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全文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
  • 精选全文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巳蛇林
  • 更新:2024-06-11 21:56:00
  • 最新章节:第27章
继续看书
长篇奇幻玄幻《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男女主角江撤仓鹤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巳蛇林”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为了天下苍生,我与他对战千年。可世人总说我是大反派,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真相真的就如传言一般吗?这辈子,我不再怜悯慈悲,我要让天下人以身试法。看看他们尊崇的天仙一般救世主角色,真面目。他屠城,城主找我救人,我问他可曾想救我?他熔丹,被熔的修士找我庇护,我问他们可曾听我所言远离。世人皆为了所谓大饼,为他赴汤蹈火。难道还要怪我不够有大爱,去唤醒一堆暴徒?...

《精选全文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精彩片段


毫不夸张的讲,刚才那首词已经属于她了。

江撤摇头“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拿回来的道理,而且,这诗南街的文华书斋就有卖的,算不得多么珍贵。”

有卖的?

顾曦震惊“这怎么可能?”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反应过度,顾曦收敛了一下,道歉之后,解释道“文人写诗体内的才气会随着下笔自主催动,所著之句又会反馈自身,而刚才那首词我得了第一缕才气。”

众人一愣,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顾承旭便惊呼出声“你是说,这李清照并非儒道修士,她的诗随着你用才气念出来……”

顾曦重重点头“不错,刚才那首词已经算我是的了。”

见六妹承认,顾承旭看向桌上的那几本书眼神顿时火热起来,这么厚的一本,足以堆出个大学士了吧。

???

吴辰有些懵逼“不是,这怎么就是你的了?”

不止是他,紫霄剑宗的所有弟子都不明白,作者明明是李清照,为何顾曦会说所念那首诗是她的了?

“代笔”

紫霄剑宗不知道儒道的特别之处,顾曦解释道。

“被惩罚抄书,然后请人帮你抄,这些事情你们做过没?”

吴辰等人面面相觑,若思微也是小心翼翼的抬头瞥向师兄。

废话,这怎么可能没做过。

江撤故作恍然“你的意思是,文人也可以代笔,就是让文采斐然之辈,在写诗时不往其中注入才气,然后交由所需要之人,当他用才气念出那首诗时,诗便被文圣承认,作者便成了念诗之人?”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顾曦没想到江撤不懂儒道,竟然在她只说了几句之后一点就透。

“这样的话,那不是说一直找别人写诗,自己不就是可以很快提升儒道修为了?”吴辰不理解。

“哪有这么简单,文人都是有自己傲骨的,这类终究只是小道,而且谁能一直写出脍炙人口的传世佳作。”顾曦摇头,说着又转头看向江撤。

“现在你该明白这几本书的重要性了吧。”

“这书我不能要。”

江撤挠了挠脑袋,这妮子怎么就这么蠢呢,他都说了是买的啊。

正在这时,张管家身后跟着一群侍女走过来,将早膳放到了桌上,顾承旭趁机将这些书收起来。

“既然是江公子的礼物,六妹你也应该收下才是。”

他可不愿意将这些书还回去,反正都会成为他妹夫,就当是提前收的聘礼了。

“三哥~”

顾曦有些生气,本来他们就打算损伤江撤名誉,将这些书收下,她以后还做不做人了。

“没事,我等会让张管家去南街文华书斋买了几本就是了,江兄弟不是说那些书就是在那里买的吗。”

顾承旭无所谓道。

听到殿下的话,张管家笑着应付几句便躬身离开。

看到张管家的背影,林羽眸色暗沉,瞬间便明白,他这是打算去文华书斋,心里顿时多了几分焦急,自顾曦说完那首诗之后,他便明白,华夏诗词真的被印刷出来了。

虽然说是放弃儒道了,但若是真心放弃,他又怎会出手杀了那小厮,而且,系统已经告诉他了,那小厮身上并没有其他系统的气息,也就是说除他之外的穿越者还活着。

“师兄,要不我们也去文华书斋看看吧?”

江撤摆手“昨天才去过有什么好去的,师弟,你练剑天赋本来就差,好好修炼剑道才是主要任务,别好高骛远,儒道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穿越、玄幻、架空、佚名穿越、玄幻、架空、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巳蛇林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目前已写24649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12章 他的魂石碎了?,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穿越、玄幻、架空、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作者雷区大踩,虽然从客观角度主角对白云峰师徒已经彻底失望,但作为一个带入了主角的读者来说,她们也算是与主角关系密切的人了,前文提过,他们都与林羽发生了关系,这其实就已经劝退了一大波读者,毕竟自己在意的人献身给仇人就已经有了被绿的成分,虽然合情合理但我仍然心中不爽,而在最新章作者一章强调三遍的行为,让前面有意忽视的我无法忽视,看得出来我也并不是这本书的受众,所以祝作者写作愉快,有缘再会。

目前大多数人都在说什么绿帽三观不正什么的,其实吧?兄弟真不是吹,一手就结婚的都没几个,结婚的好多都不知道是不是二三四手,说实话如果一个知道走错路的人回了头,那还不能原谅也别讽刺,更何况这是穿回来的,什么都还没发生的时间节点,如果对女生过往太严苛并不能改变什么,只能给你添堵,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你喜欢,你又追究过往,但是人就这么一个。看看夏洛特烦恼老婆都成别人的了,自己也睡了另一个女人,回来有人会追究绿不绿么?但凡不能冷静和理性看待问题终究会过得不幸,文学并不是泄愤才是好的,一个能牵动感情,引人深思,客观评判的故事才是经典。经典的作品故事都是血与火,有悲伤有难过,有意气风发,有情与义。或是给予圆满结局或是予悲剧收尾,不能再一个故事不顺心不顺意就恶心评分,大多数人都是嘴上说宽以待人严于律己,实际上却是反过来,还说我这样你也得这样,实质上自己却或是悄无声息的升出背叛的脚或是用道德把人束缚成自己的奴役。犯罪未遂者法律都还从轻处理,要知道法律是比人情冰冷的东西,如果都理性看待问题,一个还未发生的事,别人用ai换脸指责你就是做这个的,人人说你真该死啊人人都骂你,指责你。那就是三观正么?主角回到过去,那就是什么都没发生,并且一切都还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解真相后及时认识错误,而且给了差点伤害的人道歉,甚至冒着被道德绑架的风险,主角没有道德绑架,没有写什么不原谅三观就已经很正了,有些甚至想杀了别人的[什么]真的说得出口,就是平自己喜好一下一个念头一个感受断人生死,辱人清白,这种念头怕不知道谁才是魔头吧,我不是圣母也不是圣人,被伤害了我可以打回去,但是起码是在对等的情况下把,突然有一天你什么都没做,人家给你一段记忆,然后叫你去死,你觉得合适,起码不知者不罪吧,看小说也不要刻意去发泄自己的恶念,这样很难想象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走到更高的位置会做出什么样的荒唐事。

典型的前世遇渣男重生找接盘[吐]

热门章节

第49章 仓鹤,你还真是该死

第50章 师兄,我想借天机境一用

第51章 挑拨离间…

第52章 但……他要成仙

第53章 冷师姐,救我

作品试读


紫霄剑宗,执法堂。

堂前跪着一位青年,执法堂外数百位弟子抢破头的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上方的仓鹤道人目光惋惜的看向堂下跪着的青年,语气温和道。

“江撤,你可知错?”

一侧,跪着的青年还未开口,小家碧玲的女修便紧张道,她是江澈的小师妹,同样,也是作证之人。

“师兄,你就这认错吧,你这次犯得的错足以被逐出师门了,你放心,只要认错,师尊一定会原谅你的。”

“是啊,江师兄,我们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

站在两侧的师兄弟们闻言也是纷纷劝说道。

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江撤微微回神,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抬眸扫视周围,只是这一眼,众人只感觉汗毛颤栗,头皮发麻。

这个眼神……

是他们敬仰的大师兄吗?

好恐怖。

呵呵,真没想到居然回到了这一天,整理好脑子里的记忆,江撤苦笑,看着台上的仓鹤起身道。

“我认错。”

前世就算拼死不认,到头来还不是收到了处罚,再活一世,他已经不想去争什么对错了。

仓鹤是化虚境巅峰修士,但刚才江撤的那一眼,他只感觉如临大敌,听到他认错,不知为何,心中松了口气。

“好,既然你认错,念及你过往功劳,此次也并非你有意为之,我便罚你去无间峡谷面七日。”

无间峡谷是紫霄剑宗用以惩戒犯错弟子的地方,那里罡风环绕,雷霆交杂,既是处罚之地,亦是练体之所。

不过想要炼体在那里所遭受的痛苦难以想象,所以通常来说没有傻子愿意利用雷电炼体。

江撤自幼在宗门长大,天资聪慧,不仅在法术造诣上遥遥领先同辈,就算是体魄也是鲜有人及。

这处罚于他而言可有可无。

听到不过是无间峡谷待上七日,江澈愣了一下,上一世他的处罚可是紫霄神雷,足足半年时间才恢复过来,修为还倒退了。

“师兄,太好了。”

见就这么点处罚,一旁的少女兴奋的都要跳起来,推开拦住他的执法堂弟子,抱住了师兄手臂。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温热,江撤转头,随即猛然抽出手臂,将少女甩在一旁。

“师兄,你……”

若思薇倒在地上,一时间忘了起身,不可置信的看向师兄。

从小到大,师兄都对他无比宠爱,无论她要做什么都会答应她,甚至就算被师尊处罚,也会很开心。

师兄居然甩开她?

以前她就算受点伤师兄都会很着急的。

江撤没有在意若思薇,也没有注意到了她红了的眼眶,就算注意到了,她也不会有任何触动,毕竟……

他早已被伤透了。

“仓鹤长老,我残害同门,至宗门弟子于不顾,按照门规理当废除修为,逐出宗门,你这般袒护我,将门规至于何地。”

江撤语气平淡道。

可这番话,在众人耳中却宛若惊雷,就连若思薇瞳孔中也满是震惊。

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处罚轻了还不好?

还没等她想明白,便见江撤单膝下跪,腰间的赤龙双手奉上。

“弟子已厌倦了修士间打打杀杀,此次是本~弟子之错,还请长老废去弟子修为。”刚才本想自称本君,若不是想起来这在千年前差点就没收住。

“胡闹”

仓鹤从震惊中回神,猛然拍动桌案,瞬间,众人只感觉化虚境境威压弥漫,脸色顿时苍白几分。

不过这点威压,在江撤看来却是很普通,这点威压都对他造成伤害,那他也不配被世人称作诡祖。

“江撤,宗门念你是天资不凡,此次也非你故意为之,这才减轻处罚,可不要得寸进尺。”

仓鹤怒其不争道。

江撤是紫霄剑宗千年来天资最高的弟子,而且他自幼在宗门长大,宗门上下都了解他的品行,也只这绝对不是有意为之,所以才会如此堂而皇之的偏袒。

可现在……

这是在做什么。

愤怒,不满?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白云峰后山,江澈躺在摇椅上,悠然自然,自峰顶流下的泉水顺着沟壑流入田地中,滋养着水稻。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啊。”

想起前世种种,再对比现在,这样的生活似乎才是自己想要的啊。

“师兄,我带吃的来了。”

倏然,若思微的声音传来,让原本心情正佳的江澈有些不爽。

“快别来了,你做得的东西狗都不敢吃,我惜命。”

这两个月,若思微像是有病似的,天天往他这里跑,为了躲她,自己已经搬出了原本的屋子,在泉水旁,建了个简陋屋子,可这都没有避开。

若思微神色一凝,随即又舒展开。

虽然刚开始时听到这些话,她很生气,甚至不想再来,但是想到师尊说的师兄很可能道心受损,她也只当师兄是胡言乱语,到了现在已经习惯了师兄的恶语。

毕竟师兄是因为她才道心受损的。

“你惜命,你惜命,但一顿不吃饿得慌,还是要填饱肚子啊。”

若思微附和着,便将篮子里的烤鸡,还有蒸熟的米饭拿出来。

“师兄,经过两个月的时间,我已经能够可以把饭煮熟了,还有这烤鸡,比刚开始好上许多,你尝尝。”

这些菜都是她亲手做的,以前她从来没有做饭,所以刚开始时,饭会煮糊,一股子焦味,烤鸡也是,看似熟了,甚至还焦黑,但里面还会流着血水,不过经过她偷师,如今也算是能入得了口。

“师兄,你以前都是一个人做饭,我以为简简单单的事情居然那么麻烦,像是煮饭,必须要用小火慢慢煮,火势稍大就会糊,水多了成粥,水少了难以下咽,还有那简单的炒菜,放多少油,什么时候放调料,也极为讲究。”

“以前你的很累吧。”

自从开始学做饭,她才知道以前的师兄有多难,不仅要照顾他们的一日三餐,还要腾出时间修炼,能有现在的境界,一定不容易。

江澈默不作声。

他也觉得以前的自己太苦了。

白云峰又不是缺钱,缺灵石,杂七杂八的事情居然还要他来做,分明叫几个弟子就可以解决的,可是师尊不喜欢外人,师妹整日有缠着他弄吃的,不知不觉,他竟然将白云峰的琐事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修炼的时间每日足足缩短了一两个时辰。

在峰上当保姆就算了,每次历练还要当保姆。

现在想想……

自己真踏马是个傻子。

果然啊,人要自私一点,就像现在这样,什么也不用管,活得就很开心。

将一只鸡腿扯下,若思微如同献宝似的递到师兄嘴边,想要让师兄评价评价。

“再拿狗都不吃的东西给我,信不信将你淹了。”江澈侧了侧身子,言辞不善道。

他自己就是会做饭,厨艺还不低,这东西放在他嘴边简直就是和狗屎差不多,若是以前,他或许会吃一点硬着头皮夸奖。

听到师兄的贬低,饶是早已习惯,但心中还是忍不住酸涩。

师兄,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将菜肴收回篮子,若思微走到不远处的树荫下,将天水剑拿出,道。

“师兄,你已经许久没指导我剑法了,你要不指导我一番吧。”

“紫霄剑诀我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第二式游龙出海,我明明练的很好,可每当实战的时候就感觉灵力滞涩,气血不畅。”

“还有……”

若思微像是个麻雀,一边练剑一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完,江澈直接封闭六识,懒得听下去。

目光时不时扫向摇椅的若思微见状,神情顿时有些低落。

这两个月无论她做什么,师兄都是选择无视,有的时候甚至会让她感到恐惧,再这样下去,她快坚持不住了。

师兄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变回来。

当清月来到后山时,便看到了这样一幕,江澈侧着身子酣睡,小思微则是杂乱无章的挥剑,眼神空洞。

这一幕,让她有些刺痛。

以前,小思微整日都是笑着的,就算练剑再苦再累,但小澈也都在悉心教导,逗她开心。

以前的白云峰,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羡煞旁人,但现在……

死寂。

风吹落叶,行将朽木。

没有思微的天真笑容,没有那轻快的笑声,没有清晨时练剑的身影,更没有一日三餐时,忙碌着叫她们的声音。

一切都变了。

而这改变,似乎就是从两月前。

“思微。”

若思微抬眸,见来人是师尊,她所有的委屈彻底压制不住,眼泪如同决堤落在了师尊怀里,沾湿z了衣襟。

“我喜欢以前的师兄,要他变回来好不好。”

“我以后再也胡闹了。”

“我一定好好修炼,听师兄的话,我一定不挑食,不让师兄生气。”

“我一定……”

看着伤心不已的思微,清月心中也是酸涩,这件事情怪她,若不是自己不调查清楚,只听这两个徒弟的片面之词就将小澈送去执法堂,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明明有很多解决方法的。

明明她可以听小澈解释的,明明她可以调查清楚,明明可以不用送去执法堂的。

“你放心,我一定将小澈变回来,他是你师兄,更是我的徒弟。”

扑在师尊怀里的若思微闻言,像个小兔子似的抬头“所以师尊你有办法了嘛?”

“无涯书院即将开启,那里面有许多儒家前辈留下的经典,只要能够在里面获得一两篇经文,一定可以让小澈恢复道心的,到时候你的师兄就回来了。”

“真的吗?”

若思微惊喜道。

若是以前的师兄回来,她一定要不搭理他,然后让他来哄,这两个月的委屈比以前的加起来还要多。

清月微微点头。

“那我也要去。”

【宿主,你听到了吗,无涯书院要开启了。】系统急忙道。

无涯书院是林羽的第一处大机缘,也是他踏入强者视线的第一站,若将这里的机缘给夺了,压林羽一头。

肯定能掠夺不少气运,系统商店也就可以开启了。

只要开启系统商店,将一些的宝物拿出来,绝对可以避免未来发生。

“闭嘴,关我屁事。”

听着系统的叨叨,江澈骂道。

他现在只想种地除草,只要林羽那家伙别再自己面前蹦跶,不管他做出什么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至于说无涯书院,前世他就被那些个死老头子烦死,虽说他们最后知道了一些真相,但若是再见到他们。

说实话,他可能会忍不住上去抽他们几个大耳刮子。


江撤一怔,心里陡然燃起一团怒火。

这家伙永远都在教训他,不就是天赋好一点吗,不就是入门早一点吗,有什么资格教训。

压下心中的愤怒,笑道。

“师兄说笑了,大师姐不是喜欢看书吗,我就想着去买几本给师姐看看,我连剑都练不好,怎么可能会去修儒道。”

顾曦疑惑“可你体内有才气啊,虽说不过童生,但也应该耗费了不少时间吧。”

她现在还记得万花楼的事情,而且刚才书中有一页被撕掉了。

既然江撤想要规劝他师弟,她自然要帮一帮。

儒道入门需要饱读诗书,虽说是童生,但几年时间还是要的,练剑就练剑,学文就学文,只有专一,才能有所建树。

“啧啧啧,难怪剑术这么差。”吴辰戏谑开口。

“吴师兄,你什么意思?”若思微像护犊子似的恶狠狠道。

“小师弟才入门不到一年,而且已经突破到灵海境,他可从来没有懈怠,比我都厉害。”

师兄平日里对于修炼严格,就算是很疼她,也不允许在修炼上有所懈怠,他说师弟她没意见,但吴辰算什么东西。

“啊对对对,无数资源砸下去,灵海二境,林师弟果然天资卓越。”

吴辰讥讽道。

就江撤那些资源,他不清楚?

放到江撤手里,不在乎根基的,不说半年,一个月就能突破到道宫,就算是稳打稳扎,修炼速度也是江撤的数十倍。

还有你若思微算个什么玩意,江澈七成的修炼资源都给你了,才灵海巅峰,狗来都摇头。

想到前些天老z江失踪,若思微还高高兴兴的陪着江撤逛街,此时的吴辰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你……”

若思微被怼得哑口无言,只能可怜兮兮的看向师兄。

“师兄~”

师弟天赋本来就差,若非没有那些灵药改善天赋,疏通经脉,连灵海境都未必能突破,可这是白云峰的事情,关他吴辰什么事情。

软糯的声音并未让江撤多看一眼。

有事可怜兮兮,无事踹一边,上辈子不可少。

“老吴,师弟从未懈怠修炼,影响宗门团结的话以后不要随便说了。”

虽说想要无视若思微,但江撤这记仇的性子不帮他说几句,说不定等自己离开宗门后,还会算账。

而且,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

若思微欣喜,果然,师兄还是偏向她的,虽说不同于之前那般,但这也是好的开始。

吴辰也没想到老z江竟然还帮这两人说话,虽有气,却懒得再说了。

早膳很快便结束了,不得不说,燕王府的伙食的确不错,每个紫霄剑宗的弟子最起码干了四碗白粥,还有不少食物。

一行人在燕王府后院漫步消食,回味着早膳。

“哎,要是宗门的食堂饭菜的味道有着十分之一,我们也不用厚着脸来燕王府啊,这搞得我们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张师弟托着撑爆的肚子慢悠悠道。

“味道的确不错,不过和老z江弄得还是差点意思。”吴辰以前和江撤一起执行过任务,好几次陷入困境,饥肠辘辘的时候,江撤总会弄出些吃的,来安慰师弟们。

“夸张了啊。”

“虽说我厨艺不错,但和御厨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虽说在宗门里他的厨艺算得上顶尖,但就是刚才那几碗粥,就不是他能比的。

“可我也觉得师兄的厨艺不错啊。”一些吃过师兄美食的弟子笑道。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怎么就不知悔改呢。

正反思自己,江撤倏然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便见姚姝姝背着手,俏皮的看向他。

“江师兄,你来的好早。”

瞥了眼她身后的侍女,江撤稍稍往后退了几步“南宫姑娘,你还不过扶着她,等会摔倒了我可不负责。”

南宫紫云走上前,白了这憨批一眼,挽着姝姝道“我就说他是个木头吧,你还不信。”

姚姝姝俏皮的吐着舌头“江师兄,你干嘛像躲毒蛇一样躲我啊,我长得不好吗?”

毒蛇都没你毒。

江撤这样想着,嘴上却是否认“男女有别,以你的容貌肯定有不少追求者,我怕被人拖进小巷。”

“嘻嘻嘻,江师兄真爱开玩笑。”姚姝姝捂着脸似是不好意思,发出清脆银铃般的笑声。

“冷师姐被无数人喜欢,你还不是从来不曾退缩,孜孜不倦的追求,怎么,我一个病秧子还能让你如此担忧?”

江撤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没有任何征兆,如同冰刀刺向姚姝姝,百姓欢快的声音似乎和他们隔开了两个世界,冰冷的寒意让在场修士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姚姝姝身后的侍女握住腰间灵剑,紧张的上前一步挡在了姚姝姝身前,看向江澈的眼神充满了震惊,若非经历过过尸山血海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杀意。

突然的变故让周围气氛凝滞,似有剑拔弩张的感觉。

江师兄身上果然发生了一切情况,看着侍女紧握着剑的手,姚姝姝暗自猜测道,这侍女是母亲专门为她准备的,渡厄巅峰,放到寻常宗门足以开山立派,就算是在妙音门也称得上强者。

可现在,居然被一个眼神吓住了。

“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雷墨的声音打断了这僵硬的氛围,江撤收回视线,自顾自的朝着皇宫走去。

“怎么,他这是不欢迎我?”雷墨故作玩笑道。

南宫紫云不想搭理雷墨,但姚姝姝却和他说起了话“这谁知道呢,我就是顺嘴提了句冷师姐,江师兄就似乎要杀了我一般。”

“说她师姐坏话了?”

姚姝姝很无辜“我说他锲而不舍的追求冷心婵,这不算坏话吧?”

江撤喜欢冷心婵并不算秘密,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这也的确不算是坏话,毕竟冷心婵对谁都冰冰冷冷的,但对江撤却有些不一样。

虽然这并不是喜欢,但却传出了冷心婵其实喜欢江撤,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看着姚姝姝无辜又伤心的样子,雷墨安慰道“等会我给你出气,他敢吓唬你,狠狠的揍他一顿。”

“这样合适吗?”

雷墨拍着胸脯郑重点头“放心吧,我也早看他不爽了,整天像只舔狗似的跟在冷心婵后面。”

作为焚炎谷宗主首徒,他从不认为自己比江澈差,明明实力上也比江澈强上许多,但江澈却被誉为千年来最有可能成仙的天骄,凭什么?

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较量,现在正好可以趁着替姚姝姝出气的机会向江澈发出挑战,来证明自己不弱于任何人。

江澈ue根本不如他。

姚姝姝抿嘴,眼中迸发崇拜的光辉,南宫紫云在一旁看的只想扶额,又有人要倒霉了。

就江澈刚才那个眼神,连舞姐姐都畏惧三分,舞姐姐可是渡厄巅峰的存在啊,你一个道宫三境修士怎么敢说能胜过他的。

还有这小魔鬼也是,就不知道消停消停吗,雷墨虽说小毛病挺多的,但起码还没听说他做过什么坏事,这么一搞,紫霄剑宗和焚炎谷的关系怕是要更加紧张了。

“王爷,是老奴失职,还请责罚。”

张管事买书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而且在外人眼中也就是普通的几本书,知道内情的不多。

近百本,若是没有纳戒怎么可能拿走,而除了林羽之外,其他弟子一直都在他们的视线下。

除了林羽,他还真想不到是谁。

‘砰’的一声,顾承旭狠狠拍向石桌,杀意凛然道。

“好大的胆子,就算他是紫霄剑宗弟子又如何,当街行凶,按大周律法可是要处以极刑。”

“三哥,别冲动,咱们不是还留有一套古诗词,你首要任务是获取其中的第一缕才气,现在生气,得不偿失。”

“我去江公子那里,找他质问,这样也好给你争取时间。”

顾承旭回神,明白六妹说的对,立刻在张管事的带领下离开。

待到三哥离开,顾曦整理了一下长裙,便朝着江撤等人的方向走去。

而江撤这边,虽说燕王府风景不错,但走得也有些累,就找到了亭子坐下,见到顾曦朝他们走来,纷纷戏谑的看向江撤。

“江师兄,公主殿下好像是来找你的。”

“把‘好像’连个字去掉,刚才吃饭的时候公主似乎就对师兄感兴趣了,联想燕王殿下的邀请,嘻嘻~”

看着走来的顾曦,若思微将红了眼擦干,装作无视发生,上前道。

“公主殿下,你来这里干什么?”

即使师兄现在厌恶他,但他喜欢的人是大师姐,而且两情相悦,他绝对要保护好二师兄,绝对不能让第三者插足。

顾曦冷笑“这是我三哥家,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信不信我让那你滚。”

若思微本来就心情不好,被这么一呛,顿时也来脾气。

“我来这里是给你面子……”

“若思微,我怎么教你的,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万事以和为贵,不说话可以闭嘴。”

江撤冷冷的开口,他们是客,什么时候客人还敢威胁主家了。

其他弟子惊讶师兄的不留情面,看向若思微的眼神也多了同情,以前若师妹就喜欢以势压人,在宗门里,仗着清月长老z江师兄,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在外面,也经常以紫霄剑宗亲传自称,若非江师兄一直善后,谁愿意给她面子。

若思微不可置信看向师兄,见他神色冰冷,似乎再看一个陌生人,尤其是看到顾曦高傲的像只孔雀时,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掉了下来,跑了出去。

“老z江……”

虽说他不喜若思微,但毕竟清月长老的徒弟。

江撤沉思“你去看看,不用管她,别让她犯错就行。

“公主殿下,不知您找我所为何事?”

邀请顾曦坐下之后,虽说已经猜到了原因,不过江撤还是故作不解的问道。

谈起正事,顾曦也是严肃起来。

“张管家在买书回来的路上遇袭了,而且歹人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江公子所说的那几本书。”

“书中的诗词都可以说是无主之物,谁先用才气催动诗词的主人便是谁。”

“而关于那些书,似乎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吧。”

江澈轻笑“所以,你是在怀疑是我,还是我的这些师弟出手?”

顾曦急忙摆手“本宫自然不是在怀疑公子,公子心胸旷阔,若你对这些书感兴趣,就不会赠予我了,可您的师弟……”

说着,顾曦还瞥了眼站着了数十位紫霄剑宗弟子。

“公主不妨直说,你这样倒显得我有些心虚了。”江澈义正言辞道。

见江撤如此,顾曦也只好拿出了今早看的那本书,翻开道“公子将这一页撕碎想要保全您师弟名声,我猜测文华书斋中拥有那首诗的词集,也被公子也撕碎了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