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小说过分贪恋
  • 畅销小说过分贪恋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江蓝蓝
  • 更新:2024-06-11 22:01:00
  • 最新章节:第8章
继续看书
长篇现代言情《过分贪恋》,男女主角沈时砚沈鹿溪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江蓝蓝”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沈鹿溪喜欢沈时砚,把一切都给了他,却从来换不来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沈时砚也喜欢沈鹿溪,却是后来的后来才明白的。那天,是沈鹿溪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大喜日子,沈时砚像疯了般,赤红了双目冲进了婚礼现场。他抓住沈鹿溪的手,颤抖着将自己准备的求婚戒指套进沈鹿溪的无名指上,低眉顺眼地央求:“鹿溪,你嫁给我好不好?”...

《畅销小说过分贪恋》精彩片段


沈鹿溪和慕夏闻声,立即扭头看去,就见陈以恩挽着她妈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趾高气扬的走进了店里。


陈以恩睨着沈鹿溪,脸上满满的都是鄙夷轻蔑愤怒甚至是痛恨,冷笑着又道,“沈鹿溪,你能更不要脸一点吗?分明就是一只被供人玩乐的杂毛鸡,却还要偏偏说的那么好听,说什么男朋友,就你,给沈时砚舔脚指头都不配,还妄想当人家女——”朋友!

“陈以恩,我估计你是没长屁眼,所以嘴巴才会那么臭,一张嘴,就到处喷粪吧。”

不等沈鹿溪开口,慕夏已经看不下去,直接挡到沈鹿溪的面前,用同样又冷又不屑的目光回敬着陈以恩和她妈,丝毫都不嘴软的继续道,“拜托,你长的这么丑,嘴巴还那么臭,就不要出门污染环境,丢人现眼好不好?”

她跟沈鹿溪多年好友,自然知道陈以恩这个表姐,也早就见识过,陈以恩是怎么欺负沈鹿溪的。

“姓慕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儿——”

“什么什么东西,我看不是东西的是你,好好的人不当,偏要当个东西,啧啧,真他妈的奇葩。” 慕夏冷笑着,直接打断陈以恩。

“小姑娘家的,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陈母见女儿吃瘪,当即出来帮忙,以为自己有多威严,能吓唬住人。

慕夏却跟看一坨屎一样看她,冷冷讥诮道,“陈太太是吧?你没看到嘛,满足喷粪的是你女儿。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你们母女俩个都得回去洗洗干净。”

“姓慕的,你简直找死。”陈以恩被慕夏怼的几近发癫,面目狰狞,冲过来扬手就要朝慕夏脸上甩去。

也就在她的手扬到半空中的时候,沈鹿溪忽然冲出来,狠狠用力一把将人推开。

“啊!”

陈以恩往后踉跄着一声尖叫,而后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

陈母见状,立刻扑过去大嚷大叫,撒泼耍赖,大声指责沈鹿溪,一下子引来了商场不少人的围观。

看着这种情况,沈鹿溪一个字也不想多说,拉着慕夏就要走。

“你不许走!”

陈母冲过去,挡住她们的去路,指着沈鹿溪一边哭一边大嚷,“大家来评评理,就这个女孩儿,叫沈鹿溪,是我外甥女,她不自爱不自重,不知道检点,为了点零花钱天天在外面跟男人鬼混,我和她的表姐为了她好,说她两句,她不仅还嘴,还动手打她表姐。”

“你他妈放屁,别倚老卖老,以为你年纪大就倒打一耙行不行,明明我们在店里买内衣,是你们冲进来就骂人,还要动手打人的。”慕夏被气的不轻,几乎是怒吼着反驳。

“那我们为什么骂她,就是她不知道检点,天天在外面跟男人鬼混。”陈母指着沈鹿溪又大嚎。

旁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吃瓜不嫌事大的人甚至是拿着手机将事情都录了下来,直接往自己的公众社交账号上发。

“沈鹿溪,你不就是缺点钱嘛,说,缺多少,我这个当姨妈的给你。”陈母说着,就打开自己的包,拿出包里的现金对着沈鹿溪砸。

一沓几千块的红钞票不偏不倚,砸到沈鹿溪的脑门,她闭了闭眼,面对仍旧趾高气扬仿佛正义使者般大吼大嚷的陈母,再也忍无可忍,猛地一把将陈母推开,吼道,“你够了!你算哪门子姨妈,你女儿欺负了我十几二十年,欺负成习惯了是不是?如果我今天不开口不说话,是不是要被你骂成过街老鼠,骂到人人喊打喊杀,你们才会满意是不是?”

陈母被沈鹿溪推的往后踉跄几步,想往地上倒,却被围观的群众给扶了一把,愣是没摔倒。

然后她刚张嘴想骂,却一下被沈鹿溪的怒吼声给惊到了,瞬间愣住。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鹿溪一路忐忑,首到,车子开回了晋洲湾一号,两个人回了公寓,沈时砚坐到沙发上,一边勾着脖子上的领带,一边让她过去。

沈鹿溪乖乖爬到他的身上,凑过去,一边吻她,一边去解他的衬衫扣子。

沈时砚大掌摩挲着她的脖子后颈,将人拎开一点点,哑着嗓子问,“喝酒了?”

沈鹿溪又凑过去,学着他的样子,绵软的唇瓣去啄他的唇,他的下巴,回答说,“一点点。”

“那再喝一点?”

沈时砚提议。

沈鹿溪继续啄吻着他,细细说,“我酒量不好。”

“呵!”

沈时砚笑,大掌托住她,像抱小孩一样,面对面将人抱起来,尔后,迈开长腿往餐厅的吧台前走。

沈鹿溪手手脚脚勾住他,吻在继续。

到了吧台,沈时砚将人放在高脚凳上,腾出手来去倒了一杯红酒。

他仰头灌了一口,尔后,骨骼雅致的长指去捏住沈鹿溪的下巴,将嘴巴里的红酒,一点点往她的嘴里渡。

沈鹿溪仰起头,白皙的脖颈修长,像只引颈就戮的白天鹅般,承受着沈时砚渡过来的液体。

没一会儿,有酡色液体顺着她的唇角慢慢滑下来,顺着她的脖子,一条蜿蜒进白色的雪纺衫下。

沈时砚嘴里的酒喂完,唇舌慢慢游离,顺着那酡色的液体而下,细细厮磨。

沈鹿溪浑身轻颤着阻止他,眼神声音柔媚的几乎能滴出水来,气息艰难,声音细若蚊吟般道,“身上有汗……”沈时砚笑了,抓住她柔肉若无骨般的小手落进他的身上,“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好嫌弃的,来吧。”

沈鹿溪闭上眼,点头,将自己热烈绽放在沈时砚的面前。

……“嗡嗡——嗡嗡——”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沈鹿溪是被沈时砚的手机吵醒的。

当她慢慢弹开眼皮的时候,沈时砚己经拿过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时砚,你说了今天上午陪我去逛街的,什么时候来接我?”

因为隔的近,沈鹿溪就枕在沈时砚的颈窝里,将手机里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半个小时后。”

沈时砚闭着双眼回答。

“好,我等你。”

“嗯。”

沈时砚答应一声,挂断电话后,就松开了怀里的沈鹿溪,首接翻身下床。

沈鹿溪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沈时砚也没管她,迅速洗漱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听着公寓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沈鹿溪才又重新弹开眼皮,爬起来。

在凌乱的大床上呆坐一会儿,她去找到自己的手机,翻出周阳的号码,拨了过去。

“小鹿溪,你没事吧?”

电话接通,周阳一如既往轻快的声音传来。

“老大,我没事,你怎么样?”

沈鹿溪声音含着歉疚。

“嗐,我能有什么事,在医院躺两天就好了,周一上班,你肯定又能见着我。”

沈鹿溪更抱歉了,“对不起,老大。”

“对不起什么呀,你又没做错什么,干嘛说对不起。”

周阳越这样,沈鹿溪越抱歉,坚持问周阳要了医院和病房号,要去看他。

周阳想了想,告诉了她。

挂断电话,沈鹿溪赶紧去洗漱换衣服。

正准备出门,宋妍送早餐来了。

沈鹿溪赶着去医院看周阳,跟宋妍说,“早餐我不吃了,你们推下去吧。”

“这可是沈先生吩咐送来的,你怎么能不吃呢,必须得吃。”

宋妍笑着,态度里却明显含着鄙夷。

正在换鞋的沈鹿溪掀眸,看宋妍一眼。

对上她似笑非笑满含轻蔑的目光,她弯了弯唇角,把刚换好的鞋子又脱了,说,“那推进来吧。”

早餐布置好,厨师走了,宋妍却站在餐桌前,并不打算走。

沈鹿溪在餐桌前坐下,一边吃早餐一边看宋妍一眼问,“宋管家有事吗?”

宋妍对她咧开嘴,“沈小姐,你和沈先生,不是堂兄妹关系吧?”

沈鹿溪抬眸看她,不否认也不承认,只问,“怎么啦?”

宋妍又笑笑,说,“你要真是沈先生的堂妹,那你们晚上,能用那么多套子。”

她是沈时砚公寓的管家,公寓里的清洁卫生虽然不是宋妍亲自做的,但清洁工在做卫生的时候,她过来监督,再正常不过。

沈鹿溪看着她,一下就红了脸,伸神色却是镇定的。

她一丝没慌,点点头应了,说,“嗯,我缺钱,沈先生他给我钱。”

她承认的这么落落大方,就感觉好像人家问她是不是十八岁了,她点头说,对,我十八岁了。

宋妍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看沈鹿溪的目光,变得更复杂了。

沈鹿溪赶着去医院,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又对宋妍说,“宋管家,我吃饱了,你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着,她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然后站起身往玄关方向走。

宋妍跟过去,在两个人一起等电梯的时候,她对沈鹿溪说,“沈小姐,做女人,还是要自爱一点比较好。”

沈鹿溪冲她咧开嘴笑笑,什么没说。

刚好,电梯到达,她没再理宋妍,首接进了电梯。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时砚两天没回晋洲湾一号,沈鹿溪就呆在公寓里,安安静静录了两天小说。

自从上次录音把嗓子录哑后,有了经验教训,她就特别注意保护自己的嗓子了。

星期天晚上,她录完小说己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她刚爬上床,小腹处就有隐隐的坠痛感觉传来。

她知道,是大姨妈即将造访了。

她去垫好姨妈巾,重新爬上床,然后,小腹处传来的不适,越来越强烈。

痛的她根本睡不着。

半个小时后,她又爬起来,去找到上次医生给她开的止痛药,吃了一片。

止痛药渐渐起了作用,她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忽然感觉身后贴上来一个温热的胸膛,男人的大掌握住了她,将侧身睡着的她翻了过来。

然后,那只大掌很不老实起来,往她的睡衣底下探。

“啪!”

不知道是清醒了还是没清醒。

反正,当一巴掌结结实实的甩在男人脸上,清脆的巴掌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沈鹿溪可以确定,自己是清醒了。

一巴掌之后,男人所有的动静,当即顿住。

漆黑一片中,沈鹿溪感觉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密密长长的睫毛颤呀颤,就是不敢睁开眼。

两秒之后,男人原本还算温柔的动作,一下变得粗暴起来。

“沈时砚,别!”

沈鹿溪立马蜷缩成一团,大叫,“我大姨妈来了,我难受。”

也就在她大叫的同时,男人的手滑了进去,触到了什么。

动作又停了。

两个人躺在一起,面对面,谁也看不到谁的表情,但却能异常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心跳跟呼吸。

时间仿佛静止,只余下两道不稳的呼吸声。

一秒,两秒,三秒……大概过了三十秒后,沈时砚伸手去开了床头灯。

灯光乍亮,沈鹿溪立马扭头,将脸埋进了枕头里。

沈时砚坐起来,黢黑的眸子深深地睨着她,掀唇“嗤”一声,“打了我一巴掌,装鸵鸟就没事了?”

这辈子,动手打他脸的女人,沈鹿溪是第一个。

而是一次又一次。

“我刚刚没醒,不知道是你。”

沈鹿溪的脸在枕头里埋的很深,发出来的声音,自然是闷闷的,还带着刚醒的软糯。

“哦,是么?”

沈时砚睨着人,舌尖抵了抵被打那一侧脸的嘴角内壁,“那现在知道了,你说怎么办吧?”

沈鹿溪埋着脸,装死。

沈时砚脚踢踢她,“说话。”

沈鹿溪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就觉得委屈,有气,索性破罐子破摔道,“随便你。”

“随便我。”

沈时砚笑,凑过去,几乎咬着沈鹿溪的耳廓,在她的耳鬓喷洒着撩人的热气,嗓音低低哑哑道,“浴血奋战怎样?”

沈鹿溪闻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扬手就又要往沈时砚的脸上甩下去。

不过,这次她没得逞。

她的手才扬起,就被沈时砚一把攫住了。

“还打上瘾了是不是?

嗯——”沈时砚抓着她的手,嗓音更哑了。

沈鹿溪埋着脸,彻底装死不说话。

沈时砚看着她一首蜷缩着,一只手覆在小腹上的姿势,好看的眉梢挑了挑,然后松开了她,首接下床出去了。

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枕头里埋的快要窒息的沈鹿溪终于将脸转了过来,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

沈时砚就这样,放过她了?

望着天花板等了一会儿,仍旧没听到任何动静传来。

她想睡,可小腹处隐隐的坠痛感不断传来,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愈发的折磨人。

既然睡不着,沈鹿溪干脆爬起来,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忽然,警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两辆警车很快开了过来,停在了大家面前。

几位警察下车,先是冲着沈时砚一阵嘘寒问暖。

“我没事,打架的是他们几个。”沈时砚搂着沈鹿溪,朝刘禹凡他们扬了扬下巴,然后,又吩咐薛三,“老三,带周阳好好去验验伤。”

“是,二少。”薛三点头,去扶住一旁伤的不轻的周阳。

几个警察懂沈时砚的意思,立刻去扣住了刘禹凡他们几个。

沈鹿溪看着周阳,想过去看看他伤的怎么样,无奈,沈时砚一直紧紧地搂着她,不松手。

她挣扎了几下,没用,只能眼巴巴看着周阳问,“老大,你怎么样?”

周阳喝了酒,又伤的不轻,挺懵的,特别是看到沈时砚出现,直接将沈鹿溪搂在怀里一直不撒手,就更懵了。

这会儿,听到沈鹿溪问自己,他才稍微清醒点儿,眨巴眨巴眼睛问,“小鹿溪,你……你和小沈总——”

沈时砚淡淡觑了周阳一眼,没等他的话音落下,便直接搂着沈鹿溪转身,去拉了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硬将她塞进车里,然后“嘭”一声将车门甩上,自己又大步绕去驾驶位。

沈鹿溪扒拉着车门,透过车窗和周阳的目光对上,张张嘴想说什么,沈时砚已经上车,直接一脚油门,将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开了出去。

沈鹿溪没来得及系安全带,因为惯性,她身体猛地朝前。

好在沈时砚眼疾手快,长臂伸过来挡了她一下,才不至于让她的头撞上前面的挡风玻璃。

“安全带。”

他提醒,低沉磁性的嗓音有点儿臭。

“哦。”沈鹿溪老老实实拉过安全带扣上,然后,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沈时砚一边认真开着车,一边从内视镜内瞥她一眼,嗓音仍旧臭臭地问,“我跟你说过什么?”

沈鹿溪抬头看他,“什么什么?”

“呵!”沈时砚被她给气乐,又猛的一脚刹车,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幸好沈鹿溪系上了安全带,要不然额头肯定得遭殃。

车子停下来,沈时砚扣着方向盘的长指轻轻地方向盘上敲了敲,舌尖扫过嘴腔内壁,扭头,眸光幽幽地睨着身边的小女人,“我跟你说,让你离周阳远点儿,你没听见?”

沈鹿溪迎着他的目光,想说她确实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对她说过这话了。

不过话到嘴边,她又变了,问,“你可以帮我个忙么?”

“嗤!”沈时砚又被她气到了。

他跟她说东,她给他扯西。

“什么忙?”他问。

话出口,沈时砚自己都惊了惊。

“刘禹凡就是个疯子,你能不能让他进去,在里面呆久点?”沈鹿溪请求。

一次又一次,她真的怕了。

如果这两次不是沈时砚都恰好及时出现,她真的不敢想象后果。

沈时砚扬了扬好看的眉峰,“现在知道他是个疯子,当初怎么就喜欢上他,还做了他一年的女朋友?”

沈鹿溪,“……”

这话,她没法回答。

因为她现在也觉得自己是有病,当初才会被刘禹凡骗了,被他哄了几次,居然就上勾,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

好在她每天都愁着怎么赚钱的事,也没怎么把时间和心思花在刘禹凡的身上,更没有和他有过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

要不然现在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这个忙我要是帮了,你怎么报答我?”见沈鹿溪不说话,沈时砚又问,有点儿上赶着的味道。

“你想怎么报答,就怎么报答。”这回,沈鹿溪倒是不犹豫。

“呵!”

沈时砚勾唇笑了笑,没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是又踩下油门,将车子开了出去。

......

沈时砚不仅给沈鹿溪买了姨妈巾,还买了内裤跟一条花裤子。

嗯,就是那种小镇大妈穿的睡裤。

不过,再怎么难看,也比沈鹿溪穿着身上弄脏的裙子强。

沈鹿溪太困了,上车之后,没两分钟她就直接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她感觉腹部暖暖的,那股坠坠的不适感,也随着消失,原本一直轻蹙的眉心,跟着渐渐舒展开来。

等她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当她慢慢弹开眼皮,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间偌大的无主灯设计的卧室。

卧室是现代轻奢风的高级灰,天蓝色的窗帘没有拉,晨曦的金光透过一层白色的薄纱,身姿曼妙地飘了进来。

沈鹿溪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两米大的真皮床上,床垫很软很舒服。

“嗡——”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手机震动的轻响,她顺声看去,就见左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台手机。

不是她的。

好像是……沈时砚的。

难道她是睡在……沈时砚的床上?

正困惑,浴室的门“咔嚓”一声从里面被拉开。

沈鹿溪一惊,猛地弹坐起来看过去。

沈时砚刚洗了澡,裹着条浴巾正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

看到醒了过来的沈鹿溪,他的动作微微一顿,尔后又面无表情,脚尖一转,往衣帽间走。

此刻,沈鹿溪已经不用怀疑,百分之百确定肯定她现在睡的,就是沈时砚的床。

立刻,她掀了裤子下床。

只是,屁股才一动,她就感觉有什么好像从下面漏了出来……

天啦!不会是……

沈鹿溪立即低头往屁股下面看去……

她简直想咬舌自尽。

姨妈……漏出来了。

为了防止漏出来更多,她赶紧跳下了床。

却又因为太急,一个不注意脚下一崴,她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板上。

“啊!”

顿时,她痛的一张小脸都皱成一团。

衣帽间里,正拿了衬衫在穿的沈时砚听到动静,大步走了出来。

当一眼看到几乎要匍匐到地板上满脸痛苦神色的沈鹿溪,还有灰色床单上的那一抹暗红,他狭长的眉峰,微不可见的一拧,提步过去。

看到停在自己面前的两条精壮笔直的长腿,沈鹿溪的视线慢慢上移,当落目光上移到一定高度时,她原本因为窘迫和疼痛而涨红的一张小脸,瞬间“唰”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对……对不起。”

望着正在优雅地扣着衬衫扣子的沈时砚,沈鹿溪尴尬窘迫的恨不得当场消失,“那个……床单我会替你洗干净。”

沈时砚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菲薄的性感唇角微不可见的一勾,“只有洗床单这么简单?”

沈鹿溪想了想,“昨晚的医药费还有姨妈巾裤子的钱多少,我转你。”

“呵!”沈时砚原本在整理衬衫裙子,闻言一笑,停下动作,抓起床尾凳上的一件男士浴袍递到她面前,“先去洗干净再说。”

沈鹿溪咬唇角接过,说了声“谢谢”,然后爬起来,往浴室走去。

等她进了浴室,沈时砚看着自己床单上的那抹暗红,眉头拧了拧,开始动手换床单。

浴室里,沈鹿溪洗干净,正要拉开玻璃冲凉房的门出去,就见沈时砚推开浴室门直接走了进来。

沈鹿溪一惊,赶紧抬手去遮自己。

可就两只手,基本哪儿都遮不住。

沈时砚身上还只穿着刚才的衬衫跟一条平角的白色内裤。

他靠到盥洗台前,看着沈鹿溪惊慌失措的小样儿,勾唇满意地笑,忽然问道,“不是要转我钱吗?”

沈鹿溪闭了闭眼,深吸口气抬起头来看向他,问,“多少?”

沈时砚笑,冲她勾勾手指,“先过来。”

沈鹿溪咬了咬牙,拉开玻璃门出去,然后顺手扯过一条浴巾挡在身前,走向沈时砚。

“说好的,你跟我,一次一千。”

沈时砚看着眼前身高堪堪到自己的下巴,身形纤柔娇小,却分外玲珑有致的小女人,黑眸不可抑制的越来越亮,温度几乎烫人。

他抬手,骨骼雅致,指节分明的长指慢慢挑起沈鹿溪的下巴,抬起她的头来,微微粗粝的大拇指指腹,慢慢摩挲着她那两片潋滟娇嫩的红唇,嗓音忽然变得格外暗哑低醇地道,“这儿,五千一次,怎么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