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我很好追的
  • 太傅我很好追的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爱夏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0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疾言厉色
继续看书
凌月作为女主角,言胥是男主角的重生类古代爱情故事,《太傅我很好追的》尚未完结,小说情感爆发,作者“爱夏”笔下的角色生动活泼,本书改编自《重生公主狂炸了》,故事情感主要讲述了:前世的凌月信错了人,爱错了人,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整个家国;再次睁眼,竟神奇的回到了事发的一个月前。直到即将爆发的一次争斗,将会给自己的家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凌月知道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绝情弃爱,这一世她不会被恋爱冲昏了头脑,分不清敌我。

《太傅我很好追的》精彩片段

北风呼啸。

勤政殿内,姬凌月坐在炭炉边,看着炉子里通红的银炭一点点化为灰烬。

她是夏国唯一的公主,自幼被夏皇按着培养太子的标准培养起来,琴棋书画,治国之策,骑射之术样样出众,却在死守都城的关键时刻被最信任的未婚夫陆凝之出卖,落得个国破家亡的下场,在城楼上死不瞑目。

原以为这泼天仇恨只能化成厉鬼去向陆凝之索命,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竟然奇迹般地回到了一个月前。

殿门吱嘎一声,掌事宫女玉痕执了盏风灯进来,见凌月独坐在炭盆前发呆,不由疼惜道:“公主这几天没日没夜地看折子,连感染了风寒都不肯歇息,实在是太辛苦了。”

玉痕自小在凌月身边长大,最是忠心,上一世为了保护她被叛军乱刀砍死,至死还护在她面前。

“小小风寒不碍事。”想着玉痕的凄惨下场,凌月忍不住红了眼眶,强忍着心里的酸涩把目光转到她手里的炖盅上:“又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玉痕有些奇怪凌月的反应,却也没有多想,只含笑道:“陆公子知道公主病了,特意让人送了亲自炖的火腿猪肚汤来,一直在小厨房煨着,奴婢见公主醒了,立刻就给端了过来。”

陆凝之!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凌月瞳孔一缩,只觉得全身的血气都沸腾燃烧了起来。

上辈子,陆凝之正是用这种无微不至的‘诚心’打动自己的,如今想来简直可笑至极,这种小女人的心思,不过动动嘴跑跑腿,有什么值得感动的?

“这种汤看着就腻腻的难受,去换碗燕窝粥来。”凌月淡淡吩咐了一句,待玉痕离开后,用力压下心底奔涌的恨意,待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后,方才扬声道:“暗影。”

暗部是夏皇姬明洪培养的高级暗卫,一共只有九人,皇帝为保妻子儿女的安全,出征前全部留在京城供凌月差遣。

“属下在。”暗影人如其名,话音未落,人已经如一道幽魅的影子出现在凌月面前,跪地拱手道:“公主有何吩咐?”

“你带着暗部所有人即刻启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境,片刻不离地保护在父皇身边。”这样说着,凌月拿出一个小巧的金丝楠木药箱交给暗影,又嘱咐道:“这里面是本公主新配制的清创解毒药,若父皇受了伤,只能用这个,其他什么药都不能用,明白么?”

这会儿夏皇正亲帅大军在北境征战,本来已经把敌人逼的节节败退,然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姬明洪意外中箭受伤,原本也不过是皮肉伤,却在治疗过程中,因意外感染导致伤势严重恶化,最终不治而亡。

谁都以为这只是个意外,直到死那一天,凌月才知道射伤夏皇那支箭并不是敌军射过来的,而是陆凝之安排在夏皇身边的奸细暗中射出的袖箭。

算着时间,后天就是夏皇中箭的日子,以暗影几人的身手,快马加鞭全力赶路,或许还能赶的及把人救下。

就算赶不及,起码能把消息暂时封锁住。

父皇驰骋沙场二十余年,从无败绩,得不到他驾崩的确切消息,北狄人绝不敢轻举妄动。

只要瞒过半个月,后面的局面就没有那么棘手了。

听到这个命令,暗影明显有所迟疑,“公主……皇上的旨意是要属下们好好保护公主……”

“父皇既把你们留给本公主,就要听本公主的。”凌月语气冷冽地打断暗影的话,随后又把准备好的信递了过去,“这封信你贴身带着,若父皇没事就交给父皇,万一……就交给父皇身边的言胥将军,不容有失。”

重活一世,她身边最信任的只有他。

言胥,拜托了。

这一次暗影没有再反驳,只郑重应道:“公主放心,属下定不辱命!”

“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赶到北境!”凌月尤不放心,神色凝重地一字一顿道:“到了北境,立刻派人盯着父皇身边那两个太医,一旦发现异常,就地格杀!”

父皇去世时,正是两军交战最关键的时候,虽然立刻严格封锁了消息,但消息最终还是透露了出去,这让原本萎靡不振的敌人顿时气势大增,立刻趁势反攻,不仅彻底扭转了之前的颓势,还步步紧逼,誓要把夏国大军全灭。

陆凝之为人谨慎,上一世即便她就要死了,也不肯告诉她混在父皇身边那个细作到底是谁,可跟在父皇身边的都是多年心腹老将,若要叛变早就叛了,所以细细想来,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两个随军太医。

否则不可能察觉不出药的问题。

而且太医跟战事无关,最不容易引起怀疑,就算出入营帐也没有人会额外注意,反而更加出其不意。

然而更棘手的事还在后面,一个月后,就在朝廷增派军队往北境增援,都城兵力空虚时,南楚突然发兵强攻,速度之快让人措手不及,没办法,凌月只能硬着头皮靠城里的残军坚守都城。

南楚怎么能算的那么准?

凌月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临死前最后一刻,陆凝之将冰凉的剑刺进她的身体时,才不屑地说出真相。

她永远忘不了城楼上,陆凝之那讽刺鄙夷的眼神,“你这样的蠢货,也配统一天下?”

是了,她的确蠢。

蠢到被陆凝之精心表演的爱情蒙蔽住了双眼,落得个国破家亡的下场。

这一世,她就算拼尽所有,也绝不会让悲剧重演!

“阿姐,你果然还没睡呢!”

随着这道清澈如百灵的声音传入耳中,身着樱桃红披风的娇俏少女推开殿门走了进来,那少女明眸点漆,娇俏美丽,笑容如春风般沁人心脾。

正是凌月二叔敬王姬明掣的女儿,郡主姬偌倾。

上一世,姬偌倾陪自己在城楼上死守,在战败后,跟其他皇族女眷一起被陆凝之下令扔到叛军之中,被叛军将士奸,淫至死。

死后那帮畜生甚至连她的尸体都不肯放过,被做成人羊当了下酒菜。

看着姬偌倾天真的笑脸,凌月只觉得恍如隔世,她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人已经下意识地迎上前来,“这么晚了,你怎么进宫来了?”

“倾儿听说阿姐病了,实在放心不下,就拿着皇伯伯给的腰牌进宫来了。”姬偌倾全然不知自己以后的凄惨命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凑到凌月耳边神秘兮兮道:“阿姐,我给你带了个惊喜,保证你见了,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额?

上一世,得知自己感染风寒,陆凝之不惜要下跪哀求姬偌倾带他进宫来探望自己,姬偌倾心思单纯,深信陆凝之是真心痴爱凌月,就把人给带了进来。

殊不知,陆凝之正是借着这次进宫机会,记住了凌月放在御案上的部署图,从而让南楚精锐先锋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了都城,内外夹击之下,这才败的毫无还手之力。

若此时见了陆凝之,她定会忍不住一剑刺穿对方那龌龊的心脏。

但她不能这么做。

以楚皇的狡诈,这夏国都城里绝不会只有陆凝之一个细作,与其把他杀了,再去应付不知道隐在哪里的暗箭,倒不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来个将计就计,通过陆凝之把自己想让楚皇知道的消息传递过去。

如此,起码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对方都会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胡闹!”凌月微微沉了脸,低声斥道:“宫规森严,大晚上私带外男进宫,若是传扬出去,你的名声要不要了,咱们皇室的颜面要不要了!”

偌倾自幼跟在凌月身边长大,从未见过对方如此疾言厉色,一时也被吓到了,扯着她的袖子小声呢喃道:“阿姐,你不要生气,倾儿只是……”

“阿姐不是生气,是教你规矩。”凌月打断姬偌倾的话,转眸对玉痕道:“你出去告诉陆凝之,念在他是初犯,这夜闯宫禁的罪名本公主就不追究了,若他以后再敢这般怂恿郡主不守规矩,本公主决不轻饶!”

凌月一向对陆凝之颇有好感,玉痕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发这么大脾气,便也开口劝道:“公主,陆公子也是关心则乱,您就不要生气了。”

瞧瞧陆凝之的演技多好,有一个算一个,都被他蒙骗住了。

“关心?”凌月暂时还不能跟玉痕他们说实话,以防她们露出破绽让陆凝之有所警觉,只冷冷道:“若本公主见了他,这私会外男的事传出去必然会名声扫地,他关心本公主,就是这么个关心法儿?”

听凌月这么一说,玉痕也觉得甚为不妥,当即道:“公主息怒,奴婢这就出去传话。”

“去吧。”凌月点点头,又放缓了语气向姬偌倾道:“倾儿,阿姐还有事情要处理,你早些回府休息吧。”

姬偌倾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亦乖巧道:“是,倾儿告退。”

正如凌月所料,陆凝之今夜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城防图,原以为一切顺利,不成想连凌月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斥了回来,这会儿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陆寒是陆凝之的心腹,他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奇怪,反而劝道:“公子,公主是由皇上皇后亲自教养长大的,向来最重规矩,您这般深夜进到宫里,的确是有些急进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