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好。”她便松了口。

霍司屿订的酒店是栖宁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并且还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既豪华,私密性也极强,从专属电梯出来,踩在软绵的地毯上,陈安璃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松弛下来。

从茶楼一路到派出所,甚至直到刚才,她不过是靠心里那口气强撑着罢了,并不如外表看着的那样无畏无惧,被徐涛碰过的地方也早已如上百只虫子爬着让她恶心。

霍司屿走在前面,在进房门之前,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陈安璃,

“今天如果我晚去一步,你知道后果吗?”

“知道,但工作职责所在。”她点头。如果今天不是霍司屿犹如天降,她这辈子可能就毁了,被徐涛强迫,然后投诉无门。

“今天谢谢你。”她在人情方面嘴巴很笨,特别不擅长表达情绪,谢谢两个字就是她能说出口的。不过一切都放在她的心里。

霍司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了,似发怒

“陈安璃,明知道有危险,你为什么要去赴约?今天如果我没有临时改了机票提前回国,没有来栖宁,又或者没有看到你那条朋友圈的定位,你说你怎么办?如果你出事了算什么?宏正律所会给你颁奖?还是你们肖主任会给你补偿?你这不叫工作尽责,你这叫愚蠢。一切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都是愚蠢至极...”

他本有一大堆话要骂,但见陈安璃红了眼眶,又生生咽了回去。

“进来吧。”

他开门进去,然后径直朝浴室走,给陈安璃放了热水,命令

“去洗澡。”

陈安璃听话地进浴室,关门的刹那,所有紧绷的情绪以及后怕才全部涌上来。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躲进浴缸里泡了许久,直到身上发红,她才慢悠悠出来,情绪也已经恢复如初。

她穿在身上的浴衣有些大,松松垮垮的包裹着她,白皙的皮肤带着一点点粉,整个人都是羸弱的。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