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镇北王他又黑化了慕容妤
  • 夫人,镇北王他又黑化了慕容妤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巴西松子
  • 更新:2022-10-09 10:5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奴才贱命一条
继续看书
亡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戴着金汤匙出生,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亡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 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承受着,因为全家人的安危都掌握在他手上。 然而在跟了他的第五年,慕容妤重生了。 回到她明媚的十五岁,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只是她宰相府的犬戎奴。 未来的镇北王掰着手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练武,教他读书,还亲手做药丸给他补足身体的亏损,嘘寒...

《夫人,镇北王他又黑化了慕容妤》精彩片段

  慕容妤死了。

  死在了侍寝的床上。

  死在了一个缠绵的吻里。

  失去意识前的一刻,她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这个死法,真是太羞耻了。

  若有下辈子,她一定要赶在姬承玄这尊恶神黑化之前。

  好好对他。

  再也不要被他当作禁脔,困在这床第之间了!

  ……

  慕容妤又重生了。

  重生在了自己十五岁的时候。

  她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丫鬟阿蛮,有些不可置信。

  这一年,国家还没亡。

  她还是风光无限的宰相嫡女。

  锦衣玉食,奴仆成群,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小姐,你怎么了?”

  阿蛮见她盯着自己不说话,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听到阿蛮的声音,慕容妤的眼眶顿时红了。

  亡国后,宰相府上下,从主子到奴才,全被发配。

  她,曾经的宰相嫡女,被新国赫赫有名的镇北王,姬承玄,带入镇北王府。

  做了个低贱的侍妾。

  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

  姬承玄恨她、讨厌她、动不动就羞辱她。

  但却晾着府上的所有妃子,每夜都只来她的房里。

  一言不合就把她往床上扛。

  所以她才会那么羞耻的死掉……

  不过虽然羞辱难熬,但好歹是保住了命。

  阿蛮却是被卖到了青楼,一年都没撑过去,就上吊自尽了。

  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还有再见的一天。

  “小姐,你怎么哭了?是身体不舒服吗?”阿蛮急忙道。

  “我没事,”慕容妤摇了摇头,擦掉眼泪,开口便问,“近来府上有没有买奴才进来?”

  阿蛮愣了一下,“有是有,不过小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慕容妤顿时苦笑了一下。

  她也不想问啊。

  从前她娇生惯养,哪里在意过这些?

  可是谁能想得到,在她家的后院,有个名叫姬承玄的低贱犬戎奴,将来会成为名震天下的镇北王?

  姬承玄在她家做犬戎奴,受尽了欺辱和折磨。

  所以他翻身成王后,才会那样的厌恶她,折腾她。

  想起自己被他困在床上的凄惨光景,慕容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去,阿蛮,把他们带来,我要见见。”

  阿蛮虽然吃惊,但也没多想,以为小姐想要招新人伺候,就听话去了。

  慕容妤翻身下床,一边修整着妆容,一边居然有些忐忑起来。

  不知道为何,她竟有点害怕见到他。

  跟了他这五年,她好几回都受不了了,求着他去找其他女人。

  可他却不肯,反倒把她吼了一顿。

  后来她才明白,原来他想要个孩子。

  可她的身体底子早就坏了,根本怀不了。

  本来还庆幸,他知道这个消息,应该就会放过她,找别人了。

  可谁知道,自那之后,他不仅没有找别人,反倒给了许多名医,天天逼她喝那些苦药。

  五年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她会害怕也是正常。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一切重新开始,她又有什么好怕的?

  难不成他还真敢跟上一辈子那样,动不动就把她抗回卧房不成!

  做好心理建设,慕容妤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卧房。

  阿蛮已经把人带到院子里了。

  慕容妤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那的几个新奴,心跳都快了一拍。

  但是很快她又皱眉了,“就他们?”

  “对呀小姐,今天进府的都在这了。”

  “是吗。”

  慕容妤抿抿嘴,是她记错了?

  难道姬承玄还没进府?

  “小姐,怎么了?”阿蛮有些担心道。

  “没事。”慕容妤摇摇头。

  她就是有些着急。

  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给宰相府留条后路,她得在姬承玄受苦受难之前,找到他。

  这尊恶神,可太记仇。

  亡国的悲剧,她改变不了,所以只能尽可能的对姬承玄好一些。

  毕竟,姬承玄现在受的苦难,将来,都会换一种方式,报复在她身上。

  为了自己,为了活命,她得让姬承玄好好的。

  慕容妤想了想,干脆带着阿蛮出了院子,想去管事的那里再问问。

  刚走到后花园,就听到两个守院门侍卫在那讨论:

  “那犬戎奴大概是熬不住了吧?”

  “估摸是熬不住了,那可是穿心箭。”

  慕容妤脚下一软,被阿蛮眼疾手快扶住,都快吓哭了。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奴婢啊!”

  慕容妤也快吓哭了。

  “你们刚刚说……说什么?”

  慕容妤好不容易扶着阿蛮撑起身子,脸色发白地过来询问。

  两个侍卫先是见礼,相视一眼才道:“大小姐,奴才们刚在说那被抬回来的犬戎奴。”

  “犬戎奴怎么了?”慕容妤紧着问。

  “他应该是快要死了,在狩猎场那中了一箭。”

  侍卫说道:“正中他的左心房。”

  慕容妤双脚发软,整个人都差不多趴在阿蛮身上。

  原来,那一箭,是在这时候!

  重生前,伺候他洗澡时,她曾看见那伤疤。

  便问了一句,这疤怎么来的。

  他冷笑了一声,告诉她,是当初跟她弟弟一起去狩猎,才中的这一箭。

  当时伤得很重,几乎是九死一生。

  幸亏他命硬,熬了下来。

  说完这些之后,他似乎是生气了,把她抱到床上就使劲欺负。

  好像要把当年在宰相府里受的苦难,全发泄在她身上似的。

  慕容妤现在回想起来,都想骂他禽兽,可眼下却顾不得这些。

  “人在哪,带我过去!”

  “人在马厩那边。”

  侍卫显然很意外:“那边脏乱,大小姐要过去吗?”

  “大小姐要去那作甚?”阿蛮也忙道。

  “我才跟菩萨许了愿,要吃斋念佛一个月,府上就出现这样的事,你们这是诚心想要让我在菩萨面前失信不成?”

  慕容妤心慌如麻,嘴上斥道。

  侍卫不敢多话,赶紧前边带路。

  阿蛮却一脸疑惑,小姐几时跟菩萨许愿的?

  过来马厩,慕容妤就见到姬承玄了。

  他如同死狗一样躺在稻草堆上。

  慕容妤快步进来,探了探鼻息,见他还有气息后,方才松了口气。

  马房窄小脏乱,味道好闻不到哪去。

  阿蛮紧跟着进来,就差点被呛晕,但是慕容妤却恍若未闻,又查看了一下姬承玄的伤势,心头一哽,立刻道:“阿蛮,立刻拿我的牌子去请王太医!”

  “奴婢去请,但是小姐你别待在这了,奴婢先送你回去吧。”阿蛮都快要被熏晕过去了。

  “我就在这等着,你快去。”慕容妤摆手道。

  阿蛮还要再劝,慕容妤沉了脸:“怎么,我现在是使唤不动你了?”

  “奴婢这就去!”

  阿蛮一走,慕容妤扫向两个侍卫:“你去端一盆干净的水来,还要一条干净的帕子,你把这里收拾一下,那些马粪全都收拾干净。”

  两个侍卫知道大小姐要行善积德,不敢耽搁。

  很快窄小的马房就收拾干净,水也端过来。

  “我来就行。”慕容妤接过侍卫的帕子,给姬承玄擦拭脸上的脏乱。

  擦完了脸,又给他擦上身。

  看到这人瘦的肋骨凸显,以及身上的鞭痕,还有最胸口处的这一处发脓箭伤,眼眶都红了。

  她还是晚回来了一步。

  上辈子跟了他五年,她还能不了解他吗?

  有恩未必还,有仇一定报,而且还最是睚眦必报。

  这一箭,他肯定会记仇。

  现在她只能尽力补救,希望他将来不要为难她弟弟。

  两个侍卫不知道她的心思,看到大小姐哭了,甚至有些动容。

  大小姐真的太心善了!

  阿蛮很快把王太医带过来。

  慕容妤跟王太医见了礼,才道:“王太医,你快给他治伤!”

  “嘶。”

  王太医这一看都倒抽口凉气,“这怕是没救了啊。”

  “不至于,我刚刚看过了,他的心脏在右边,不在左边!”慕容妤忙道。

  是上辈子他告诉她的,嘲讽说正因为这样,才命大熬下来!

  王太医闻言检查了一下,也是新奇,“还真是。”

  既然还有救,王太医也没多言,翻开药箱,就开始给姬承玄上药。

  上药肯定是痛的。

  被侍卫扶着绑绷带,牵扯伤口,更痛,姬承玄直接就被痛醒。

  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一仙女。

  仙女悲天悯人地看着他说:“你别动,让王太医给你好好上药,你这伤很快就能好了。”

  仙女轻柔的声音,叫姬承玄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以为自己死了,不然怎么可能见得到仙女?

  不过他这样肮脏的人,死了也是该下地狱见魔女吧?

  “嘶!”绷带打结,叫姬承玄吃痛,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这一下,他知道了,他不是做梦。

  而且他也想起来了,这哪是什么仙女,这分明就是宰相府的大小姐。

  他远远见到过一次,如天仙皎月一般的大小姐……

  “你这伤势要是不上药,命可就保不住了,感谢你家大小姐吧。”

  王太医给他包扎好后,说道。

  慕容妤看向姬承玄。

  姬承玄脸色煞白如纸,但是那对眼睛里的野性却一如既往。

  他看了慕容妤裙摆一眼,垂下眸子:“奴才贱命一条,实在不值得大小姐出手。”

  慕容妤只看得到他微微发颤的睫毛,长而密的睫毛遮掩了他神态,这叫她心凉了半截。

  她知道这人的性子有多凶残。

  越是暴戾记恨一个人,他越是表现得风轻云淡,好像没那回事一样。

  “这箭伤是阿锦害你受的,我肯定会教训他,我慕容府可没有这样苛待人的先例!”慕容妤立马说道。

  姬承玄薄唇轻启,“大小姐言重,奴才能为大少爷鞠躬尽瘁,那是奴才的荣幸。”

  慕容妤咽了咽口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阿蛮初生牛犊不怕虎:“犬戎奴,你可知道是大小姐亲自给你收拾干净的?你脏得跟乞丐似的,大小姐都没嫌弃你!”

  慕容妤忍不住看向姬承玄,希望看到他别样的神色。

  结果姬承玄还是低着头,话也是那句话。

  “奴才贱命一条。”

  慕容妤只好转看向王太医,“有劳王太医了,接下来还得劳烦王太医过来给他换药。”

  “不用老夫了。”

  王太医从药箱往外拿药:“这犬戎奴看着跟竹竿似的,但身体素质极好,这伤势搁一般人没当场去阎王都不错了,他还能这么快就醒。这些伤药,三天换一次即可,不过可能会发烧,这个要留心。”

  除了伤药,王太医还开了一副内服方子。

  慕容妤让侍卫送王太医,再回头,就见到姬承玄已经再次陷入昏迷。

  “他怎样了?”慕容妤不由道。

  “大小姐不用担心,这犬戎奴只是昏迷过去。”留守的侍卫说道。

  慕容妤看到他平稳的呼吸,松了口气。

  但还是蹲下来摸了摸他额头,看发没发烧。

  阿蛮都惊呆了,大小姐好像对这犬戎奴尤其上心呀?

  “他平常住在哪?等他伤势好点,就让他回他之前住的地方去,这可不是住人的地方。”慕容妤起身说道。

  侍卫倒是清楚,“大小姐,这就是他平日住的地方。”

  慕容妤愣了一下:“怎么可能?府上又不是没有偏房。”

  “他是犬戎奴,在府上连下人都算不上,偏房也没他的铺位。”侍卫如是说道。

  慕容妤目光看向不省人事的姬承玄。

  后来他也没跟她提过这个。

  他怕是恨透了她慕容府,所以才一直不愿意救她一家。

  最后是她哭得他心烦,才勉强出手相救。

  慕容妤忍着酸涩,“阿蛮,给他安排一个单人住的偏房,等他伤势好些了,就让他住过去,不准其他人欺负他!”

  “是。”阿蛮赶紧应下。

  “大小姐放心,这犬戎奴凶得很,没人敢招惹他。”侍卫说道。

  慕容妤盯着他,“我暂时把他交给你照顾,务必照顾妥善,否则你也不用在府上待着了。”

  “奴才遵命!”侍卫不敢懈怠,连忙应下。

  “小姐对这犬戎奴也太好了吧?”阿蛮跟着小姐回院路上,忍不住道。

  “外祖母这次生病祈福,我才跟菩萨许愿,府上就出现这样的事,我岂能答应?小时候我外祖母多疼我?”慕容妤抿嘴说道。

  阿蛮就不敢多言了。

  等回了院落,慕容妤就拿钱,让阿蛮去抓药。

  然后,进了佛堂给菩萨上香道歉。

  “信女犯了口戒,愿吃素半年用以赎罪,但求菩萨保佑我外祖母身体安康,也保佑姬承玄能够安然渡过这一次劫难……”

  没多久,阿蛮回来了,表示办妥了。

  “可有叮嘱侍卫好好照顾?”慕容妤正在写方子,头也不抬道。

  “奴婢交代了。”

  阿蛮凑上来看了一眼,惊讶道:“小姐,你还会开方子?”

  人参二钱,灵芝四钱,地黄五钱,甘草半两……

  这一看就是方子。

  慕容妤没说话。

  这方子也是给姬承玄喝的,专治陈年旧疾。

  上一世,姬承玄如此记恨她慕容府,正因为此时他体内本就有十分严峻的旧伤。

  结果,还没好好休养,就又去狩猎场,挨了一箭。

  虽然是熬过去了,可新伤加旧疾,又哪那么容易痊愈?

  只是面上看着好了,内里却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后遗症。

  每到阴雨时节,他就会旧伤复发。

  身上的剧痛叫他整个人都特别暴躁。

  王府的下人都惧怕不已,因为稍有差错,就小命不保。

  外面也都传,镇北王乖张残暴,杀人如麻。

  慕容妤写的这张药方,是请来的一个神医留下的。

  神医还感慨,若最初就用这个药方调理,镇北王这一身旧伤,是能够根治的。

  可当时已晚,顶多缓解。

  所以这一回,她可得好好的给他把这旧疾给治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