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爱的女人回来了
继续看书
帝都!总裁办公室!“先生,宋熙瑶小姐回国了。”他的瑶瑶,回来了啊。听见宋熙瑶三个字,男人眸光微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屈,却又很快恢复了正常。忽而,男人冰冷的眸子里逐渐浮现出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爱的女人回来了》精彩片段

男人痛得在地上打滚,惨不忍睹。

宋熙瑶有些惊讶的抬眸,看向出手的人。

是,肖漾。

肖漾是陆邵寒的助理,那陆邵寒……

宋熙瑶心里一紧,蓦然侧眸,像是有一种独特的感知力,只一眼,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陆邵寒。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一如既往的冷色调。

他身形高大,身姿挺拔,俊美立体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神情冷漠,寒气逼人。

宋熙瑶一瞬间僵在原地,这一刻,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陆邵寒。

他好像比前更帅更沉稳了,也……更有魅力了。

宋熙瑶看着他的身影,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侵略性。

熟悉又紧张的感觉扑面而来,令宋熙瑶呼吸一滞。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出手帮她?

肖漾对着宋熙瑶点了点头,然后利落的拖起地上的杂碎,转身就走。

宋熙瑶的身子僵在原地,直到好一会儿,才缓缓回过神来。

电话里响起秦小柒的声音:“喂!熙瑶你在听吗?你没事儿吧?”

“没事。”

宋熙瑶应了一声,她微侧了身子,用眼角余光,看向陆邵寒离开的方向。

早已没了他的身影,留下的,徒有大厅里不断闪动着的五彩灯光。

没想到,时隔四年,再一次见到他,她原本平静的心,会因为他一个眼神而掀起巨大的波澜。

宋熙瑶低头,无奈的勾了勾唇。

“傻站在这儿干什么呢?小瑶瑶。”

一道痞气的声音传来,宋熙瑶听见声音回头,便看见顾裴正站在她身后。

顾裴是南城顾家的小太子爷,这位太子爷在南城可谓是呼风唤雨般的存在。

顾裴性子野,桀骜不驯,痞气又霸道。

时不时来帝都玩玩儿。

他和宋熙瑶打小就认识,小的时候总是被宋熙瑶欺负到哭鼻子。

如今,还记着当年的“仇”呢。

“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宋熙瑶眯了眯眼,这家伙不是应该在南城吗?

又来帝都玩儿?还是那么不务正业。

顾太子爷随手点了根儿烟,眯着桃花眼道:“不是听说你回来了吗?过来看看。”

“我有什么好看的?”

宋熙瑶装好手机,朝着包房走去。

顾裴慢悠悠的跟在她身后,嘴角上扬道:“要是看见你过得不好,我就开心呗。”

两人以前就喜欢这样互怼,特别是顾裴,特爱找事儿。

宋熙瑶停下脚步,看着他,笑了笑,绝美迷人。

“那可真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过得相当好。”

顾裴眉头动了动,轻笑一声,没说话。

今晚的局是秦小柒组的。

专门为了给宋熙瑶接风洗尘。

宋熙瑶一推开包房的门,秦小柒便冲了上来,牢牢的,把眼前的人给抱住。

秦小柒是典型的萌妹子,长了一张天生婴儿肥的脸,一双杏眼大大的。个子娇小,皮肤白白的,看上去十分可爱。

“宝贝儿,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嘤嘤嘤……”

听见她这样说,宋熙瑶扯了扯嘴角。

她如果没记错的话,上个月她们才见过的。

这四年里,秦小柒作为她最好的闺蜜,到国外看过她很多次,而且每次都会呆很长一段时间才走。

“行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俩也不害臊?秦小柒我告诉你,你这种嘤嘤怪我一拳能打好几个。”

顾裴的声音响起,一如既往的欠揍。


秦小柒听见顾裴的话,放开宋熙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看向他。

“顾三儿,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顾裴在南城顾家排行老三,上头有两个姐姐,平日里被家里人宠着,无法无天。

“小瑶瑶回来了,我不得来看看嘛。”

顾裴跟个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

秦小柒冷哼一声,两人又开始吵了起来。

宋熙瑶也没管他们,兀自走到人群里,坐下。

来的都是以前的一些朋友,四年里,一直都有联系,所以倒不觉得生疏。

宋熙瑶看向那个喜欢坐在角落里的庄明与,作为当今娱乐界最被看好的金牌作曲人,他的性格,稍稍有些古怪。

为人低调,聚会的时候总是很沉默,跟个老干部似的,从不沾酒。

但灵感一来,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唠唠叨叨,碎碎念,谁也挡不住。

“你之前给我写的那首歌,已经去录了,这周内应该能出来。”

宋熙瑶站在他跟前,缓缓说到。

庄明与抬眸,放下手里的茶杯,点头,然后说到:“你真的打算一直做个不露面的网络歌手?”

宋熙瑶笑笑,那双妩媚好看的眼睛里闪着点点瑶光,多了一丝调皮。

“还真不好说,说不定哪天我去演戏了呢。”

宋熙瑶现在的确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发过几首歌,有几十万的粉丝。

但她这次既然打算回国,就有自己的想法。

听见她要去演戏,庄明与的眉头动了动,正准备说话。

却见包房的门被人打开了,一个服务生模样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他手上捧着一束花,视线在包房内环绕一周后,很是恭敬的问到:“请问,哪位是宋熙瑶小姐?”

听见宋熙瑶的名字,顾裴第一个起哄:“哟,小瑶瑶的魅力还是这么大啊,刚回国就有人送花,啧啧……”

宋熙瑶走到前面,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你羡宋啊?”

顾裴摊了摊手道:“追小爷我的人多了去了,羡宋个屁。”

宋熙瑶不理他,对着那服务生道:“我就是宋熙瑶,这花……”

那服务生将手里的话递给宋熙瑶:“这是一位先生送的,没有留下名字,只说一定要交到你手上。”

先生?

宋熙瑶垂眸,看向手里的花。

仔细一看,在众多玫瑰之间,立着一枝紫罗兰。

她眸光一滞,盯着那株紫罗兰,身体微僵。

紫罗兰代表着忠诚永恒的爱,而这一株,她再熟悉不过,是冬紫罗兰。

花语是:占有。

就在宋熙瑶愣神之际,服务生又递上来一个小盒子。

“宋小姐,这也是那位先生送的,请您收下。”

宋熙瑶木讷的接过盒子,打开。

里面躺着一条精致的链子。

做工很精巧,链子上串着一颗瑶瑶,是用蓝宝石镶嵌起来的。

秦小柒凑上前来,睁大了眼睛道:“哇!好漂亮的手链。”

宋熙瑶盯着里面的东西,只觉得心像是被什么扼住了一样。

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秦小柒说错了,这是一条脚链。

她很熟悉,因为她知道,是他送的。

意思,再明显不过。


陆邵寒这个人,占有欲极强,可以说是强到变态。

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喜欢给她戴这种东西。

那时候的陆邵寒,往往也是最温柔的,用他那独具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叫着“瑶瑶”,魅惑迷人。

哄着她戴上。

宋熙瑶不喜欢戴脚链,陆邵寒却乐此不疲。

所以,她觉得,那男人真的是变态。

有病。

用链子,就这样锁住她,将她困在他的城堡里。

宋熙瑶回过神来,服务生已经离开了。

其他人也是各玩各的,那些东西,大家也只当是宋熙瑶的爱宋者送的,觉得再正常不过。

只有秦小柒站在她身边,盯着盒子里的脚链各种打量。

“这玩意儿看起来挺名贵的,谁送的啊?”

宋熙瑶不说话,她现在只是很苦恼,该怎么处理这东西。

秦小柒一把攀住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在宋熙瑶耳旁说到:“该不会是陆邵寒送的吧?”

“他知道你回来了?”

听到陆邵寒的名字,宋熙瑶的终于神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只听秦小柒又道:“可是你们都已经分手了,陆先生那样的人,应该不会做这事儿吧。”

听见秦小柒这话,宋熙瑶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陆邵寒那张脸,那样的身份,还真是欺骗了太多的人。

这,才是他会做的事。

宋熙瑶紧紧捏着手里的盒子,美眸黯淡了下去。

陆邵寒,你到底……想干什么?

拜陆邵寒所赐,宋熙瑶一晚上情绪都不太高,玩儿的也不高兴。

因为稍微喝了些酒,不能开车,秦小柒本来是打算要送她回去的,但却被宋熙瑶拒绝了。

“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秦小柒还是很不放心她,因为她家熙瑶长得就不让人放心。

太好看了。

走在路上是很危险的。

宋熙瑶点点头:“我就住在这附近,而且,我想到处走走。”

“我陪你一起。” 秦小柒这话刚说完,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小声说到:“我哥。”

宋熙瑶知道,秦小柒最怕她哥。

秦小柒的哥哥秦羡东,秦氏如今的掌权人,秦小柒怕他,不为别的,就害怕他哥一不高兴把她的零花钱给断了。

接了电话之后,秦小柒鼓着腮帮子,一脸的生无可恋。

“我哥一会儿来接我。”

她喝了酒,还这么晚才回去,离死期不远了。

宋熙瑶拍了拍她的肩膀,郑重的说到:“保重。”

顾裴跟个大爷似的站在旁边,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道:“走吧小瑶瑶,小爷我送你回去。”

宋熙瑶正要拒绝,却被人抢了先。

“不用了,我会送她回去。”

清冽好听的声音传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众人的视野。

男人穿着银灰色西装,身姿挺拔,面容清隽,皮肤白皙。

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儿,看起来英俊又斯文。

宋熙瑶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挪了挪唇,喊了一声:“哥。”

宋斯衍盯着她,眼神中,明显是透着不悦的。

但还是温柔的说到:“走吧。”


男人痛得在地上打滚,惨不忍睹。

宋熙瑶有些惊讶的抬眸,看向出手的人。

是,肖漾。

肖漾是陆邵寒的助理,那陆邵寒……

宋熙瑶心里一紧,蓦然侧眸,像是有一种独特的感知力,只一眼,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陆邵寒。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一如既往的冷色调。

他身形高大,身姿挺拔,俊美立体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神情冷漠,寒气逼人。

宋熙瑶一瞬间僵在原地,这一刻,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陆邵寒。

他好像比前更帅更沉稳了,也……更有魅力了。

宋熙瑶看着他的身影,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侵略性。

熟悉又紧张的感觉扑面而来,令宋熙瑶呼吸一滞。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出手帮她?

肖漾对着宋熙瑶点了点头,然后利落的拖起地上的杂碎,转身就走。

宋熙瑶的身子僵在原地,直到好一会儿,才缓缓回过神来。

电话里响起秦小柒的声音:“喂!熙瑶你在听吗?你没事儿吧?”

“没事。”

宋熙瑶应了一声,她微侧了身子,用眼角余光,看向陆邵寒离开的方向。

早已没了他的身影,留下的,徒有大厅里不断闪动着的五彩灯光。

没想到,时隔四年,再一次见到他,她原本平静的心,会因为他一个眼神而掀起巨大的波澜。

宋熙瑶低头,无奈的勾了勾唇。

“傻站在这儿干什么呢?小瑶瑶。”

一道痞气的声音传来,宋熙瑶听见声音回头,便看见顾裴正站在她身后。

顾裴是南城顾家的小太子爷,这位太子爷在南城可谓是呼风唤雨般的存在。

顾裴性子野,桀骜不驯,痞气又霸道。

时不时来帝都玩玩儿。

他和宋熙瑶打小就认识,小的时候总是被宋熙瑶欺负到哭鼻子。

如今,还记着当年的“仇”呢。


帝都!总裁办公室!

“先生,宋熙瑶小姐回国了。”

他的瑶瑶,回来了啊。

听见宋熙瑶三个字,男人眸光微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屈,却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忽而,男人冰冷的眸子里逐渐浮现出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笑意。

像是猎人知道猎物掉入自己的陷阱之中,蓄谋已久。

须臾,陆邵寒那殷红的薄唇轻启,语气冷然:“自作聪明?”

肖漾:“……”

呃……可是您看上去很高兴啊。

“出去。” 低沉凌厉的声音再次响起。

肖漾有些害怕,颔了颔首,退了出去。

陆邵寒站起身,他高大的身躯立在窗户前,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街道,高耸的商业大楼,一切的一切,冰凉无情。

但是……

宋熙瑶三个字,却又让他的心,在这一瞬间有了温度。

他能感知到自己心脏的跳动,甚至,身体的血液也开始沸腾。

他的瑶瑶,回来了啊。

陆邵寒嘴角上扬,牵起一个极好看的幅度,俊美无双。

七度酒吧。

夜晚的帝都霓虹灯闪烁,伴着凉风,大街上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宋熙瑶穿着黑色的长款宽松T恤裙,露出笔直修长的双腿,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经典款帆布鞋,背着黑色小挎包,全身搭配,清新又有活力。

她下了车,抬头望着“七度酒吧”四个字,好看的秀眉微皱,应该就是这里了。

几年没有回来,帝都变化还真挺大的。

她随手理了理栗色的长卷发,嘴角勾了勾,那张精致绝美的脸上扬起淡淡笑意,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宋熙瑶从小到大就是美人胚子,如今出落得越发美丽,身材姣好,皮肤白皙,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进了酒吧以后,很多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无论男女。

秦小柒说得是哪个包房啊? 她记不太清楚了。

宋熙瑶站在原地,低头,准备拿出手机给秦小柒打电话。

她刚拨通秦小柒的电话,便看见一个穿着花色衬衫的男人朝自己靠近。

“哟,美女,一个人呢?”

宋熙瑶有些嫌恶的看着眼前的人,没有说话。

怎么到哪儿都有这种苍蝇?

“跟哥哥一块儿去玩玩儿呗。”

那人yin邪的笑着,露出几颗大黄牙,伸手就要上前。

宋熙瑶只觉得太恶心了,兀自退后一步。

她不想在回国的第一天就惹事儿,但这些苍蝇貌似不给她机会。

男人见她后退,不怀好意的笑着伸手就要逼近,谁知,突然被人扼住了手腕。

而后,只听他痛呼一声,胳膊……被卸了。

男人痛得在地上打滚,惨不忍睹。

宋熙瑶有些惊讶的抬眸,看向出手的人。

是,肖漾。

肖漾是陆邵寒的助理,那陆邵寒……

宋熙瑶心里一紧,蓦然侧眸,像是有一种独特的感知力,只一眼,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陆邵寒。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一如既往的冷色调。

宋熙瑶有些懵了,陆邵寒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看上去很生气。

厉瑾淮看见陆邵寒也有些惊讶。

他的确是想在宋熙瑶这里套点儿什么话出来,谁知她给他的回答和外面那些人一样。

没意思。

但陆邵寒突然出现,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陆先生,这么巧。”

厉瑾淮率先开口,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

陆邵寒眸光阴鸷,扫了厉瑾淮一眼,殷红的薄唇轻启:“我跟你很熟?”

呃。

厉瑾淮有些尴尬,这位陆先生还真是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呢。

不近人情。

他邪气的一笑,不以为意。

陆邵寒的视线停在宋熙瑶身上,墨黑的瞳孔里迸发出冷厉的光芒。

宋熙瑶知道,他很生气。

“你怎么来了?是来工作的吗?”

宋熙瑶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害怕,不禁开口问了出来。

陆邵寒眸光阴沉,盯着她那双澄澈明亮的眸子,语气低沉得可怕:“我们分手了?”

宋熙瑶愣住。

其实,本来也分了呀。

还分开了四年。

“我甩的你?”

送命题。

宋熙瑶不敢回答,她想要解释,但厉瑾淮在旁边,不好说出口。

陆邵寒冷冷的看着她,他之前跟她说的那些话难道都被她当成耳旁风了吗?

他从未同意过要和她分手,也根本不可能不要她。

四年前,是她拼了命要离开他。

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就像是一把无情冷厉的刀子,又狠狠的剜开了他心上的疤,血肉模糊。

宋熙瑶怔在原地,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因为这个惹陆邵寒生气。

她刚才那样说,只是为了不让厉瑾淮套她的话,也不想让别人知道,陆邵寒的弱点是她。

宋熙瑶没有说话,一时之间,整个会客室都极为安静。

准确的说,是可怕的寂静。

惹得人大气都不敢喘。

厉瑾淮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圈子里的权贵都害怕陆邵寒了。

这强大的气场,与生俱来气质,都是旁人无法比拟的。

陆邵寒的眸光越发阴鸷,垂在身侧的缓缓握成拳。

所以,她刚才说那番话,是为了不让厉瑾淮误会,是为了和他撇清关系?

呵。

陆邵寒自嘲的笑了。

转身,快步离开。

他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他怕自己会再一次伤到她。

他不想像四年前那样。

哪怕多待一秒,他可能都无法控制自己。

厉瑾淮看着陆邵寒离开,从兜里拿出烟,慢条斯理的说到:“哟,陆先生怎么就生气了?宋小姐,像陆先生这样阴晴不定的男人,离了也好,你说是不是?”

听见厉瑾淮这么说,宋熙瑶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盒子。

“啪”的一下扔在地上,毫不留情的用脚踩了踩以泄愤。

动作一气呵成,厉瑾淮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有病。”

宋熙瑶白了他一眼,大声的骂了一句。

然后,小跑着追了出去。

厉瑾淮看着宋熙瑶的背影,又垂眸,看了一眼地上惨不忍睹的烟。

啧。

脾气挺大,被惯成这样,真够嚣张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