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深浅全章阅读
  • 爱有深浅全章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17 19:43:00
  • 最新章节:第62章
继续看书
很多朋友很喜欢《爱有深浅》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山谷君”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爱有深浅》内容概括:心里的真实感受?舒听澜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能对卓禹安敞开心,必然是真的动心了。她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很难收回。表面什么都不肯说,在夜深人静时,不知多难过呢。可,卓禹安真的不适合舒听澜,抛开温简不说,他的家境就不允许他娶舒听澜。要忘记一段感情,除了靠时间,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而周铭便是最佳人选。“我知道。”舒听澜不否认林之侽......

《爱有深浅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我倒是希望被唠叨,被催婚也没关系,如果妈妈想的话,我就找个人嫁。”找个简简单单的人家。


林之侽开着车上了主路,说道:

“卓禹安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舒听澜开玩笑。

“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

“周老师啊?”经她提醒,舒听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舒听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并且,他知道她妈妈住院的事情,前阵子,她要找医院,每天抽空外出,都是经由他的批准,很是关切,并无嫌弃之意。

“对啊,他跟你都是律师,有共同语言,也更能理解彼此。长得呢,虽不如卓禹安,但也是你们宏正律所的所草吧?勉强也配得上你。”林之侽一边开车,一边很认真帮舒听澜分析。

舒听澜笑

:“算了,我不搞办公室恋情,万一没成,连工作都丢了,得不偿失。”舒听澜也很现实。

“借口,你啊,是被卓禹安祸害了,睡过卓禹安这样的,很难将就别的男人。”侽言侽语又出现了。

“你能闭嘴吗?”舒听澜骂。

“我就是让你清醒一点,卓禹安不适合你,别想了。”林之侽怎么会不知道舒听澜心里的真实感受?舒听澜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能对卓禹安敞开心,必然是真的动心了。她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很难收回。

表面什么都不肯说,在夜深人静时,不知多难过呢。可,卓禹安真的不适合舒听澜,抛开温简不说,他的家境就不允许他娶舒听澜。

要忘记一段感情,除了靠时间,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而周铭便是最佳人选。

“我知道。”舒听澜不否认林之侽说得,卓禹安确实不适合她。

“可怜的小舒舒。”林之侽已打定主意,要帮舒听澜与周铭。她就是热心于这样的事情,谁对舒听澜好,她就帮谁,毫无立场可言。

舒听澜对林之侽也是服气,执行力超强,每天帮舒听澜找各种机会接近周铭。周铭家与舒听澜家在同一个方向,之前周铭就提过接送她上下班,反正顺路。舒听澜一直拒绝,但林之侽倒好,直接替她做了决定,早晚都让周铭接送。

舒听澜生气:“我真的不想谈感情的事,你要是觉得周老师好,你自己跟他谈。”

“总要给对方机会吧,也是给自己机会,实在不行,到时候做回同事呗。”

本就与周铭在做同一个项目,现在又每天上下班,每天一起吃饭,形影不离,加上林之侽的推波助澜,这下好了,整个卓远科技的人都知道,她跟周铭在谈恋爱了。

她跟周铭道歉:“周老师,不好意思,林之侽就爱乱点鸳鸯谱。”

周铭:“听澜,其实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正式交往试试。我这人可能没有优点,甚至缺点一箩筐,但是经济尚可,至少能保证你衣食无忧,我也会努力对你好,对你母亲好。”

周铭想,他这次真的陷进去了。最早时,他会权衡利弊,权衡势均力敌的另一半,观察了很久才决定追舒听澜。

可随着两人的相处,所有的设定好的条件都不重要了,甚至他愿意为了她照顾她的母亲。


“你不过在这上了三年高中。”


“舒听澜,这三年对我意义非凡。”

舒听澜似懂非懂地点头,卓禹安笑

“你呀,没心没肺,不会懂。”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说她没心没肺了,像是骂她,但又态度温柔。所以她到底哪里没心没肺?

两人打了车回酒店,即便是周末,也没有真正能完全休息的时候,舒听澜的邮箱里有好几封邮件等待她回,卓禹安的手机似乎也没断过。酒店的书房很大,两人各据一方处理事情。

舒听澜的邮件,实际白天她都有看,因为不是紧急的事,所以她留到现在才出来。卓禹安那边似乎就比较忙了,并不是他所说的无事。

先是陆阔打来的,没用免提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他惊呼的声音

“你去栖宁了?”

“嗯。”

“你他妈怎么不跟我说一下,我也去啊。我家程晨最近没出差,一直在栖宁。”

舒听澜听着翻白眼,什么时候变成他家程晨了,还要脸吗?

“有事吗?没事挂了。”

“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森洲?要不我现在去栖宁找你,顺便叫上舒听澜一起去,明天我们四人可以重游栖宁,寻找一下当年的感觉。”

“没空,回头再说。”卓禹安毫不留情地挂了陆阔的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手机又响,只听他的声音沉沉地叫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Jane?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产品设计师?

两人主要是针对周一要发布的新品做最后一轮的确定。

“我已与王岩做过最后的确认没任何问题,Jane,放轻松。”

“是的,周一的发布会由我主讲。”

“可以,你春节后回来也行,我这边已让人安排好你的住处。”

“收购进展很顺利。”

舒听澜能听出卓禹安与这位产品设计师关系很好,因为他即便是在与对方谈公事,但是很放松,不管是语气还是动作,都是下班后的闲散状态。

等他挂了电话,舒听澜的邮件也处理完了。

“是卓远科技那位鼎鼎大名的产品设计师Jane?”

“是,等她回国,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

“要喝点酒吗?”他忽然邀请她。

“好。”

两人走出书房到吧台。

卓禹安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只给她倒了一点点

“尝尝。”

舒听澜对酒没有研究,轻抿了一口,尝不出好坏,只觉得有甘甜有回味,比林之侽带她喝的劣质红酒口感好很多,又轻抿了一小口,笑眯眯看着卓禹安道,

“好喝。”

卓禹安也笑,喝了一小口,转身看着窗外的夜景。他是调气氛的高手,整个套房的灯调成暖色调,音响里流淌着低低的音乐声,他拿着杯子站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舒听澜,身后的窗外是一片璀璨的星空与万家灯火。

舒听澜喝了一点酒,坐在吧台处,与他对视着,目光交织,只觉眼前的男人很帅很有味道,自己被卷进了他的眼里。

忽然想起粉店老板娘的话:“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陪你们来店里,自己不吃,就看着你吃,哎呦,那个眼神啊,老阿姨我都心动了。”

想到她的话,她心跳得飞快,加上喝了酒,只觉得耳根开始发烧,脸在发烫。

卓禹安真的喜欢她?在高中的时候?她正胡思乱想着,卓禹安站在窗边,朝她伸手

“过来。”

她听话挪过去,还差一步远,他长手一伸,就把她捞进怀里,低头开始吻,迫切地,毫无章法地吻。


谈薪酬福利时,她知道卓远科技的底线在哪里,并且很快就探出Brian内心真正的需求。之前温简与Brian在国外谈过很多次,但Brian始终没有对她坦露过真实需求,林之侽不过聊了几句,Brian竟然如同遇到知己,把自己真正的忧虑都说了出来。


Brian很看好卓远科技的未来前景,也愿意加入。但是呢,众所周知,卓远科技里已经有两位技术大拿,一位是温简,一位是王岩,他们两人管理着卓远科技的所有实验室与产品开发,外人如果入职,很难有实权。

林之侽的任务基本完成了,Brian担心的这部分,是温简该去解决的,具体温简会给出怎样的承诺,她无法得知。

温简在与Brian商谈的时候,因为涉及到很多工作权责的问题,所以把林之侽支开了,林之侽百无聊赖到隔壁咖啡厅买咖啡喝。

很巧,遇到了另外一位候选人傅慎逸,正在咖啡厅坐着,前面放着电脑,在干活。

“嗨,傅总,好巧啊。”她主动打了招呼,主动坐在他的对面,心里盘算着,怎么跟他敲定好去森洲的时间见卓禹安。

傅慎逸冷眼看了她一眼,开口说道

:“这是我先坐的位置,你有经过我的同意吗?就坐这。”

果然啊,一如既往的事儿妈。

林之侽心里吐槽着,表面却恭恭敬敬站起来,礼貌地问:

“请问我可以坐这吗?”

“不可以。”干脆利落,掷地有声地拒绝。

林之侽正要坐下的姿势硬生生停下动作,变成了半蹲,迅速站直了身体,心里怒骂:狗男人,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要不是看在你年薪千万的offer上,老娘才懒得理你。

心里骂了180遍,表面啊,却是笑嘻嘻的,坐到了旁边紧挨着的一桌。

“傅总,上周跟您约好了,这两天去森洲市见卓远科技的卓总,您看您哪天有空啊,我给您订机票。卓总呢,真的是诚心诚意想约您见一面,不管您是否愿意加入卓远科技,就当是与卓总交个朋友。”

林之侽开始口若悬河给傅慎逸推荐卓远科技。其实傅慎逸目前就职的公司与卓远科技是竞争对手。

林之侽猜测的是,卓禹安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就是为了打击竞争对手的公司,挖走傅慎逸,让对手公司陷入混乱。至于把傅慎逸挖出来,可能就是晾着,并不会重用他。

林之侽都能看清楚的问题,傅慎逸更加能看明白。

她一番演讲到后面,看到傅慎逸连个表情都不给她,就有点心虚了

“你们就当同行交流嘛。”她继续说着。

傅慎逸似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终于抬头看了一眼林之侽,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

:“卓远科技给你多少佣金?我双倍给你。”

“啊?”

“帮我把她挖到我们公司,能做到吗?”傅慎逸指了指窗户外边的温简。

温简与Brian已经谈完,看似相谈甚欢。

“温简?”

“对!”傅慎逸很肯定。

“你开什么玩笑?她不可能背叛卓远科技的。”

“所以?你的能力也不过如此,别再来骚扰我。”

他把骚扰两个字说得格外重音。林之侽简直要气炸,这个男人怎么出尔反尔呢,之前答应得好好的,说回去森洲见卓禹安一面,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她愣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直到看到Brian,脑子忽然转过弯来。Brian这次从国外来华桉市,应该是为了见傅慎逸的,结果被她与温简中间截胡了,难怪傅慎逸生气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还是新人,刚入门,口碑很重要的。


周铭是真心关心她,比她还焦虑。

“你知道,这次是卓总通知肖主任来公司的,卓总本来是不管这种小事,但是这次他直接越过张律师联系肖主任,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楚芸宁就想,季忱骁这人怎么这样,如此大动干戈,是要公报私仇吗?

卓远的高层都来了,温简也在,然后肖主任带着并购团队也都来了,这个阵仗一看就是要公布大事。

难不成因为这个,而解聘她们团队吗?

楚芸宁心里有点难过,但一人做事一人担,季忱骁非要追究的话,她可以退出这个项目。

她以为肖主任会大骂她,但肖主任只是看她一眼

:“不是什么大事,别瞎想了。”

其实肖主任是相信楚芸宁的,她一直看重的就是楚芸宁细致负责任的工作态度,这种低级的错误,楚芸宁绝对不会犯。

会议室里很安静,季忱骁扔出那本文件,甩在会议桌上,冷声质问

:“解释解释,怎么回事?”

把目标公司的资料丢了,虽是很低级的错误,但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就连卓远科技的张律师都觉得卓总这是小题大做了。

楚芸宁想,季忱骁就是故意的,就是冲着她来的。就是想让她低头认错罢了,心是真的被刺痛了一下,何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她呢?

她默默站起来,承担责任,总归事实是她确实丢了文件,才让人抓住了把柄。

肖主任拽住她的衣角,不让她站起来,先开口了

:“卓总,这次真是抱歉,我们以后一定会更加规范流程,不会再犯。”

肖主任虽严厉,但在外,是绝对护犊子的,楚芸宁不由眼眶一热。

季忱骁冷冷看了她们一眼,继而道

:“规范流程?所以把客户公司的资料扔进垃圾桶?”

“扔进垃圾桶?”

肖主任与周铭都愣住了,一时语塞。他们想的是,或许是不小心遗落在卓远科技其它区域的办公室,恰好被卓远科技的人看到。

怎么想,也不可能会在垃圾桶啊,那就是有人故意扔的了。

肖主任多聪明啊,看了楚芸宁一眼,又看了嘉佳一眼,几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嘉佳看到肖主任审视的眼神,转过头回避开了。

肖主任便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很多事,她不说,不代表不知道,碍于她父亲的身份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季忱骁没有耐心,又问了一句。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楚芸宁与肖主任想的是一样的,嘉佳的问题属于律所内部的问题,回去之后,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但在客户面前,自然是要团结一致对外的,这关于客户对她们整个团队的信任与合作的问题。

然而嘉佳不懂,也或者懂,只是不在意,并且自信过了头,在肖主任认错道歉时,她忽然站起来指着楚芸宁说:

“肖主任,这次的事情跟您没有任何关系的,资料不是您去取的。是我跟听澜去胜普瑞取的资料,但是我确定,这份资料当时听澜点完之后,我放进她的箱子里,怎么会在垃圾桶,我想她最清楚。”

“你什么意思?”楚芸宁冷眼看着嘉佳,简直不敢相信这人愚蠢阴暗的程度会与受教育的程度截然相反。

这是在客户公司,你想当众搞内讧吗?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爱有深浅》由山谷君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霸总、HE、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爱有深浅这本书最新章节番外之有声剧10,爱有深浅目前已写2609931字,爱有深浅现代言情、霸总、HE、佚名现代言情、霸总、HE、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很喜欢京野和柠回的故事,不介意多一点曲折,经历过风雨的感情才是最牢固的

非常值得看。个中趣味慢慢体会。

很好看的一本小说,希望快快更新

热门章节

第194章:偏偏爱舒明海的女儿

第195章:突变1

第196章:突变2

第197章:突变3

第198章:突变4

作品试读


她亦是觉得如此,从此便忘了,全忘了。


“那是我第一天到栖宁,因为堵车,到学校时,迎新会已接近尾声,只剩最后一个节目,你在弹琴。”

“来,我带你一起弹。”

他说着,双手覆在舒听澜的手背上,带着她在琴键上飞舞。两人的十指紧紧贴合着,让舒听澜想起之前的每次亲密,他喜欢十指与她相扣,紧密结合,如此,弹琴的气氛便觉得暧昧起来,加上她多年不弹琴,早已生疏,错了几个音。

“慢慢来,跟着我。”他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舒听澜的心渐渐平静,接下来没再出错,也渐渐找到当年的感觉,等一曲完毕,才发现卓禹安的手不知何时已离开,此时正定定看着她问

“再来一曲吗?”

“嗯。”

记忆的阀门被打开,几乎不用看琴谱,凭着记忆,凭着手指的肌肉记忆,弹了一曲经典的爱之梦,从开始的恬静柔软到后面的热烈激昂,手指飞快跳跃,心也渐渐越跳越快,她整个人几乎融入到曲子里去,真实的她被音乐带出来了,剥离了束缚着她的身体与精神,这才是真正的她。

等声音停下,一室寂静时,她的灵魂才慢慢归位。只是许久之后,手指还在微微颤抖。

卓禹安适时握住了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直到她的情绪平静下来。

“谢谢。”她想这个男人很懂她。

卓禹安摇摇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带她离开了这架钢琴。

已是深夜,两人回卧室,所有的亲密都是那样自然与水到渠成。卓禹安想用遥控器把三面落地窗的窗帘拉上,舒听澜却制止了,她喜欢看着窗外的夜景。

即便三面墙都是落地窗,但因为是顶层,加上玻璃材质,私.密性其实很强,卓禹安便听从她的。在亲密关系上,他待她始终温柔的,也是尊重的,今夜甚至感受他带着一点点的虔诚,只为服务于她。

在失控时,,酥得她骨头都要碎了,即便她没有过别的男人,但是她想,绝不可能再遇到比他更她的男人。

三面落地窗的窗外,星空不知何时暗淡,地平线上隐约的鱼肚白,竟是疯狂了一夜,只是依然从身后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舒听澜想问

“你喜欢我吗?”

可终究没问出口。

两人一觉睡到临近中午才起床,舒听澜问,

“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想着他特意来栖宁,特意把她留下,是否是因为收购的事。

“陪我在栖宁走走,很多年没回来了。”

“就这?”

“对!”

已是深冬,好在栖宁温度适宜,又是中午,阳光明媚。不知卓禹安要去哪里,舒听澜只负责跟着,走出酒店不远处,他竟然扫了一辆共享单车。

“上来。”他朝她喊。

舒听澜慢悠悠坐上后座,然后卓禹安大长腿一蹬,开始带着她,在栖宁的大街小巷乱穿,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完全不亚于舒听澜。若不是亲眼所见,舒听澜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总上,被评为青年才俊的优秀企业家,会如同少年一般,骑着脚踏车在这里穿梭。

“以前陆阔经常带我走这条路。”他在前面说。

舒听澜有印象,陆阔以前住在这附近,离程晨家很近。经常放学,陆阔骑着脚踏车带着程晨回家。有次摔了,程晨的膝盖破了一大块,自此不再让陆阔带她。

又骑了一会儿,终于停了,舒听澜跳下车一看,栖宁高中,几个大字在前面闪着。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对于自己在会议上的请缨,注定要被啪啪打脸了。好在肖主任还有几位律师都未当真,第二天上班时,谁也没问她联系周远安的进展,避免了她的尴尬,只是到了项目会议时,与她同期进律所的一位助理律师嘉佳忽然问道:

“听澜昨天说跟卓总是高中同学,是否联系上了呢?”

嘉佳的问话唤起了大家的记忆,纷纷朝闻惊语看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闻惊语如坐针毡,只好如实回答

“我与他是同届不同班,昨天问了几位高中同学,与他都没联系了,抱歉,肖主任。”周远安给她上了深刻的一课,不要不自量力,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嗯!”肖主任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大约从头到尾也不相信她能联系上周远安。

“也难怪没联系了,看卓总的简历,高中毕业后就出国留学了,圈子不同嘛。”嘉佳与闻惊语同龄,毕业于某政法大学法学院,硕士学历,宏正律所三分之一的合伙人都是她的同门师兄师姐,跟闻惊语比起来,算是有先天优势,加上性格活泼,能言善辩,很受大家喜欢。

两人同期进来,目前都是并购组的助理律师,难免彼此较劲,她此番故意提起联系周远安的事,表面是关心项目进展,实际是想让闻惊语难堪。

闻惊语安静地看着投影屏幕上周远安对外的个人资料,常青藤名校毕业,在校期间获得多次世界级机器人大赛冠军,在大三时便创立了卓远科技,卓远科技主营智能家居,旗下多款产品集美观,多功能,实用,创新于一体深受消费者喜爱,几年来稳居各大销售榜第一名的位置,两年前,才回国开拓国内市场。

肖主任继续刚才会议的内容

“卓远科技收购案可以先缓一缓,他们原定于这周末要发布的一款概念产品被同行视新锐觉公司捷足先登发布了,周远安这会儿人在国外,应该无暇顾及收购案一事。”

“我前晚出差回来在机场的停车场看到他了,当时见他在打电话没敢上前打招呼,错失了认识的机会。想必就是为了概念产品的事出国。”周铭周律师说。

原来那晚,他是真的公司有事,想起他在浴室外跟她告别,声音从容平稳,应该不棘手可以处理。

会议快结束时,肖主任忽然看了眼闻惊语,问了一句

“你是栖宁高中毕业?栖宁人?”

“是。”忽然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闻惊语几乎下意识想否认。

“准备一下,明天你和嘉佳陪我去栖宁出差,有个项目的尽调工作要驻场。稍后我会把相关资料发你们邮箱。”

肖主任说完,径直出了会议室的门。

这是肖主任第一次带她们做项目,嘉佳开心地应答,追着肖主任出去了。

闻惊语也开心,如果不是去栖宁市,那便更好了。

肖主任的邮件,言简意赅,简单介绍了一下在栖宁的项目,是森洲纯元食品公司全资收购栖宁食匠食品,她们这次过去,主要任务就是尽职调查。大概是因为标不大,所以肖主任带着她们去练手。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很快,肖主任就回复邮件了

“周末好好休息,周一直接去卓远科技汇合,提前一个小时到。”

舒听澜收起电脑,窝到沙发里看着卓禹安,好奇地问

“我们肖主任的胜算有多大?”

“不确定。”他回答得很谨慎,涉及到工作上的事绝不松口。

舒听澜也习以为常了,这个男人哪天肯坦露心迹才是见鬼了。卓禹安还是像之前那样,连人带毯子把她拥在怀里,陪她看无聊的法制栏目。

舒听澜突发奇想试探地问道

“卓禹安,以我们俩的关系,我能提个小要求吗?在竞标时,如果同等水平的情况下,能否优先考虑我们肖主任?”

“我们俩什么关系?”卓禹安不答反问,语气温柔,但连一眼都没看舒听澜,只是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

很漫不经心。

舒听澜也瞬间失去了再交流的兴趣。这个男人太现实了,两人就是纯粹的睡友关系,不肯让她占一丝一毫的便宜。

从最开始,他的姿态就摆得很明确,只睡不谈感情。

卓禹安见她没再回话,松开了环着她的手,坐直了看着她,正色道

“舒听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俩什么关系?”

呵,他倒是不依不饶了,深怕她赖上他吗?舒听澜气不过,不耐烦道

“睡友关系,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

“睡友?”他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震惊,甚至不可思议反问舒听澜。

舒听澜没再说话,身体往沙发里缩了缩,只露出小小的脸在外,她想,她对卓禹安已够宽容,在她这,他一直来去自如。改天要去请教一下林之侽,这种关系是否需要制定一个游戏规则彼此约束?

可彼此约束的话,是否又太麻烦了?

本来这事就是随心随性比较好,若真制定规则,反而失去了这份自由。

“舒听澜,我真是小看你了。”

这是他去厨房连着喝了三杯水后,回来说的唯一一句话。这一夜就像要报复舒听澜一样,没有往常的温柔,只有无尽的。

到了后半夜,舒听澜,快要哭了,她极不喜欢他这样,与过往的体验差别太大了,而他却不打算放过她,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眼神冷,语气更冷:

“”

他就是身体力行地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睡友关系。

舒听澜没有往深了想,累极了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起来,还是全身酸疼无力。卓禹安倒是没事人一样,做好了早餐等她起床。

舒听澜觉得有必要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

“我不喜欢昨晚那样。”

“抱歉,我以后注意。”他态度平和。

“卓禹安,其实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做这些,比如给我做饭,帮我收拾房间。”

“不勉强。”

“我们的关系是来去自如的,我不愿意了可以随时终止,同样你也是。”她说得很直白。

卓禹安抬头看她

“舒听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我很好奇,是什么事让你有了这样开放的性格?在我印象里,你不是这样的人。”他很真诚地看着她等待答案。

“你印象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美丽,骄傲,也保守。高中时,只差没在脑袋上刻着男生勿扰,不早恋。”

舒听澜没有想到他对她高中时期竟然真有印象,不由自嘲地说了句

“可能是物极必反吧。”

年少时是一支温室的花朵,循规蹈矩地生活着,以为世界是充满善意的,也是美好的;成年后,尤其在父亲骤然离世后,原来认知的整个世界轰然塌方。人性的扭曲,卑劣,肮脏,所有污秽全都朝她泼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

肖主任话音一落,全场哗然。卓远科技的并购案,如果能顺利拿下,将会创造宏正律所的历史新高。这么一个大标,必然要组织最强并购团队,别说是闻惊语这样的新人了,就是部门内的资深律师也不一定有资格参与。

闻惊语整颗心都在噗通噗通跳,此时只想起,刚来宏正律所的时候,她不知天高地厚跑去找肖主任要项目,当时肖主任狠狠骂了她一顿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短短半年的时间,被认可的感觉真好。

“谢谢肖主任,我会努力的。”她话少,但这是她的真情实感。

肖主任用人一向果断,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她只带了周铭与闻惊语。周铭是资深律师,脑子灵活,临场发挥能力强,他能弥补她办案中规中矩的部分;而闻惊语,做事认真有耐心,收集汇总信息以及写报告堪称完美,交代她办的事,可以完全放心。

肖主任还有一点不与外人说的私心,闻惊语长得好看,是让人第一眼就能记住的好看。即便平日穿着中规中矩的职业套装,站在一群同样穿着的同事面前,也是最打眼的那个。原本肖主任很不屑利用女性容貌的优势,但这次在栖宁,卓远科技的王岩不时看向闻惊语打量着。如果能因此更好的推动工作,也未尝不可。

下午三人提前到达卓远科技,王岩很热情接待她们,并不避讳,带她们参观了展区还有办公区。并且在展区给她们演示了几款卓远最新的高科技产品,展区像个科技展览馆,周铭很感兴趣,一连惊呼太神奇。闻惊语对这些产品并不感冒,只是出于工作习惯,认真记住了王总演示的产品型号,功能还有一些参数。

参观完后,在会议室,王总如实说道

“肖主任,其实你找我用处不大,我们卓总这会儿人还在国外,预计要下周能回来,到时候我帮你引荐一下,不过成不成,靠你们自己。目前可以跟你透露的是,卓总在谈的律所已经有三家。”

这话说得很官方,闻惊语查过资料,王岩是周远安的左膀右臂,地位不言而喻。

当年周远安在国外求学,与王岩是同学,两人在一次大赛中认识,因志同道合,周远安在创立卓远科技之初,便邀请王岩加入,前两年,周远安回国开发国内市场,并把王岩也一同带回国。

不过据资料显示,卓远真正核心的科研基地仍然在国外,由他的另外一位得力部将在全权负责,这位得力部将很神秘,公开信息没有透露任何个人信息,只有一个简单的英文名:jane。卓远科技大部分产品设计师的落款都是:jane,猜测是位女性。

几人在会议室相谈甚欢,王岩很善谈,与周铭更是如遇知音,一见如故。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几人正要起身告别,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进来一来

“王总,到我办公室一趟。”低沉无甚感情的声音传来。

竟然是周远安?

“我...”温简想辩解。


“你什么你,在禹安的眼中,你跟王岩有区别吗?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你从第一步就错了。”

她与王岩在顾词安的眼中有区别吗?

没有区别,甚至连性别都没有区别。

她一直知道的,也以为顾词安是以事业为重,无心男女之情,但只要等他有意开始感情生活时,必然会看到她的,毕竟她是他身边唯一的女性。

可惜,怎么就冒出来一个苏曼汐呢,怎么偏偏是苏曼汐呢?

这是母女俩昨晚的对话。温兰看不上温简处理感情的方式,瞻前顾后不够主动。所以她特意邀请顾词安来家里吃饭,她知道,顾词安不会驳她的面。

温兰很会营造气氛,用餐期间,讲起在国外生活的共同经历,颇多话题。

“其实你俩都没必要回国,在国外也是可以管理国内公司呢,况且不是还有王岩在吗?”温兰是想劝顾词安出国。

“国外的环境要比国内好很多。”

温简帮顾词安说话

:“国外虽然好,但是禹安的父母都在国内,他是独子,总归要回来的。”

“现在哪还有这种老观念,只要子女过得好,在不在身边,父母都高兴的。”温兰确实想得开。

顾词安不置可否,他的很多决定,考虑父母的因素不多。与他心里,父母是父母,他是他,要说中间的联系,只是单纯因为爱。

今晚温兰请客吃饭,很多话,她虽不明说,但她相信以顾词安的情商,自然是能听得懂,那便是撮合温简与他,这也是她此次回国的目的。

这确实让顾词安意外,他一直把温简当成好友,是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与王岩一样。他始终也觉得温简是一样的想法,毕竟这么多年,她从未表露过别的心态。

然而今晚,温简没有否认。

温简送他出门时,他斟酌了一下语言才道

:“简,你是我事业上最好的合作伙伴,一直都是。”

“我知道。”温简回答,又怎么会听不出顾词安话里的拒绝?

告别了温简,顾词安乘电梯上到顶楼那套空荡荡的房子,想起除夕夜那晚,他与苏曼汐一起默数跨年倒计时,一起互祝新年快乐时,她看他时满眼的喜悦。

那时的喜悦是藏不住的。

他一直不懂,他们明明没有任何矛盾,为什么一个温简的出现,会让两人的关系破裂至此?借着那股冲动,他再次开车到苏曼汐家的楼下。

苏曼汐忙死了,把小卧室整理好,扔出了很多废品,这是她第三次到楼下倒垃圾,然后便看到了顾词安,他倚在车边,不知看了她多久。

两人就站在昏暗的路灯下,他倚在车旁,她站在垃圾桶旁,中间隔了一个过道。

“不臭吗?”顾词安问她,语气揶揄。

苏曼汐这才往前走了几步,离垃圾桶远一点。

“找我?”她问,真不知他怎么想的,最近偶尔在公司碰到,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陌生人了不是吗?

“在做什么?”顾词安没回答,指了指垃圾桶旁她扔的杂物。

苏曼汐也不回答,就想着没事的话她回家了。

“今天下班,在十字路口看到你了。买那么多速食产品能吃完吗?”他转了一个话题。

苏曼汐还是没回答,心想你有事吗?跟你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顾词安并不管她的冷漠,反而笑着问

“如果需要我帮忙做饭,可以跟我说,我不介意。”


这么多年来,在她与母亲远离栖宁,在森洲艰难落脚,她与母亲一直就没走出过去的阴影。舒明海没有给家里留任何东西,就那点存款也被调查后冻结拿走,亲戚朋友也怕被牵连,不敢帮助她们母女。


而温简与温兰移居海外过着优渥的生活,海阔天空,自然懒得再想往事。

从一开始就注定输的。

洛芸烟真的靠很大的意志控制住自己,不想给自己营造出不专业的形象。默默深呼吸,默默深呼吸,才让自己看去坚韧不可摧。

“我们是去胜普瑞取资料,那搭你们顺风车,多谢了。”

不过就是演戏,你会演,我也会的。

宋凌煊依旧是自己开车,没有司机。

温简坐副驾驶座,洛芸烟与嘉佳坐后排。

一上车,洛芸烟就看到宋凌煊车窗的玉石挂件,是春节时去慧苑寺,她在路边买的,当时觉得好看,又是在寺庙里开过光的寓意很好,就随手挂在他的车上了。

她怕太便宜,他不喜欢,结果他说很好看,就一直挂着了。

没想到,竟然还挂着呢。

温简也看到那个挂件了,实际上前几天就看见了,挂件固然好看,只是与这车,与他很不搭,自然想到不是他买的,极有可能是那个林之侽买的。

“这是什么玉?” 她伸手想拿下来。

“和田玉吧。”宋凌煊跟护宝贝一样伸手握在掌心,没让温简碰。

“你还喜欢这个?”温简也不在意,随口说。

“喜欢。”宋凌煊放下手,握着方向盘开始专注开车。

去胜普瑞很近,如果坐地铁的话,也就一站地,快要到了,嘉佳自然是不甘被忽视的,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她见宋凌煊的机会不多。但也没有话题可说,想了想,扯到洛芸烟身上

:“之前我们舒律师说跟卓总是高中同学,我们开始还不相信呢,觉得她在吹牛。”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洛芸烟本就对嘉佳没什么好感,现在恨不得当场给她一个白眼。

“难得舒律师记得我们是高中同学。”宋凌煊一直没理会嘉佳,终于回应了她一句。

嘉佳开心:“当初我们律所在争取这个项目时,大家都不认识嘛,我们舒律师自告奋勇说可以联系您试试。结果没联系成,还被我们律所的律师们笑话了一阵子。”

洛芸烟.....心想,你能闭嘴吗?

“是我疏忽了。”宋凌煊回答。

温简笑:“你们可能都不太了解卓总,他呀办事最公私分明了,谁来找也没用。不过你们律所有实力,拿下我们这个项目实至名归。”

果真是红颜知己,比谁都了解宋凌煊。

车很快开到胜普瑞公司,胜普瑞的老总直接到车库来迎接宋凌煊与温简。洛芸烟与嘉佳则去他们的法务部取资料。

洛芸烟刚才很多话不好说,现在只剩她和嘉佳了,便直言不讳;“嘉佳,我不喜欢别人拿我开玩笑,以后你想找话题,请不要扯上我。”

“干嘛这么小气,大家闲聊的嘛。”

“我拒绝当你闲聊的话题。”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因为周律师喜欢你,在肖主任那总替你说话吗?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嘉佳本来就不怎么看得上洛芸烟。

除了长得漂亮还有什么?

家境很差,据说妈妈是给人当保姆的,现在住在精神病院长期治疗,会不会有家族遗传啊?精神病遗传的机率很大的。

学历也一般,虽是名校毕业,但只有本科学历,满大街都是。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