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他抓住了她的手,任由温简打?

心里有个声音轰然倒塌,碾成了粉碎,眼前卓禹安的脸与父亲的脸反复重叠在一起。

小时,温简总是用言语刺激她,把她刺激得急了,又吵不赢温简,就会忍不住想动手打温简,每次,父亲总是抱着张牙舞爪的她,控制着她,而温简总会在这时候狠狠上前揍她一拳,很痛,很痛。

时光交错,卓禹安做了同样的选择。

卓禹安大约也没想到温简会出手打舒听澜,那么的快,快得让他措手不及。就见舒听澜的脸红红的五个手指印,很触目惊心。

他的心就疼了。

“听澜。”他第一次手足无措。他一叫她名字,舒听澜就往后退了一步,脸上除了五个手指印是鲜红的,其余的地方,都是青白一片,恐惧而戒备地看着他。

这中间只是很短的时间,一分钟都不到。

正是用餐高峰期,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切。舒听澜大脑一片空白站在那里,只见旁边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与声音,一声清脆的国骂

:“我靠,你竟然敢打我家舒听澜。”

是林之侽,一阵风一样从她身边经过,拽着温简的头发就打。她一向无所顾忌的,尤其在暴怒之下,打温简毫不手软。

温简哪里是她的对手?更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没有形象,只想往卓禹安身后躲。卓禹安想去追离开的舒听澜,然而身后是拽着他躲藏的温简,前面是张牙舞爪的林之侽,他被堵在中间出不去。

一场难看的闹剧,是他人生中至暗的时刻。

“叫保安。”他喊,温简与林之侽,他谁也不想帮,甩开她们后跑出去追舒听澜。但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舒听澜无处可去,脸上火辣辣地疼,心被巨轮碾压过,碾得粉碎。卓禹安牢牢拽着她的手腕,挡在她的前面保护温简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