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沈鹿溪和慕夏闻声,立即扭头看去,就见陈以恩挽着她妈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趾高气扬的走进了店里。

陈以恩睨着沈鹿溪,脸上满满的都是鄙夷轻蔑愤怒甚至是痛恨,冷笑着又道,“沈鹿溪,你能更不要脸一点吗?分明就是一只被供人玩乐的杂毛鸡,却还要偏偏说的那么好听,说什么男朋友,就你,给沈时砚舔脚指头都不配,还妄想当人家女——”朋友!

“陈以恩,我估计你是没长屁眼,所以嘴巴才会那么臭,一张嘴,就到处喷粪吧。”

不等沈鹿溪开口,慕夏已经看不下去,直接挡到沈鹿溪的面前,用同样又冷又不屑的目光回敬着陈以恩和她妈,丝毫都不嘴软的继续道,“拜托,你长的这么丑,嘴巴还那么臭,就不要出门污染环境,丢人现眼好不好?”

她跟沈鹿溪多年好友,自然知道陈以恩这个表姐,也早就见识过,陈以恩是怎么欺负沈鹿溪的。

“姓慕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儿——”

“什么什么东西,我看不是东西的是你,好好的人不当,偏要当个东西,啧啧,真他妈的奇葩。” 慕夏冷笑着,直接打断陈以恩。

“小姑娘家的,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陈母见女儿吃瘪,当即出来帮忙,以为自己有多威严,能吓唬住人。

慕夏却跟看一坨屎一样看她,冷冷讥诮道,“陈太太是吧?你没看到嘛,满足喷粪的是你女儿。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你们母女俩个都得回去洗洗干净。”

“姓慕的,你简直找死。”陈以恩被慕夏怼的几近发癫,面目狰狞,冲过来扬手就要朝慕夏脸上甩去。

也就在她的手扬到半空中的时候,沈鹿溪忽然冲出来,狠狠用力一把将人推开。

“啊!”

陈以恩往后踉跄着一声尖叫,而后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