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夏墨站在原地,脸颊疼的厉害。

还记得以前,傅哲说要娶她,他妈妈不同意,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她和傅哲妈妈吵起来了,傅哲妈妈说她没有家教要打她,傅哲总会站在她身前护着,然后告诉他妈妈。“夏墨是我爱的女人,我护着她是因为我是她男人。我带夏墨走,不回这个家让你生气,是因为你是我妈。”

他总能很理智的处理婆媳矛盾。

别人会劝说媳妇儿忍忍,毕竟是长辈,但傅哲不会。“处不到一起去,那就不处,你是儿媳,嫁的人是我,我孝敬她是天经地义,你不需要。”

……

“傅哲呢?”夏墨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句。

“死了!滚,你给我滚!”傅哲妈妈疯了一样的喊着,让夏墨滚。

夏墨站在原地,手指都在颤抖。

没有妈妈会诅咒儿子死了。

“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你这个扫把星。”傅哲妈妈哭红了眼。

傅哲妈妈根本不待见夏墨,看见她就气的心脏病要发作了。

“墨墨是吧?你快走吧,别把老人气出个好歹来。”

夏墨不敢气她了,转身走了。

每一步都走的很麻木。

傅哲,死了?

海岸餐厅。

夏墨约了陈元,提前到了,在落地窗边俯瞰海城的江景。

还记得刚恋爱那会儿,傅哲带她来过这里,说无关价格,他就是想要带她来看看夜景。

夜里的美景,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嫂子……”陈元还是习惯性的叫夏墨嫂子。

他是带着宋甜甜一起来的,显然应该是宋甜甜想来见见她。

“我今天见到傅哲的妈妈了。”夏墨直接开门见山。

陈元愣了一下,扶着宋甜甜坐下。

“我太太……又怀孕了。”陈元说了句答非所问的话。

夏墨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什么都没说。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