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我倒是希望被唠叨,被催婚也没关系,如果妈妈想的话,我就找个人嫁。”找个简简单单的人家。

林之侽开着车上了主路,说道:

“卓禹安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舒听澜开玩笑。

“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

“周老师啊?”经她提醒,舒听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舒听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并且,他知道她妈妈住院的事情,前阵子,她要找医院,每天抽空外出,都是经由他的批准,很是关切,并无嫌弃之意。

“对啊,他跟你都是律师,有共同语言,也更能理解彼此。长得呢,虽不如卓禹安,但也是你们宏正律所的所草吧?勉强也配得上你。”林之侽一边开车,一边很认真帮舒听澜分析。

舒听澜笑

:“算了,我不搞办公室恋情,万一没成,连工作都丢了,得不偿失。”舒听澜也很现实。

“借口,你啊,是被卓禹安祸害了,睡过卓禹安这样的,很难将就别的男人。”侽言侽语又出现了。

“你能闭嘴吗?”舒听澜骂。

“我就是让你清醒一点,卓禹安不适合你,别想了。”林之侽怎么会不知道舒听澜心里的真实感受?舒听澜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能对卓禹安敞开心,必然是真的动心了。她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很难收回。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