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生花
  • 绝境生花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枫泽枫璟
  • 更新:2022-09-11 14:25:00
  • 最新章节:绝境生花第9章
继续看书
他们从来没让枫泽参与到实际的行动中。但是枫泽却对这些年的每一单生意。了如指掌!要是让枫泽跑到了警察局,他们所有人都将无路可逃。就在这时。

《绝境生花》精彩片段

是青龙。


青龙怒气冲冲带着一帮手下冲了进来!

灯光亮起。


小璟蜷缩在床脚,惊恐的捂着耳朵,低着头,不敢看那些愤怒的恶魔一眼。

了一遍。 片刻后, 它的!


“老…老大,人……没在!”

小弟磕磕巴巴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玛得!”


“都他玛的是一群废物,让那小子跑了,我们的都他奶奶的得死!”

“他娘的,当初就该直接断了那孙子的腿!

虽然这些年。


他们从来没让枫泽参与到实际的行动中。


但是枫泽却对这些年的每一单生意。了如指掌!


要是让枫泽跑到了警察局,他们所有人都将无路可逃。

就在这时。


小璟的耳边响起了黄虎粗犷的声音。


“老大!”


“这妮子还在,那小子难道自己跑了?”

这一声,所有人的注意力。

此刻。


无数双眼凶狠的目光都落在小璟的身上。

青龙眯眼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孩,迅速在脑海中思索着所有的线索。


“小璟是吧?”


青龙在小璟身边蹲下,笑眯眯的知不知道枫泽他去哪了,或者最近有没有告诉你他要去什么地方?”



此刻,青龙就在小璟身边不到二一厘米的位置,


而她也因为恐惧而感到头脑发懵,根本就没听清青龙在问什么……房间中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可越是沉寂,小璟就越是感到紧张,就连身体颤抖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而同样紧张的……还有青龙,他根本

没时间陪着小女孩拖延!

'嘭’的一声!   


青龙再也忍不住了,起身一脚就踹断了床腿!

“啊--!”


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一阵天旋地转,小璟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青龙直接一巴掌甩了上来,紧接着愤怒的咆哮道:

“他娘的闭嘴!”


“快给老子说,枫泽他到底去哪了!昂?!”

巨力之下。

小璟被扇的直接趴在了地上,脸颊上是火辣辣的刺痛!


剧烈的疼痛让她最后一丝理智也在此刻崩碎了,所有的恐惧与无助统统化作无

助的眼泪。

“呜呜呜……他走了他不要我了,大骗子!你明明说了要带我回家,说要让我上学……大骗子你又骗我!”


嚎啕大哭声中泪水根本止不住。


话是哭着喊出来的,而且几乎都是一个声调,一般人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但是青龙他们可是几乎天天都听啊!


一瞬间,就抓住了重点!


“别哭了!”


青龙一把揪起了小璟的头发,恶狠狠的亲口说的要带你回家上学?”


小璟两手抱着青龙的胳膊,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她艰难的点头,眼泪还在不断地流着。

“不要你了也是他亲口说的?"

小璟摇头。

见此,青龙眼底闪过一抹无法掩饰的


惊慌,这里待不了多久了。

“草-一!”


一声咬牙切齿的怒吼,他狠狠的一拳轰在了墙上,顿时鲜血便顺着拳头流了下来!

他猜不透!


他猜不透枫泽为什么把这妮子一个人留了下来。

如果从一开始。


从一开始,枫泽就在给他演戏。


演戏让自己觉得他对这个小女孩很在意,然后到他演戏救下这个小女孩让自己以为可以拿捏住他……


那着枫泽就真的太恐怖了,恐怖到他一开始就不该把心思打在他身上。


可凭借他多年识人的眼力,他自信绝对不会看花眼!


枫泽对这妮子的关心,是绝对不掺半分假的!


可真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会自己跑了?

青龙的脑子一片混乱!

没办法了。

他只能赌!


赌他不会看走眼,赌枫泽不会扔下这妮子自己跑!

“老…老大!”

就在这时,一声惊恐的呼声传来!

青龙心头猛地一抽,回头看去。


只见三个脸红脖子粗的家伙,屁滚尿流的朝他这边跑来。

还没到跟前,三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老大!大……大事不好了!”


“车,车,车库被盗了,里,里面的那个丫头,不,不不见了!”

三人牙抖的厉害,磕磕巴巴半天才说完了一句话。

什么!


青龙直接红了眼,冲了上来对着三人就是一脚!

“你们他娘的是干什吃的!狗日的三个人看不好一个车库?”

“啊--!”

惨叫响起!

其中一人抱着头,惊恐大!枫泽来过!”

“枫泽下午来过一次,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们点钱,让我们…消遣一下……”

'啪-一!’的一声!

还没等那人说完,青龙就是一巴掌甩了上去!

“还他娘的他让你们消遣一下?”

“他是你爹还是你祖宗,让你们干啥你们就干啥?”


青龙瞬间火冒三丈,恨不得直接打死这三个傻逼。

但突然。

他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


“他娘的,枫泽难道和那人渣是一伙的?”


庭中所有的记者,陪审人员都屏气凝神的盯着大屏幕。


微博,推特头条等众多媒体平台也在进行同步转播,一时间全国在线观看人数就已经突破了十万。


二十年前。


青城,灰塔县。


破旧的筒子楼一栋接一栋的紧密的排列在一起,昏暗的楼过道中垃圾随意的丢在墙根,到处都是纷飞的苍蝇。


还有那些光着膀子的流浪汉,一个个蓬头垢面的甚至看不出个人像。


总之,触眼可及之处,一片狼藉。


而在狭窄昏暗巷道深处,有一栋楼被十几个面露凶煞的人严防死守的围了起来。


任何人都不敢轻易靠近这里。


阴森,腐败,恐惧在空气中肆意弥漫。


看到这一幕的枫璟脸色瞬间苍白一片,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


这,就是她噩梦中的场景!


“就是这!”


枫璟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指着枫泽惊声道:


“就是这魔鬼,将我拐到这炼狱般的地方,让我与家人相离。打我骂我,羞辱我,让我痛不欲生!”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里……”


‘嗡——’的一下,庭审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此情此景,再加上枫璟的指控。


所有人再看枫泽时,眼神都充斥着痛心疾首的鄙视。


当即有旁听群众咬牙切齿的说道:“果然,这混蛋以前真是个人贩子!腌臜玩意,败类东西,人贩子都该死!”


“太可恶了,这个死刑判的太好了!不过我觉得,等回忆结束以后立即执行死刑才好,让他多活三天都对不起他曾经祸害的那么多家庭!”


“我支持!一想起来曾经那些虚伪的标签我就犯恶心,披着羊皮的狼,伪善!”


“我一定要仔细看,看看究竟是多心狠手辣的人,才能从人人喊打的人贩子摇身一变,成了上市集团老总的!”


“一定要将他的全部恶名记录下来,真相终将天下大白!”


“……”


场中。


枫璟死死盯着低头不语的枫泽,浑身止不住的战栗颤抖。


虽然她记不清这个魔鬼具体做过哪些事情,但这也丝毫缓解不了她心中的恨!


这时。


‘嘭——!’的一声,沉闷的击打声突然响起!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转头看向了屏幕,有人在心中猜测,难道是枫泽正在对枫璟施暴……


只见画面中。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脏兮兮三岁女童蜷缩在角落,灰头土脸看不出容貌。


而另一边,是一个被人踹飞了出去的年轻男人。


男人刚艰难起身,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纹身光头就在男人身边蹲下了,紧接着反手就是一耳光。


随之怒吼响起:“我告诉你枫泽!别给他娘的脸不要脸!”


“要明白,你本来只是件货,不但耍小聪明坏了我们的交易,还差点放跑两个小鬼!你知不知道你是差点要被宰了喂狗的?”


“要不是我们老大‘青龙’看你脑子好使,刚好身边刚还还缺个拿主意的人,你以为你还有命在这里给我死鸭子嘴硬?”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一会老大来了,你最好给我识相点!不然保不准你身上就会缺点什么,听到没有!”


“……”


咆哮声中,枫泽缓缓抬头。


蓬乱的头发下,一张有些红肿的脸上满是污秽与血痕,唯有一双还算清明的眼睛此刻正透露着冷静与坚定。


“啪嗒——”


就在这时。


房门忽然被推开了,青龙叼着烟走了进来。


瞥了一眼地上的枫泽,冷漠开口:“什么情况了现在?”


“老大好!”


纹身光头迅速起身,点头哈腰道:“老大,该说的我都已经和这小子说过了,但他听进去多少我就不知道了,依我看,还是打的少了……”


‘啪——!”的一声。


还没等他说完,一记耳光就已经甩到了光头脸上。


“混蛋!什么时候我还需要听你的意见了?”


“给老子滚!”


“……”


随着一声暴喝,光头男麻利的滚了出去,但紧接着,一声惊恐的稚嫩哭声响起。


“呜呜呜,妈妈……”


“我怕,呜呜,我要妈妈……呜呜呜……”


青龙脸色顿时一黑。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墙角蜷缩着的女孩,不耐烦道:“给老子闭嘴!”


“不准哭了!再哭今天也没饭吃!”


“……”


女孩被吓得连哭声都噎住了。


不停的抽泣但却没有再发出一点声响。


“怪不得就你没人要,烦的要死。”青龙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女孩,随后在枫泽身边蹲下。


而同一时间,枫泽也悄然收回了目光。


“怎么样了,枫泽。”


“已经十天了,跟你同期进来的这批小鬼都只剩下这一个了……难道你还没考虑清楚吗?”


“……”


枫泽看着青龙没有说话,眼神平静且坚定。


见此,青龙冷笑出声:


“真不知道是该说你有骨气呢还是没脑子。”


“你要是骨头太硬的话我还真不敢留你,不然哪天被你坑了我还得陪上几个弟兄;但你要是没脑子的话……你说我跟你耗了这么十来天,我图啥呀?”


“聪明人就应该懂得识大体,就连外面那群乞丐都懂得好死不如赖活……跟何况跟着我干,香的辣的还能亏了你了?”


“而且,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谈话,要是你还想不通那就只能说明,你我无缘了。”


“最后给你一根烟的时间考虑,过时不侯。”


“……”


说着,青龙将烟点着,不紧不慢抽了起来。


房间中再次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小女孩哽咽啜泣的声音。


枫泽背脊一紧,平静的目光中忽然的出现了些许慌张。


“没……没有,我又不认识她。”


他回答的太快了。


虽然话说的很平静,但青龙明显没信。


“没有?”


青龙冷笑一声,二话没说径直起身走了过去,然后在小女孩惊恐的目光中将她拎起扔到了枫泽面前。


紧接着,青龙盯着枫泽戏谑开口:“打她。”


什么?


枫泽愣住了。


看着眼前颤颤巍巍的稚嫩身影,心中怒火中烧。


而此刻。


小女孩也惊恐到了极点,恐惧冲垮三岁女孩最后的天真,她在也受不了了!


‘哇’的一声,脏兮兮的小女孩泪水夺眶而出,刺耳崩溃的尖叫声瞬间充满了整间屋子。


稚嫩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了枫泽裤腿,拼了命的摇着头:


“不要……不要打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不要……呜呜呜!坏人!你们都是坏人……呜呜呜,我要妈妈,我要找妈妈……”


“呜呜……”


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而枫泽此刻却是一脸的呆滞。


他木讷的看着哭泣求饶喊着要找妈妈的小女孩,身体不受控制的在颤抖。


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不打,女孩和他都将凶多吉少,可打……他如何下得去手!


房间中。


女孩的哭喊声逐渐变得嘶哑起来,而枫泽仍然迟迟下不去手。


被哭声吵的不耐烦的青龙猛地一巴掌抽在了枫泽脸上!


‘啪!’的一声!


枫泽被这一下抽的嘴角溢血。


而这一下,也将枫泽从虚妄的臆想中打回了现实。


下一刻,青龙呲着下巴恶狠狠道:


“怎么,心软了?”


“我告诉你,心软在这里是大忌!心软会害死所有的弟兄!会要命的!”


突然!


青龙猛地一把抓住了小女孩头发将她怼在枫泽面前,愤怒的低吼道:“让她闭嘴!不然你俩都要死!”


咆哮声中,枫泽的双拳紧攥,殷红的鲜血从指甲处流出,他的内心在剧烈挣扎!


忽然!


他猛地抬手,一巴掌就将小女孩抽的飞了出去!


女孩被抽的跌坐在墙根。


哭声戛然而止……


小女孩惊恐的捂着脸颊,浑身颤抖的瘫坐在地上,战栗的瞳孔中倒映着枫泽那高高扬起,渗着鲜血的巨大手掌……那是魔鬼的手掌!


“啪-啪-啪。”青龙的掌声响起,放肆大笑!


“你这不是能做到么,不过这还不够,再来!”


再来?


枫泽眼底闪过一抹寒芒,但很快就被一抹暴戾所掩盖。他回头看向青龙,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他露出狰狞的笑容,浑身兴奋的颤抖!


“老大,你看着我,我有点放不太开……”


放不开?


青龙笑的更加放肆了!


“够上道,老子很喜欢!”


青龙二话没说,直接转身出门靠在门框上点起了一支烟:“我不看,你尽情发挥!”


“……”


‘轰——’的一下,庭审现场彻底炸开了锅!




在场所有人无不是满腔怒火,纷纷站起身怒骂枫泽!


那一把巴掌是青龙逼的,没关系他们可以不气!


但是!


枫泽接下来的表情与反应,他们看不了,也忍不了!


“枫泽你他娘的简直不是个东西!你在兴奋什么?欺负一个三岁小女孩很值得兴奋吗?”


“太可恨了!亏我还以为他能保留点良知,没想到仅仅才几分钟!他就已经沦陷在欲望之中了!”


“真是咬人的狗不叫,我看他的心恐怕早就堕落了,之前都是他在伪装!否则怎么可能变脸变的这么快!”


“他竟然还说,有人看着他放不开?果然没错他就是个魔鬼!”


因为害怕被抛弃,所以小璟不敢直接质问枫泽,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哥哥,刚才他们叫你出去就是告诉你这件事吗?”


枫泽微笑错,青龙亲口告诉我的。”

听到枫泽毫不犹豫的回答,小璟心中顿时一片慌乱。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太好了……”


小璟乖巧的点着头,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口是心非道:

“太好了,大哥哥,他们终于肯放我们回家了!大哥哥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小璟眼中闪动着最后的期盼。


他想看到枫犹豫,只要枫泽脸上出现一丝的犹豫,她就有可能不不会被抛弃。


可枫泽却是毫不犹豫的微笑点头:


“当然。”


“等出去了,我就带小璟去找爸爸妈妈。而且小璟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到时候,小璟就可以背着自己喜欢的书包,开开心心的去上学,然后努力是实现梦想,成为知名的设计师!”


枫泽眼中满是期待。

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的将来,小璟成为人人尊崇的设计大师,纵享荣华富贵。


可此刻,小璟眼中却满是迷茫。


“上学?”

这是她从未想过的奢望。

枫泽蹲下身,微笑的摸着小璟的脑

袋:


“怎么?小璟不想上学,还是你不相信哥哥说的话?”

“才没有!”


小璟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她的眼中满是期盼,但泪水早已蓄满了要是大哥哥说的,小璟都

信。”


而枫泽却像没看到这一幕一般,咧嘴已经找到了你家里人的消息,他们一直没有放弃,等我们离开这里,我就带你回家。”

回家。


枫泽越是这么说,小璟心中就越慌。


但此刻她没有丝毫的办法,低着头努力不让枫泽看到自己眼中的惊慌与泪水。


而枫泽感受着女孩身体的颤抖,脸上是浓浓的歉意。

'嘶-一!’


场中顿时响起了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所有人都感到心中由着隐隐的不安,有记者担忧开口:


“这两次的画面都太平静了,我总觉得枫泽在策划什么,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还你觉得,枫泽自己都说了计划必须要提前了,肯定是接下来有大动作!”

“所以他的计划无非就是逃跑吗,只不过这个禽兽,肯定是要抛弃小枫璟自己跑路。”

“没错,枫泽心机那么深沉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想不到小枫璟会因为害怕而不敢开口!”

“太混蛋了,他明明就打算要逃跑了,为什么还要对小枫璟说些呢?"

“他的这虚假安慰,之后会成为小枫璟心中无尽的折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