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我不曾深爱全章阅读
  • 惟愿我不曾深爱全章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冰糖车厘子
  • 更新:2024-06-11 21:59:00
  • 最新章节:第41章
继续看书
《惟愿我不曾深爱》主角夏墨傅哲,是小说写手“冰糖车厘子”所写。精彩内容:型。再往后。“男朋友太爱我是一种什么体验?”“啊,怀孕了,男朋友说他会娶我。”……手指麻木的厉害,连手机屏幕都滑不动了。那个女孩怀孕,傅哲说要娶她。又不能直接和她离婚,所以傅哲在盼着她赶紧死吧?眼泪滚烫的砸落,夏墨无助的抱紧自己,哭的声嘶力竭。她要怎么办…......

《惟愿我不曾深爱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嫂子,你身体不舒服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这次真的太危险了。”陈元叹了口气,送夏墨回家。

“今晚在家里吃吧,傅哲说他晚些回来,正好给他接风。”夏墨随意的说着,让陈元上楼。

“不了嫂子,今天我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兄弟几个一起聚聚。”

陈元看了眼时间,迫不及待就走了。

夏墨僵硬的站在楼道门口,像是没有了灵魂的木偶。

……

回到家,夏墨先是洗了一个澡,将在医院这段时间所有的晦气都冲洗干净。

走出浴室,夏墨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翻看宋甜甜的朋友圈。

去年一月份,也就是宋甜甜作为志愿者去配型骨髓的那天。

“今天遇上一个很帅的哥哥,他为女朋友寻找骨髓配型,真的好羡慕,他好爱他的女朋友,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过了几日,她又发了一个朋友圈。“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大概过了半年,有一条朋友圈。“我男朋友心疼捐献骨髓和献血会伤害我的身体,我该怎么跟他解释呢?这是公益事业。”

从朋友圈来看,宋甜甜是个很有善心和爱心的女孩,她经常会去福利院和敬老院,因为是志愿者,经常参加献血和骨髓配型。

再往后。

“男朋友太爱我是一种什么体验?”

“啊,怀孕了,男朋友说他会娶我。”

……

手指麻木的厉害,连手机屏幕都滑不动了。

那个女孩怀孕,傅哲说要娶她。

又不能直接和她离婚,所以傅哲在盼着她赶紧死吧?

眼泪滚烫的砸落,夏墨无助的抱紧自己,哭的声嘶力竭。

她要怎么办……

她的世界只有傅哲,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傅哲要这么对她。

是那个女孩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更耀眼吗?

夏墨大概能猜到宋甜甜吸引傅哲的地方。

傅哲这个人啊,多么漂亮都惊艳不到他,他就喜欢特别和善良又阳光出彩的女孩。

就如同当年上学时,她追他的时候。

那时候,夏墨的竞争对手真的很多啊,有校花,还有各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可傅哲却选择了里面各方面都不算出彩的她。

后来,她问过傅哲,为什么要选择我啊?

傅哲说,我喜欢看你笑,喜欢你身上的阳光,喜欢你的无忧无虑。

那时候的夏墨因为原生家庭和睦,所以就算家里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是开朗活泼的。

是啊……

自从爸妈车祸去世,自从她查出有病,她身上那些曾经属于她的闪光点,全都熄灭了。

傅哲曾经爱的那个夏墨,也彻底消失了。

所以,傅哲爱上了别人。

由此可见,傅哲根本没有爱过她啊,而是爱过她身上的那些亮光。

……

傅哲回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

他们玩儿到了很晚。

夏墨蜷缩在沙发上,一直都在等着傅哲。

傅哲将行李箱放在一旁,小心的走到夏墨身边,看她的眼神还是有些怜惜的。

“墨墨……不是让你早睡吗?怎么在沙发上?”傅哲将夏墨抱在怀里,像是哄孩子一样抱她回房间。

他就是那么完美的一个人,会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夏墨的情绪。

然后……毫无破绽的表演。

“傅哲……你回来了。”夏墨抱紧傅哲,明明胃里翻江倒海,却还是小声撒娇。“我想你了。”

傅哲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已经有多少年了,夏墨都没有跟他这么撒娇过了。

“墨墨,这段时间我会好好陪你。”

大概是良心发现吧,也许是傅哲知道夏墨活不了多久了。

所以才会拿出时间陪她。

“你身上好大的烟酒味儿,飞机上还能抽烟吗?”夏墨一脸不解的问着。

傅哲愣了一下,开口解释。“陈元接我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生日宴。”

夏墨只觉得可笑。

她都快死了,刚出院回家,傅哲还有心情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呢。

这个朋友,比她重要。

“傅哲,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夏墨一脸开心的说着。“医生说,有志愿者和我配型成功了,叫宋甜甜!”

傅哲怎么可能会来看她。

他现在,应该很高兴甩开她这个包袱吧。

可空气中,还是弥漫着那个熟悉的气息,是独属于傅哲身上的气息。

“傅哲,你身上好香啊,用的什么香水?”

“自带体香。”傅哲挑眉。

“你好秀哦。”夏墨笑着去闻傅哲的发丝。“我才不信。”

“闻头发怎么可能闻到,我让你好好闻闻。”傅哲边说边脱衣服。

“傅哲!亏你还是论坛上的海大男神呢,我要给你爆料,你就是个衣冠禽兽。”夏墨笑着推傅哲。

她的男神和她在一起后反差好大啊。

可她好喜欢。

“你是我的小黑粉吗?嗯?”傅哲把夏墨压在身下,逗她开心。

那时候,傅哲的眼睛里满是温柔。

好像只有夏墨开心,他才会开心。

后来……

到底是让现实磨平了棱角。

“墨墨,你醒了?”陆媛比陆铭来的要晚一些,但带的是夏墨爱吃的生煎包。

“吃点好消化的,就喝小米粥,我自己熬的。”陆铭不让夏墨吃生煎。

“帅哥,厨艺精湛啊。”陆媛都快贴在陆铭身上了,这男人怎么长的,好高……

夏墨偷笑,她太了解陆媛了,显然这是看上陆铭了。

不过……陆媛这种性格,不知道陆铭能不能驾驭。

“那小米粥我来喝,生煎你和陆铭吃。”夏墨接过小米粥示意两人去吃生煎。

“我吃过了。”陆铭没眼力劲儿。

“吃过了也给我吃,我买来浪费的?你说不吃就不吃?”陆媛霸道的把陆铭拽去一旁。“陆先生,你有没有发现咱俩很有缘分。”

“……”陆铭蹙眉。“哪里看出来的?”

“你看,我们这几天,天天见面。”陆媛没脸没皮。“这还不算缘分?”

夏墨差点呛到自己,那这缘分得感谢她。

“挺缘分的,吃吧。”陆铭无奈,夹了个生煎。

陆媛不吃,就撑着脑袋看陆铭。

陆铭被她看的发毛。“陆女士,你是要吃生煎呢,还是要吃我?”

“她想吃你……”夏墨替陆媛回答。

“喝你的小米粥。”陆媛一点都不羞,挑了挑眉,看着陆铭。“男未婚女未嫁,我看你两眼怎么了。”

“……”陆铭不善于与人争辩。

“嗡。”陆媛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宋甜甜。

“你们先吃。”

起身走出病房,陆媛接了宋甜甜的电话。

“陆媛,是我。”

打电话的,却是傅哲。

“怎么?这会儿想清楚了?”陆媛冷笑,她如果不让她爸爸出手,傅哲是真觉得夏墨好欺负了?

“出来,聊聊。”傅哲声音很冷。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我想和你聊的时候,你不是不见我?”陆媛不想和傅哲多说废话。“要么你同意让宋甜甜打掉孩子配型,要么,你负债滚蛋。”

对付渣男,就得稳准狠。

“宋甜甜和夏墨的配型并不成功。”沉默了很久,傅哲沙哑着嗓子说了一句。

陆媛蹙眉,下意识站直了身子。“你什么意思。”

“陌生人配型成功的概率很低,这些年是我一直在忙前忙后,我比你了解。”傅哲声音很沉,再次开口。“现在有时间可以聊聊了吗?”

陆媛拿着手机的手指僵了一下。“夏墨知道吗?”

“你要是真的为了她好,就不要告诉她。”

……

病房。

夏墨的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夏墨,你这个大伯,好像欠了很多钱,以前有个钢结构公司?”等夏墨吃完早饭,陆铭问了一句。

夏墨想了想。“好像是,我听我爸说,他明知道公司快要破产运行不下去了,还利用六十多个农民工的身份证办理了多家银行的银行卡,打着融资的名义,骗取一千多万,好多家庭都家破人亡,但他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如果不是保姆来打扫卫生,夏墨可能真的就死了。

救护车带她去医院的路上,夏墨听见保姆给傅哲打电话了。

她快死了,傅哲没有要回来的意思。

他只是给陈元打了电话,让陈元去了医院。

真是可笑……

她是谁的妻子啊。

九死一生,夏墨还是醒过来了。

有时候,夏墨觉得自己命挺硬的,这样都没死。

躺在床上,夏墨拿着手机将宋甜甜留在志愿单上的手机号码输入,果然搜索了微信号。

宋甜甜的朋友圈是陌生人可见的,因为她在朋友圈代购,卖一些奢侈品和高端化妆品。

夏墨用了一个小号,加上了宋甜甜。

在宋甜甜的朋友圈,她看到了傅哲……

傅哲虽然没露脸,可仅仅只是一个身材,她也绝对不会看错。

这个男人睡了她十年,她知道他身上每一处的胎记和疤痕。

手指发抖的往下滑,夏墨只觉得头疼的像是要炸裂。

她快死了,傅哲却依旧带着宋甜甜在马尔代夫度假。

海城的冬天那么冷,外面下着雪,可马尔代夫的温度却很高,他们只穿了泳衣。

眼泪好像已经流干了,只剩下疼了。

千刀万剐的疼。

“美女你好,请问可以帮忙代购一套海蓝之谜吗?”夏墨手指发抖的发送了过去。

宋甜甜很快就回复了。“好的,没有问题,我现在在马尔代夫,可以帮你代购。”

“我怎么确定你是真的在马尔代夫?抱歉哈,我也是被代购骗怕了,是我朋友跟我介绍的你,你们学校的同学。”夏墨发了过去。

“我可以跟你开视频的。”宋甜甜回复。

“视频就算了,你录一下你现在的环境,最好是把现在的时间也录上发给我就好了。”夏墨手指僵硬的打字,发了过去。

很快,宋甜甜录了下她手腕上的手表,又录了四周的环境。

那是一个十分高档的酒店,环境很美,而傅哲就坐在露天阳台上喝着咖啡,看着手机。

虽然镜头只是扫了一下,可夏墨还是颤抖着手指保存了。

这些……都可以当做傅哲婚内出轨的证据吧。

“你的手表真好看,这款表不便宜吧,能帮我也买一块吗?”夏墨继续聊。

“你确定吗?这是ASL今年的限量款,有钱不一定可以买到的,这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二百多万……”

宋甜甜发了省略号,大概是觉得她买不起。

夏墨深吸了口气,眼眶红的厉害。

傅哲可真大方……一送就是几百万的手表。

他现在有钱了……就能随随便便送女孩这么贵重的礼物了。

可当初他一穷二白时,二百六十万的创业基金都是她爸妈用命换来的!

“是挺贵的……我买不起,那就只帮我带一套化妆品吧。”夏墨发了过去,缓缓闭上了双眼。

好疼,心真的好疼。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

“夏墨的情况不是很好,得尽快手术了,不然……可能拖不了多久了。”医生跟陈元说了一句。

陈元什么都没说,只是去了吸烟区抽烟。

大概,他也还是有一点点良心的吧。

……

夏墨出院是在半个月后了。

正好应该是傅哲‘出差’回来的日子,可傅哲却又找了一个理由,说他回不来了。

夏墨已经习惯了绝望和等待,这些年,他们的感情怕是早就消耗殆尽了。

“你好,我回国了,你的化妆品我要怎么寄给你,地址给我一下吧,是拆盒的,但保证正品,因为不拆盒海关不让过的。”宋甜甜给夏墨发了消息,解释了一下。

夏墨随便给了宋甜甜一个地址。“要是距离近的话你就给我送过来吧,别找快递了,东西挺贵的。”

“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男朋友要给我过生日,所以不能给你送了,我叫个跑腿,很近的。”

夏墨麻木的看着车窗外,什么都没回。

原来……是宋甜甜生日。

难怪,傅哲还不回来。

输入密码,夏墨走了进去。

房子还是以前的房子,可人不在了……

房间的灯是开门自动亮的,里面一尘不染。

墙上挂着的,是夏墨的照片,那些都是傅哲在学校时给夏墨拍的照片。

“我女朋友这么好看,就要多拍照留念。”

“我都给你拍下来,以后老了拿出来看看。”

“夏墨……我爱你。”

……

躺在沙发上躺了很久。

夏墨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多希望,她睡着了,傅哲就会出现,帮她盖上被子,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没死,他回来了。

可夏墨也很清楚,有些人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墨墨,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即使有一天你找回了这里,发现我不在了,也好好好活着,带着我那一份好好活下去,不然我做这一切将毫无意义。”

夏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在书房看到了一封信,上面已经落灰了。

这房子应该是有人打扫的,但书房好像没人进来过。

夏墨没有哭,也没有闹。

只是安静的拿着那封信。

她其实,明明应该是最了解傅哲的人。

原本应该是回国的日子。

夏墨退了机票。

她不打算回去了。

“陈元,谢谢你带我来这。”

陈元带夏墨去了恒山公墓。

“哲哥说,买墓地离你爸妈近一点,但也不要太近,每年你回来上坟的时候,他还能看看你。”

“他走之前,让我照顾好他母亲,然后每年……都要来给你爸妈送一束花。”

夏墨蹲在傅哲的墓碑前,擦拭了下他的名字。“我死后,能和他合葬吗?”

陈元愣了一下,突然有些紧张。“嫂子……你不能做傻事。”

“怎么会……这条命这么珍贵。”夏墨笑了。

那个笑容,很凄凉。

“能……”陈元答应了。

……

下午,陆铭来了,跟夏墨道歉。

他早就知道了傅哲所做的一切,却没有告诉夏墨。

“不要道歉,这不是你们的错。”夏墨太平静了。

三年的时间,经历过生死,她已经成长了。

“我已经分不清真假了,我当他还活着。”夏墨笑了笑。

陆铭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陪着她在江边走。

走了几步,夏墨停下脚步。

她好像……在前面看到了傅哲。

她发了疯的往那边跑去。

可正好是涨潮的时候,保安一个没看见,夏墨已经冲了过去。

“夏墨!”

陆铭吓坏了,跳进江水里去救人。

岸边的人也赶紧扔了救生圈。

夏墨上岸的时候,还颤抖着声音说。“我看见他了,他就在那。”

陆铭只觉得眼眶泛酸,什么都没说。

……

陆铭送夏墨回家,秦泽就站在小区外。

他回国了,为了夏墨回来的。

“墨墨……”秦泽伸手,想要牵夏墨的手。

夏墨下意识躲开,低头,红了眼眶。“对不起……”

秦泽在回来的时候就接到陆铭的电话了。

他大概,永远都比不过那个去世的人了。

“秦泽,你还年轻……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夏墨无法忘记傅哲,也就无法真正放下那段感情。

其实就算不知道傅哲死了,她大概最终也会放手让秦泽走。

秦泽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了夏墨很久。

如果傅哲还活着,他也许还有机会拼一拼再努力一把,让夏墨爱上他。

可傅哲死了。

他就输了。

还记得他和夏墨初遇的那天,在酒吧,夏墨喝了酒,看着他笑,喊的是傅哲的名字。

她说:“傅哲,我好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吧……”

……

秦泽回M国了,但每天都会给夏墨发消息,以傅哲的口吻。

“墨墨,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生活,我在这边,也会好好的。

夏墨站在原地,脸颊疼的厉害。

还记得以前,傅哲说要娶她,他妈妈不同意,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她和傅哲妈妈吵起来了,傅哲妈妈说她没有家教要打她,傅哲总会站在她身前护着,然后告诉他妈妈。“夏墨是我爱的女人,我护着她是因为我是她男人。我带夏墨走,不回这个家让你生气,是因为你是我妈。”

他总能很理智的处理婆媳矛盾。

别人会劝说媳妇儿忍忍,毕竟是长辈,但傅哲不会。“处不到一起去,那就不处,你是儿媳,嫁的人是我,我孝敬她是天经地义,你不需要。”

……

“傅哲呢?”夏墨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句。

“死了!滚,你给我滚!”傅哲妈妈疯了一样的喊着,让夏墨滚。

夏墨站在原地,手指都在颤抖。

没有妈妈会诅咒儿子死了。

“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你这个扫把星。”傅哲妈妈哭红了眼。

傅哲妈妈根本不待见夏墨,看见她就气的心脏病要发作了。

“墨墨是吧?你快走吧,别把老人气出个好歹来。”

夏墨不敢气她了,转身走了。

每一步都走的很麻木。

傅哲,死了?

海岸餐厅。

夏墨约了陈元,提前到了,在落地窗边俯瞰海城的江景。

还记得刚恋爱那会儿,傅哲带她来过这里,说无关价格,他就是想要带她来看看夜景。

夜里的美景,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嫂子……”陈元还是习惯性的叫夏墨嫂子。

他是带着宋甜甜一起来的,显然应该是宋甜甜想来见见她。

“我今天见到傅哲的妈妈了。”夏墨直接开门见山。

陈元愣了一下,扶着宋甜甜坐下。

“我太太……又怀孕了。”陈元说了句答非所问的话。

夏墨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什么都没说。

“甜甜,一直都是我的女朋友。”陈元再次开口。

夏墨看向宋甜甜。

她的眼眶红了,眼泪在凝聚。“夏墨姐,你不该回来。”

这是傅哲用命帮夏墨拼出来的未来,她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要回来……”

“就是想回来看看。”夏墨的声音已经发抖了。

“我们都听说了,夏墨姐你在国外过得很好,为什么还要回来。”宋甜甜哭喊着质问。

夏墨蹙眉,没有说话。

“你知道傅哲哥走之前,收到关于你的消息是什么吗?是你谈恋爱了,终于……走出了那段感情,他走的时候都是笑的,他说一切都值得。”宋甜甜哭着握紧双手。

夏墨有些头疼,分不清真假了。

……

“傅哲,我爸爸的车祸可能不是意外。”

爸妈刚出事那会儿,夏墨整日都在哭。

傅哲抱住她,安慰她。“这个世界就是真真假假,没有人可以陪我们一辈子……”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没有人能真正区分的清楚。

有些人撒谎,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

“我想知道真相。”夏墨哑着嗓子开口。“我有权利知道。”

“我劝你不要知道,回国,去过你现在的生活。”宋甜甜别开视线,她是在怨夏墨的。

“我……有权利知道。”夏墨闭上眼睛,眼泪在眼眶滚动。

“其实没什么……秘密,傅哲哥有家族遗传病史,就是病发……没救过来。”陈元说的简单。“嫂子……你还是回去好好过你的生活吧。”

夏墨看着陈元。“跟我说实话。”

陈元沉默了。

最后,是宋甜甜开了口。

“夏墨姐,你应该清楚,陌生人骨髓配型成功的概率是十几万分之一,这是一个极其微小的概率。”

宋甜甜看着夏墨。“我的配型并不成功,配型成功的人是傅哲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