哲的女人,你们什么意思?”

陈元回头看了宋甜甜一眼,想要解释。

宋甜甜拉住陈元,摇了摇头。

陈元也就不吭声了。

“傅哲呢……”夏墨就是想知道,傅哲是不是还活着。

陈元低头,显然已经反应过来了。“嫂子你回国了啊……”

“傅哲呢?”夏墨的情绪微微有些激动。

“哲哥?哲哥挺好的啊,这公司就是我俩做的,他前几天完成了项目,带着爱人出去旅游了。”陈元笑着说了一句。

可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在颤抖。

夏墨松了口气,看来昨天碰上的同学应该是听错了。“他……再婚了?”

“嗯,找了个挺普通的女孩,过得挺好。”陈元点头。

夏墨点了点头,只要傅哲还活着,她就是多管闲事了……

“宋甜甜,你挺有本事啊。”夏墨讽刺的笑了笑,径直走了。

“嫂子!”陈元追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回国的?还回去吗?”

显然,陈元在害怕什么。

“回,后天就回。”夏墨让陈元别害怕,她不会回来打扰傅哲。

陈元松了口气。“嫂子,你要好好的,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朋友……”

夏墨讽刺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嫂子,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陈元局促的问着。

“不用了。”

“嫂子……你结婚了吗?”陈元试探的问着。

“快了。”夏墨下意识说出口。

“啊……”陈元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

夏墨没有和陈元多说,去坐地铁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听见傅哲的死讯,她为什么还是那么激动。

她在怕什么啊?

有些失神的下了站,夏墨不自觉的就回到了她和傅哲住了三年的家。

那个房子,是当初她和傅哲赚钱买的。

离婚后,傅哲把房子给了她,她也不算没良心,留给傅哲的妈妈了。

毕竟……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翠英啊,你也多出来晒晒太阳走一走,以后的日子……还得过啊。”

夏墨没想到能碰上傅哲的妈妈,下意识躲在了一旁。

“我这身子骨,也没指望能活几年。”傅哲妈妈看起来老了很多岁。

“小元和亲儿子也没什么区别,再说了,傅哲给你留了不少钱,也够了。”老姐妹劝傅哲妈妈看开点。

傅哲妈红了下眼眶。“好是好,毕竟不是亲儿子……”

“小哲,太可惜了,年纪轻轻,和他爸一个病。”

……

角落里,夏墨全身都在发抖,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伯母……”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能主动见傅哲的妈妈。

傅哲妈妈看见夏墨先是愣了一下,毕竟三年没见了。

随即反应过来了,发了疯一样冲上来给了夏墨一个耳光。“你还有脸回来呢,滚!我不想看见你,滚!”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